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美国大选:有关美国工人阶级的5个迷思

2016/07/03 22:22:22 網誌分類: 未分類
03 Jul
 美国大选:有关美国工人阶级的5个迷思

 发表时间:2016-07-03 18:25:08

 关键字: 美国大选特朗普美国工人阶级美国阶级分层美国梦

今年美国大选可谓前所未有,“工人阶级”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争相抢夺的票仓。然而,各色总统候选人真的了解口口声声要拉拢的“工人阶级”吗?美国历史学家南希·伊森伯格(Nancy Isenberg)7月1日投书美国《华盛顿邮报》,意图澄清有关美国工人阶级的5个迷思。

作者认为,美国一直在制造不存在阶级差异的社会氛围,然而事实却是,美国阶级流动性僵滞不前,想凭借努力跨越阶级障碍,简直如登天。此外,针对美国流行的身份政治,作者批驳道,阶级压迫从不部分种族。

目前,南希·伊森伯格任教于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著有《坠落的国父:阿伦·伯尔传》

观察者网编译如下:

2016美国大选围绕着阶级打转。“这代人里头一次,工人阶级能在大选中打头阵。”MarketWatch网站专栏作者写道。评价家不无担忧地表示,希拉里·克林顿“失去”了工人阶级,而唐纳德·特朗普通过获得穷苦白人(white trash)的支持走上了前台。(无论如何,一般来讲,特朗普的选民比希拉里的选民要富有得多。)伯尼·桑德斯甚至自称工人阶级候选人。这一切都说明“工人阶级”这个概念实在太含糊不清了。尽管桑德斯为工人阶级摇旗呐喊,但他终生从事政治,并非工薪阶层。美国社会存在太多有关“阶级”的误区,这里我们来澄清5类迷思。

迷思1:工人阶级全是白人男性

特朗普经常被所谓工人阶级追捧。Breitbart网站声称,特朗普“赢得了被共和党忽视的工人阶级选民。”同时,Toronto Star网站又强调,“希拉里失掉了白人工人选民。”以致桑德斯也急呼,民主党让共和党白白占了便宜,“赢走了这个国家工人阶级绝大部分选票。”

如果你忽略亚裔、拉丁裔以及非裔美国人,上述说法才讲得通。“把他们统统融入‘工人阶级’这个范畴,民主党才能轻而易举拿下这群人。”Slate网站评论称。

美国压力山德里亚玻璃工厂童工

这才说到了点子上:美国从来就不存在由单一族群构成的“工人阶级”。最早可追溯到1791年,当时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表示,妇女和儿童适合工厂工作,这以后在纺织业便成了惯例,直到20世纪童工法出台。中国工人修建了横贯美国的铁路网,大批移民在俄亥俄州钢铁厂劳作,白人和黑人在20世纪的路易斯安那州锯木厂挥洒汗水。

今日的工人阶级更加多元。最新一项研究表明,超过一半的西班牙裔和非裔美国人自我认同为工人阶级。此外,近五成妇女也把自己划归为工人阶级。另一份报告显示,到2032年,有色人种将构成美国工人阶级的主体部分。

迷思2:大部分美国人无视阶级差异

当被问到属于哪个阶级时,绝大部分美国人要么说自己是中产阶级,要么说自己是工人阶级。事实上,政治科学家查尔斯·莫雷(Charles Murray)发现,美国人通常拒绝指称自己是穷人或者是富人。他在《各自为政》(Coming Apart)一书中写道:“这反映了自从建国以来,美国人一贯保有的骄傲自大态度:美国不存在阶级这回事,或者,为了达到这个效果,美国人装也要装出来。”消除阶级差别的念头最早来自本杰明·富兰克林,因为他相信,北美大陆抚平了阶级差异,这里只生活着“幸福的民众”。

然而,事实却是,美国一直都是阶级壁垒分明的社会。在富兰克林那个时代,人们被分成三个阶级:“优等”、“中间”以及“鄙陋”。处于最底层的人被视为粗鄙、猥琐、尚未开化。托马斯·杰斐逊就把位处上层的弗吉尼亚州种植园主形容为纯种贵族,而那些跨阶级婚姻所诞生的孩子,则被他称为“混血儿”。

到了19世纪,阿拉巴马律师兼作家丹尼尔·亨得利(Daniel Hundley)从祖先这个角度,将整个社会划分成7个阶级。位于最顶层的是世袭贵族,皇家骑士的血脉,而位于最底层的是所谓穷苦白人,流散在美国殖民地的破产穷人的后代。

眼下,社会不平等将美国撕裂为穷人和富人。全国最富有的“1%”把税前收入的20%收入囊中,这比1980年代足足增长了一倍。对于大部分中产阶级和低收入家庭来说,收入不是停滞就是减少。总而言之,美国没能躲开阶级分层,不过是一代又一代制造新的分层。

迷思3:美国阶级流动与众不同

美国建国伊始,政治家就承诺,整个社会不因阶级出身而联接彼此。杰斐逊曾说过,美国“没有贫民”。为了打压赫鲁晓夫,时任副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1959年时宣称,美国是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甚至现任总统奥巴马都说,一代比一代富有是美国梦的“核心所在”。

的确,美国人非常自信,能够比别国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然而,事实却是,与其他发达国家相较,在美国更难跨越自身阶级;像日本、德国和澳大利亚,则很可能发生阶级流动。1962年出版的《另一个美国》一书中,有社会主义倾向的作家迈克尔·哈里顿(Michael Harrington)便写道,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投错了胎”。

迷思4:只要天赋和努力,就能跨越阶级障碍

老早之前,作家霍雷肖·阿尔杰(Horatio Alger)就说过:在美国,成功者不问出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随之起舞:“通过艰苦卓绝和持之以恒的努力,甚至连最穷的人都能成为中产阶级或者更上层。”

不过,现实中,却很难提高你的工资水平。在像亚特兰大、纽约和华盛顿这样的城市,出身贫苦的孩子想要一生显贵的几率不到10%。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城市,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美国民众恶搞特朗普、桑德斯和希拉里

造成这样现象的原因很多。我们的教育基金系统将不平等永久化。来自贫苦家庭的孩子只能接受质量差的教育,更少获得致富的机会。结果就是,他们不大可能走入大学,也就拿不到学位。数据显示,与来自收入在12万美元以上家庭的孩子相比,来自收入低于2万美元家庭的孩子在SAT上表现得更糟。

社会学家还发现,通过考察父母的财富,可以预测孩子未来的收入水平。富有家庭更有可能占有地产并留给后代。在美国,持有地产是最有效的保值方法之一。正如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勒兹在《分水岭》(The Great Divide)一书中所言:“美国不再是充满机会的乐土……从更大范围来看,美国梦不过是幻觉。”

迷思5:阶级剥削不如种族歧视重要

这是一种常见的说法。桑德斯今年春天在一次辩论中表示:“如果你是白人,你无法体会住在贫民窟是什么感觉,你也无法体会到什么叫兜里没有钱。”其他评论也声称,黑人中产阶级比穷苦白人过得还要惨。

大错特错!美国长久以来就对穷人不够友好,根本不分什么种族。吉姆·克劳法就同样剥夺了穷苦白人和穷苦黑人的选举权。在新政阶段,南方政客便拒绝给予农场工人社会保险,完全不分什么白人黑人。直到今天,我们的税收政策也对穷人不利。2009年,最富有的“1%”只缴纳收入的5.2%入国库,而20%的穷人却要把收入的10.9%上缴。

阶级权力存在多种形式,其中一种便是挑起对下层阶级的仇恨。1790年,时任副总统约翰·亚当斯便写道,美国不仅需要紧追猛赶,还需要“存在一群处于最底层的人。”175年之后,时任总统林登·约翰逊得出了类似结论:“如果你让底层白人相信,他们比最优秀的有色人种还厉害,他根本不会注意到,你从他的钱夹子里抽钱了。对啦,让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他就会为你倾其所有。”

编译/观察者网 冯雪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标签 >> 美国工人阶级民主党共和党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6_07_03_366216_s.shtml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冯雪

 

    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6_07_03_366216_s.s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