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母校(一)從達仁到浸記

2016/05/31 01:20:30 網誌分類: 回憶
31 May

母校,我由幼稚園唸到大學研究院,已有好幾家。有幾家來着呢?一二三四五六…是六家。

當我還是幼兒時,我曾在太子那一區的舊達仁幼稚園待過,現在幼稚園不知所蹤,附近變成一個清幽的消閑區,還算不錯。但我對達仁幼稚園印象模糊,能記住的就只有小時候切生日餅的照片。

後來,考進了九龍塘宣道幼稚園,在那教堂旁玩沙池、畫水彩畫、坐搖搖車,是比較難忘的經歷。

六歲的時候,由幼稚園直升宣道小學,當時也沒在意這是甚麼排名的學校,印象最深是嚴肅的校長和主任、體育課時經常由天台操場打到街上去的排球、午間時份有點像乞兒兜的搭食飯碗、明明不想睡卻被迫裝睡的午睡、同學爬鐵欄溜到對面士多買小食等等。還有,五升六那一年校方為了催谷學能測驗成績而安排的每日加班補課和暑期補習,實在太辛苦,是辛苦得讓我一度不想再唸小學的補課。

後來,也許是因為補課見效了的緣故,畢業那一年,廿多名同學一起升入名氣還不錯的英華書院。再再再後來,畢業後多年以後,九龍塘宣小是名校的說法漸漸傳入了我的耳中。甚麼?原來我唸的小學是一家名校?又也許,是我們當年師生的辛勞終於使學校變成了名校。

可惜,我跟當時的同學不太投契,facebook雖然掀起了舊生重聚潮,可是見返那些舊同學,有些交流深入不了,有些還是玩世不恭愛欺負人,有些為現實所迫最終目的是找客戶或會員。最終,沒再跟大家保持聯絡了。

無論如何,雖然舊同學關係維持不了,有好些小學回憶還是挺深刻的。小學母校是校方用心好,很感恩,但舊同學關係保持不了。

中學前兩年的我,像一只鵪鶉一樣的呆,甚麼也不識,不知道,朋友也不太多。到了中三,我自覺自己迎來了第一次真正屬於自己的學校生活--有了可以一起打機和做活動的朋友。這些朋友,直到現在,還是我認為是很重要的朋友。倒是,朋友雖好,老師也有很好的,但是當時校長給我的印象不太好,感覺是很沒人情味的校長。這個母校的印象,有點欠缺。校長是一校的代表,校長的態度,讓學生覺得那就是學校的態度。無法從校長那兒感受到任何愛,也讓我覺得這個母校有點不足,歸屬感打了個折。

多年之後,社交媒體把同學們重新招聚起來。母校舊同學感情是否雋永?我覺得還不錯。同學經歷了傘運,架也吵過了,雖然有些牙齒印,但大家總算還保持着聯絡和感情。

傘運,是舊生們友情的一個試金石。

畢業之後,同學各散東西,在理大一個語言學系,又遇上了一些新同學。

就自己當時唸大學的時候,我跟同學感情關係有點不太自然,這與青春期有關,但後來證明了大學同學留住的關係很是長久,相隔多年,大家還是保持相聚聯絡,關係友好。再者,我和太太也是這屆的大學同級同學,而那時的老師後來又成為了我的老闆,我與這母校緣份不淺。

理工大學,雖則有笑話說這是個保你大,有它自己的問題,但理大位於紅隧口,交通十分方便,不像港大中大那樣遠離人煙,不食人間煙火,加上紅磚設計,讓我覺得這是個很親切的學校。也許,港大訓練出最多的統治精英,但為香港訓練出最多中流砥柱的學校,非理工莫屬。

話說,我入讀理大時,它還只是學院,到畢業時,它已然升格為大學。

不過,因為跟師長和同學關係發展最深之時,是在畢業之後,所以當時在理大畢業,說要離開,也沒怎麼覺得不捨得。

90年代末,我試着報讀浸大的研究式碩士課程,獲傳理學院新聞系錄取,然後過了幾年不知怎的研究生生活。話說是研究生,但校方基本上是放羊制,乜都自己搞掂,同學多是內地生,當時我普通話麻麻,又懶得天天待在學校,跟同學與老師關係也比較疏離。不過,指導老師是個超好人,總算睇住我畢業了。後來得知他曾升任系主任,我心裏偷偷地自豪了一番。

在這期間,書本中的學者哈伯馬斯,對我來說比學校的老師還親。最難忘是畢業時,某大人物竟然說我的論文像笨豬跳那樣,概念太過離地。

那時,我就學會一個現實,大多數人都不會用心讀人家厚厚的論文,因為那太費心力了。明明我寫得很明白的觀點,就是當我沒有寫過,原因只會是--評論者只讀了摘要和目錄,再隨便挑幾頁讀一下就給評語了。

此後,雖然我這幾年對學校歸屬感一般(朋友不多),但十多年來一直收到校方的舊生聯絡信件。難為搞校友活動的人把我這沒多少歸屬感的人看做校友。可惜,我不爭氣,捐款甚麼的,無能為力。

查實,浸會大學雖然不是名校,但它的傳理學院在本地還是相當有名,尤其是電視電影系,前系主任吳昊是香港影視界和文化界老前輩,受到各路人馬敬重。我在浸會傳理學院浸過,都是一種榮耀。

不過,我在這些學校情種得都不很深。至此,離開母校,無論是哪一間,都從來沒怎麼覺得惋惜。至此,還沒有那家母校,大得能讓我由衷地覺得很想很想緊緊依附在其上,直到我考進厦門大學攻博。

在厦大迎來畢業的前一個月,我竟然為畢業必須離開母校而感到惋惜。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

我係你舊生
我係你舊生 2019/06/19

各人皆有不同的觀點,雖然我不支持修訂條例,但也不反對博主所言有其合理的觀點。我一直都有留意博主的文章,喜歡博主的文章風格及客觀的評論。希望博主有心情的話會繼續寫下去。

彭彭
彭彭 2019/06/19
@當我想屌你老母時會寫下一個哎字。...

哎字真是辛苦哂你了~日日追住個無名之輩苦思用咩奇怪筆名來追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