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八國聯軍與紅綠燈

2016/05/05 10:43:17 網誌分類: 經濟
05 May
        有位前輩告訴我這樣一個故事……

        大概是八三、八四年的事吧,那時候,前輩經常到內地公幹,有次從天津開完會要趕回北京,一大班人坐上麵包車趕路。

        當時的道路系統還沒有發展起來,從天津開車到北京差不多要走八小時,由天光走到天黑,兩旁沒街燈,來回的車只靠路上貓眼石引路。沿途路顛簸,司機為了慳油,遇下坡斜路還會關掉汽車引擎,由得小車溜滑下行。

        已經是八十年代了,從天津走到北京仍是這麼難,想像不到,再早之前的清朝、民國會是甚麼模樣。

        前輩在車上邊看邊想,當年八國聯軍是從天津打進北京城,一大隊兵馬戰車,一個個紅鬚綠眼,走的就是這條路,用的當然是不止八小時,由天津開到北京,可能幾日幾夜,甚至幾星期,沿途經過民居無數。好明顯,來者不善;更明顯,這些是異族入侵者。前輩想,如果當年沿途的每家每戶壯丁都拿出刀棍鋤頭,每人跑出來往侵略者的頭顱打幾棍劈幾刀,八國聯軍還可以捱得到北京城嗎?

        就是因為當時老百姓懾於惡勢力,家家都事不關己地關起門,八國聯軍才得以長驅直入北京城,結果,受害的是全中國人,天津老百姓也不能倖免。

        前輩說,今日香港,就像當年天津,因為怕,也因為事不關己,大家關起門,任由黃禍亂港,當門再開,哀鴻已遍野,每一個人都受害。

        有人說,我不敢出聲,因為我甚麼都不懂,黃傘兵這麼惡這麼大聲這麼理直氣壯,我都開始懷疑自己的道理究竟對不對?

        我想起,那天我站在路邊等一盞紅燈轉綠。

        這紅燈亮了很久,路上車不多,旁邊的人全放棄,不耐煩的衝過馬路,最後路邊只剩我一人。我站在那裏問自己:我仍在等綠燈,是不是很戇居?

        這時腦袋閃過一句話:堅持對的事情,不要受錯誤引誘。然後,紅燈忽然轉綠了。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