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政儒風水調整案例選(楊公古法) 第一個案例是2004年公曆7月8日做的,深圳市松崗鎮的一家五金廠

2016/04/11 10:24:55 網誌分類: 陳儒堪儒正經
11 Apr

陳政儒風水調整案例選(楊公古法)

 

第一個案例是2004年公曆7月8日做的,深圳市松崗鎮的一家五金廠。這家工廠之前的生意很差,老闆問有沒有辦法讓其生意好起來。我告之有絕對的把握讓其在十二天內旺起來,這家工廠雖小但毛病卻不少,花了一整天時間來測量計算,連老闆住家一共處理了十個地方,但關鍵的只有一個,即辦公室大門位置。其辦公室坐子向午兼壬丙兩度左右,開丙午門,已犯陰陽雜亂之弊,我讓其於7月8日即小暑後一天戊子日巳時將丙午門改成丁午門。結果不到一個禮拜生意火爆起來,所用日課太陽在黃經106度,對應羅盤的丁午1度,即周天194度。

第二個案例是2005年公曆9月11日做的。廣州芳村一家生產便箋的工藝廠,老闆姓戴,茂名電白縣人,由其廣東清遠市的大舅子所介紹,這家工廠有兩個套棟的廠房,東西延伸相對而列,樓距大約10米上下,東開大門而西面圍牆封閉,南面那幢廠房的背後還連著一排石棉瓦平房,整個廠區坐酉向卯兼辛乙1-2度,大門處於甲卯方。原來其生意也還可以,一年年辛苦經營積累了點。 2004年底為了擴大經營從德國進口了一批新機械,又將北面廠房樓頂加蓋了一大間作為外貿部業務室,並招聘了一幫熟悉進出口業務的年輕人來處理業務。為了方便生產管理,戴老闆又增設了一個生產部,將其南樓二樓東頭辦公室的西側原屬工廠車間範圍的地方劃過來一塊,與原辦公室​​連在一起使用,再從生產部開一個西門通車間。增加生產部之前和之後整個辦公室(將生產部計算在內和不計算在內)大門均為乙辰,增加後為約乙辰3度,而新闢的西門為辛酉。自從做了這些變動後,生意一落千丈,生產部問題不停,而外貿部那幫年輕人集體逃跑,將老客戶全部帶到競爭對手那邊,剩下一個既不懂外語平時又舒服慣了的老闆乾著急。我到該廠時整個工廠已處於停產狀態。屋漏兼逢連夜雨,老闆的汽車給偷了不算,政府部門又上門找晦氣。芳村區工商局新來了個年輕的局長要做成績,通知該廠謂廣告詞不規範,處以50萬元罰款並立即停業整頓3個月,待驗收合格後方可重新開業。我是9月11日上午11時到達的,經測量計算,吩咐立即準備人手,下午2:18動工改西門,至乾亥位置。又另擇吉日讓其改變外貿部門窗,工廠大門內的小門位於卯甲,改到了大門中間甲位置。並告之不必煩惱,大約二十天時間就會好起來。結果工商局的問題很快便得到解決,國慶長假期間訂單如潮般湧來,僅一個月時間便排到了06年下半年了,還婉拒了很多訂單。心急的客戶為了及時定到貨主動將價格提高並支付高比例的預付款,戴老闆稱如此情形出道做生意以來都從沒有遇到過。新舊機械全部開起來都忙不過來了,春節後只好提前到初八開工(廣州地區工廠通常初十才開工的)春節前公曆1月20日又要去德國重新採購一批機械回來舒緩龐大的訂單壓力,只好辛苦一點在異國他鄉過年。戴老闆的辦公室乙辰門正好對應國慶後四天,這一天太陽到門。其之所以能旺起,亦是辛酉門改乾亥後,六建(在水楊公稱六秀)之二乙乾相互配合之力,及將辛酉差錯革除之功。這個案例的處理手法當然還是在對周圍環境的精確評估基礎上作出的,並不一定能完全推廣開去,讀者應神而明之。

第三個例子並未經過我處理,只是根據風水格局做過的準確判斷而已。在廣東東莞市有個朋友,現在是東莞市人大代表,是80年代我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讀書時認識的,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將鄉下厚街鎮的舊房子拆掉,約我到現場勘測並做新房子建造方案,時間是2005年11月26日左右。順便,他讓我到東莞市他岳父家看看,他岳父家的房子是其太太設計裝修方案並予以實施的,於2001年裝修完畢並一直住到現在。 2003年春,他岳父檢查確診患了肺癌,回到北京治療並做了手術,很成功。之後定期檢查,記錄一直穩定,也沒有別的新病變。我仔細測一其房子坐向,是壬丙兼亥巳5度左右,這是一個兼度過深的坐向,但主要問題還是爐灶位於飯廳外卦閉之陽台角上,為醜癸5度左右。壬丙亥巳陽局深兼大忌四庫之灶,而其它嚴重問題倒沒有發現。 12月7日將是大雪,太陽到艮,與丙向三合,再7天半到醜,即灶位,並且太歲乙酉及灶位醜三合,問題將會十分嚴重!於是我密語朋友,讓其說服丈人馬上將爐灶改到南陽台巳巽位置上,以避大雪至立春間的巨大風險。朋友倒是積極,電話上商量過幾回,但終因岳父岳母皆高級知識子,不太相信風水而又嫌麻煩而沒有動作。不久我到深圳做風水服務,提前約好12月15日下午朋友來接去東莞討論其房子建造方案的,至下午2:35收到朋友手機短信如下:“天衡,本來我要去接你的,但我岳父昨晚突然發病住進醫院,正在搶救,我不便離去,只好委託我深圳的黨兄送你到厚街”。我以前名字是陳天衡,老朋友直呼我舊名。後來朋友告之其岳父得了中風,毫無先兆,說這次又讓我看準了。其岳父住進了東莞市人民醫院,情況還算基本穩定,但春節在立春前,未過立春,不管怎樣也不敢回家過年了,殘酷的現實面前知識分子也不得不畏懼。

摘自《堪輿正經》

 

將價格提高並支付高比例的預付款,戴老闆稱如此情形出道做生意以來都從沒有遇到過。新舊機械全部開起來都忙不過來了,春節後只好提前到初八開工(廣州地區工廠通常初十才開工的)春節前公曆1月20日又要去德國重新採購一批機械回來舒緩龐大的訂單壓力,只好辛苦一點在異國他鄉過年。戴老闆的辦公室乙辰門正好對應國慶後四天,這一天太陽到門。其之所以能旺起,亦是辛酉門改乾亥後,六建(在水楊公稱六秀)之二乙乾相互配合之力,及將辛酉差錯革除之功。這個案例的處理手法當然還是在對周圍環境的精確評估基礎上作出的,並不一定能完全推廣開去,讀者應神而明之。

第三個例子並未經過我處理,只是根據風水格局做過的準確判斷而已。在廣東東莞市有個朋友,現在是東莞市人大代表,是80年代我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讀書時認識的,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將鄉下厚街鎮的舊房子拆掉,約我到現場勘測並做新房子建造方案,時間是2005年11月26日左右。順便,他讓我到東莞市他岳父家看看,他岳父家的房子是其太太設計裝修方案並予以實施的,於2001年裝修完畢並一直住到現在。 2003年春,他岳父檢查確診患了肺癌,回到北京治療並做了手術,很成功。之後定期檢查,記錄一直穩定,也沒有別的新病變。我仔細測一其房子坐向,是壬丙兼亥巳5度左右,這是一個兼度過深的坐向,但主要問題還是爐灶位於飯廳外卦閉之陽台角上,為醜癸5度左右。壬丙亥巳陽局深兼大忌四庫之灶,而其它嚴重問題倒沒有發現。 12月7日將是大雪,太陽到艮,與丙向三合,再7天半到醜,即灶位,並且太歲乙酉及灶位醜三合,問題將會十分嚴重!於是我密語朋友,讓其說服丈人馬上將爐灶改到南陽台巳巽位置上,以避大雪至立春間的巨大風險。朋友倒是積極,電話上商量過幾回,但終因岳父岳母皆高級知識子,不太相信風水而又嫌麻煩而沒有動作。不久我到深圳做風水服務,提前約好12月15日下午朋友來接去東莞討論其房子建造方案的,至下午2:35收到朋友手機短信如下:“天衡,本來我要去接你的,但我岳父昨晚突然發病住進醫院,正在搶救,我不便離去,只好委託我深圳的黨兄送你到厚街”。我以前名字是陳天衡,老朋友直呼我舊名。後來朋友告之其岳父得了中風,毫無先兆,說這次又讓我看準了。其岳父住進了東莞市人民醫院,情況還算基本穩定,但春節在立春前,未過立春,不管怎樣也不敢回家過年了,殘酷的現實面前知識分子也不得不畏懼。

摘自《堪輿正經》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