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水火
木水火
木水火

美國的誠信

2015/03/30 23:30:14 網誌分類: 詐、騙、貪
30 Mar

美國人據説對誠信極重視,但公眾人物説謊的情況屢屢發生。二月,NBC電視台知名主持人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被曝謊稱報道伊拉克戰事時自己的坐機被敵方擊落. . . . 二○一三年一次民意調查發現,美國最受信任的公眾人物是電影明星湯姆漢克斯,這本身就發人深省。

 美國的誠信/葉 歌

前兩天,筆者所在大學有位中國留學生涉嫌考試作弊,哭着來喊冤、求助。學校設有專門審理抄襲、作弊等“學業誠信案”的委員會。學生一旦被任課教師指控,會接到他們的通知,在規定時間、地點參加聽審。到時“被告”能為自己辯白,也可帶上一位不參與程序的“觀察員”。最後,委員會根據所有資料提出處理辦法,從無罪開釋、作業零分、考試零分、課程不及格、留校察看到開除出校不等。

美國人據説對誠信極重視,但公眾人物説謊的情況屢屢發生。二月,NBC電視台知名主持人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被曝謊稱報道伊拉克戰事時自己的坐機被敵方擊落。之後,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被揭發謊稱曾是特種兵。三月,準備參加二○一六年總統競選的前第一夫人希拉裏克林頓又陷“伊妹兒門”,被控在任職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伊妹兒信箱發送關於國情的敏感資訊,卻隱瞞這一事實,郵件沒在內政部存檔。二○一三年一次民意調查發現,美國最受信任的公眾人物是電影明星湯姆漢克斯,這本身就發人深省。

心理學家説,我們常為説謊找藉口,謊言也是必不可少的社交潤滑劑。但誠信不光有關私德,而且和公共利益密切相關。互相信任的社會才有前途,信任危機會引發社會其他危機。有時,社會、文化機制,如激烈的競爭,也會誘發謊言。那位中國留學生的聽審結果尚不清楚,但願她説的是實話。

 

   美國的誠信/葉 歌

    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5/0330/2959142.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暮跖
暮跖 2019/08/21

「無大台」, 佢地個恐怖份子暴徒丫頭個名真難聽又變態低能! 

暮跖
暮跖 2019/08/20

黃屍暴徒搵笨實的怪雞理論! 

暮跖
暮跖 2019/08/19

法律專家:暴動罪重 不宜輕易保釋

  近年引起眾多市民憂慮的「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現象,在近期的嚴重暴力案件中繼續出現,不少涉嫌暴動罪的被告在法庭應訊後隨即獲准保釋。有法律學者指出,暴動屬嚴重罪案,對社會有重大危害,尤其最近香港頻現暴動,被告可能在保釋期間繼續犯罪,法庭批准保釋更會釋放「縱容」、「美化」暴徒的負面信息;而現行條例給予法庭足夠指引去處理保釋申請,包括一系列考慮因素,但法官是否「鬆手」就值得商榷。亦有律師認為,律政司早前曾對暴動罪疑犯申請保釋表示不反對,這種態度在當前社會形勢下不符合社會整體利益。

  近年不斷升級的違法激進示威,嚴重衝擊社會秩序和法治精神,市民生活受到極大影響,警隊執法備受壓力,惟疑犯被拘捕及檢控後,經常隨即以頗低的「代價」獲法庭批准保釋、重獲自由。這種現象被認為是近期極端暴力分子橫行霸道、禍港不斷的原因之一。

  「放出」社會或繼續犯罪

  早前(7月31日)44名被控暴動罪的被告,在東區裁判法院應訊後,全獲裁判官准以僅1000元保釋;而2016年旺角暴亂案中,涉嫌暴動罪的黃台仰正是在獲准保釋後,棄保潛逃至德國匿藏。另外,策動違法「佔中」而被判監16個月的戴耀廷,亦在僅服刑四個月後,於近日獲准保釋等候上訴。

  曾任城大法律學院教授的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顧敏康日前撰文指出,香港的保釋機制有「原則保釋、拒絕例外」之稱,而暴動罪屬嚴重的反社會暴力罪行,對社會有重大危害,尤其近兩個月香港頻現暴動,被告可能在保釋期間繼續犯罪,給予被告保釋更會釋放負面信息,即「縱容」暴徒、令其如「英雄般」重回社會,對社會安定不利,因此對暴動罪疑犯應考慮適用「拒絕例外」,即不批准保釋為妥。他亦提到,美國法律對嚴重暴力罪犯的保釋申請十分慎重,屬羈押選項下位列第一的罪行。

  按《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條,法庭在處理被告的保釋申請時,會考慮的因素包括:案情嚴重性、證據充分性、被告潛逃可能性、被告繼續犯案可能性等。

  曾任高級警務督察的法學博士傅建慈表示,對於非法集結、襲警等嚴重罪案,許多被告獲法庭准以千元保釋,市民感到失望和擔憂可以理解,因為這類罪行對社會安寧和法治造成極大威脅。他認為,現行條例給予法庭足夠指引去處理保釋申請,但法官是否「鬆手」,值得商榷。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大律師丁煌亦認為,因應嚴峻的社會危機,法庭有責任實事求是、審時度勢,認真考慮向極端暴力分子發放具阻嚇力的正確信息,以免違法風氣蔓延,否則法治精神在香港恐怕會蕩然無存,社會安定更無從談起。

  大狀:律政司有權提反對

  在法庭上,作為辯方的被告代表律師若為其當事人申請保釋,除了法官負責決定是否批准,作為控方的律政司亦有權提出反對。

  律師葉俊遠留意到,在近期一些涉及暴動等嚴重罪行的案件中,律政司不時表示不反對被告保釋,惟這類被告不少都被拍攝到在現場犯案或當場被捕,證據其實並不薄弱。他舉例說,律政司和法庭曾提出對這些被告施加額外保釋條件,例如宵禁令、不准進入特定區域等,而在當前社會形勢下,既然對被告有諸多疑慮,就應以社會整體利益為重,盡最大努力避免被告獲保釋後繼續參與暴力犯罪。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9/337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