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巫醫和神醫之間——

2015/12/01 12:16:38 網誌分類: 董草原治癌經驗說
01 Dec
在巫醫和神醫之間——訪廣東化州市民間醫生董草原

 

在巫醫和神醫之間

 

——訪廣東化州市民間醫生董草原

■田炳信

中國人真是一個大幽默的民族。幾千年文化沉澱後除了嚴肅、高深、博大外,還透露了一種無處不在的幽默和智慧,那是一種對人生的看透,對社會的調侃,對歷史的反證。

沒什麼別沒錢,有什麼別有病。大白話一句,通體透明,誰都明白。

自從有了人類以來,終生不老、長壽千年的事現在還沒有發生一例。但對病的輕重、疼痛的研究,人類還是有了長足的進步。

我見到董草原,一點不像醫生。雖說中醫大夫不像醫生,但他連邊都不沾。既沒有仙風道骨,也沒有鶴髮童顏。初看是個化州山民,再看仿佛像文革中背一小藥匣的「赤腳醫生」。在茂密的山林裏,幾棟陋舍,一股藥香彌漫的小山林,住在陋舍裏的更多是一些晚期絕症患者,真可謂有病亂投醫。在這裏有人又回到了生路,有人從此踏上不歸路;有人說他是巫醫,有人說他是神醫。一灌湯藥,幾把草就能讓人起死回生?

 

覓得真實案例  篤定研究信心

董氏曰:癌症可以治,中草藥肯定能治癌。

 

田炳信:你什麼時候開始研究中醫治癌?

董草原:我研究癌症是從1966年開始,開始研究幾年是按照現代科學思維、現代的思想,從物質這個觀點出發來研究、探索致癌的物質跟治療方法,結果沒用,沒有進展。

田炳信:你是怎麼想起來研究這個呢?什麼原因?

董草原:當時我在一份報紙上,看到現代醫學界有兩個問題沒有解決,一個是肝硬化,一個是癌症。

田炳信:你是1966年看到的,文化大革命的時候?

董草原:當時我就想,如果沒有人能醫這個病,萬一我有了這個病,肯定死了,沒得醫了。想到這個問題以後呢,我就開始研究肝硬化、癌症,一定要攻克這兩個難題。起初是按照西醫的做法,仔細研究,幾年後沒有進展。但是1972年,偶然一個機會,我遇到了一個農村的師傅,他跟我說,他的老婆29歲以前患了癌症,這個腫塊很大,連東西都吃不下去了,很快就要死了,後來他遇到一個老中醫,老中醫給他5個藥丸。他回去以後,就按照醫生的做法,把這個藥丸給他老婆喝。吃完這5個藥丸後,他老婆就完全好了,後來還生過2個男孩、2個女孩。從這個病例證明癌症可以治,證明中草藥肯定能治癌。

 

研究引經據典  探索癌病起源

董氏曰:癌症不能攻,也不能補,宜解。

 

田炳信:那你先從什麼地方入手呢?

董草原:我先從研究《易經》入手,用了兩年多的時間,知道了陰陽是什麼,五行是什麼。

田炳信:著名中醫專家朱丹溪有句名言:人體「陽常有餘陰常不足」。陰虛才陽亢,水衰才火熾,講的就是陰和陽的關係。具體到五臟,每個臟器都有陰、陽屬性。你怎麼看待陰陽?

董草原:中國人最講究科學依據。陰陽也不例外,需可靠的科學依據。《易經》有個太極圖。圖中由一黑一白組成圖形整體。當時人稱黑白兩部分為兩儀。「兩儀者陰陽也」。太極圖中黑者是陰,白者是陽。陰陽從此產生。

內經中說:「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

生命體是物質變化生成的物質體。但是物質不等於生命。生命是物質在陰陽生命力的作用下生成。所以生命是由陰陽生命力和物質兩者構成。正常的生命,一要陰陽二力平衡,二要整體陰陽生命力不高不低,三要各機體所需的物質不多不少,適合需要量。治病就要達到這三個要求才能說是根治。

田炳信:按你的意思,癌變是陽盛陰衰的結果?

董草原:是。因為陰陽生命力亢進,即是陽熱亢進,正常細胞才質變成癌,所患癌便證明此人已存在亢進的陽熱,這亢進的陽熱嚴重妨礙各機體的正常工作,因機能受影響而往往出現虛寒的中醫症狀。這是熱極生寒的表現。所以癌細胞沒有完全抑制自身大部分壞死變性的情況下,如果加藥物補品和營養食品,必然會加速癌細胞發展。如果用活血化瘀藥物,則會加速血流量,陽熱就越盛,癌細胞所需的力就越多,同時血流越快,癌細胞得到的營養會越多。

我提出了癌症不能攻也不能補,宜解。治癌首先要辯證論治,「不能攻也不能補宜解」,即先治熱,從根本上降低亢進陽力,用藥上則必須要一劑治整體。這是從無數死亡中得出來的血的教訓。除藥物治療之外,還要用環境醫治,改變其工作環境,疏導精神,消除抑鬱。治癌要徹底快速永不復發,必須要藥物、環境、精神三管齊下。

質疑西醫治療  堅信中醫治本

董氏曰:把體內適合癌細胞生長的條件去掉,癌細胞自己就沒了,這是很簡單的。

 

田炳信:醫學界有這麼一句話:好醫治病尾,壞醫治病頭。為什麼呢?醫生治感冒,吃藥不吃藥就7天,第6天吃什麼藥都該好了。第1天第2天吃什麼藥它都好不了,因為它的規律是7天,發病周期是7天,你過不去,你就得等它過去了,去吃,是不是有這個道理,你聽過這句話沒有?

董草原:有啊。歐洲人認為感冒吃藥7天好,不吃藥1個禮拜好,這是歐洲人說的,但是,我中醫就不一樣。

田炳信:你怎麼認為?

董草原:如果你感冒,在我這裏感冒,今天感冒今天吃藥今天好。為什麼?因為有中藥,至於感冒,是因為外界的風寒影響它的內機能失調引起的,如果我們用中藥把他的內機能調理好了,馬上就好了。很簡單。

田炳信:所以之前的觀點是西醫的,不是中醫的。

董草原:我們經過幾十年的研究,我曾趕到世界食道癌高發地區河南的林縣,調查過很多病人,我還去到肝癌高發區江蘇的一個地方調查病例。我跟那個病人一起睡,問他怎麼得的,從他的生活,從他住的地方,從風水學的角度,從那個生活的角度,從幾個角度來調查他們怎麼得的癌病。最後,根據《易經》中醫藥陰陽五行的道理,總結發現,某一個人體內之所以能產生癌細胞,是因為體內的陰陽生命力亢進、激發的結果。因為癌細胞是一種不受自然控制的一種生命,它是受體內控制,如果體內有適合癌細胞生長的條件,它馬上發展出來,你殺也殺不掉,化也化不了的。但是如果把體內適合癌細胞生長的條件去掉了,癌細胞自己就沒了,這是很簡單的。那這個條件怎麼去掉呢?就是用中藥。比如肺癌、鼻咽癌、淋巴癌就是因為血大量向上面運行,下面很少,因為血大量向上行,很大量的水份和營養堆積在上面,引起熱量的亢進,馬上促使正常細胞產生癌變,這是亢進的作用,如果把妄行的血調理好了,血液運行正常了,病就好治了。把妄行的血調理好了,大部份的血往上面運行了,下面的血運行也正常了,癌細胞就自己死掉了。

現在的西醫治癌細胞是治標不治本,我是治本不治標。當今世界上對癌症的研究思維各種各樣,但都站在物質的角度,沿着物質這一觀點去思維研究,都認為自然生命和癌生命產生存在和發展變化主要決定因素是物質,這是一個誤區。把癌細胞切除了,但產生癌細胞的春天還在。我是通過中藥把內機能調理好,通過內機能把癌細胞吃掉,治癌應該樹立中醫的整體觀念,全方位去認識,確立治法和藥物。

 

數十載4千病患  不打廣告沒宣傳

董氏曰:我作為一個農村的醫生,能治好癌症,幹嘛要人相信。

 

田炳信:行醫這麼多年,你有些什麼特別的經歷和感受嗎?

董草原:75年的時候得了骨癌,當時有個親戚做醫生的,建議我鋸掉,我不同意。我就回憶,是什麼原因引起的,回憶我吃了什麼,後來想起來了,吃了人參精,太補了。我就用中醫藥解了人參精的副作用,後來,腿上的腫瘤就消掉了。99年的時候,有一天突然自己的肚子很痛,連續病了很久,我知道,是肝出了問題,是肝癌。我擔心自己沒得治了,情緒很低落。但我最後還是決定自己治,連續吃藥,一直見效不大,後來還轉移到了背部。自己得了癌病,同時還要行醫,當時病人很多,病痛又很嚴重,剮心割肉的痛,不是一般的痛。那時很難受,很絕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田炳信:後來自己配藥治好了?

董草原:對,自己把自己治好了。慢慢將內機能調理好,讓內機能自己找到抗癌的能力,把癌細胞去掉。從99年到2000年,一直吃藥,2001年轉移到了背部,雞蛋大的腫瘤,自己全身不能動了,當時病人很多,自己帶着癌症去看癌症病人。

田炳信:很荒唐的,自己的病都治不好,還要去治別人麼?

董草原:最後,自己把藥吃完,這個肝也不痛了,2002年我去廣州檢查了一下,沒事了,現在挺好的。

田炳信:你的癌症是在哪里查出來的?誰給你查出來的?

董草原:是化州市人民醫院,B超。

田炳信:你先後收治了癌症病人多少例?

董草原:按我的統計是3700多人。

田炳信:治好的有多少?

董草原:治好的很難統計,因為大部份都是進了醫院,醫來醫去沒辦法醫了以後,才來我這裏。當時沒有想到將這些資料保存下來,只是想到作為一個醫生,能把病人醫好了,治病救人就夠了,沒必要記下什麼姓名。

田炳信:你的病人都是怎麼來的?慕名而來?還是治好的病人介紹來的?

董草原:治好的病人介紹來的,隨便問一個人都知道。

田炳信:你做過廣告沒有?

董草原:沒有。我治好一個病人,就很多人知道。

田炳信:最遠的是從哪里來?

董草原:最遠是美國。

田炳信:他怎麼知道?

 

董草原:是別人介紹來的。他出院後,介紹很多人來,但他沒有辦法再跟蹤了。我治好的病人大部份都是這樣,沒有跟蹤。

田炳信:作為醫生,應該建立病人的檔案。

董草原:現在有了。

田炳信:最好的資料是讓病人自己說話。所以現在對你的評價,你能不能談談,一個是社會上對你怎麼看?

董草原:這個問題就大了。社會上普遍認為,癌症治不好,能治好的不是癌症。

田炳信:這是一個觀點。

董草原:我作為一個農村的醫生,能治好癌症,幹嘛要人相信。

田炳信:沒人相信。

董草原:我這個小小的醫療機構,收治的病人比大醫院的多幾倍,所以同行就眼紅了。還有人說我是騙子,騙了這麼多人的錢。最明顯的是我們縣的一個領導,他說董草原治癌症是騙人的,騙了很多錢。正好在講這個話的時候,茂名市人大有個領導,她老公的哥哥的肺癌是我醫好的,她說:「你不能這樣說,說董草原沒有醫好癌症,不符合實際,你不能搞(他),你不但不能搞,還要想辦法把他護起來,因為現在很多癌症病人需要董草原去醫他,你知道麼?」後來他就不敢了。還有一些人說我的病人那麼多,收了很多錢,自己很多錢用不完,這些黑社會的就想辦法來勒索錢,搞得我渾身不自在。這個我們化州人大、茂名人大來實地考察,他們問這裏的病人:「你治這個病要多少錢?」病人說:「我沒錢,我很窮,我的老父親剛剛過世,老婆還沒有娶,家裏很窮,董醫生免費醫的。」很多病人是沒有錢的,我醫過的病人,最多錢的也沒超過兩萬塊錢,但是外面說幾十萬一個……

醫生的好壞,任何人說話都沒有用,病人說話才有用,哪怕受干擾,病人還是那麼多,沒有少一個。所以社會上還有一個問題在這裏:因為我收的病人絕大部份是醫院醫來醫去治不好了才過來,不行了才過來的。

 

功效毋需人人信  中醫文化須傳承

董氏曰:我現在想用純中醫藥來治西醫、現代醫學治不好的病,證明我們老祖宗的中醫是偉大的。

 

田炳信:現在這裏還有多少個病人留醫?

董草原:我這裏是22個床位,基本上都是滿的,病人住的不多,拿藥的多。

田炳信:那你的藥是不是一種藥治百病,還是說不同的藥治不同的病?

董草原:同是一種病,生在不同的人身上,都要用不同的藥;不同的季節不同的時間用不同的藥。很多病人來看病,除了治癌藥一樣,其他的沒有一樣是相同的。

田炳信:你的藥除了山上、地上、樹上長的,天上飛的,還有水中游的,是否還有一些別的礦物質?這是不是你與別的中醫不一樣的地方?

董草原:有,我用了礦物質。大部份中醫、中醫藥解放以後,已經是不行的了,很多的教授對中醫藥的理解和接受已經很低很低了,所以他對外也是中醫按西醫的思路去治病,他掉了老祖宗幾千年的經驗,這是最壞的。有很多病,其實用很簡單的藥物,很少的錢,很短的時間就能治好,但大醫院醫了幾十年都醫不好。現在作為有一定見解的人,都知道我們老祖宗經過幾千年臨床經驗的老中醫,中醫藥。《中醫藥報》把我的理論發表出來——「董氏中醫藥原理」,實際上我指出來的原理跟老祖宗的原理是一樣的。現在,我們一些學醫的把自己老祖宗的丟掉,很可惜的。我現在想用純中醫藥,完全按照中醫傳統的方法、藥物來治西醫、現代醫學治不好的病,來證明我們老祖宗的中醫是偉大的。

田炳信:你覺得你的這種方法是不是冒犯了現代醫學?

董草原:我知道,有的醫生說:「如果董草原的理論成立了,我們醫院就倒閉了,沒用了。」

田炳信:你覺得化州市政府對你理解嗎?

董草原:不理解。化州市幾個幹部的家屬得了癌病是我治好的,還是對我不理解。

田炳信:為什麼?

董草原:他們說不是癌症。哈哈,他說不是癌症,癌症肯定治不了。

田炳信:你怎麼看《易經》和中醫的關係?

董草原:我們歷代中醫都有一個共同的認識:不通《易經》,不懂《易經》,不能成大醫。中醫的理論,就是用《易經》的理論為依據。不懂《易經》就不懂中醫的根,《易經》是一本完全的、很全面的生命科學。我現在已經在北京搞了一個《易經》與中醫研發研究所,我當所長,準備組織北京的專家學者研究中醫藥和《易經》的文化。

在世界各種文化逐漸走向趨同的大道上,有兩種中國獨有的文化標誌在頑強地滋生,一是中國漢字,二是中醫。中國漢字歷史的悠久,系統的博大,含意的精深,生命的頑強,讓世人驚歎;二是中醫,幾根草,幾片葉,幾塊莖,三配兩兌,就成一灌湯。像濃茶,似烈酒,去濕,解毒,滋潤,壯陽,消炎,去腫,更讓世人驚歎不已。

一個叫李漢榮的作者,對中藥曾含着一種百草氣息、穿透時光的語氣說過這樣一段話:中藥房的氣味是草木的,農業的,是平和的和親切的,甚至讓你感到祖父身上那種古色古香的氣息。許多草木的、木本的藥物混合成又苦又芳香又樸素又高貴的溫暖氣息。它是滲透性的,而非進攻性的,是商量的、徐徐彌漫的,而非斷然的、氣勢洶洶的。這是遼闊大地經久不絕的氣息,是萬水千山亙古彌漫的氣息。

 

我相信,他對中醫、中藥的感覺十分到位,準確。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