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櫻戇居紀念日

2016/01/17 18:30:04 網誌分類: 生活
17 Jan

    一雙短唧唧的腳仔,一彈一跳在微向上斜的內街向上跑。

    這對腳仔是個七歲妹妹的腳仔,今天行了很長很長的路。

    前一天,爸仔用了「戇居」這個粵方言詞語形容某些人。家姐問爸仔甚麼是「戇居」,爸仔一時給問起。一邊斟水一邊想,爸仔想到了。

    「所謂戇居呢~就是呢~」原來想要解釋起來,也不容易,「其中一種,就是有人想要達到一個目的,但是方法卻是做不到的...」

    「哇哈哈哈...爸仔在講我呀!」七歲妹妹突然高呼。

    「爸仔講你甚麼呀?」媽咪問。

    「我叫爸仔斟水,但是我沒有把杯給爸仔,咁咪即係『戇居』囉!」想不到這妹釘竟然識得舉一反三,還識得自我嘲笑,如此大智若愚。以七歲人仔來說,在家中沒有甚麼敵意,這種覺醒其實唔錯。誰知?這種戇居只是前奏而已。

    第二天,周日下午三時三個骨,爸仔跟這個妹妹小櫻櫻沒氣力把自己掛在沙田一個巴士站的欄杆,等待着永不來到的巴士。

    「小櫻櫻,幾百年後,有人來這個地方發掘,應該會掘到兩副骸骨,一副大人,一副小朋友,會是這樣吧?」爸仔說。

    「吓,呢度會變成地底的嗎?」小櫻櫻問。

    「會呀,沙塵會把這個巴士站淹沒。」

    「咁,那些人會看到我們的骨頭甚麼姿勢?」小櫻櫻問。

    「是呢,你想那些人見到你甚麼姿勢,你可以先擺好,那麼那些人就會發現你用這個姿勢死去啦。」

    小櫻櫻做了個舞蹈姿勢,問道:「會是呢個姿勢?」

    「說不定是你急尿尿的姿勢!」爸仔學着小朋友急尿尿的樣子,小櫻櫻給爸仔回個鬼臉,用頭撞爸仔一下。

    話說,這天的早上是主日,一家人返去教堂禮拜。小櫻櫻去公園玩,媽咪去另一個地方接家姐,爸仔留在公園陪小櫻櫻。突然,一轉電話,一家決定好午飯地方,就分頭前去。爸仔一手撿起幾個小櫻櫻的行李:一個粉紅色小背包、一件兒童褸、一個八達通掛證。一隻手抓三件東西,總不會有好事發生,是失物的預兆。

    「小櫻櫻,你這些東西,全部要爸仔拎?」

    「嗯~」

    「可惡,全部要爸仔拎,你就爽啦!」

    走着,很快到了指定餐館。一輪飲食,埋單,走人,到巴士站去,才突然發現小櫻櫻的八達通掛證失去了。媽咪腰傷睇了鐵打,註定是由爸仔帶小妹妹返程找失物。

    這妹釘根本沒有在公園和餐館留意過自己的隨身證,竟然夠膽說覺得遺失在公園。走了很遠很遠的路,回到教會前的公園,甚麼也找不到。

    忘了說,同行的還有請客午飯的阿爺。阿爺猜是遺失在餐館。於是三人又回到餐館,也沒找到,侍應姨姨表示抱歉,但愛莫能助。阿爺都陪了父女二人大半小時,也支持不住先跑了。剩下二人,來到巴士站。小櫻希望先回家,先不補買八達通,先用媽咪儲下的散紙應付一周上學的車費。

    沙田第一城地方很大,巴士站很遠,馬路過完,才見一部85X埋站,爸仔拖着小櫻櫻跑,不忍手放手,跑不快。明明已舉起手向司機示意。司機一定是這樣想:「你沒在站,我可以當做睇你唔到,睇你唔到,睇你唔到...」

    沒錯,那個司機真的把我們視而不見,跑了就算。記得今天在教會,也有好些舊相識,明明相見,都幾乎想當做睇我唔到。也許,香港人很喜歡扮睇人唔到,很害怕給人睇到自己睇到對方。

    留在巴士站,已知須要很強的意志力等待下一部巴士。85X,不是很頻密的巴士線。一般人,只要再等二十分鐘,可以回家了。但是爸仔同小櫻櫻不可以。因為,大約再等十多分鐘,小朋友夠鐘急尿尿。

    小櫻櫻醒目,她知道剛才經過了一個體育館,裏頭有洗手間。她很堅定表示,要上這趟廁所。爸仔警告過她,下一部85X,即將到站。但是,小櫻櫻很是堅定。

    跑着,到了廁所,小櫻櫻去過了,大人也夠鐘了,大人也要去。小櫻櫻領跑,她知道刻不容緩,下一部85X即將飛過車站。她是對的,路上,我們目送了一部同型號的巴士經過。回到巴士站,原本在等車的路人都消失了。

    「小櫻櫻,為甚麼我們要這麼可憐呢?為~甚~麼~?」

    「因為唔見嘢囉~」小櫻櫻佻皮地答道。

    「邊個唔見嘢?邊個衰~~~?」「我囉,同你囉!」

    「我哪有唔見嘢?」

    「你唔見了手作!」手作是一柄小朋友很喜愛的雨傘,由一家叫手作唔知乜(日語)的甜品屋那兒買來,用了好幾年,大約數天前在爸仔手中遺失在雨天的路上。

    當二人在計較的時候,電話中媽咪表示沒有散紙給小櫻一星期上學之用。即是說,這二人必須往火車站多跑一趟,確實地補買一張兒童八達通。

    「去另一個巴士站吧!要去買新的八達通!」如此,先前痴痴地等車的二人,證實是花了很是冤枉的時間在等車了。路上,媽咪又來電:「家姐有蛋糕等小櫻櫻一起吃!」二人興奮,逕自往公公家裏去,誰知,媽咪和家姐不在,是在自家。於是,二人再遊了電梯河,又回到自家,終於吃到家姐留給妹妹的蛋糕了。

    一天白行這麼遠的冤枉路。爸仔說:「1月17日,可以定為爸櫻戇居紀念日,不對,應該是櫻爸戇居紀念日,因為是小櫻櫻比較戇居!」二人就紀念日的名稱發生爭議。結果是猜拳由小櫻櫻勝出,紀念日正式定為「爸櫻戇居紀念日」。

    平日,小妹丁在家細細粒,在打機以外的時間,說話不多。爸仔很容易忽略她的存在。這個紀念日其實不冤枉,很重要,是爸仔跟小櫻櫻互相顯得很有存在感的一日。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

我係你舊生
我係你舊生 2019/06/19

各人皆有不同的觀點,雖然我不支持修訂條例,但也不反對博主所言有其合理的觀點。我一直都有留意博主的文章,喜歡博主的文章風格及客觀的評論。希望博主有心情的話會繼續寫下去。

彭彭
彭彭 2019/06/19
@當我想屌你老母時會寫下一個哎字。...

哎字真是辛苦哂你了~日日追住個無名之輩苦思用咩奇怪筆名來追帖~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港讀...

作家笔名盘点:鲁迅曾化用150多个笔名

http://news.ifeng.com/shendu/gjxqdb/detail_2013_07/30/28058184_0.shtml

少見多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