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參與遊戲,你就是建制派

2016/07/28 08:42:01 網誌分類: 經濟
28 Jul
        去年開始,有來自不同界別、非政黨人士跟我說:「不如你出來參選?」我斬釘截鐵說不:「今屆不會,N屆都不會。」

        來的都是有心人,為香港現狀乾着急,有人甚至說:「錢你不用擔心,義工多多都有,軍師幕僚已準備就緒,你肯去馬就是了……」更多是忠實讀者,苦心婆心來信勸說:「你選,我們一定投你票……」

        感謝大家厚愛,好老實,我料子不足,口才欠奉,不懂使詐,絕對不是政治材料。

        那邊廂也有這樣的陰謀論:這個人常寫文章批評反對派,好明顯是有所圖,不是求一官半職,就是為選立法會……所以,反對派的文宣,一直把我標籤為「建制派打手」。

        說這種話的人,連「建制派」三個字都解不通。

        甚麼是「建制」?制度之內的人其實一律都是建制派,只要你拿過庫房的錢,擁有一個制度內的身份,就是建制中人,就是為政府服務。

        那些月入十萬的拉布議員,用的是納稅人的錢,玩的是制度內的遊戲,嚴格來說,其實都是建制派。

        像我這種,用自己勞力腦力辛苦爬格子賺取微薄收入,沒拿過庫房一分一毫的,怎可能算是建制派?

        當然,陰謀論的故事會繼續這樣作下去:她肯定暗地裏收了錢……

        想問問,今天是甚麼世代了?狗仔滿街、人人都是記者、個個都是偵探,麥齊光四十年前的舊帳都給翻出來,黎智英派給泛民的支票都給傳出去,為甚麼梁振英給我的打手費至今還沒有人找到?還是,一切只是反對派的妄想症?

        這兩年冷眼旁觀,看着一個個高舉甚麼公義、民主、自由、港獨旗幟的,說得天花龍鳳,罵得眉飛色舞,到頭來,還不是一個個拿表趕報名,覬覦那十多萬薪津的一份立法會議員筍工。

        有本事就永遠守在外面抗爭,甚至想辦法推翻制度,才稱得上叫做反對派。放下磚頭、穿上馬騮衣,排隊渴求進入制度內拿高薪攞着數的,算甚麼反對派?根本就是建制的一份子。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