腧穴熱敏療法

2015/11/30 10:19:14 網誌分類: 艾灸療法
30 Nov

1. 腧穴熱敏化的出現率

 

普查健康人群的結果顯示,腧穴熱敏化出現率約5~10%,而對肌筋膜疼痛綜合徵、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症、感冒、面癱、面肌痙攣、三叉神經痛、功能性消化不良、腸激惹綜合症、男性性功能障礙、痛經、盆腔炎、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中風等20餘種疾病進行艾灸腧穴觀察,腧穴熱敏化的出現率平均可達70%左右。寒證、濕證、瘀證、虛證居多,急性病和慢性病均可出現。疾病痊癒後,腧穴熱敏化出現率下降至10~15%左右。

 

2.熱敏化腧穴與經穴定位的關係

 

腧穴熱敏化作為一種疾病的病理反應,出現的部位與經穴定位不完全符合,但它可以經穴為參照坐標係來定位。我們曾以30例背肌筋膜疼痛綜合徵患者為研究對象,在患者體表共查找出熱敏化腧穴121個,與經穴定位的重合率為48.76%。熱敏化腧穴具有時變特性,即隨著時間其部位和強度也發生變化。對熱敏化腧穴進行艾灸治療能明顯提高臨床療效。

 

3. 熱敏化腧穴對艾灸的反應

 

熱敏化腧穴對艾熱反應表現為喜熱、透熱、擴熱、傳熱和非熱覺。平均出現概率為70%,這說明上述現象的出現不是偶然的,有其內在的必然性。

 

所謂喜熱就是與非熱敏化腧穴比較,熱敏化腧穴在艾灸時患者感覺非常舒適,往往能即時減輕疼痛。儘管這是患者的一種主觀感覺,但這是艾灸適應症的一個重要標誌。喜熱現像出現概率為95%左右。

 

透熱是熱敏化腧穴的一個主要特點。所謂透熱就是當艾熱靠近這個已熱敏化的腧穴時,患者可以感覺到艾熱通過體表深透進入到皮下深部組織,甚至進入胸腹腔臟器,而在施灸部位,患者感到表面不(微)熱深部甚熱。透熱現像出現概率為60%左右。

 

擴熱也是熱敏化腧穴的一個主要特點。所謂擴熱就是當艾熱靠近這個已熱敏化的腧穴時,患者可以感覺灸熱以施灸點為中心向周圍片狀擴散。擴熱現像出現概率為80%左右。

 

傳熱則是熱敏化腧穴的另一個主要特點。所謂傳熱即艾灸熱敏化腧穴時,患者感覺一股熱流沿著某種路線傳導,從而氣至病所,甚至患者感到施灸部位不(微)熱而遠離施灸部位甚熱。傳熱現像出現概率為70%左右。

 

非熱覺是熱敏化腧穴的一個奇異特點。所謂非熱覺即施灸(懸灸)部位或遠離施灸部位產生酸、脹、壓、重、痛、麻、冷等非熱感覺,獨立出現概率約10%,相兼出現概率約60%。

 

4. 腧穴熱敏化的分佈

 

腧穴熱敏化有其自身的分佈規律,研究腧穴熱敏化的分佈規律對於臨床推廣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及闡述其產生機制有重要意義。我們多年來已研究了20 多種疾病腧穴熱敏化的分佈規律,如骨性關節炎、肌筋膜疼痛綜合徵、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症、感冒、面癱、面肌痙攣、三叉神經痛、功能性消化不良、腸激惹綜合症、男性性功能障礙、痛經、盆腔炎、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中風等,初步掌握了這些疾病的腧穴熱敏化分佈部位的高發區,如面癱在翳風穴區、感冒在風池和上印堂穴區、盆腔炎症在三陰交穴區、眼科疾病在耳垂區等。

 

5. 腧穴熱敏化與灸性循經感傳

 

針刺療法的精髓與靈魂是《靈樞.九針十二原》篇所訓:“刺之要,氣至而有效”,即激發感傳,氣至病所。古代醫家已把激發感傳,促進氣至病所作為提高針灸療效的一種積極手段。 《三國志》在描述東漢名醫華佗行針治病時說“下針言,當引某許,若至語人,病者言,已到,應便拔針,病亦行差”這就是對感傳與針刺療效關係的生動描述。 《針灸大成》中所說的“有病道遠者必先使氣直到病所”就是一個盡人皆知的著名論斷。強調行針治病時務必使氣直到病所。近三十年來,我國學者的研究結果已經表明:感傳活動是人體經氣運行的表現,是人體內源性調節功能被激活的標誌。針刺療效與感傳顯著程度密切相關,感傳愈顯著,針刺療效也愈好。採用激發感傳,促進氣至病所的方法,對治療一些現代醫學棘手的病症已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長期以來,灸療學僅強調要求施灸過程中的腧穴產生局部的熱感和皮膚的紅暈,並不強調艾灸治療過程中產生感傳活動。艾灸穴位能不能像針刺一樣發動感傳,氣至病所?灸之要,是不是也要求氣至而有效?乃至特效、高效、速效和長效?如果能,如果是,這就意味著艾灸的療效大有發掘之潛能!

 

八十年代,我國著名灸療大師週楣聲已觀察到艾灸能有效地激發循經感傳,施灸的部位常重視選擇壓痛點。我們則觀察到,壓痛點與熱敏化腧穴是兩種不同性質的穴位敏化類型,前者屬力敏化,對機械能刺激敏感,如針刺、按壓等;後者屬熱敏化,對熱能刺激敏感,如艾灸等;有時兩者可同時在同一穴位發生,表現出腧穴敏化的多重性和多樣性。艾灸熱敏化腧穴極易發動循經感傳,出現率達95%以上。說明艾灸熱敏化腧穴能高效率發動感傳,熱敏化腧穴是灸療的最佳選穴, 灸之要,仍然遵循“氣至而有效”的針刺療法古訓。

 

腧穴熱敏化現像我們在臨床施灸過程中發現了一些現代科學、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奇異生命現象。

 

第一是透熱:灸熱從施灸點皮膚表面直接向深部組織穿透,甚至直達胸腹腔臟器(圖3.1);

 

第二是擴熱:灸熱以施灸點為中心向周圍片狀擴散(圖3.2);

 

第三是傳熱:灸熱從施灸點開始循一定路線向遠部傳導,甚至到達病所(圖3.3);

 

第四是局部不(微)熱遠部熱:施灸部位不(或微)熱,而遠離施灸部位的病所處感覺甚熱;

 

第五是表面不(微)熱深部熱:施灸部位的皮膚不(或微)熱,而皮膚下深部組織甚至胸腹腔臟器感覺甚熱(圖3.5);

 

第六是產生其他非熱感覺:施灸(懸灸)部位或遠離施灸部位產生酸、脹、壓、重、痛、麻、冷等非熱感覺(圖3.6);

 

第七是上述灸感傳導之處,病症隨之而緩解:施灸部位產生的熱、脹、痛等感覺發生深透遠傳,所到之處,病症隨之緩解。如懸灸風門穴,熱脹感向肩部傳導,多年肩痛立即緩解;懸灸陽陵泉穴,熱脹感向腰部傳導,多年腰部困重緊痛感立即緩解;施灸三陰交,熱流向下腹部傳導,幾次治療後盆腔積液明顯改善;懸灸天樞穴, 熱流直透腹腔,幾次治療後,多年紊亂的腸功能明顯改善以上灸療現象的發生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相關腧穴對艾熱異常敏感,產生一個“小刺激大反應”(其他非相關腧穴對艾熱僅產生局部和表面的熱感)。我們稱這種現象為腧穴熱敏化現象,這些已熱敏化的腧穴稱為熱敏化腧穴。

 

腧穴熱敏化的探查

 

腧穴熱敏化的探查是激發感傳、開通經絡的關鍵之一。它決定了本療法對病症的適應程度及施灸部位。腧穴熱敏化的發現過程表明,其出現部位、表現特徵及適宜刺激都有其特有規律。長期的臨床觀察表明,對於腧穴熱敏化的探查必須在深刻認識腧穴熱敏化現象的基礎上,選擇合適的艾灸材料,採用正確的艾灸方式。

 

一、灸材選擇

 

腧穴熱敏化的特性研究及臨床療效研究結果證實,這類新型敏化腧穴的最佳刺激方式為艾條懸灸,故選擇純艾條作為腧穴熱敏化探查的灸材。

 

二、探查準備

 

(一)環境

 

保持診室安靜,可適當運用輕柔的音樂。診室的溫度保持在20℃~30℃。

 

(二)灸態

 

1.消除患者恐懼、緊張心態,選擇舒適體位,充分暴露探查部位,放鬆肌肉,均勻呼吸,思想集中,體會艾灸時的感覺。

 

2. 醫生集中註意力於施灸部位,不斷詢問患者在艾灸探查過程中的感覺,隨時調整艾灸的手法與位置。

 

三、探查部位

 

腧穴熱敏化是疾病在體表的特殊反應,它直接或間接的反映機體疾病的部位、性質和病理變化。根據長期的臨床觀察與研究發現,不同疾病的腧穴熱敏化的出現部位是不同的。結合傳統灸療理論及臨床觀察,可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探查:

 

1. 相關疾病的腧穴熱敏化高發部位(見下篇各論部分)

 

2. 病痛及其臨近部位

 

3. 與疾病相關的經絡循行部位

 

4. 體表特定穴部位

 

5. 與疾病相關的神經節段分佈部位

 

四、探查手法

 

1.迴旋法

 

用點燃的純艾條在患者體表,距離皮膚3cm左右施行迴旋灸,以患者感覺施灸部位溫暖舒適為度。此種方法有利於溫熱施灸部位的氣血。

 

2.雀啄法

 

用點燃的純艾條對準旋灸部位,施行雀啄灸法,以患者感覺施灸部位波浪​​樣溫熱感為度。此種方法有利於施灸部位進一步加強敏化,從而為局部的經氣激發,產生灸性感傳作進一步的準備。

 

3.溫和灸法

 

用點燃的純艾條對準施灸部位,在距離皮膚3cm左右施行固定位置的溫和灸法,以患者局部無灼痛感為度。此種灸法有利於激發施灸部位的經氣活動,產生灸性感傳。

 

腧穴熱敏化的探查手法通常是上述三種手法的密切配合。根據腧穴熱敏化現像出現的時間,有遲發和速發之分,故在臨床探查的過程中需要醫生耐心、細心的觀察。如果在上述的探查部位中均沒有探查到腧穴熱敏化,可再採用激發手法以激發患者整體經氣水平,然後運用上述手法再次進行探查。所謂激發手法就是採用艾條溫和灸法艾灸患者的神闕、關元、至陽、腎俞、足三里等強壯穴位,施灸時間為20分鐘左右。臨床研究表明,採用激發手法能使腧穴熱敏化的出現率提高20%~30%左右。

 

重複上述步驟,直至所有的熱敏化穴被探查出。

 

五、腧穴熱敏化的判別

 

腧穴熱敏化是根據施灸部位對艾條懸灸的灸感反應來判別的。長期的臨床觀察發現,腧穴熱敏化在探查過程,會出現以下幾種灸感反應,只要出現以下一種以上(含一種)灸感反應就表明該腧穴已發生熱敏化

 

1.透熱:灸熱從施灸點皮膚表面直接向深部組織穿透,甚至直達胸腹腔臟器;

 

2.擴熱:灸熱以施灸點為中心向周圍擴散;

 

3.傳熱:灸熱從施灸點開始循經脈路線向遠部傳導,甚至達病所;

 

4.局部不(微)熱遠部熱:施灸部位不(或微)熱,而遠離施灸部位的病所處感覺甚熱;

 

5.表面不(微)熱深部熱:施灸部位的皮膚不(或微)熱,而皮膚下深部組織甚至胸腹腔臟器感覺甚熱;

 

6.其他非熱感覺:施灸(懸灸)部位或遠離施灸部位產生酸、脹、壓、重、痛、麻、冷等非熱感覺;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操作

 

一、選穴原則

 

1.先選強敏化腧穴,後選弱敏化腧穴

 

2.先選軀幹部,再選四肢部

 

3.先選近心穴,後選遠心穴

 

4.遠近搭配,左右搭配,前後搭配

 

二、灸法操作

 

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全部採用艾條懸灸的方法,結合臨床運用及腧穴熱敏化的特性,將艾條懸灸分為單點灸、雙點灸、三點灸。

 

單 手雙點灸雙手雙點灸

 

迴旋灸雀啄灸循經往返灸溫和灸

 

T形灸三 角灸

 

單點灸

 

雙點灸

 

(一)單點灸

 

單點灸是指對單個腧穴熱敏化進行艾灸操作。根據臨床操作需要,將單點灸分為迴旋灸、雀啄灸、溫和灸與循經往返灸。

 

1.迴旋灸

 

用點燃的純艾條在患者體表,距離皮膚3cm左右,均勻地左右方向或往復迴旋施灸。以患者感覺施灸部位溫暖舒適為度。迴旋灸有利於溫熱局部氣血,臨床操作以1~3分鐘為宜。

 

2.雀啄灸

 

用點燃的純艾條對準患者施灸部位,一上一下地擺動,如麻雀啄食一樣,以患者感覺施灸部位波浪​​樣溫熱感為度。雀啄灸有利於加強施灸部位的熱敏化程度,疏通局部的經絡,從而為局部的經氣激發,甚至產生灸性感傳作進一步的準備。臨床操作以1~3分鐘為宜。

 

3.循經往返灸

 

用點燃的純艾條在患者體表,距離皮膚3cm左右,沿經絡循行往返勻速施灸,以患者感覺施灸路線溫熱為度。循經往返灸有利於疏導經絡,激發經氣。臨床操作 1~3分鐘。

 

4.溫和灸

 

將點燃的純艾條對準已經施行上述三個步驟的腧穴熱敏化部位,在距離皮膚3cm左右施行溫和灸法,以患者無灼痛感為度。此種灸法有利於激發施灸部位的經氣活動,發動灸性感傳,開通經絡。臨床操作以完成灸感四相過程為度(見下述施灸劑量),不拘實際操作時間。

 

(二)雙點灸

 

即同時對兩個腧穴熱敏化進行艾條懸灸操作。操作手法包括迴旋灸、雀啄灸、循經往返灸、溫和灸。雙點灸有利於接通經氣,開通經絡。臨床操作以完成灸感四相過程為度,不拘實際操作時間。

 

(三)三點灸

 

包括三角灸和T形灸,即同時對三個腧穴熱敏化進行艾條懸灸操作。操作手法包括迴旋灸、雀啄灸、循經往返灸、溫和灸。三點灸的適用部位為頸項部、背腰部、胸腹部,如風池(雙)與大椎、腎俞(雙)與腰陽關、天樞(雙)與關元等。三點灸有利於接通經氣,開通經絡。臨床操作也以完成灸感四相過程為度。

 

三、施灸劑量

 

掌握最佳施灸劑量,有助於提高臨床療效,防止不良反應。腧穴熱敏化的施灸劑量不同於傳統艾灸療法,根據腧穴的熱敏化特性以及臨床研究結果,腧穴熱敏化的最佳施灸劑量以是否完成灸感四相過程為標準。這即能充分滿足臨床治療的需要,又體現中醫個體化治療的精髓。

 

1.Ⅰ相期:又稱潛伏期,是指艾條懸灸熱敏化腧穴時,灸性感傳尚未出現或即將出現,在這段時間內,艾灸刺激信號在體內進行傳導,激發、整合各種功能活動,為腧穴熱敏化反應顯現從量上逐漸積累。不同疾病、不同部位,其對艾灸刺激的反應速度不同,不同性質病理過程也制​​約著灸性感傳顯現的速度,因此有迅速和緩慢之分。潛伏期短的,稱為速髮型,一般在幾秒到幾分鐘之間。潛伏期長的,稱為遲髮型,一般在十分鐘以上。

 

2.Ⅱ相期:又​​稱上升期,指灸性感傳被誘發後,除局部出現熱感滲透、擴散、酸、脹、重、麻等感覺外,灸感沿一定的路線傳導,直達病區,即所謂的“氣至病所”。這是經氣激發的表現,是艾灸信號開始在機體內發揮調整、治療作用的反應。

 

3.Ⅲ相期:又稱發揮期,指灸感維持感傳路線及感傳強度,發揮治療作用。艾灸刺激在體內發揮著最大的調動能力,艾灸效應仍在不斷積累並維持、穩定在一個高水平,這是艾灸發揮最大治療作用的時相。

 

4.Ⅳ相期:又稱消退期,指灸感強度逐漸減弱,沿感傳​​路線逐漸回縮,直至消失。這是機體經過艾灸逐步調整後,機能狀態趨向平緩的表現。

 

四、灸性感傳

 

對熱敏化腧穴施行艾條懸灸,極易出現灸性感傳現象,其感覺形式、感傳速度、感傳深度、感傳方向等與傳統的循經感傳現像比較,有其一定的特殊性。

 

1.感覺形式

 

在熱敏化腧穴上激發的灸性感傳,其感覺形式以熱感為主,可表現為熱感擴散、熱感滲透、熱感感傳等。另外還有局部或非施灸部位的酸、麻、重、脹、蟻行、水流感、清涼感等,甚至還會出現非施灸部位的燒灼感、痛感等。艾條懸灸熱敏化腧穴引發的灸性感傳,其感覺形式可為單一感覺,亦可為多種感覺的複合,所以,應仔細詢問患者,注意區別。

 

2.感傳速度

 

不同患者,不同部位的熱敏化腧穴,其灸性感傳速度是不同的,與針刺激發的感傳速度範圍基本相同。

 

3.感傳寬度

 

這在《靈樞·本輸》上稱為“闊數之度”。在熱敏化腧穴上激發的灸性感傳,其感傳寬度有粗有細,與感傳速度一樣,變化很大,無固定範圍可言。從臨床上觀察來看,多數是以邊緣模糊的線狀和帶狀出現,但也可見片狀擴散,或由線成片,或由片成線,不一而足。

 

4.感傳深度

 

在《靈樞·本輸》上稱為“深淺之狀”。在四肢的感傳線當行經關節處多是曲屈彎轉,在軀體的表面則是直行向前。感傳進人胸腹腔以後,必然是橫穿斜達不受內腔的遮隔,暢行無阻。體表的淺感傳,與胸腹腔的深感傳,互相銜接,構成一體,尋取捷徑而奔赴患處。

 

5.感傳走向

 

所取腧穴熱敏化的位置與病患的部位,是決定感傳走向的一個主要因素。最主要的是循經至病,軀幹部也多見前後直達的形式,或是上下分行、左右分支,腰腹部易出現兩側環抱;循行開始或過程中會有分叉多岐的情況;瀰漫擴散也是出現比較多的形式,有的是在灸處擴散,有的則是行進一段距離再瀰漫全身;灸感行進過程中大多數會如潮汐一起一伏向前推行。

 

6.感傳時間

 

疾病輕重不同,完成艾灸四相的時間不同,一般病情越重感傳的時間越長。而且同一個病人隨著病情的好轉,每次感傳的時間會縮短,這也是判斷疾病輕重和病情轉歸的一個標準。最長可達數小時,最短數分鐘。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適應症

 

一、艾灸作用

 

1.溫經散寒,行氣通絡

 

氣血的運行,遇寒則凝,得溫則散。朱丹溪認為,血見熱則行,見寒則凝,故一切氣血凝澀而無熱象的疾病,均可用溫氣的方法來治療。艾灸療法通過對經絡腧穴的溫熱刺激,起到溫經通絡、散寒除痺的作用,以加強機體氣血運行,達到臨床治療目的。

 

2. 扶陽固脫,昇陽舉陷

 

陽氣虛弱不固,輕者下陷,重者虛脫。艾葉性屬純陽,火本屬陽,兩陽相加,可益氣溫陽,昇陽舉陷,扶陽固脫。 《靈樞·經脈》篇云:“陷下則灸之”,《傷寒論》也指出“少陰病吐利,手足逆冷……脈不至者,灸少陰七壯”,故臨床上陽氣虛脫、氣虛下陷等病症均可以用艾灸療法來治療。

 

3. 泄熱拔毒,消瘀散結

 

早在《黃帝內經》中就有艾灸治療癰腫的記載,《千金要方》中進一步指出灸法具有宣洩臟腑實熱的作用,說明熱症用灸並非是禁忌。 《醫學入門》指出:“熱者灸之,引鬱熱之氣外發,火就燥之義也”,而且在《醫宗金鑑》中亦認為艾灸能開結拔毒,所以,“熱症可灸”具有理論與臨床依據。氣血遇寒,凝澀為 瘀。艾灸能溫陽利氣,氣行則瘀散,血得溫則行,故艾灸能消瘀散結。

 

4. 防病保健,延年益壽

 

“治未病”是中醫學得重要學術思想,艾灸除了治療作用外,還具有預防疾病、保健延年的功效。 《黃帝內經》中提出“犬所囓之處灸三壯,即以犬傷法灸之”,《艾灸大成》中也認為艾灸能預防中風,可見艾灸具有預防疾病的功效。

 

《扁鵲心書》中提出,人無病時,常灸關元、氣海、命門等穴,能延年益壽,民間亦有“三里灸不絕,一切災病息”之說,現代研究也表明,艾灸確能提高機體免疫能力,從而達到防病保健、延年益壽的功效。

 

二、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適應症

 

腧穴熱敏化是疾病在體表的敏化類型之一,它既能反應疾病的性質、病理,同時又能作為艾灸的治療切入點,起到治療疾病的作用。研究表明,腧穴熱敏化的最佳刺激方式為艾條懸灸刺激。臨床上凡是出現腧穴熱敏化的疾病,無論熱證、寒證,或是虛證、實證,均是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的適應症。目前我們已觀察了以下病症是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適應症:感冒、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消化性潰瘍、功能性消化不良、腸易激綜合徵、便秘、原發性痛經、排卵障礙性不孕、盆腔炎症、陽痿、偏頭痛、面癱、三叉神經痛、面肌痙攣、枕神經痛、皰疹後神經痛、腦梗塞、失眠、過敏性鼻炎、蕁麻疹、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症、肩周炎、膝關節骨性關節炎、肌筋膜疼痛綜合徵、網球肘。

 

從證候方面觀察,腧穴熱敏化艾灸對寒證、濕證、瘀證、虛證均有效。

 

1.寒濕入體,灸優於針

 

寒邪收引,濕性凝滯,寒濕為邪,經絡閉阻,而艾灸療法深具溫經通絡、祛濕散寒的作用,可用於治療寒凝濕滯、經絡閉阻引起的各種病症。在治療由於寒濕引起的病症中應以艾灸療法為主,取其“以陽制陰”之意,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2.瘀血阻絡,灸亦所宜,

 

寒邪凝澀,血運不暢成瘀,或氣滯血瘀、血虛成瘀等,阻滯經絡。艾灸能溫經通陽,溫運氣血,氣行則血行,血行則瘀散,故治療瘀血阻絡,艾灸能化瘀通絡,取其“溫通”效應。

 

3.陽虛病證,灸貴於針

 

艾葉為純陽之品,性溫通經絡;艾火溫熱,可直達經絡,補虛起陷。因此,對於以陽虛為主的病症,用艾灸治療能溫補陽氣、昇陽舉陷,使火氣助元氣, 以達助陽治病之功。

 

4. 氣陰不足,亦可用灸

 

張仲景在《傷寒論》中指出“微數之脈,慎不可灸……火氣雖微,內攻有力,焦骨傷筋,血難復也”,此論對後世影響很大,由此,許多醫家認為灸法有劫陰耗氣之弊,故對於氣陰不足病症不宜用灸或禁止用灸。

 

金元四大家之一朱丹溪認為熱證用灸,乃“從治”之意,之所以用於陰虛證的治療,是因灸有補陽之功效,而“陽生則陰長”也。另據龔居中《紅爐點雪》所說“虛病得火而壯者,猶火迫水而氣升,有溫補熱益之義也”。氣虛、陰虛者,用灸法以熱補氣,使脾胃氣盛,運化正常,則氣陰得補,此為“以陽化陰”之意,故氣陰虧虛之症亦可用灸。

 

5.熱毒之證,亦可灸之

 

歷代有不少醫家提出熱證禁灸的問題,如漢代張仲景指出熱證灸治可引起不良後果,並告誡人們無論是陽盛的熱證或是陰虛的熱證,均不可用灸法。宋代《聖濟總錄》也指出:“若夫陽病灸之,則為大逆。”清代醫家王孟英還提出了“灸可攻陰”之說,把灸法用於熱證,視為畏途。近代還有不少艾灸教材,也把熱證定為禁灸之列,有些人甚至認為“用之則猶如火上添油,熱勢更熾”。故無論傷寒雜病,凡涉及三陽者,皆禁用灸治。

 

然而,通考《內經》全文,並無“發熱不能用灸”的條文與字樣,卻有“熱病二十九灸”之說;又《素問·六元正紀大論》認為“火鬱發之”,而灸法正可以使血脈擴張,血流加速,腠理宣通,從而達到“火鬱發之”散熱退熱與祛邪外出的目的;明代龔居中在其《紅爐點雪》一書中,更是明確指出灸法用於寒熱虛實諸症,無往不宜。因此,艾灸療法並非是“以火濟火”,而恰恰是“熱能行熱”。故火熱之症,灸亦所宜。

 

綜上所述,凡是出現腧穴熱敏化的疾病,無論熱證、寒證,或是虛證、實證,均是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的適應症。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注意事項

 

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雖然採用艾條懸灸的方法,但仍須注意以下各點,以保證其安全有效。

 

1.施灸時,應向患者詳細闡述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的操作過程,打消患者對艾灸的恐懼感或緊張感,以取得患者的合作。

 

2.施灸時,應根據患者的年齡、性別、體質、病情,充分暴露施灸部位,採取​​舒適的、且能長時間維持的體位。

 

3.施灸劑量應根據是否完成四相過程為度,不應拘泥時間長短。

 

4.嬰幼兒、昏迷患者、感覺障礙、皮膚潰瘍處、腫瘤晚期、糖尿病、結核病、出血性腦血管疾病(急性期)、大量吐(咯)血、孕婦的腹部和腰骶部禁灸。

 

5. 過飢、過飽、過勞、酒醉等,不宜施灸。

 

6. 艾灸局部出現水泡,水泡不大時,可用龍膽紫藥水塗搽,保護水泡,勿使破裂,一般數日即可吸收自愈。如水泡過大,用注射器從水泡下方穿入,將滲出液吸出後,從原穿刺孔注入適量慶大霉素注射液,並保留5分鐘左右,再吸出藥液,外用消毒敷料保護,一般數日可痊癒。

 

7. 施艾灸時,要注意防止艾火脫落灼傷患者,或燒壞患者衣服和診室被褥等物。

 

8.治​​療結束後,必須將燃著的艾條熄滅,以防復燃

 

腧穴熱敏化艾灸與臨床療效

 

人體腧穴存在靜息態與敏化態兩種狀態;人體在疾病狀態下,體表腧穴會發生敏化,敏化態的腧穴對外界相關刺激呈現“小刺激大反應”。長期的研究表明,腧穴熱敏化是腧穴敏化的一種新類型,熱敏化腧穴的最佳刺激為艾灸熱刺激,也是灸療的最佳選穴,療效遠優於常規靜息態腧穴的艾灸療法,而且艾灸熱敏化腧穴極易激發感傳(95%的出現率)乃至氣至病所,表明灸之要,仍然是氣至而有效,完善和發展了“刺之要,氣至而有效”的艾灸理論。

 

近年的臨床研究表明,熱敏化穴灸療對下列病症能明顯提高療效:如骨性關節炎、肌筋膜疼痛綜合徵、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症、感冒、面癱、面肌痙攣、三叉神經痛、功能性消化不良、腸激惹綜合症、男性性功能障礙、痛經、盆腔炎、慢性支氣管炎、支氣管哮喘、中風等。

 

通過對以下三種疾病進行樣本臨床療效對比觀察,證明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確能明顯提高艾灸臨床療效。

 

1.腧穴熱敏化艾灸治療脾虛型胃電節律紊亂臨床療效觀察

 

選擇確診為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46例,中醫辨證屬脾氣虛弱。隨機分為二組,分別為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23例)與辨證選穴懸灸組(23例)。熱敏化腧穴灸治療組患者均能在脾俞、胃俞、中脘、足三里穴附近找到熱敏化腧穴,每次選取2個熱敏化腧穴懸灸,每次施灸時間為熱敏化腧穴灸感傳消失所需時間為度,每日一次,熱敏化腧穴消失後再換其他部位的熱敏化腧穴艾灸,15天為1療程。辨證選穴懸灸組選穴仍為脾俞、胃俞、中脘、足三里,但未發生熱敏化,定位按全國高校統編教材《針灸學》(第五版)確定,每次分別選取上述穴位各1個,每穴施灸15分鐘,每日1次。每位患者在治療前與治療15天后均記錄體表胃電及進行頻譜分析。兩組患者治療前其性別、年齡、病程、症狀積分及胃電頻譜無統計學差異。經15天艾灸治療後,熱敏化腧穴懸灸組患者納差、上腹飽脹症狀明顯改善,症狀積分治療前2.11±0.24,治療後降至1.05±0.18;胃電正常頻段百分比治療前42.87±12.33,治療後上升至60.32±7.29,辨證取穴懸灸組患者納差、上腹飽脹症狀輕度改善,症狀積分治療前2.28±0.21,治療後降至1.61±0.28,胃電正常頻段百分比治療前40.54±10.33,治療後上升至48.45±5.47。治療後各項療效指標兩組間對比均有統計學差異,表明熱敏化腧穴灸的臨床療效優於辨證選穴灸(非熱敏化腧穴灸)。

 

2.腧穴熱敏化艾灸治療肌筋膜疼痛綜合徵的臨床療效觀察

 

選取肌筋膜疼痛綜合徵(MPS)患者50例,隨機分為二組,分別為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30例)和針刺+拔罐+特定電磁波譜治療儀(TDP) 對照組(20例),兩組均為10天一療程,共治療1療程(包括不足10天痊癒者),採用國際公認的簡化麥吉爾疼痛量表為觀察指標,觀察以上兩種不同方法治療肌筋膜疼痛綜合徵的臨床療效差異。結果表明:治療後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與針刺+拔罐+TDP對照組症狀積分比較有極顯著差異(P<0.001);治療組痊癒率和顯效率為20.00%,73.33%,對照組痊癒率和顯效率為0%,15.00%,兩組顯愈率(93.33%,15.00%)比較有極顯著差異(P<0.001);治療組有效以上病例治療天數平均為3.18±1.59d,對照組為7.00±2.47d,二者比較有極顯著差異(P<0.001), 表明熱敏化腧穴灸治療MPS的療效遠優於目前治療MPS的針+罐+TDP的綜合療法。

 

3. 腧穴熱敏化艾灸治療膝關節骨性關節炎的臨床療效觀察

 

選取膝關節骨性關節炎患者40例,隨機分為二組,分別為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21例)和辯證選穴(穴位相同,但未發生熱敏化)懸灸對照組(19例),兩組均為20天一療程,共治療1療程(包括不足20天痊癒者),採用國際公認的膝關節功能評分錶(百分法)為觀察指標,兩組病人均在每療程治療前後分別測定疼痛、步行、關節屈曲動度、不穩定感、腫脹、上下樓梯和絞鎖進行計分。根據治療前後的積分變化來衡量治療治療效果,觀察以上兩種不同方法治療膝關節骨性關節炎的臨床療效。結果表明:對疼痛、步行、關節屈曲動度、不穩定感、腫脹、上下樓梯和絞鎖七項指標的評分,熱敏化腧穴懸灸組和辯證選穴懸灸組治療後總分積分分別為83.14±9.30 與65.58±13.14,有極顯著差異(P<0.01);熱敏化腧穴懸灸組和辯證選穴懸灸組顯愈率分別為80.95 %與21.05%,二者有極顯著差異(P<0.01),表明熱敏化腧穴灸治療膝關節骨性關節炎明顯優於辨證選穴(非熱敏化腧穴)灸療法。

 

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是基於腧穴熱敏化理論的一種新的艾灸療法,完善和發展了“刺之要,氣至而有效”的針灸理論,大幅度提高了艾灸的臨床療效,繼承和發展了傳統的針灸理論。

 

腧穴熱敏化艾灸作用的基本特點

 

腧穴熱敏化艾灸作用是指艾灸刺激腧穴熱敏化對機體生理、病理過程的影響以及這種影響在體內引起的反應。艾灸刺激是一種非特異性刺激,通過激發或誘導體內固有的調節系統功能,使失調、紊亂的生理生化過程恢復正常。因此艾灸效應並不是艾灸刺激直接產生,而是通過體內介導的固有調節系統所產生,這就決定了艾灸作用是調節作用。長期的臨床研究表明,腧穴熱敏化艾灸作用具有以下特點。

 

一、 雙向調節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雙向調節特點是指艾灸熱敏化腧穴能產生興奮或抑制的雙重效應。當適宜的艾灸刺激作用於機體,其效應總是使偏離正常生理狀態的生理生化功能朝著正常生理狀態方向發展轉化,使紊亂的功能恢復正常。即在機體功能狀態低下時,艾灸可使之增強;功能狀態亢進時又可使之降低,但對正常生理功能無明顯影響(見表10.1)。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雙向調節特點,是艾灸療法無毒副反應的根本原因。

 

表10.1 腧穴熱敏化艾灸雙向調節效應

 

生理量

 

病理狀態

 

艾灸效應

 

心率

 

心動過速

 

減慢心率

 

心 動過緩

 

增加心率

 

胃運 動

 

胃動過速

 

胃運動減慢

 

胃動過緩

 

胃運動加快

 

腸運動

 

腸運動亢進

 

腸運動減弱

 

腸運動減弱

 

腸運動增強

 

膀胱張力

 

緊張性膀胱

 

膀胱張力下降

 

弛緩性膀胱

 

膀胱張力增加

 

血壓

 

高血壓

 

血壓下降

 

低血 壓

 

血壓升高

 

眼壓

 

高眼壓

 

眼壓下降

 

低 眼壓

 

眼壓升高

 

皮層興 奮性

 

嗜睡

 

皮層興奮性升高

 

失眠

 

皮層興奮性下降

 

二、整體調節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整體調節特點包括兩方面含義:

 

一是指可在不同水平上同時對多個器官、系統功能產生影響;

 

產生鎮痛效應

 

艾灸鎮痛

 

增強機體相關調節機能,減少疼痛對生理功能的干擾

 

調節神經—內分泌—免疫網絡功能,促進組織修復

 

二是指艾灸對某一器官功能的調節作用,是通過該器官所屬系統甚至全身各系統功能的綜合調節而實現的。

 

腧穴熱敏化艾灸對機體各系統、各器官功能幾乎均能發揮多環節、多水平、多途徑的綜合調節作用。腧穴熱敏化艾灸整體調節特點是其具有廣泛適應症的基本原因。

 

三、品質調節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品質調節特點是指腧穴熱敏化艾灸具有提高體內各調節系統品質(調節系統品質是量度調節系統調節能力大小的一個參量),增強自身調節能力以維持各生理生化參量穩定的作用。

 

機體內存在著一系列維持內環境各生理生化參量相對穩定的複雜調節系統,主要是神經─內分泌─免疫調節系統。能對各種影響內環境穩定的干擾作出主動的調節反應以維持內環境穩定。腧穴熱敏化艾灸正是通過激發或誘導體內這些調節系統,調動體內固有的調節潛力,提高其調節品質,增強其調節能力,從而產生雙向調節效應、整體調節效應和自限調節效應,使紊亂的生理生化功能恢復正常。從艾灸刺激到艾灸效應,兩者不是直接聯繫,其中由體內各種調節系統介導。

 

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這一品質調節作用揭示了腧穴熱敏化艾灸對偏離正常態的紊亂生理功能呈現雙向調節效應,而對正常態生理功能無明顯影響這一現象的深層次答案:即腧穴熱敏化艾灸對正常態生理功能無影響,並不是對正常態機體功能無作用。無論對機體正常態或病理態,腧穴熱敏化艾灸都提高了體內調節系統的調節品質,增強了調節能力,但對不同機體狀態表現不同。對病理態呈現雙向調節作用(治病作用),而對正常態呈現防病保健作用,表現為對隨後受到的干擾因素(致病因素)引起的機體功能紊亂偏離度顯著減少。腧穴熱敏化艾灸的品質調節作用是艾灸防病保健作用的內在機理,具有重要的理論與臨床意義,是一塊待開墾的新領域,對中醫中藥學科研究也有啟發作用。四、自限調節:腧穴熱敏化艾灸的自限性調節特點包括兩方面含義:一是指腧穴熱敏化艾灸的調節能力是有限度的,只能在生理調節範圍內發揮作用;一是指腧穴熱敏化艾灸的調節能力必須依賴於有關組織結構的完整與潛在的機能儲備。因為腧穴熱敏化艾灸治病的機理是通過激發或誘導機體內源性調節系統的功能,使失調、紊亂的生理生化過程恢復正常,這在本質上就是生理調節,這就決定了腧穴熱敏化艾灸作用具有以上的自限性。如對某些機能衰竭或組織結構發生不可逆損害,或某些物質缺乏的病人,腧穴熱敏化艾灸就難以奏效。了解腧穴熱敏化艾灸調節的自限性,有利於我們正確認識腧穴熱敏化艾灸的適應症與合理應用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從而提高臨床療效。研究腧穴熱敏化艾灸作用的基本特點,對於了解腧穴熱敏化艾灸治病的機理,掌握腧穴熱敏化艾灸治病的規律,為合理認識和應用腧穴熱敏化艾灸療法、提高臨床療效、指導臨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辨“敏”取穴與辨證取穴的關係

 

配穴處方是針灸治病的關鍵步驟,腧穴的選取是否恰當,直接關係到臨床療效的好壞。針灸治療的選穴原則一般有局部近取、循經遠取和辨證選穴三種,其中辨證選穴在現代應用尤為普遍。

 

一、辨證選穴應用廣泛

 

辨證選穴是根據病證的性質,進行辨證分析,將臨床所見的各種不同證候按照臟腑疾患、經絡證候和相應組織器官病證的形式進行分析歸納,選取相應穴位。

 

《內經》中對辨證選穴雖無專門論述,但異病同穴和同病異穴的選穴方法在具體病症的治療中反映的很清楚,如《靈樞·雜病》中“厥,氣走喉而不能言,手足清,大便不利,取足少陰……嗌幹,口中熱如膠,取足少陰”,“小腹滿大,上走胃,至心,淅淅身時寒,小便不利,取足厥陰;腹滿,大便不利,腹大,亦上走胸嗌,喘息喝喝然,取足少陰;腹滿,食不化,腹向向然,不能大便,取足太陰”。原文中“足少陰”、“足厥陰”、“足太陰”均為穴名,而不是經脈名,後世醫家將這種“經脈穴”名理解為經脈名,漸漸形成了另一種意義的“循經取穴”原則,如今也被廣泛應用。

 

宋代以後,辨證選穴受到很大重視。有關文獻中開始出現對病症的辨證分型,並根據證​​來選取穴位。同時,針灸選穴也更注重分經辨治,例如張潔古治中風,分太陽、陽明、太陰、少陰四證。太陽證,刺至陰出血;陽明證,取陷谷、厲兌;太陰證,取隱白;少陰證,取太谿。並註明“今之分經治療,各分經針刺,無不愈也”。又其治腰痛謂“腰痛在身之前:足陽明原穴;身之後:足太陽原穴;身之側:足少陽原穴”。這種按照分經辨治的取穴方法是循經取原穴或五輸穴為主,與今日之循經選穴有所不同。

 

在現代針灸教材中,辨證選穴更為普遍,國家規劃教材如六版《針灸治療學》將辨證論治的思路引入針灸處方,按證型不同而選用相應穴位。如治頭風即按照辨證分型來加減處方:肝陽上亢型加太衝、丘墟,痰濁上擾型配中脘、豐隆,瘀​​阻腦絡型刺委中、膈俞,氣血虧虛型補足三里、三陰交等。又如,腰痛的治療也是按辨證分型而治的,而且在現代中醫學及針灸學教材中腰痛的治療分型有相當的一致性。可見,在現代針灸臨床選穴中,辨證選穴原則的應用已經十分廣泛。

 

二、腧穴的敏化現象

 

機體在疾病狀態下,體表相關部位會出現病理反應,這種病理反應隨疾病的發生而產生,隨病情的改善而減輕或消失,這種現象就稱為敏化現象。

 

歷代文獻中均已記載了敏化現象,力敏化是最早發現的敏化現象,其特徵是壓痛或按壓後可使病痛減輕,病人感覺舒服,如《靈樞·經筋》裡的“以痛為腧”,《素問·繆刺論》中“應手如痛”,《靈樞·五邪》的“快然”,唐代孫思邈提出的阿是穴之說,“人有病痛,即令捏(掐)其上,若里當其處,不問孔穴, 即得便快成(或)痛處。即云阿是,刺灸皆驗”,阿是穴之說也沿用至今。近年來國內有關體表-內臟相關的研究進展也揭示,內臟疾病能使體表經穴敏化​​。臨床上經穴敏化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如腧穴壓痛、痛覺過敏、按之快然、皮溫改變及其他神經源性炎症反應等。這些敏化形式是客觀存在的,對其發生機制的研究,目前最為深入的就是牽涉痛。匯聚-投射學說已經得到充分的證明和承認,大量動物實驗也證明,在脊髓、腦幹網狀結構、丘腦以及大腦皮質等各級中樞,都存在著既受來自內臟傳入信息的影響又受來自體表傳入信息影響的神經元,或兩方面傳入的信息投射在同一部位的匯聚現象。牽涉痛機制的研究成果同時也說明了敏化現象發生的物質基礎是客觀存在的。

 

近年來我們的臨床研究表明,人體在病理狀態下,體表可產生一種新類型的病理反應即腧穴熱敏化現象,這種現象的特徵有:透熱、擴熱、傳熱、局部不(微)熱遠部熱、表面不(微)熱深部熱、產生其他非熱感覺及灸感傳導之處,病症隨之而緩解。普查結果顯示,熱敏化現像在健康人群的出現率約5~10%,而在肌筋膜炎、支氣管哮喘、盆腔炎等二十多種疾病中出現率平均約70%左右。寒證、濕證、瘀證、虛證中居多,急性病和慢性病均可出現。疾病痊癒後,熱敏化現像出現率下降至10~15%左右。熱敏化出現的部位與經穴定位不完全符合,並且具有時變特性,即隨著時間其部位和強度也發生變化。

 

以上這些敏化現像或單獨存在,或相互並存,構成了疾病體表徵象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指導我們對疾病的診斷和治療。

 

三、辨“敏”選穴與辨證選穴的關係

 

針灸是通過刺激體表腧穴來激發機體內源性調控系統功能從而防治疾病的一種療法,與疾病敏化點的關係極為密切。腧穴的起源是“以痛為輸”的敏化現象,隨著針灸臨床的發展,才逐漸演變成經穴。敏化現像不僅是疾病的一種特殊的病理表現,還是針灸治療的刺激點,這種選穴原則和方法,即是辨敏選穴。

 

古人在長期的醫療實踐中,已經認識到敏化現象的部分特性及其與疾病的相對特異聯繫,創立了一系列通過辨敏選穴來治療疾病的方法。如《靈樞·經筋》篇反复說到“以痛為輸”,《靈樞·背輸》篇也說“欲得而驗之,按其處,應在中而痛解,乃其腧也”,又如《素問·繆刺論》說的“疾按之,應手如痛,刺之傍三痏,立已”,《靈樞·五邪》篇說的“以手疾按之,快然乃刺之”,說明最初治療點的選擇就是壓痛點或“快然”點;唐代孫思邈提出了阿是穴之說,認為選用阿是穴治療疾病,“刺灸皆驗” ,阿是穴這種辨敏選穴的方法也在後世得以廣泛應用;內臟有病時,往往會在耳廓的一定部位出現壓痛、變色、變形、脫屑、電阻降低等敏化現象,根據耳廓上反應點的位置來定位選取最佳的治療點,是耳穴治療的一個重要環節;大量臨床觀察和近年來有關體表-內臟相關的研究進展均表明,敏化的經穴更具經穴效應特異性。所以現代臨床治療疾病時,通常選取那些敏化的腧穴作為首選的穴位施治。

 

我們對於熱敏化現象的研究也發現,艾條懸灸熱敏化經穴治療肌筋膜疼痛綜合徵、骨性關節炎、哮喘、慢性支氣管炎、胃輕癱、腸易激綜合徵、慢性盆腔炎、特發性面神經麻痺等疾病,與艾條懸灸非熱敏化的相同經穴比較,臨床療效大幅度提高。

 

在熱敏化腧穴灸治療脾虛型胃電節律紊亂臨床療效觀察中,選擇確診為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46例,中醫辨證屬脾氣虛弱。分為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23例)與辨證選穴懸灸組(23例),熱敏化腧穴灸治療組患者均能在脾俞、胃俞、中脘、足三里穴附近找到熱敏化腧穴,每次選取2個熱敏化腧穴懸灸,每次施灸時間為熱敏化腧穴灸感傳消失所需時間為度,每日一次,熱敏化腧穴消失後再換其他部位的熱敏化腧穴艾灸,15天為1療程。辨證選穴懸灸組選穴仍為脾俞、 胃俞、中脘、足三里,但未發生熱敏化,每次分別選取上述穴位各1個,每穴施灸15分鐘,每日1次。每位患者在治療前與治療15天后均記錄體表胃電及進行頻譜分析。經15天艾灸治療後,熱敏化腧穴懸灸組患者納差、上腹飽脹症狀明顯改善,症狀積分治療前2.11±0.24,治療後降至1.05±0.18;胃電正常頻段百分比治療前42.87±12.33,治療後上升至60.32±7.29,辨證取穴懸灸組患者納差、上腹飽脹症狀輕度改善,症狀積分治療前2.28±0.21,治療後降至1.61±0.28,胃電正常頻段百分比治療前40.54±10.33,治療後上升至48.45±5.47。治療後各項療效指標兩組間對比均有統計學差異,表明熱敏化腧穴灸的臨床療效優於辨證選穴灸(非熱敏化腧穴灸)。

 

另一項研究是熱敏化腧穴灸治療肌筋膜疼痛綜合徵的臨床療效觀察。選取肌筋膜疼痛綜合徵(MPS)患者50例,分為二組,分別為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30例)和針刺+拔罐+特定電磁波譜治療儀(TDP)對照組( 20例),兩組均為10天一療程,共治療1療程(包括不足10天痊癒者),採用國際公認的簡化麥吉爾疼痛量表為觀察指標,觀察以上兩種不同方法治療肌筋膜疼痛綜合徵的臨床療效差異。結果表明:治療後熱敏化腧穴懸灸治療組與針刺+拔罐+TDP對照組症狀積分比較有極顯著差異(P<0.001);治療組痊癒率和顯效率為20.00%,73.33%,對照組痊癒率和顯效率為0%,15.00%,兩組顯愈率(93.33%,15.00%)比較有極顯著差異(P<0.001);治療組有效以上病例治療天數平均為3.18±1.59d,對照組為7.00±2.47d,二者比較有極顯著差異(P<0.001),表明熱敏化腧穴灸治療MPS的療效遠優於目前治療MPS 的針+罐+TDP的綜合療法。

 

綜上可見,人體經穴存在敏化態與靜息態兩種狀態,疾病能激發經穴由靜息態躍遷至敏化態,處在敏化態的經穴對外界相關刺激呈現特異性的“小刺激大反應”。敏化穴位是動態的、個體化的、激發態的腧穴。敏化現象最能體現穴位特異性,說明經穴自身不同機能狀態對經穴效應特異性具有重要影響。對敏化狀態的穴位進行適宜針灸刺激,療效遠優於常規靜息態經穴的針灸療法,即辨敏選穴優於辨證選穴。

 

辨敏選穴直接關係到臨床療效,對於針灸治病具有重大意義。而不同的敏化方式各有其大致適宜的刺激方式,如熱敏化穴位的最佳刺激為艾熱,力敏化穴位適宜指壓和針刺,結節點適宜穴位注射,皮膚丘疹樣點適宜挑刺,瘀點適宜三棱針點刺等等,不一而足。進行辨敏選穴,在敏化腧穴上施以適宜刺激,應作為臨床選穴的重要原則,也是針灸取效的關鍵所在。

 

針灸療法的運用應在整體觀念的指導下,對疾病進行辨證分析,在辨證選穴的基礎上,突出辨敏選穴,優選高效治療穴位,並結合以病痛部位為依據的局部近取、循經遠取等方法進行配穴處方,以更好的起到疏通經絡、扶正祛邪、調和陰陽的治療作用,提高臨床療效。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Him wong
Him wong 2020/02/07
@k98m...

有沒有聯絡方法,如微信、whatapp

我的微信saiyasat

k98m
k98m 2020/01/24

有,你要解盤?

Eric Lau
Eric Lau 2020/01/17

我都想問有沒有紫微解盤服務。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