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禮崩樂壞,由民主牆開始

2016/08/04 08:42:02 網誌分類: 經濟
04 Aug
        我唸書的年代,大學民主牆是一塊莊嚴地,雖然偶有糟粕,但敢在民主牆上發表的文章,通常都是有見地的、鏗鏘的,我們這種只懂雕花弄墨、心無遠志的偽文青,對民主牆上洋洋灑灑的大塊文章,只會神往、敬重,遑論在上面帖文發表了。

        再早期的大學民主牆更偉大,有些是革命起源,有些是論政先鋒,沒有人會帖那些「飯堂頹飯好難啃……」之類的低水平投訴。大家都是讀書人,明白民主牆是知識散播地,是見解互動場,更是言論自由彰顯處,細碎投訴,自有投訴板代勞;個人恩怨,不如回到草坪私了。

        所以,我一直認為,看一間大學水平如何,在民主牆前站一站你就心中有數。

        前幾天,我的母校中文大學民主牆上有這樣的幾個字:「選管會,我X你老母」,旁邊,貼了一張A4紙大的彩色照片,相中人是選舉主任何麗嫦小姐,並附上她的辦公室電話地址。

        一句粗言,一段恐嚇,這就是今日大學的民主牆內容,這就是今日大學生的質素。

        民主牆向來有規有矩,不可粗言穢語、不作人身攻擊、不含淫褻內容、不得誹謗他人。發表東西,要有名有姓有學生編號、教職員資料,寫清你是哪學系哪級別,這才是大字報的文責自負精神。

        一句粗言,算甚麼見解?連道理都不懂講,只會爆粗,只識恐嚇,納稅人每年給大學生每人二十五萬資助,原來是用來養育流氓,而不是栽培知識份子。

        當然,粗口不獨中大有,港大民主牆早陣子已出過看來是醫科生手筆的一張大字報:「我們的杏林,我們會奪回來,李國章X你老母!」而浸大學生會上年更特意刪去「稿件不得帶有粗言穢語、淫褻成份」的大字報守則,認為允許粗言表達,大家更能暢所欲言。

        禮崩樂壞,由各大學的民主牆開始,作為中大校友,我在此向沈祖堯校長正式投訴,此種言行若校方繼續視而不見、見而不罰,憤怒的校友將會發起杯葛捐款、杯葛一切與大學有關活動、不聘請中大畢業生……等行動。既然你們不敢教,就由社會來代勞。

        屈穎妍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