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河
大力河
大力河

牛市誰會輸得慘烈!

2015/05/02 08:25:42 網誌分類: 股市
02 May

今趟牛市由超級庄家揮動指揮棒再輔以跨越多國的一帶一路概念,泡沫定必脹大到你唔信!現今是亂石掟竹林,隨便買一支股票坐定定一年半載必有收成!也隨便找一支股票的月線圖,便會發現過去幾個牛市,包括1997年的紅籌股熱、2000年的科網股熱、2007年溫家寶口噏剎停直通車前的牛市及2009年國內四萬億資金催谷起的牛市,所有股票皆大升特升,今次也不例外!

 

誰會輸得慘烈 ?

(1)    從未涉足股場, 見身邊個個賺錢,自不甘後人,但一個大浪冚來自會大失芳寸,不知所措,更遑論止蝕。

(2)    第二類是[老手] ,指的只是股齡而已,此類人有點知識,收入也豐,屢敗屢戰。性格優柔寡斷,贏幾格已開香檳,輸幾格就死磨爛席。在大升市中,頻頻殺入殺出也會賺錢,$1 , $1.04沽,升至$1.3又按奈不住, $1.3買但又賺幾格, $1.34,如此這般便股神上身,繼績殺入殺出,愈買愈高但食不盡整個升浪,同樣一個大浪冚來便不知所措。能贏錢(每次幾格) 皆因運氣使然,這樣的操作只因是性格及技術不濟所致,不敢贏也不敢輸。雖知所有金錢遊戲皆是少數人贏錢的,上述[老手]多的是,顯然不會是少數的贏家。

 打麻將湊不夠四隻腳是打不成的,遊戲開始後終會有贏家及輸家,但剛落場時各人都會認為自已是贏錢的[叻仔]。股市也是同一類遊戲,但有云:股市是專收[叻仔]的;但股民樂此不疲以真金白銀押注去證明自已不是被[收拾]的

[叻仔],當然也包括筆者在內喇!

 

拎第二類人嚟講是想說明炒股其中一項要懂的是[人性],筆者機乎每日在做的就是猜度主力心意及意圖,可是一個人或一伙人。更要瞭解自己個性,屢敗屢戰已說明過往操作方法不靈又或者個性只適合將積蓄做定期存款。久而久之,透視人心只是彈指之間。副作用是認識的發覺只是泛泛之交,還幸尚有好友可飯聚吹水。你的一番美意,人家卻嗤之以鼻,也是同一道理,如門一道,是相向的。正是話不投機半句多,酒逢自己千杯少。多年不見的舊相識突然午夜來電噓寒問暖,若能即時反應是對方有所求的話,這樣的人才適合炒庄家股。並非是說做人要有機心,而是要對不合常理及不合邏輯的事要有所反應,是舉一反三,見微知箸的道理。多年不見的舊相識,午夜來電難道是要送錢給你嗎?有所求的結論才是常理。更高的不是即時開口,待你戒心放下時才有所求,未見過嗎?拒人千里自然引來不滿,人性至此可謂至醜至陋。

懂得人性,不僅有助炒作庄家股,更有助看透[人與事]的[是與非]。一名靠巧取豪奪而上位的民企老闆,連26個英文字母也未諗得出,卻嚷著要投資英語國家,但身邊卻找來一班也諗不出26個字母的擦鞋仔,好聽一點是志大材疏,難聽一點是不自量力。最大敝處是沒有自知能力,上位只是源於於巧取豪奪的本事,找來只懂拍馬屁的人圍住,只是掩飾先天性的自卑感。首富之所以能將和黃國際化是因當初從匯豐買入和黃後,重用馬世民(Simon Murray),以夷制夷並不排外。同樣馬雲當初也找來日本的孫正義及美國的楊致遠也皆因有不排外的胸襟。改革開放前幾粒豆豉送一碗飯,如今過著魚翅嗽口,交叉窿洗筷子的好日子,當會自我澎脹兼趾高氣揚,但這也是日後破產潦倒的伏筆,這種人只會目空一切,自以為是。懂得大陸人這種心態,自會明自為何史美倫到中國證監只履新一年便回港,盧永仁在中國聯通任董事也只是兩年貨仔。

早前有則新聞報導:[港女自拍宣揚「謝絕黑警男友」]。說穿了其實只是佔中派的政治宣傳幌子。你無金鐒,但說謝絕金鐒有啥意義!謝絕黑警男友與謝絕黑警老公有啥分別?不論是道德或法律均容不下黑警,不管是人家的兒子抑或男友。有個黑警男友或老公會拎出嚟講獻世嗎?這個幌子除了邏輯問題還有語病。

有線民調 顯示支持政改佔優,但反對派繼續聲言「民意並非唯一考慮」,那麼下次議席重選,又有誰厚顏地說他代表民意哩!或者只能滑頭的說代表民主,你投我一票喇!但那些轉軑的中產會再相信你嗎?我選你就是希望你代表我,但你說「民意並非唯一考慮」,不就是謝絕我的一票嗎?政治本來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博奕,人性至此表露無遺,為面子多過為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