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省港旗兵二三事

2015/03/14 08:45:30 網誌分類: 生活
14 Mar
        尖沙咀一家錶行昨日發生持械行劫案,一名操普通話劫匪,開槍打傷職員,劫去名錶,事件令人擔心「省港旗兵」重臨香港。年輕一些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省港旗兵」持重型武器來港打劫的情況,非常普遍。

        當時我還是電視台的採訪主任,經常遇上這些新聞,可以用疲於奔命來形容。記得有日中午,我與同事到了九龍城食午飯,突然收到一段有人在觀塘打劫金舖的消息,急忙派人到案發現場、傳聞疑犯逃走地點及最就近醫院,追拍械劫情況。當時只知道疑犯十分兇悍,拿着AK47當街掃射。至多年以後,才知道這大盜團夥頭頭,便是葉繼歡。

        當時警方鎖定了幾個「省港奇兵」集團,除了葉繼歡以外,還有季炳雄等大盜領導的打劫團夥。葉繼歡比較倒運,後來再來港作案,晚上坐「大飛」快艇到西環上岸,誤打誤撞,給一名新仔警員截查,葉拔槍反抗,反被新仔差人開槍打中,頭號通緝犯,就此落網。

        除了採訪以外,我也遇過有關旗兵的奇怪事情。97年後,有次去廣州,約了朋友到一家高級會所食飯,遇上朋友的兩名內地商人朋友,他們也坐下一塊吃飯,席間其中一名內地人可能是飲大了,竟然告訴我們,他10年前曾經到過香港打劫。

        我聽到後,嚇到面無人色,心頭打鼓,「唔係啩?吹水吧。」他說他來自廣東惠州,80年代末有一名同鄉兄弟,在村裏招人到香港發財。上了大飛,每人便派一枝黑星手槍,目的地是香港流浮山。他們作的其實不是大案,只是到流浮山的海鮮檔逐戶持槍搶錢,一戶搶三幾萬元,結果搶了幾十萬元,便坐大飛返回內地。他說當時手震震,沒有開槍,不過又話,如果檔主反抗,他們是絕對會開槍打人的。

        我聽到冷汗直流,心中第一個反應是否應該報警拉人。但又想到事隔多年,人在廣州,又無證無據,加上這個人喝得有點醉,恐怕單憑他酒後之詞難以入罪,只好打消報警念頭。內地商人繼續講他的傳奇故事,那次搶劫他分到兩三萬元,便在鄉下做其倒賣生意。當時有很多人在香港偷車,然後賣去惠州,他便買了這些賊贓,在當地倒賣,寶馬平治,甚麼車都賣,10萬元買入,12、13萬元賣出。我當年也去過惠州採訪,的確見到惠州海港上,有很多掛了四個尾機的大飛快艇停泊,街上也有很多沒掛車牌的右軚汽車行走,估計全是香港失車,所以相信他所講的都是事實。

        他眉飛色舞地說,就是憑着這種炒賣,儲了第一桶金,其後轉做了貿易生意,那些年搵錢容易,他就撈到盤滿鉢滿。那次聚餐已經是香港97年回歸祖國之後,當時已很少發生「省港旗兵」到香港打劫的事件。我問他為甚麼少了「旗兵」到香港打劫,他說以前人人都很窮,都是爛命一條,為了錢不惜搵命博。但踏入90年代後期,中國經濟起飛,賺錢機會很多。他豪氣地總結:只要內地經濟繼續發展,想搵人來香港打劫?難矣。

        日前發生的懷疑內地人打劫錶行事件,雖然有政府高官表示希望事件是孤立例子,叫市民不要太擔心「省港旗兵」又再來港,但我怕內地經濟近期放慢了,搵食不易,有些人會轉到香港發財。香港的保安部門,不可不防。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