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銀匙歌

2015/09/16 09:52:12 網誌分類: 掌相
16 Sep

麻衣銀匙歌

股肱無包最是兇。兩頭如軸一般同。雖有田澤並父蔭。終須破敗受貧窮。

股肱俗名手肚足肚也。所謂肚者。大倍於兩頭也。凡屬富貴壽考各格。皆有手肚足肚。方稱其格。如無而如軸。富者有奇禍而敗。貴者有危險而兇。夭亡寒苦之人方合。

頭痕瘢剝最為刑。羅網之中有一名。若不刑妻並克子。更為家道主伶仃。

頭痕者坑陷之痕也。瘢者近於瘢癩之例。剝者近於橫衝直削。應刑人丁。及驚險成敗。故有家道伶仃之說。言人口日少。財產日耗耳。

相中最忌郎君面。男子郎君命不長。女子郎君好淫欲。僧道孤獨卻無妨。

郎君面即美麗紅豔之例。而有浮嫩之光。為相法所忌。老人犯此。主孤苦而毒。男子犯此。主淫亂夭亡。女子犯此。主淫亂刑傷。惟有僧道無關。不以人丁為用。又於孤獨無關。木無人丁可克故也。

眉毛間斷下至顴。常為官非賣土田。克破妻兒三兩個。方教禍患不相纏。

眉毛間斷。應駁雜而刑克昆仲。及內患倍重於外患。故有官訟是非發生。又考眉斷之人。性貪而不忍小損。不容小惡。雖為多事之纏擾。亦為處置於輕重失當耳。

好色之人眼代花。莫教眼緊視人斜。有毒無毒但看眼。蛇眼之人子打爺。

花字為形容美麗流光之謂。緊字為形容急視不定之謂。至於蛇眼。言烏珠圓露而黃浮四白。凸挺邪視而赤樓盤睛。主毒而狡貪。亦合法也。

無家可住羊睛眼。封向他家借住場。更有禾倉高一寸。中年猶未有夫娘。

羊睛為白多黑少。而四力浮白。故主刑克人丁而冷退。女格倍兇。又考禾倉。一為眼胞之高而呆陷。一為兩顴之別名。餘考古法有稱口尖而吹為禾倉。其食祿二倉在口角。故也。

下劇尖了作兇殃。典卻田園賣卻塘。任是張良能計算。自然顛倒也狼當。

下劇尖削。於木火二形局不忌。尖露是其本質故也。如其他形格則不宜。而晚年有失敗之冷退。故有顛倒事實之失敗也。

眼珠暴出惡因緣。自主家時定賣田。更有白睛包一半。不能善死在床前。

眼珠暴出。言其凸露也。目露神濁。當然敗家無疑。至於白色烏珠。此蜂睛窺睛之形。當然兇死無疑。

下頦趨天旺永年。邊城不破也無錢。數年荒旱不欠米。只因上下庫相連。

下頦趨天。系地閣朝天。明太祖即此格。此為創業之帝王。故晚年亨吉。邊城破者。桑梓破敗。而發他綁。比為亂世之合去。盛世則一敗不振也。上天倉下地庫也。

鼻樑露骨是反吟。曲轉些兒是伏吟。反吟相見是絕減。伏吟相見是漓淋。

鼻樑直下三曲。是為伏吟。左右三曲。是為反吟。伏吟多失敗破家。尚有子孫成立。反吟多刑人丁。克妻刑子。前已詳言之矣。

眼神清秀心中巧。不讀詩書也可人。手作百般皆可愛。總然弄假也成真。

眼神清秀。固然靈巧聰明。雖出技藝。亦有過人之處。如清秀過麗。則主淫亂而夭。如清秀而流。則主無用而賤。故以清秀沉靜有恨。方是閒福之格。

薄紗染皂出粟米。縱有妻時也無兒。倘見山根高更斷。五年三次路邊啼。

薄紗染皂。是晦暗之氣。而有塵點密密。此為冷退刑傷之兆。尚以各部位為定論。如在福堂主官訟。如在土星主破財。如在淚堂。主損人丁。如在印堂主損壽及危險牢獄。如在魚尾主刑妻。如在國印主挫折。及刑弟兄叔伯此其大略也。

淚痕深處排一點。眼下額前起一星。左邊無男右無女。縱然稍有也相刑。

此歷指刑克之說。餘考淚痕深處。多刑子女。男格則左紋刑子。右紋刑女。女格則反此。至於顴前一骨。多出優伶娼妓之例。若有後嗣。皆為女立。而子不立也。

髮際低凹幼無父。寒毛生角幼無娘。右額高突母先死。不死不刑便自傷。

發低有曲岔者妨父。鬢突連眉尾者妨母。顴骨左高妨父。右高妨母。此皆男格之論也。女格反此而應驗也。刻下之女格。亦有順應而似男格者。豈非天道之變乎。

士人眇目陷文星。豹指尖頭定無名。任是文章高北斗。猶如竹木不安釘。

文星即眼目也。眇陷者。缺一也。凡士子文星陷。即功名之弱點。豹指言圓節尖爪也。頭尖。此三項均屬無功名之格。

眉重無根陷破財。更憂三十二年災。土星隆大終鬚髮。土星薄小去不回。

此言眉濃重而山根陷弱也。故為前業挫折。亦主疾厄之災。如準頭隆大。尚可恢復而發達。否則有敗無成也。

寒相之人肩過頸。享福之人耳壓眉。更有親情相不出。只因形似雨中推。

此言寒賤之人。肩聳過頸。福壽之格。耳高壓眉。至於慈善詭詐。別有部位參合。故有性情合乎形質。在部位之兼配如何也。

大量之人眉目取。眉高目定心自良。眉粗目小神不定。寅年吃了卯年糧。

器量大小。皆在眉目二部認定。眉高主量宏而壽。目定主謀略遠大。故良心自然發現。眉粗主性剛燥。目小主志姦貪。神不定主心亂不一。故有失敗而耗散也。

倉庫接連反為災。鼻樑高露不安居。若是眉間容二指。此人開手覺便宜。

食祿二倉。接近地庫。非天倉也。鼻樑可高而不可露。前已詳言之矣。又云眉容二指。或指眉尾而言下垂二指耶。或為三陽之寬二指而言耶。蓋眼俗神濁之人。方覺便宜也。

取人性命面上黑。換人骨髓眼中紅。見人歡喜心中毒。見人眉皺太陽空。

面有青黑之慘色。主惡毒姦忍。眼有赤縷穿眼者。主陰險剛狡。冷眼多笑者。主無情量窄。眉皺上沖者。主憂愁多思。此皆最驗之法也。

露井露灶不得全。那得浮生過晚年。不怕中年經官宦。只有衣祿無剩錢。

井灶露孔。財不入庫。雖出貴格為官。亦為終年無田宅。只有衣祿二字而已。過迍邅生活。多逼迫環境。不能積蓄故也。

公篤曰。風監各書。為麻衣是正宗。其法以法理兼用。又處五代之亂世。故於今世相應者頗多。雖有擅長與玄妙。獨不如達摩精深。其故何哉。麻衣言法而兼理。中有虛設之處。達摩言法不言理。中有獨到之處。非有經驗研究者。不明其原意。然舊書多錯落。字有魯魚。文有亥豕。茲特修改增註。以便閱者一目了然。其法亦有不驗者。如唇掀齒露。客死他州之說。如注為無故招非。又最驗也。其他條文似此頗多。今猶錄之者。為將來智者考正。擇而用之。得心應手矣。

麻衣金鎖賦

六害眉心親義絕。攙如秋水圓還缺。克妻刑子老不閒。作事弄巧反成拙。

眉為文采之官。禮義所關之地。以清秀為合格。柔細為名貴。如順拂修長。主兄弟和睦。而有輔助。弩曲主子多而貴。高起王壽。如粗濃主惹是招非。間斷散亂。主損失駁雜。有內顧憂而外仇怨。故有六害之說。六害者。六親也。故有親義絕三字。人處社會中。甚麼有親。甚麼有義。而柳莊指為六種害。是其錯誤之點。閱相法者。勿為其所誤也。

山根斷為早虛花。祖業飄零必敗家。兄弟無緣離祖宅。老來轉見事如麻。

山根斷為兩大項。一為祖業破敗。根者。根基之謂也。一為壽數夭亡。根者。命根之謂也。如兄弟忤逆。老來勞碌。皆不合原理。如以勞碌論之可也。其虛花飄零四字合法。

眉交神悴面如灰。愛管是非常掛懷。冷眼見人笑一面。不知毒從暗中來。

雙眉鎖印為交。上下交叉亦為交。一主刑克人丁而多累。一主駁雜爭端而多仇。神悴言其銳急而動氣憤。面灰言其枯暗而塵滯。皆一成一敗也。冷笑主陰險刻薄而毒。亦主聰敏而智。亂世貴者亦有之。

乍逢滿面有精神。久看原來色轉昏。似此之人終短壽。總然有壽亦孤貧。

此言假精神之格也。每以凝神聚氣。而不耐久。放久看而變為昏沉似脫。或浮淡無根。是為先天不足。後天虧損。故有短壽之評。若出孤貧之人。亦主不壽。何為孤壽之說耶。

讀盡詩書生得寒。文章千載不為官。平生縱有沖天志。怎奈鶯雛翼未乾。

寒字。為形容詞也。古法指為如雨中之雞。落水之貓。餘分別如下。雨中之雞為形寒。鼠食淋漓為口寒。不淚似淚為神寒。不愁似愁為氣寒。音破不收為聲寒。眉濃皺重為眉寒。搖頭抖足為身寒。塵垢浮膩為色寒。欲言而止。吞吐支吾為心寒。心亂常怯。恍憾憂慮為膽寒。得意反為失意。忘恩記怨為意寒。如有寒字之格局。雖有才智。及文章可以傳世。皆無發達之期。猶如雛鳥之羽毛不豐,當然不能高飛。蓋相可勝文章。福可勝才智。孰謂千古以來。成大功。立大業。豈皆有特殊才智耶。千古以來。守困窮而埋沒山林。豈皆無特殊才智耶。

面有寒毛止秀才。唇掀齒露更多災。終朝腳跡忙忙走。富貴前生末代來。

寒毛為濃格常有。亦有責而奇特。成盛譽事業。有出貧賤之家。逼迫勞碌以成功。驚險挫折以發達。亂世多武貴也。亦有富而壽祿。中有刑妻刑子。內顧多憂。六親有累。亂世多暴發也。餘恐毛字為寒滯之誤也。

上亭短兮下亭長。多成多敗道空亡。縱然管得成家計。猶如烈日照冰霜。

上亭為天。下亭為地。凡格局皆注重天亭。佔百分之四十五分。也故以天勝地之格為吉。地勝天之格不吉。亂世則有上亭弱而發達也。不過前業破敗。異鄉立業。餘以形神氣參看。方為合法。

下亭短兮上亭長。必為宰輔侍君王。若是庶人生得此。金銀珠玉滿倉箱。

按上亭高廣。主有貴名壽徵。及餘蔭之世澤。坐享前人之厚福。父母亨吉。而無刑克。不過清閒居多。盛衰皆然也。其貴者。又以伏犀骨大小方圓為定也。

形愛恢宏又怕肥。恢宏榮華肥死期。二十以上肥定死。四十形恢定發時。

宏者。言大度安閒也。恢者。言積極有為也。恢宏連貫。言其器量大而氛魄亦大。心安而定。貌和而潤。當然為發達之形格。凡少年皆忌肥浮不實。其原質肥者不忠。忽然發肥者最忌。故有二十發肥三十死。三十發肥四十亡之說。餘考肥而實者。多延十年。二十發肥四十死。三十發肥五十亡。肥而不實者。二十發肥三九死。三十發肥四九亡。尚不足十年之數也。蓋男以九數。女以八數。為定論故也。

瘦自瘦兮寒自寒。寒瘦之人不一般。瘦有精神終必發。寒雖形彩亦孤單。

瘦人以神為轉移。故瘦而有神者。為神過於形。當然發達。瘦而無神。則為夭亡之格。寒者詳上。雖有奇才。終無發達。彩者。光彩也。寒者無彩。想彩字餘疑為厚字之誤。寒中何有彩來。按彩為光潤而異色也。寒為塵滯而枯垢也。故寒彩二字。最相反而不相類也。何能誤於此。想係後人翻印之訛耶。

色怕嫩兮又怕嬌。氣嬌色嫩不相饒。老來色嫩招辛苦。少年色嫩命不牢。

嫩字為浮艶而膩。氣嬌為浮麗而紅。故有辛苦夭亡之說。凡老人色嫩。主刑人丁而孤苦。如形局好者。有孫而無子。少年色嫩。主夭亡。一主破產而後轉變也。火形不忌紅嫩。亦發達而多勞也。

眉要由兮最忌直。曲直愚人不得知。曲者多男又聰俊。直者刑妻又克兒。

麻衣之法。此段頗驗。當五代時與刻下天道相似耶。凡眉曲多子女。雖人中平。淚堂陷。皆有子女也。凡眉直者少子女。雖人中洫深。淚堂豐滿。亦少子女也。又眉曲者為文貴。雖出於武人。而做文官。秉文權也。眉平者多為武貴。雖出於文人。而兼武職。領武權也。如前平尾曲。則為武改支職。如前曲尾平。則為文改武職。其刑人丁與旺人丁。皆以曲直為一定法。而盛衰之世道。厚薄之氣候。皆然。

鬍鬚清疏又宜稀。依稀見肉始為奇。最忌濃濁焦黃色。父在東頭子在西。

上為琵。承漿為髯。下為須。側為胡。皆以清疏根根見底為合格。蓄之以重威儀華表也。最忌濃濁焦黃枯雜六字。蓄之主危險破敗。刑妻克子。輕則勞碌駁雜。惹是招非。故不可蓄。按亂世之鬍鬚。關係極重。敗多益少。故不可勉強蓄之。是為開門揖盜。養賊為患。輕者亦奴欺其主。下犯其上。此條亦麻衣之精粹法也。惟四濃格方可蓄之。乃發濃。眉濃。髭濃。胡濃。上下相合。而不受其欺凌。此合格之論也。

公篤曰。餘考麻衣法之金鎖賦。為第二章。較石室賦之法倍高。亦麻衣之精神也。當麻衣處五代末。為割據亂世。其法亦從衰時而定之。故與刻下之天道頗合。其國家局勢亦相等。而應驗者頗多。餘此次考證詳註。亦以此法為現代可用。故也。原文雖僅五十二句。三百六十四字。其包括之處太多。閱是書者。不可輕視而忽也。

麻衣石室賦註解

相有前定。世無預知。非奇異以秘傳。豈凡臨之解推。

相有前定。即前因今果。當以禀受之形質為定論。言福澤不言才智故氣清則形清。氣濁則形濁。預知有法。惟相術耳。非推想能盡其妙也。

舜目重瞳。送獲堯禪之位。重耳脾脅。果輿霸晉之基。

異於尋常者貴。有奇特之格。作奇特之事業。信不誣矣。此為千古奇特引證。

石室丹書。莫忘吾道。神仙秘訣。度與希夷。骨格為一世之榮枯。氣色為行年之休咎。

相法為道之一部份。以骨格氣色合論。方是正宗。骨格持久。氣色主暫。其形質出後天。氣色通先天。二者合用。是為相法之關鍵。以定其吉凶禍福也。

三停平等。一生衣祿無窮。五嶽朝歸。今世錢財必旺。頦為地閣。見晚歲之規模。鼻為土星。管中年之造化。額方而闊。富貴根基。薄削而陷。貧窮餘孽。

此為大概論法。還要查其細部。區別其形質。不可拘泥零星小部而一定論之。有內有外。有真有偽。故考查其人雖仔細。然後繩之以法。是否合格。

目清眉秀。定為聰俊之兒。神濁氣短。此是貧夭之漢。

清而痴定者亦愚。秀而短促者亦夭。須斟酌其真假。濁者主賤。土形不忌反為富。氣短者夭。龜息深藏反主壽。還要論體格合宜否。此為正論也。

天庭高聳。少年富貴可期。地閣方圓。晚歲榮華定取。視瞻平正。為人剛介心平。冷笑無情。作事機深內重。

還要查各部骨肉勻配否。地閣厚而孤苦。則花口角反紋雜亂。其目為肝絡。肝為剛臟。關係神經。故能查其善惡志向。與剛柔忠奸之行為也。

準頭豐大。心和平而無毒。面肉橫生。性強梗而凶狠。

二者容易所見。處世者皆宜注意。準大者。對人誡厚。肉橫者。剛燥量窄而不容故也。

智慧生於皮毛。苦樂關乎手足。

二者均不可為法。不驗居多。今存此語。為智慧者證之。及待天道之變。為五代之時也。

髮際低而皮膚粗。終見愚頑。指節細而腳背肥。必定雅俊。

發低驗刑父母。皮粗驗勞碌。此言愚頑。不知何意。指細主聰明。腳肥主祿而夭。此言雅俊。又不知其何意也。以當時天道而驗此耶。茁為地形而驗此耶。

富者自然體厚。須防肉流。貴者定是奇特。當查內濁。

下八字系餘增。流者似厚。濁者似奇。定要查實真偽。不可徒據外表。而斷其富貴壽夭也。

南方貴宦清高。多主天庭豐突。北方公侯大貴。皆由地閣朝拱。

相法有因地形而取者。順其地形者貴。反其地形者為特貴。即少之義也。

駝背面田。南力之人富而足。金聲形小。西方之人貴且壽。

駝背火也。面田金也。火煉金成器。金多火少故吉。如金火各半而相爭。則不吉。西方本金。取其堅實。故形小不忌。此餘經驗所加。

河日海口。食祿千鍾。鐵面劍眉。威權萬里。

此皆男格之奇品。河目言其長也。司馬仲達能自顧其耳。遂創晉業。海口言其闊也。郭子儀口能容拳。復興唐室。鐵面言其堅也。其人多才。故包拯為政治良吏。劍眉言長而上竪也。其人多勇。故岳飛為南宋名將。此四者均為文兼武權。而立功業也。

龍頭鳳頸。女人必配君王。虎額燕頷。男子定封將相。

龍頭為骨聳。鳳頸為項長。女人生此。雖不美艷。而才德福必厚。虎額即伏犀骨之圓突。燕領為兩腮方廓。與額成三椅角勢。班超即此格。成大貴而遺盛名也。

相中秘訣。壽夭最難。不獨人中。惟神是定。

相法於富貴貧賤。均有專法,獨壽夭無定法。故形質。精神。氣音。均有關係。此言神氣佔多數。故不可以形質而定論之也。

目長含彩。榮登天府之人。神浮無光。早赴幽冥之客。

自古仙佛聖賢。均含有真光。有云。寒灼有威為彩。有云瑩光皎耀為彩。故神浮無根。光淡模糊。皆夭亡之格。當在十六以後。三十六以前。細則詳後。

面皮虛緊。三十問壽實難。肉色輕浮。四九如何能過。

虛緊固不壽。本難滿三十。但有孤苦寒賤之人。可超出三十而外。輕浮固不壽。然亦有無子女者。而超過三十六以外。故宜以其他部份參考。蓋法有此弱彼益故也。

項上三縧。遇休囚而愈見康強。

此為壽徵之一。但考有凶神兇氣兇紋否。雖元氣厚。而有中年兇死。不能考終命也。

項中一骨。有疾厄而終無險阻。

此為百會骨。主貴而有壽根。雖疾厄而不致夭也。

形容忽變。遇吉則推有凶。氣色轉潤。處窮則斷必發。

凡神亂形變。而處佳境。皆是受禍之引子。發達愈大。損失愈危。故以辭尊居卑而避之。潤中能聚。則可透出黃紫。故遇合隨之。此二者相反而相應。

常遭疾厄。只因命宮昏沉。頻遇吉祥。蓋為福堂潤澤。

疾厄後有專圖詳論。命宮即山根。此為疾厄之一部。不過含有督脈氣質。膽汁消化。故常病之人。每於此宮先見青黑之色。福堂為交際之關。是非之地。並非吉祥之稱。福堂或印堂之誤也。

淚堂深陷。蠹肉橫生。克兒孫之無數。

一主濕疾。而成水氣上泛。一主傷陰。而成失眠鬱結。亦有子女成立也。

鼻準尖垂。人中平滿。刑績嗣之難逃。

一主旺女而刑子。一主晚年受製而失敗。多失輔助之力。而冷退也。

眼不哭而淚汪汪。有子必刑。心無憂而眉縮縮。老來孤獨。

不淚似淚。固刑子女。然有冷退敗家者。無憂而憂。多為勞碌有壽之格。如孤獨格。尚有他部刑傷方應驗也。

面似橘皮。早子難立。神代桃花。遲嗣晚成。

橘皮者。言其毛竅之痕深映。三十以後之子方成。亦有庶出之子女。凡桃花之嫩艷浮光。男女皆主淫蕩不壽何能遲子晚成之說。或宋初時代異於今時。而相反耳。

富貴平生勞碌。只為下停太長。貧窮到老不閒。蓋因粗其筋骨。

下停長者。其人多謹慎。見小拘泥不達。勞心宜矣。筋骨粗者。力大而男。應多勞碌。亦有中貴及創業之流。此言貧窮二字不確。

星辰失陷。無隔宿之糧。部位虧損。有終身之苦。

失陷者。皆低弱不足之謂。虧損者。受克不合之謂。相生自多衣祿。相合自多遇合。受克有冷退之失敗。不合有外憂與內患。故也。

三光明亮。財自天來。六府高強。一生富足。

三停光明。官祿均旺。餘每見光明沉靜。則人財順遂。光明浮膩。反見駁雜消耗。此原文之末及。又考六府高強。而初運中運晚運。均有輔助。按天府為天倉之地。前業有根基。父輩大振。中府為國印之地。戚友為助而有權。本身事業能發展。下府為腮頤之地。奴僕忠誠。內外有輔。子女能繼紹箕表。此為傍部輔佐有益。而富足二字不穩。

紅黃滿面。名利俱遂。豬脂塗膏。子孫必刑。

黃為吉祥之色。紅為禍患之色。不能合論。脂色浮光也。膏色慘滯也。一為損人破財。一為官非牢獄。不是單刑子孫一條。今日有主凶危亡身也。

面皮太急。雖溝洫長而壽亦虧。眼神無光。縱鼻樑高而壽亦促。

即皮如膨鼓之謂。神浮無根之謂。故人中雖長。鼻樑雖高。不能延其壽也。凡壽均以各部參考而定。不能以單獨一部而定也。故後篇有專條詳論。

眼光如水。男女多淫。眉草如刀。陣亡兵死。

如水之說。清麗而艶也。即秋水盈盈。相法之過清者。而禀受之氣薄。則有情慾之易動。故多淫。眉草如刀。多六親之累。而為憂愁。如兵死則不驗。

眉生棱角。一生快樂無窮。目秀如冠。中年發達遇貴。

棱角為外庫。應立外業。而有勞心。何言快樂。如冠者。兩角上仰也。漢陳平有此。位極人臣。豈止遇貴而已。

黃氣發從高廣。數旬中必定遷官。黑色橫自三陽。半年內須防損壽。

三陽為肝肺相連地。黑色屬水。其水木相生。金水相合。當不至死。如三陽黑色為刑子。及驚悸之病災可也。或發於夏之火令。方為死災。其他時令。尚不為死災也。

姦門青慘。必主妻災。年壽赤光。多生痔漏。

此二者余已更正。頗驗。

白氣橫額。父母刑傷。青氣侵顴。弟兄唇吞。

自氣為憂思。應父母之災疾。而有牽制之累。至於孝服。為黑赤色居多。青慘氣居少。兩顴青氣主妻妾之爭端。伯叔之詞訟。不但口吞。而有欺詐攫奪行為之類也。

山根青黑。四九前後定多災。法令綳纒。七七之數焉可過。

刻下當應前九年。但山根為人之禀受氣質。小兒青黑。多主溺尿。及螬氣。大人青黑。多主傷陰失眠及腎氣之病。如法令無紋。當不滿三十而死。

女人眼惡。嫁即刑夫。聲燥面橫。閨房獨宿。

衰世之局。露者多貴。不過結果不好。或主惡疾。或主產厄。此不壽之格。如刑夫者頗少。其聲燥多量窄性剛。面橫多驕悍而妒。此主生離再醮也。

額尖耳反。雖三嫁而未休。顴露聲雄。縱七失而未了。

額尖不宜早婚。當過十九方吉。耳尖多父母無靠。故有小嫁再嫁之說。顴露多代夫權而勞。夫星弱而無用。聲雄多刑夫也。

額偏不正。內淫而外若無。走路不平。外好而心猶毒。

不正者刑父母。淫字不穩。要神麗陰陽青黑者。方淫亂也。不平者雀跳也。主細故靈敏。倫理違背。迷感於利可也。

腮突耳後。心內狡貪。眼惡鼻勾。性實險惡。

腮突盛世少而衰世多。其形類鷹腮。主奇巧有特智。亦主大貴。眼惡主刑克而兇。鼻勾主心貪徇私。然多成多敗。終無了期。

腳跟不履地。賣盡田園而走他鄉。

木形多飄搖不忌。如金水土則忌。又出富貴之家。則主夭壽。及有凶死者。如出貧窮之人。亦無妨礙。此云先富後貧之說。只應得一半。

鼻竅露而仰。卒被外災而終旅舍。

獅形火形。不忠仰露。合其形也。非此二形。則有外患內憂以累之。故為財不入庫。言不能立身也。

唇不蓋齒。無故招非。溝洫露髭。為人少力。

此二者均驗。一為驕仿自負之招非。一為明白利害之兩可。

印堂太窄。子晚妻遲。懸璧昏暗。人亡家破。

印堂紋衝。則刑妻克子而遲成。如窄。不過志小量窄。而氣燥耳。懸璧為兩腮頤。居奴僕宮。此為用人不力。及盜詐行為之奴僕耳。如人亡家破。當別有部位不佳。

結喉露齒。骨肉分離。粗骨急皮。壽數短促。

結喉多勞碌。而刑兄弟。露齒多爭訟。而多乖戾。其分雖之說頗當。粗骨多勞。急皮多病。亦有壽者。

臥蠶豐隆。子息之後成。淚堂平滿。兒郎之早見。

臥蠶在目之下橫紋處。其紋反插者。女多先立。其紋順插者。子多先立。此云後成。當以無紋論。淚堂在大眼角。無陷而平。當然早予成立。

龍宮低黑。嗣續難得而昧愚。

龍宮在眼腔曲處。如低黑者。為先天不足。淫欲過度。子女多夭而弱。愚昧之說不驗。

陰陽明瑩。男女易養而聰慧。

此言三陽旺子。三陰旺女。加以氣色明潤。當然有貴子而清秀聰敏也。

面大鼻小。一生常自艱辛。

鼻小之格。皆為主弱客強。平生無正權。而為人用。故有替人做事。功歸人而過歸己。反覆成敗。而不常也。

鼻瘦面肥。半世錢財耗散。

此言財不入庫。而有中道挫折。及六親之遺累也。

邊地四起。過五十始得榮亨。輔角高隆。才三九則居官位。

邊地四起。多應破梓離鄉。而立外業。至二十九必發。此云五十方發。想是天道相反耳。輔角為初運重心。形瘦者十八入官位。形厚者二十三入官位。衰世則提前居多也。

明珠朝海。太公八十遇文王。火色鳶肩。馬周三十逢唐常。

明珠即耳輪之珠。朝海者。耳長過口也。此為壽者相。不能據此為太公之貴相也。蕉肩者上聳如鳥。火色者紅艶而潤。有火形之露格。又得火色。當然合格。而有時機之逼迫。以成功也。

鶴行龜息。洞賓之得僊。龍腦鳳睛。玄齡之拜相。

鶴行足長而步長。下動而上定。龜息則呼吸由耳出。是為藏竅。故為僊骨清品。龍惱為高大而拱。上貫百會之頂。鳳睛神和而清。瞳小有彩。此為貴壽而福澤之格也。

法令入口。鄧通餓死野人家。滕蛇鎖唇。梁武餓死台城上。

前人多有此說。而事實多驗疾厄刑克。而今世口反。方為凶死。其倍於法令入口矣。今並附此。以待後之高明證實。

虎頭燕頷。班超封萬里之侯。龍行虎步。劉裕至九重之帝。

虎頭為伏犀圓突。燕頷為腮頰椅角。及成凸形。龍行虎步。為身體穩重。而不見足。長步而有威。此皆奇特點。故有奇特之事業也。

山林骨起。終作神仙。印堂骨方。必登將相。

山林骨下從福堂起。斜上至百會止。此為仙骨。而成傳品。印堂橫骨。為金城骨。如平過至眉尾。則為非常之貴。不流芳百世。則遺臭萬年也。

形如土偶。夭命難逃。天柱傾欹。幻軀將去。

土偶系形容神痴形滯。氣色塵垢。此為神不守宅。氣不流通。血不貫絡。當然不壽。天柱為醫家之大椎穴。在後頸。故病人低頭或常欹。為天柱折而必死。

貌如鏤鐵。運氣迍遭。色若祥雲。前程亨泰。

鏤鐵即鏽鐵之形容也。無生氣之謂也。如純水不忌。祥雲即紫霞之形容也。有喜色之謂也。

名成利就。三台宮俱有黃光。文滯書難。兩眉頭各生青氣。

三台為司空至印堂。及兩福堂骨也。司空印堂為官星。福堂為外庫。故有名成利就之說。兩眉頭為上勾陳。上為奏書。主文書信件。謀略思慮。故有停滯才說。

滯中有明。憂而復喜。明中有滯。吉而反兇。

此言氣色一項。然要分部位之輕重。氣色之深淺大小。方能走其吉凶遠近。如滯中有明。則氣色將開。雖處惡劣環境。則喜信將來。謀為有遂心之進展矣。是為接頭之初。故憂中有喜之說。如明中有滯。則氣色之轉為晦暗。雖處佳境。而有飛災奇禍伏之。如另有遇合。是為引誘其動貪念。而受實禍。此為膏將盡而揚其焰也。

正面有黃光。意無不遂。須妨無根而浮膩之光。

凡看氣色。均宜注重其真偽。參差某輕重。故於黃色雖吉。如無根而浮。則為虛花不實。而轉瞬皆空。其不持久明矣。

印堂多紫氣。謀無不成。但求內應而貫徹一體。

按氣如雲而色加霜。有外無內。雖有其名。而無其權。有內無外。雖有其力。而無其機。故內不應外色。如有委任。而不能到任所。或赴任而有他變。亂世多有之。

年壽明潤。一歲平安。蘭廷光明。諸事順遂。

此云少疾之說。年壽為疾厄宮。地位居膽絡。而能消化。得谷氣之旺耳。蘭廷旺“偏財交際”。及有意外之財。此言順遂。是否單指財星。

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非仙佛。即聖賢。

此精靈中來。慧根異於常人。故形質亦奇怪。精神亦蘊藏。其事業有出類拔萃之點。超凡入聖之功。古怪者。有異骨奇徵也。

人物巉岩。海底有明珠之象。非帝王。即公侯。

巉岩為凸露之豐突。大多數為五嶽之骨質。有奇室嵯峨之勢。此為非常之貴。不可限量也。

總之。一辯其色。次聽其聲。更察其神。再觀其形。筋骨紋絡。又其次也。

此為麻衣之重心點。相法之層次也。凡氣色為行年之休咎。是窮通之機關。其他項不足。亦可暫時取用也。聲音為形格之輔佐。故有求全在聲之說。精神為用事之決斷。壽夭之關係。其智愚全系乎此。形格為一世之榮枯。為富貴貧賤之區分。筋骨為勞逸之必要。紋絡為刑克之原則。而含安危關鍵。故此六者。為相法之全備。學者不可不知。

眉毛拂天倉。出入近貴。印堂貫中正。終始利官。

眉拂天倉。近貴而貴。亂世多破格而得功名。冒險而成事業。故為武權居多。此逼迫而進展也。印堂為主體貴。盛衰皆然。

呼聚喝散。只因雙顴如峰。引是招非。蓋為兩唇露齒。

顴骨有真假高露者。尚非貴權。如上近眼角。方是真顴。而得輔佐之用也。如下近法令。乃是假顴。雖高如峰亦無用也。露齒招非見前。

狼行虎吻。機深而心事難明。猴食鼠餐。鄙吝而奸謀到底。

狼行多反顧回視也。虎吻者。仰食口不收也。不但機深。並且惡毒。猴食者。低食零落也。鼠餐者。唇固耳鼻動也。鄙吝姦貪。多敗少成。宜矣。

頭先過步。初歲姦前晚景貧窮。井灶露孔。中年敗而田園耗散。

頭過步者。晚運不佳。而主終年神經昏損。井灶露堵。主財不入庫。然獅形火形不忌。雖井灶露而亦富貴也。

女人耳反。亦主刑夫。男子頭尖。終非利器。

耳反為初年孤苦。其刑夫之格。不重此部。或為末婚之夫耳。頭尖之局。每有大富貴。如屬火形。則為將相之品。何云非利器之說。

腰圓背厚。方保玉帶朝衣。骨聳神清。定主威權忠節。

腰背為相法之最輕點。此系理想之說。不足為證。假定頭小神弱。何能富貴。骨聳為貴品。神清篇清品。此云威權忠節。力是合法之點。

伏犀貫頂。一品王侯。輔角插天。千軍勇將。

伏犀有三。力伏犀為大貴。帝王之品。圓伏犀為次貴。公侯將相之品。橢圓伏犀。又其次貴。為中貴。及藩鎮之例。尚有小伏犀。為邑候之例。輔角固應邊將也。

形如肥猜。死必分屍。眼似餓虎。性剛莫犯。

肥猜形容肉浮兩流。擁腫不堪。尚有三角眼而浮。血絲串烏珠當然兇死之格也。餓虎形容直射有怒光。圓露上視。當然剛燥急狹。不容物也。

須黃睛赤。終主橫災。喉結齒露。須防野死。

須黃主駁離而刑人丁。赤睛為赤脈穿烏珠。直穿主驚險而殘肢。體橫穿主凶死。又銀面宜須黃。亦是貴品。結喉主勞碌刑傷。露齒主招是非。野死另有其他部位方驗。

口唇反皺。為人一世孤單。魚尾紋多。到老不得安樂。

口唇反皺。主刑子女而壽。多應女格。今之亂世。主富貴而兇死。魚尾紋主刑妻妾。亦主多壽而福。何有不安之事耶。

二眉散亂。須憂成敗不一。兩目雌雄。必主狡詐不定。

眉為肺絡正系。故應憂思。古有愁眉不展之說。凡人憂思多。則成敗多。兩目雌雄。一主懼內。而有妻妾之爭。一主私心。而有貪吝之行。如狡詐尚以目神尖銳下視力是。亦有應父母官之破群也。

幼生斑點。必非老壽之人。老多毫毛。定是長生之客。

斑點多因冷退而發。運氣迍遭。毫毛多因憂愁而發。勞碌而壽。此二者亦主刑人丁。雖壽而不足取。故毫毛以收藏為吉也。

臉上青光級級。貪婪孤貧。準頭赤色重重。刑傷冷退。

青光級級。多主淫亂。男女有此。則有鬱結之不遂意。情慾之不如願。多出富庶殷實之家。何能言貧。赤色重重。主財帛耗散。一主痔漏之血疾。

圓隆小巧。畢竟豊亨。方正神舒。終須穩耐。

小巧之格。必以聲音宏亮。兩倍於形質者貴。或為神過於形者亦貴。不是小巧即貴也。神舒之人有特殊知識。而安貧樂道。故窮通皆清灑也。

手足粗硬。非富貴之人。準庫豐隆。享田莊之客。

手足號四肢。為枝葉之類。非正幹也。不足以取材料。故亂世賤人有貴手。貴人有賤手。創業與守成不同。長壽與夭亡各異。粗者勞而細者閒。硬者壽而軟者夭。此是正論準庫為財帛正部。當然之富。

眉抽二尾。一生常自歡娛。根有三紋。中年幾經成敗。

眉抽二尾。主家庭失睦。骨肉寡情。此為內顧憂之不幸。何能一生歡娛。或指僧道而言之耶。古法山根一紋一度成敗。二紋二度成敗。三紋三度成敗。高者有紋主成敗。平者有紋主夭亡。

耳白過面。朝野知名。神稱於形。情懷舒暢。

此格多驗盛世之翰林學士。因文才而顯名於科甲。衰世不過主多智多才。一為有美術之專長。至於西法號博士之例。

足生黑子。英雄獨壓萬人。輔插長骨。威武揚名四海。

各家相法。均有此說。而衡真袁柳莊。則指李光粥安祿山二人證之。又稱單痣雙痣之說。今以麻衣原文稱黑子。想必倍大於痣也。又考痣生腳心。方為藏龜。故主貴名。至於貴之大小。尚有他部參看方驗。又輔角長骨。大而屏藩。小而邊鎮。雖屬文人。皆有武權。故古之名將。多有邊城骨上插。此云輔角。又為事業之最大者言耳。

聲自丹田下出。有福而享遐齡。骨從腦後橫生。主財且增福壽。

聲音有發於咽喉。有發於亶中。有發於丹田。發於下者。禀受元氣厚也。當然主壽。如水土二形。則尤為合格。又考腦骨主貴居多。當然福壽。

土星薄而山林陷。敗而多災。胸堂好而背脊虧。虛而無壽。

原文為山林重。其重字不解。想為陷字之誤。茲特證之。山林陷者。祖業之失也。土星薄者。本身財不聚也。餘考脊虧。多出勞動苦工之人。無壽二字。又有疑慮之點。

鬢亂如織。先富後貧兼懶惰。手筋如蚓。少閒多危及辛苦。

鬢亂之人。多主懶惰。其人多疑慮不決。手筋如蚓。其人多勞。又有創業之人。此言多危。或為多勞之誤也。

眉棱骨起。縱有壽而孤刑。項下結喉。主勞碌而客死。

眉棱為外庫之田宅宮。應立異鄉產業。主壽而有子。其孤刑之說不確。結喉主勞碌。亦不驗客死。餘考客死之局。多出於目浮白而神痴定。方路斃也。

眼如雞目。性急難容。步若蛇行。毒而少壽。

雞目圓而露白。盤烏珠之線二三。及有沙點。其人器量狹小。蛇行與龍行有區別。蛇行昂頭側視而搖動。曲側不平之謂也。此二者均非善相。故有性急性毒之謂。偏於嗜好。浮蕩而又病厄也。

青色橫兩顴。喚作行屍。黑氣貫命門。號曰奪命。

青色橫顴。一主失權而挫折。一主內顧而爭端。富不至死。或是印堂三陽青黑。方有重災。黑氣貫命門。此為腎病而絕。多出弱症。又考仲景六經。命門本篇腎而通三焦。黑則死亡。

青遮口角。扁鵲難醫。黑卷太陽。盧醫莫救。

口角為水星。青氣不危。不過病災而已。惟冬令口角黃暗主死。黃為土氣。此為土克水之說。克部位又克時令。故也。其他時令皆無磚。太陽黑者。刑人丁者多。主死亡者少。

白如枯骨。亦主死亡。黑若濕灰。終須短壽。

白枯之色。屬榮衛二氣將盡。是為血枯亡陽之死。黑濕是為土不克水。水氣上泛。多現腫症而死。

不醉似醉。不愁似愁。貧而多難。不笑似笑。不驚似驚。夭而多災。

醉字形容矇矓恍憾之兆。其人多愚。愁字形容寒慘萎頹之滯。其人多苦。笑字形容輕浮矜驕之態。主淫多病及心深。多出富貴之格。驚字形容倉猝疑惑之仁。其人不正有邪行結怨。

血不華色。憂鬱不遂而夭。行不動身。瀟灑厚福而壽。

血不華色。其人淫亂而夭。凡腎病多現血不華色。或為不遂。而以淫欲自樂以亡身。行不動身。此言穩見持重之謂。故多守成。而安閒享福也。

神光滿面。富貴稱心。鬼色見形。貧窮度日。

神光言其尊嚴有威之謂。或為神充足也。光潤澤而事實順利也。鬼色言其塵滯也。或為暗晦之浮膩也。色愁苦而事實冷退也。

病淹目閉。有神無色者生。神脫口開。天柱傾欹者死。

相法之吉凶。神為第一重要。氣色次之。故神不脫。不退。不定。不變。雖病不危。天柱詳於前。

華蓋黑色。必主死災。天庭青氣。須防瘟疫。

華蓋黑色。多主飛來之禍。應失權柄。而有牢獄之災。此志小謀大。力輕任重。禍出於貪也。天庭青主憂驚。如謂瘟疫。凡要太陽及天門黑方應。天門在兩額角之中段。

赤燥生於地閣。定損牛馬。青白起於天門。禍侵妻妾。

地閣為奴僕宮。須防小人倫盜。及其他事務之牽連。是為破財之說。不專指牛馬。天門為驛馬之中段。亦主憂疑。或為人在外而憂慮家庭也。如妻妾當以姦門為定論。

三陽青黃。此主誕男。三陰紅紫。定須生女。

麻衣原文無此四句。餘所增加。亦從經驗中考正。而合刻下時代。此子女之分別。是為定法。餘最近用之應驗頗多。

黑氣浮口。防水厄之災。暗粉滯眶。主喪身之苦。

黑氣浮口。於冬令不忌。如水厄尚宜考陂池承漿二部。又有現於耳珠者。餘於民國十二年。在嘉定遭水厄。系耳珠黑暗。茲特錄此。暗粉滯眶。主刑妻又刑子女。喪身之說不驗。

額角昏慘。須防跌撲之災。法令燥炎。恐遭湯火之咎。

額角昏慘。多主孝服。無父母者。亦刑叔伯。如跌撲血光之災。多應玄武昏慘。及赤脈之露出。法令燥炎。多主狎俠之損。一為間接謀而有障礙。應湯火者頗多。

耳根黑子。倒死路旁。承漿紋陷。恐投浪裡。

耳根黑子。主聰明多疾。及有專長之特別技藝。又主水上驚恐之災。亦主享盛名。其倒死路傍之說不驗。承漿直紋主添壽。橫紋主水驚。反紋主水死。

眼堂過厚。亦主貪婬。人中太偏。必多刑克。

眼堂過厚。主子女多而相刑。其氣厚而淫。人中偏左妨父。偏右妨母。然偏左先得子而子多。偏右先得女而女多。有刑有旺。不是刑克專部。為參考之部也。

鬼牙尖露。詭譎姦貪。神眉睜嶸。兇豪惡死。

鬼牙尖長。不平不固。高低不一。其人刑克重而刑父母。又主本身惡夢多。為愚魯之人。神眉是否露煞而濃。交叉而胡。主性剛而驕可矣。兇死者。當有別部參合。

人形似鬼。衣食不豐。生相若僊。平生閒逸。

鬼形為慘暗之客。寒滯之類。主冷退而憂愁度日也。仙形清秀之貌。慈和之例。主安閒而多福澤也。

谷道亂毛。號曰淫秒。耳根高骨。號曰壽根。

谷道亂毛。多聰明而刑妻。有生離者。貪婬亦合。其穀道無毛。亦主凶死。當以少而柔細者刀古。耳後高骨。是為壽徵之一。又主壽而勞心也。

骨格神清。瘦亦可取。肉流濁厚。肥何足誇。

木形清瘦。自古有遺跡流芳者。多出木形。或文章詩詞鳴世及仙品。亦為木形居多。故肥厚而流濁。皆賤惡之品。

目浮四白。主孤克而兇愚。鼻曲三凹。必貧窮而孤苦。

目圓浮白。主凶死居多。其壽亦不永。驕而淫亂。不主愚。鼻曲三凹。主刑人丁。不主苦。此二者為相法之忌。雖他部奇特。亦不完善也。

三尖六削。雖姦巧而受窮。四正五端。縱愚誠而多福。

三尖為發尖。準尖。頦尖。六削為上府。中府。下府。此言才智不能勉強勝厚福也。四正為南北東西四岳。五端為五官。此言福澤可勝才智也。腿長頸瘦。初年奔走不停。唇薄口尖。愛說是非不了。

鵝眉鼠食。非惟吝而且貧。劍鼻蜂睛。不特兇而又賤。

鵝眉低而連目。鼠食詳前。劍鼻平而無大小。蜂睛為烏珠凸突。此四者均為合法。而應驗者亦多。

男兒腰細。難創家財。女子肩削。孤刑再嫁。

腰細之人。主禀受先天不足。每出富厚之家。應弱疾。肩削當主福薄。此紅顏薄命之說。有刑夫者。有自刑者。故有美女無肩。猶如將軍無項之說也。

顴大額雄。終主刑夫。聲濁骨粗。竟為孀婦。

顴大之女格。有操作之能。其夫弱而無用。額雄應早刑。當以十五歲至十九歲為初刑。二十歲至二十八為再刑。宜遲出閣為吉。聲濁者刑失而破家。骨粗者。刑夫而勞碌。

光麗口大。貪婬求食之人。手擺頭搖。氾濫刑夫之婦。發濃鬢重兼斜視。多主淫亂。聲秀神清及端正。必有福祿。

麗光為過清而浮。口大為冷退再嫁。手擺頭搖。皆不慎重之謂。發濃主淫賤。餘考女格。清奇而為娼妓。多因發濃。鬢重主刑母。幼年失倚而無訓戒。故為女格之忌也。

肌膚香膩。乃富室之女娘。面貌端莊。必豪門之德婦。骨格細膩。富貴自生清閒。髮鬢粗濃。勞苦終為下賤。

古來選妃檳。皆以香汗肉細為合格。忌狐臭也。然香膩尚忌滑冷。故冷者為蛇皮。而少生育。當以細膩而熱煖為貴也。

山根不斷。必得貴夫。淚堂不衝。應生貴子。發細光潤。禀性溫良。神緊目圓。為人燥急。手腳粗硬。必是姨娘。鼻尖頭低。終為侍妾。

山根不屬夫星。主根基之有無。尋夭之關鍵。其下數者。應驗頗多。為女格之必要考查處。

臥蠶紫潤。必產貴兒。蘭台黃隆。終興大業。婦人口大。食田莊而後貧。美女肩圓。嫁秀土而得貴。

臥蠶為子女之專部。蘭合為偏財之專部。口大為女格之所忌。背圓尚非重要之點。不過以厚重而論也。

易肥肉重。得女格而反榮華。面圓腰肥。類男格而反奇特。乾姜之手。女格必能持家。錦囊之拳。男形定立大業。

肥重之女格。當然不美而厚重。此言有壽。而有多子女者。惟聲音女格不可似男聲。其他皆吉。乾姜錦囊。均言多細紋。餘生平不重手掌。乃格局之補助品。不敢據此以斷貴賤也。

頭小腹大。一生不過多食。骨少肉多。三十焉能度過。眉粗眼惡。必主孤刑。聲暴氣濁。終無大福。眼光如醉。桑中之約無窮。媚厲漸生。月下之期難定。

頭小多勞賤。骨少多夭壽。眉粗多成敗。眼惡多災刑。聲暴主剛急。氣濁主愚拙。醉眼為蒙瀧之象。當然主淫亂。媚靨即桃花紅豔之例。此數者為女格之最忌也。

面如滿月。家道興隆。唇如紅蓮。衣食豐足。山根黑子。若無宿疾必刑夫。眼下皺紋。不克六親亦刑子。

滿月言其圓厚。唇如塗朱者貴。按男女血足皆唇紅。唇不紅者。皆血不足。故女子唇紅者多子女而貴。山根為命宮。故主疾災。女主刑夫。男主刑妻。

齒如榴子。衣食豐隆。鼻似灶門。家財傾覆。

榴齒言其齒方楞齊固。主衣祿豐足。井灶仰露。財星當然耗散。此二者男女皆同。不單言女格力如是也。

形如羅漢。生子必遲。貌似判官。得兒尤晚。三山突闊。萬傾規模。四瀆清明。一生福氣。人小聲宏。必須超達。神清氣足。名利雙收。

羅漢形為眉目下墜。而中岳短。判官形為臃腫凸露。而眉低平。故子女均遲少。三山為南嶽初有祖業。土星中有創立。北岳晚安享。四瀆詳前。聲過形。神氣足。皆詳上編。

面皮棚緊。促壽無疑。骨格清奇。前程可靠。少肥氣短。難過四九之期。唇縮神淡。焉保三旬之厄。

面皮棚緊。少肥氣短。唇縮神淡。皆夭亡之局。本出於先天不足之形質。至於三九前後。與四九前後。均應死亡。此立身之大厄年。故也。

鼻樑露骨。名為刑克破家。背脊成坑。號曰虛花無壽。

鼻樑直露三曲為伏吟。主破敗挫折。左右露三曲號曰反吟。主刑妻克子。背脊坑陷。多主勞工苦力之人。無壽另有部位參看。

鼻有三曲。不賣田便賣屋。面有兩凹。必成業而成家。

此指上節伏吟之例。直露三曲也。餘考兩凹竟指何處。上為邊城。則破梓離鄉。中為國印。主牽制憂愁。下為腮頤。主奴僕欺詐。皆為不合。或為日月角見破而貴。任勞而發也。

獐頭鼠目。何必求官。馬面蛇睛。須防橫死。

獐頭上停窄短。下停尖削。耳小而尖也。鼠目昏濁無光也。馬面言其長平古有一尺之面而拜相者。蛇睛圓露四白。赤縷盤烏珠。主險詐心毒。下二者亂世亦貴。不過不善後耳。

睛清口闊。文說之家。面方頤大。富貴之輩。語言多泛。為人心事難明。容貌溫和。作事心懷灑落。骨粗發重。何曾剩得一錢。體細身輕。那得停留片瓦。

睛清日闊。主雄辯。古人著書立說。及為交際之官。面大頤方。凡神不濁。聲不破。均主富貴。言泛貌和。二者皆合法。骨組主勞碌。發重主寒苦。身輕浮主夭亡。木形不忌。

得意中面容淒慘。先富後貧。失意處言貌溫和。早窮晚發。

此二者相反而相類。得意何能淒慘。此伏貧窮引線。失意何得溫和。此伏發達引線。亦器量之容福與不容福也。

巨鰲人腦。必作尚書。龍骨插天。應為宰輔。日月角聳。必佐明君。雙額上插。定為剌史。眼有三角。狼毒孤刑。鼻成兩節。破敗疾苦。

巨鰲為伏犀入百會。龍骨為玉柱骨。日月角高者為帝王。次者為將相。顴上插為藩鎮。此皆貴品。三角眼主凶死。兩節鼻主敗家。及刑人丁。亦主疾厄。

眉秀神清。須知貴雅。骨輕肉浮。必是庸常。

眉秀主貴而英明。神清主貴而慈善。骨輕主夭而不壽。肉浮主敗而愚。此四者大略如是。如兼而有之則分某輕重而乘除之。減等論其吉凶也。

兇婦十惡。皆由眼赤睛黃。死在他州。蓋為唇掀喉結。形神不蘊。貧夭兩全。筋骨不藏。儒愚雙得。

眼赤者多赤縷縱橫。黃睛者多剛燥心毒。又出之女格。故十惡備矣。唇掀喉結。主招是非與勞碌。形神不蘊。言其燥露不和。筋骨不藏。言其浮露不收。皆非善相也。

目神露而嘴薄。為人執拗不良。牙齒咬而頭搖。其性姦貪無比。

神露主剛暴不正。口薄主談短論長。二者兼有。則執拗不良。餘評為私心自用。損人利己。咬齒主深思貪婬。頭搖主狡詐不定。二者兼有。則主淫亂狡詐。而不守信也。

額為火宿。主初三十年之榮枯。鼻號土星。驗中二十年之休咎。承漿地閣。管盡末年。髮際印堂。周維百歲。

此為相法流年之運限層次也。雖分初中晚三段之大概。不過包括如是。初運以二十八之印堂為止。中運以四十八土星為止。晚運以七十五腮骨為止。其地支二十四年。又以肉潤氣足為論。

頭尖額窄。固不可以求官。色慘神枯。生此何由發達。眼光如鼠。偷盜之徒。睛浮似獐。兇亡之漢。

上停尖窄。當然不是貴品。色慘主破敗。神枯主夭亡。鼠目昏暗無光而側視。獐睛烏珠凸露而模糊。此四者均驗。男女皆忌也。

蜂目而凸。固主刑傷。鮎口而反。終須困乏。

蜂目為眼白包烏珠而凸。四圍如太陽之光。尖銳而定視。當然刑克。亦主凶死。亂世則貴而凶也。鮎口為兩口角下反。中間收斂。而口角大露。此格於亂世主凶死。豈止困乏耶。

為僧者頭圓必貴。為道者貌清可榮。頭尖項圓。必住佳境。神清骨秀。須加師號。重頤碧眼。富貴高僧。廣額秀眉。文章道士。

佛為水形。故取頭圓者貴。仙為木形。故取清秀者貴。重頤皆合水局。而加碧眼。當然僧官方丈之品。廣額為根基厚。再加秀眉。當然道官祖師之品。

骨粗形俗。其人老困山林。貌異神清。此輩還起雲路。視瞻不正。必定姦淫。舉趾輕狂。須知下賤。

僧道之格。亦忌骨粗。主勞碌無成。形俗主窮困。貌異有奇遇。神清有貴名。不正主邪淫姦貪。輕狂主夭亡下賤。與其他格局相等。

眼若桃花火焰。但圖酒色而矣。面如灰土蒙塵。豈非破產者乎。

桃花皆為紅麗浮光。當然酒色之徒。灰土蒙塵。皆為黑影慘垢。當然破敗損失。此二者不獨驗僧道。即常人亦如此。一篇形格之忌。一篇氣色之忌。亦千古不易之法也。

若論運限。則與俗同。如辨根基。各求其妙。末觀形相。先查心田。以五嶽為根基。以氣色定禍福。不為前世陰功。亦作來生道果。

公篤曰。麻衣相法。原文只有三章。此石室賦即第一章。亦麻衣之真跡也。而與希夷之相見。立此一章。故起首有神仙秘訣。度與希夷之說。餘考麻衣為五代末之隱士。俗謂仙翁者非也。麻衣者。邑城之名也。餘考地輿。即今之麻城。為湖北省所轄地。當時為麻衣縣令。因處亂世割據之時。而厭惡其衰微。故作相法三章。以縣城為名。掛冠歸隱。餘考石室賦。相傳已久。錯訛尤多。壬戌年餘初版之簡明相法。雖加詳註。然末盡善處尤多。壬申餘復加研究。又以刻下天道人事。兩相比較。其驗者另註以證實。其不驗者。另註以改正。文字更加推敲。事實尤擇應徵。故此次之原文稍有出入。系餘或加或刪或改正。皆從經驗與天時人事相合。而為用也。茲特錄此。以待後之高明。而評其然歟否歟。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