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劈友紮職的政治階梯

2016/07/21 08:41:57 網誌分類: 經濟
21 Jul
        我常常覺得,大年初一旺角的磚頭,是衡量一個人是非觀的最佳指標。

        如果,你認為磚頭暴動是對的,那毫無疑問,你已病入膏肓。又如果,你說擲磚頭是不對,不過……哪管你之後「不過」的是甚麼,你都是個病人,壞了腦、喪了心。因為,年頭這一役血色旺角,實在太是非分明,誰再為那些濺血磚頭開脫,誰就是與民為敵。

        所以,《亞洲週刊》與微信平台《獨家》在今年書展攜手推出一本新書,叫《血色旺角前世今生》,集合了十六位傳媒人、學者、專家,以理性角度,給大家解說磚頭背後的陰謀,剖析社會在嚴重撕裂後該如何走下去。

        這十六位作者包括:雷鼎鳴、阮紀宏、邱立本、潘麗瓊、陳莊勤、楊志剛、邵盧善、陳建強、譚衛兒、何漢權、劉瀾昌、周八駿、李春、江迅、周遠富和我。本來,我們都是社會上不同範疇的人,有研究經濟、做時評、搞教育、當公關、行醫、做傳媒的……各有各忙、各自打拼,倒是社會歪風把我們凝聚起來,大家都覺得,手上既有一支禿筆,不說點老實話,實在對不起社會、對不起歷史,於是,一班各自為政的人,集合起來,成了同仇敵愾、對抗黃禍的力量。

        正如《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先生在新書《血色旺角前世今生》在序文中說:「不少年輕人,就是在暴力與港獨的糅合中,找到自己情緒的出口……一些過去無人曉得的小型組織或無人敢問之輩,只要打出『勇武』、『本土』以至『港獨』的字號,就立刻進入鎂光燈的焦點,掀起群眾的熱潮。」

        今日政治的上升階梯,不需再像以往一樣,由繁瑣的地區事務開始逐級爬升,還要得政黨內大姐大哥看得起,才有機會上位。今日只要你夠膽,拾起磚頭朝警察的頭上砸,你就是紅人,就成了偶像,選舉就有票。想深一層,這跟黑社會嘍囉為大佬劈完仇家立即紮職上位的手法,有甚麼分別?

        屈穎妍

        
回應 (2)
我要發表
383383
383383 2016/07/21 17:12:47 回覆

再加上,現在,只要你夠出位,就可以成為英雄,立即可以去參選議員,高薪厚職唔使做。社會畸形如此,奈何!

383383
383383 2016/07/21 17:07:23 回覆

甚麼社會形態,就產生甚麼樣的年青人。

此話怎說呢?

怨氣,每個年代都會有!怎會無?

六七十年代,年輕人就算有怨氣,都不敢用所謂勇武去反抗,社會風氣不支持。

而且,那年代,入得雜差房,唔死一身潺,一定被打一身。所以有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之說。好仔唔當差,那時的警察,被稱為有牌爛仔,可想而知。

一般人,正當人家,是不會和警察爭執的。就算爛仔,也怕警察,因為,一旦惹了警方,警方會集中火力,掃場要黑社會交人。那時的警察,是有威嚴的。

再加上,當年阿Sam等歌手的勵志歌:嗱嗱聲即刻搵野做,人必須知道自己嘅用途,唔去發奮你咪望會攀得高…

年輕人的怨氣,被引導去發奮圖強!

 

現代?警方無力,形象軟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好警察形象,不過,也是可以蝦的。

再加上,社會一些議員、政棍,鼓吹勇武,打警察會被戴光環,還不用負刑責:犯法,不等於不專重法律喎!

教法律的教人去犯法。

律師在你犯法後,免費保護你,為你辯護。

社會一般認為,孩子嘛,有幾大罪?點解要罰?

在這種社會風氣下,年輕人,走上勇武之途,正常不過。

 

時移勢易,要令到那些議員,政棍,放過孩子們,難!

當然,他們自己的孩子,他們不會害。幾時見過AV肥的仔女上街勇武?或者,他生唔到仔都唔定…哈…唔知呢?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