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道

2016/05/22 11:58:49 網誌分類: 文化
22 May

近兩年來,社會變化很大,當中有一個變化,是師道。

我有好些老師朋友,他們體會到一種麻煩的情況--師道衰落。

三件事:

第一件事,一個舊友婚禮上,遇到一位當教師的老同學,他告知好些老師不受學生尊重。例如一位老師懷孕請假較多,學生給老師評語竟然是「青春貌美好生養」。

第二件事,另一位當教師的友人,周年聚會上講起自己學校,校長採取親民政策,視學生如朋友。這聽起上來很有亮點,但實際執行上,是為學生是大。學生想要打開關掉的校門,工友阻止,學生可以說:「信唔信我叫校長炒你?」學生聯絡校長之後,校長果然下令開校門。如此,老師也對學生噤若寒蟬。

第三件事,雖然當事人沒有怨言,但我自己覺得有問題。

一次開會,會上學生代表指某一科,同學認為老師教的一個基礎學科理論沒有用,要求修訂課程,獲得批准。批准的負責人固然有其合理的行政理由,但是本科基礎教育,課程內容竟然由學生決定,這就有點奇怪。情況有如,有人投武當學武,師父授他武當心法,但是學生嫌心法太難,要求不學,而結果掌門又批准了。

當時,會上的說法是,學生是client,即是客。換言之,雖然負責人沒有錯,但見出社會風氣已改變。師生之道已經沒落,「師生關係」被市場「服務提供者--客戶」的工具性關係所取代。

着實,學生畢業後是打着武當招牌走江湖,遇着高手連基本心法都使不出,給人家取笑的是誰?不只是學生自己,整個門派都會被取笑。

師道沒落,我很久很久以前就是提出過,是某屆羅姓高官任教統局首領時種下禍根的。為了打擊辦學團體,政府扶植家長為反對力量,令家長權力上升,毋須尊重老師。另外,政府設立語文能力基準試,對已經通過認證取得教育專業資格的老師,進行二度審核,在公眾面前否定老師的語文能力。這是政府自毀長城。

如果老師語文能力不足,為甚麼當初政府又發給他們教育文憑?

政府毀掉的,是社會對老師這個尊貴身份的尊重和信任。

「哇,原來老師語文能力咁差?唓,佢教啲嘢啱唔啱架?」

當學生和家長有這個想法,能寄望學生有怎樣的學習態度?

學生不尊師,不信任教師,教師不管多努力施教,學生都會受情緒影響無法吸收。

現在,家長變成client,成為老師最害怕的物體,家長一個投訴,老師即無法按己意施教。

老實說,我自己都是這一類家長。不滿老師某些做法,是必然有的。然而,不能因為老師有甚麼做得不夠好的地方,鼓勵學生藐視老師。如此,學生會否定老師的全部教導,無法吸收學識。

一個老師在一個小處做得不好,不代表他的所有教導都有問題。為了1%的小問題而令學生失去對老師應有的尊重,結果是損失99%的優良教育,因小失大。

即使真的不幸遇到確實質素不佳的老師,另求明師就是,不能因此藐視所有老師,令師道受損。

中華文化傳統重視師道,不無原因,因為經濟生產在乎技術傳承,通過嚴格師從訓練,技術才得以承傳下去。現在,香港還有一些行業倚賴師徒制度,其中一樣是大家十分尊重的大律師。

其實,我相信任何專業技術,例如外科手術、測量、航海、廚師、舞獅等等,應該也是有嚴格的師徒制度的。

師徒制度,歷史上源遠流長,在中世紀晚期開始成形,主要是工藝學業,如玻璃製作、打鐵等等。做徒弟的會寄宿在師家,一生認師父為師,幫師父做跑腿,任由使役,師父則包其食宿,授予技術,直至年老,其業由徒弟繼承。認一個師父,同認一個老竇無疑。

我自己有好些師父,有些沒有明確入門儀式,有些有。我在教會,有一位好像教父一樣的導師,即Mentor。沒有明確的證明,但我們之間,說不是父子那樣的關係也說不過去。有些師父,本來是老闆,很會教我工作技巧。跟他愈耐,學得愈多。雖然沒有儀式,也是重要的師父。在中國的大學,每位博導老師自成師門,得老師承認,我不久前獲邀入師門的通信群組,自覺多了好多師姐弟妹。在同一師門,同門有感情上的義務互相幫助,我自己受益不少。

儀式最明確的,則是我學習太極的師門。完成了拜師儀式,我在師公師父門下有了身份,是傳承表上的一員。日常生活上,我多了好多師兄弟姐妹,我成為六師弟。當然,我是位於最下層的,是功夫最不到家的弟子。


拜師入門,有一個默契,就是承認師道,其理想是對師父完全信任,道義上生養死葬,這是理想的師道,比一般人普通的尊師重道還要高。

比較一下,現在香港人把師道搞成甚麼樣子呢?

師道不是盲從,社會須相信作為老師的,有好東西傳授,學生不虛心即無法學習。另外,師道拓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網絡。所以,師道是有社會經濟基礎的一種高尚道德,不是無緣無故走出來的甚麼霸權。

師道即使有霸氣,也是霸得有根據。徒弟不懾霸氣而虛心學習,技術即無法傳承,年輕人無法成棟樑,社會崩潰。

我聽聞,好些中小企老闆訓練了新同事,新同事即為了多一些的薪水過檔他戶。這都是沒有師道觀念的美式管理文化造成的。過檔不是不可以,但師父這邊的事,先料理好,或者先商量好再過檔,跟突然失蹤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

 

回應 (1)
我要發表
馬蟻
馬蟻 2016/05/24 16:25:09 回覆

羅范招婚......遺害香港...文化大革命內的紅衛....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