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副學士大躍進災難未完

2016/08/06 08:41:58 網誌分類: 經濟
06 Aug
        近年很多未能升讀大學的中學生改報副學士學位,取得大專資歷。有團體分析統計處過去二十年數據,發現大專學歷勞工月薪中位數由二十年前的二萬多元,下跌至去年的一萬六千多元。二十年來,人工不但沒有上升,反而下跌了一成七。

        研究發現擁有各種大專學歷的勞工佔整體勞工比例快速上升,由一九九五年的三成一升至去年的四成四。這些大專生不止入息中位數低,起薪點也低,他們二十年前的起薪點有一萬二千多元,現時的起身點只有九千七百多元。這些數字與今年五月份社聯發表的研究報告資料相符,社聯指副學士的收入與中學畢業生相若。即是說,花了十幾萬元,讀完兩年的副學士,工資與中學生一樣。

        由此可見本地勞工市場出現嚴重的供求失衡,擁有副學士等大專學位的勞工人數大增,但由於經濟發展遲緩,相關職位沒有增加,令到大專生嚴重供過於求,工資亦跟着下跌。

        這個供求錯配的災難,與回歸之初,政府推出大量副學士課程有關。我記得在一九九九年與一位熟悉教育的財金高官吃飯,他提到發達國家高中生升讀專上課程的比率高達六成,但當時香港學生升讀大學的比率只有一成八,加上到海外留學及遠程進修,大學生總數也不足三成。他認為香港要急起直追,要在十年之內,讓香港學生升讀專上課程比率快速增加至六成。

        我當時提出疑問,專上教育學額增長得這樣快,政府如何負擔這些開支?另外,專上學額增長過速,勞工市場可否吸納?這名財金高官話,政府不能夠提供所有專上學位的全額資助,所以大部份都是自費課程。意味着每名大專學生一年要支付四萬至五萬元以上的學費,去修讀這些課程。

        至於勞工市場的吸納能力,這名財金官員很樂觀,他說未來是知識型社會,香港的勞工知識水平太低,大量增加超過三成受過專上教育的學生,對香港發展知識型經濟很有所幫助。我當時的感覺是覺得這名高官比較「假大空」,發展知識型經濟是好事,人所共知,問題是港府有沒有配套政策去發展這些經濟領域。飯局就在疑問中結束。

        這名財金高官的說話,隨後卻逐步實現。一年後政府公佈要將專上教育學位由二萬八千個,逐步增加至五萬五千個,主要增加副學士學位。這個政策被視為是專上教育的「大躍進」,大躍進通常都沒有好下場,癥結源於構想只是閉門造車。

        香港勞工市場逐漸變成發達國家的狀態,腦力勞動的工作很多人想做,新增職位卻不增反減;年輕人不願意參與體力工作,變成有工無人做。從地盤工,到鎖匠、水喉匠、電腦維修等等,這些勞力行業,永遠缺人,從業員月入兩三萬等閒事,加上很多是現金交易,很多人報稅也不用報足。勞工供應和市場需求錯配。

        年輕人本來已不願意做體力勞動工作,花了十幾萬元,拿到副學士學位,就更加不願意。

        至於大專學界,很多專上學院開始出現財政問題,例如港大明德學院出現財困,城大也將其專上學院賣走。但我估計這只是一個開始,因為本地出生人口不斷下降,二○○三年「沙士」更是低潮。十多年後沙士嬰兒升上中學,人數驟減。以二○一三年為例,中一學生數目只有五萬九千七百人,比對上一個年度減少五千人,而且人數逐年遞減。這批「沙士嬰兒」到二○一八、一九年是入讀大專的適齡時期,到時報讀的人數也將會大幅下跌。教育大躍進,遇上沙士出生低潮,大專院校的殺校潮,還未到高峰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