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egodfun
racegodfun
racegodfun

揭露宇宙-第一次接觸

2016/09/20 23:33:48 網誌分類: 閱讀
20 Sep

2015-10-30

大衛.威爾科克: 科里,這裏是一次瘋狂的探險,大慨從2014年十月開始,你每天都在與我交談,大慨是十月左右。

        科里.古德: 應該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 我們剛開始談論的時候,你只是又一個出來揭密知情者,然後你最終決定公布姓名,因為有人通過調查就會猜出你的名字,然後你被拉進這個聯盟時,你其實與聯盟並無多少聯系。有件事是以前沒有的,你公布姓名之後開始公布信息。

        科里.古德: 是的。這個聯盟得到了我的名字,是由藍鳥人的新團體告訴他們的。他們提到了我的名字,並希望我作為他們與其他團體的聯絡人,我就是被硬推進去的。

        大衛.威爾科克: 這些藍鳥人曾經與太空項目開發者交流過嗎?

科里.古德: 是的。他們曾聯系過某人,我用另一個名字稱呼他: 網薩雷斯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Gonzalez)

大衛.威爾科克: 在一系列新的事件發生前,在他們索要你的名字之前,你與這個網薩雷斯接觸過嗎?

科里.古德: 沒有。他對我來說是個新人,他與藍鳥人的聯系時與我差不多一樣長。

大衛.威爾科克: 有多長呢?

科里.古德: 嗯,大約四年多一點。他與他們有聯絡,他把我的名字介紹給秘密太空項目聯盟的其他人。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告訴他你的名字? 他們讓他告訴聯盟? 他們指名道姓地要你?

科里.古德: 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 你已經很久沒去那裏了?

科里.古德: 對,我已經很久沒進入那個世界了。他們調查了我,他們查看了我的背景。我的很多服役紀被錄編輯了,有些事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他們很想讓一個自己人作為代表或是與這個新團體的聯絡人。

大衛.威爾科克: 這樣一個暗黑行動團體怎麽能編輯一個人的保密檔案?

科里.古德: 這些信息人寫死的,不應該能被編輯。

大衛.威爾科克: 這一定嚇了他一跳。

科里.古德: 這應該是不可能的,這些信息是寫死的。

大衛.威爾科克: 我可以想象在他們自己的系統中有各種各樣的規則和提醒,說明誰應該被帶進人去。如果你在圈石外已經那麽久,他們肯定不喜歡把你帶進去。

科里.古德: 是的,他們對我也沒有完全信心,相信我會循規蹈矩遵從他們的每一個命令,他們想要一個他們能夠完全控制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 你的名字就這樣被丟給他們,你是怎麽發現自己被點名了? 網薩雷斯或是其他人與你聯系了嗎?

科里.古德: 網薩雷斯和我聯系了。我被一艘穿梭飛船接走了,我被告知藍鳥人選擇了我,藍鳥人曾告訴我會發生這件事。

大衛.威爾科克: 這件事人是怎樣發生的? 藍鳥人的典型接觸方式是怎樣的?

科里.古德: 他們要麽進入我的房子,要麽派小飛球來接我。

大衛.威爾科克: 你說他們有兩點四米高,他們怎麽能進入你的房子?

科里.古德: 我的房子有桃高的天花板,有足夠的空間給他們,他們進入了我的房子。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看起來有重量嗎? 他們會弄彎地板嗎?

科里.古德: 不,他們沒有弄彎地板。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是飄著的還是站在地上?

科里.古德: 他們站著就像普通人站著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看起來真實存在嗎? 他們看起來像鬼魂嗎?

科里.古德: 是的。他們看起來是可以觸摸的的。

大衛.威爾科克: 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時你有何感覺? 你震驚嗎?

科里.古德: 我已經與他們聯絡四年時間了,但這次更親近。

大衛.威爾科克: 在你的房子裏進進出出有四年?

科里.古德: 是的,這種接觸不是定期。

大衛.威爾科克: 網薩雷斯給你口信說他們會接你去,然後一架穿梭飛船就來了。你能簡要介紹一下那架穿梭飛船嗎? 這一切是怎麽發生的?

科里.古德: 好。有一架小飛船可以坐五個人,前面兩個飛行員組員,後面三個座位。它是三角形的,飛起來時像金字塔形狀,側面可以打開讓你進去。它在後院飄著,我走到後院進入飛船。在你走進去的時候它會向下墮一點,輕微晃動。

大衛.威爾科克: 所以它沒有起落架?

科里.古德: 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 它是什麽顏色的?

科里.古德: 灰黑色的。你會聯想到隐形轟炸機的顏色,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那樣,幾分鐘之內我們就到了L O C

大衛.威爾科克: L O C是什麽來著?

科里.古德: 月球行動指揮部。

大衛.威爾科克: 你以前有過這樣的經歷嗎?

科里.古德: 沒坐過這個飛船,相對於我以前乘坐的工具,它擁有一些新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 告訴我們隨後發生了什麽? 有沒有窗口可以供你觀察,還是整個是密閉的?

科里.古德: 有時候他們能把控制板變成透明的,這樣你就能看見外面,不過通常情況下飛行時間很短,外面沒有什麽好看的。

大衛.威爾科克: 飛到月球用了多長時間?

科里.古德: 三四分鐘。

大衛.威爾科克: 我們繼續往下說吧。你被邀請作為藍鳥人的代表,你乘坐穿梭飛船到達月球,你當時是怎樣想的? 接下來發生了什麽?

科里.古德: 我當時真的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麽事,他們事先沒有告訴我很多。我匆忙地穿好衣服,我在架子上抓起最近的一頂帽子,那是我和家去休斯敦時買的。

大衛.威爾科克: 你在說你還在方子裏出發前的事。

科里.古德: 那是我們去休上太空總署的帽子。頭一天晚上我的女兒想給我畫臉,她喜歡畫臉,我知道第二天凌晨在月球指揮部有那場會面,所以我說不行,我不畫臉。所以她說: 那我能畫你的手嗎? 我說可以,於是她在我的手上畫了一條綠色的恐龍,一條霸王龍。她才11歲,我沒有洗掉,所以那條恐龍一直在那,已經乾透了,還留在我的手上。對於這樣的第一次接觸,我的外表並非衣冠楚楚。我走下飛船的時候,看到另外一架飛船。當我走進那架飛船,那裏還有另一個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是一位女士,她看起來好像剛剛起床。她說: “多麽令人興奮啊! 多麽美妙啊!” 她簡直欣喜若狂了,後排三人座上只有我們倆,然後就起飛了。

大衛.威爾科克: 前面有兩名駕駛員嗎? 需要兩人操作?

科里.古德: 對。兩個人坐在前面,後排一般三個座位。一般只有我一個人乘坐,所以這次看到還有別人時讓我有些吃驚。當我們停靠好之,我們下了飛船。還有很多其他人剛剛到達來開會,他們看起來都是普通人,他們排成一隊走進月球行動指揮部的貴賓區。網薩雷斯會見了我,把我帶到他們前面旁邊有一間會議室,他把我帶到這個擁擠的房間的最前面,然後讓我站在那裏。他說: “就站在這裏。那裏幾乎就是會議室的最前面,於是我就站在那裏,我的大姆指插在牛仔褲裏,我感到很尷尬因為所有的眼睛都盯著我,然後我就抬頭四處觀望,我看見這些人都坐在轉椅上,那間會議室就好像一個大教堂,後排升起很高。這個房間大概能容納300人,那裏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有從印度來的政客,穿著卡領的衣服。

大衛.威爾科克: 領袖服?

科里.古德: 大概是吧。有些人看起來像是來自某個地方,有穿著不同軍隊制服的人,不同類別的空軍和傘兵制服,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有些人看來彼此認識,他們聚在一起彼此交談,小聲地說著話。我就站在前面努力不引人注目,雖然我就站在最前面,我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為什麽要在那? 我引起了前排幾個人的注意,他們是粗魯的軍人,對我說: “你小子是誰? 你來幹什麽?” 我說: “他們讓我站在這裏。 其中一個說: “你幹嘛帶著那頂傻帽子?” 他們說的是我戴的帽子,他們說: “摘下來。

我又把髒話濾掉了,我把帽子摘下來,翻過來擲在地上。另一個問: “你手上怎麽畫了一隻爬行動物?” 我看了看想把它擦掉,但是已經乾透了,只能抺得更模糊。當時我真的開始緊張了,我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麽事。

大衛.威爾科克: 你就站在那被人質問?

科里.古德: 我被人質問。

大衛.威爾科克: 你一個人站在台上?

科里.古德: 我一個人站站在台上,沒有預備我被帶到那,被告知站在那。突然,大家都安靜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後向我身後看。我沒有看到閃光或是任何奇怪的東西,但是當我回頭一看,那裏站著一個藍鳥人,我知道他叫拉提艾爾,我還知道另一個星球生物,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現在稱之為金三角頭,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他的名字,他們不太在乎名字。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的身體上有個金三角?

科里.古德: 他的頭是個金色的倒三角,大大的頭、大大的眼睛,藍色的。他的肩膀很窄,大慨和他人的頭一樣寛。他大慨三米高,比藍鳥人高幾十厘米。他的手臂非常長,非常細。他的腿也是如此。他沒穿衣服,沒有性器官,皮膚是褐色的,有金色的光澤,有三隻手指,他的腳有三個趾頭。他就這樣站著,好像三腳架。他不和人交流,只是站着,他看起來就好像體內沒有骨頭,他看起來就像幽靈。然後拉提艾爾開始與我以心靈感應交流,他舉起手來進行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 你是看著他,還是看著聽眾?

科里.古德: 我看著他,他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也引起了聽眾們的注意。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以前見過這樣的事嗎?

科里.古德: 除了網薩雷斯和少數幾個人沒有人見過藍鳥人,這是他們與藍鳥人的第一次接觸。那裏所有的人都知道那裏將要發生什麽,知道他們為什麽在那裏,只有我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麽,出於某種原因。這就是他們的做事方式,他們讓我經常處於不知所措的狀態,這有些奇怪,但我學著去適應。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出現之後,沒有人再質問你了吧?

科里.古德: 沒了。然後拉提艾爾告訴我轉過身去自我介紹,然後復述一他所說的話,一個字也別落下,要確保我復述每一個字,每句話都不要改一個字。所以我轉向聽眾,我現在記不得他要我在眾人面前說的每一句話,然後他接提問,一共有好幾個問題,很多是技術性問題,我不明白他們問的是什麽,拉提艾爾明白,我不明白自己對聽眾的回答,但是我記得一些有趣的問題。當我回家之後我立刻寫下來以免忘記,我這裏記錄了幾個。如果你想聽的話…….

大衛.威爾科克: 當然,你要讀的東西我們洗耳恭聽。

科里.古德: 一個穿制服的人問,他問,鳥人是否就是(一的法則)中說的 Ra”?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提出這樣的問題很有趣。

科里.古德: 拉提艾爾通過我做的唯一回答就是: “我是拉提艾爾。這是唯一的回答。

大衛.威爾科克: 正如你所知,在(一的法則)中對每一個問題的回答都是以 我是拉開始的,所以這個回答就很顯然了。

科里.古德: 所以,那個人對這個回答看來有些失望。接下來是另一個問題,其中一個人看來像是來自地球,看起來很重要很高貴,他問: “為什麽需要這麽多的球體(sphere)? 為什麽在太陽系中有100個球體? 為什麽這些生物需要這些更大的飛船?” 拉提艾爾讓我這樣回答: “我們不需要交通工具 有遠超過100個球體等距分布在太陽系各處,它們就是你們稱之為設備的,是為了阻擋海嘯般的高能振動風暴進入你們的太陽系,使其不能危害你們的恒星、行星以及生命,當太陽系進入銀河的這個部份時,便需要如此。 另一個人問: “如果你不居住在球體內,當你非物質化的時候,你會去那裏?” 他的回答是: “我們中的很多人會回到我們的世界,其它的則處於你們稍之為 被遮掩的狀態,並觀察地球上的活動以及那些還未被其他人發現的,你們人類的殖民地與處所。沒有合適的詞,只能說被遮掩,其他的回到他們的世界,不會逗留在些球體中。另一個人問: “為什麽最近有一場干涉? 在發現其它團體即其它秘密太空項目團體有可行的智慧方案,這些方案,這些方案可以帶來巨大變化,並幚助他們取得重大勝利。對此的回答是不同神秘太空項目團體都理的信息,但我當時不理解,現在我明白其中的含義了。他的回答是 自從背叛以來我們的策略發生了變化,導致了兩起暴行,這令人不安。這些發生在火星和地球上的極具破壞性的事件,導致生命與純真的大量損失,這些令人不安的跡象表明這些新策略,正將聯盟帶向令人無法接受的、如此大規模的附帶性破壞

大衛.威爾科克: 有多大規模?

科里.古德: 我們待會兒會談到,但是在星的一處所,我想大約有25萬人死亡。

大衛.威爾科克: 是由聯盟的新探測者們發動的軍事打擊造成的?

科里.古德: 是的。未經委員會的批準,他們擅自行動。

大衛.威爾科克: 你說他們有可行的智慧方案?

科里.古德: 是的,是探測者和其它秘密太空項目團體的方案。

大衛.威爾科克: 所以他們不能隨便發起這樣的攻擊?

科里.古德: 不行。那個可行的智慧方案,如果他們要採取行動他們只有很短的時間,於是他們選擇擅自行動。

大衛.威爾科克: 拉提艾爾和他的盟友們對此非常生氣?

科里.古德: 是的,有幾個秘密太空項目團體,自外圍障礙被建立之後,被禁止再次進入太陽系,其中有些人一直在游說,試圖使其中一些人能回來,這就是提問者之一。

他們希望星系聯盟 (Gakactic league of Nations),我一直視他們為北約類型的秘密太空項目團體(SSP),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們被稱作 星系聯盟。為了回歸,他們聲明這個團體回歸後,將遵照球體聯盟的一切命令。

大衛.威爾科克: 你認為自從外團障礙建成以來星系聯盟有多少人在太陽系之外?

科里.古德: 幾乎全部。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也是人類?

科里.古德: 他們是人類。

大衛.威爾科克: 從這裏出去的?

科里.古德: 是的。他們幾乎全部駐扎並運作於太陽系之外,他們幾乎全部在那裏並且不能回來。回答是: “這個請求被駁回。他們被告知,在可預見的未來他們在所有太陽系內外火的穿行仍會被禁止。這個回答令很多人不滿,因為很多在坐的人都非常希望這個團體被允許回來,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團體比較中立。

大衛.威爾科克: 你認為秘密太空項目管理者所及的這些智慧文明中,有那種文明知道發生這樣的事? 也就是在太陽系周圍可以建立這樣的屏障?

科里.古德: 因為這件事看來出乎他們的意料,大家都很吃驚。

大衛.威爾科克: 所以這件事的發生非比尋常?

科里.古德: 我想是的。一個軍人問了一個深奧的問題,軍人問這樣的問題很奇怪,這是一種子探索。這個問題早已有了,所以他們一定在網上查閱了一些信息,問題就是 是否有一個靈魂牢籠專為我們死後設立?

大衛.威爾科克: 靈魂牢籠?

科里.古德: 對,靈魂牢籠。網薩雷斯隨後說,他指的是一道白光之後的靈魂牢籠,就是人們說死後會見到的。如果你走進白光,你將被業力因住,落入靈魂牢籠。

大衛.威爾科克: 阿特貝爾在90年代曾說過: 別走進那光中,那是個陷阱。

科里.古德: 這就是這個問題所指的。我當時真的不知道他問的是什麽。拉提艾爾的回答是: “我們在生前與身後遭遇的陷阱,都是我們為自己布下的。白光盡頭外有靈魂牢籠這樣的觀點,是預先設定的一種心理戰術與扭曲。這樣我們就會憑借著意識中的創造力去創造這樣的看見,這正是創造這種扭曲的目的所在。你看,這就是他們說話的方式,非常令人困惑。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有沒有解釋過為什麽他們要這樣交流?

科里.古德: 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 如果你想得到更具體的回答呢?

科里.古德: 他們只是繼續說他們計劃要說的話。有時候我也會問一個問題,如果問題不相干,他們就會繼續說下去。問這個問題的人對這個解釋看起來並不滿意。我回家後記下的問答就是這些了,我就寫下這麽多,大部份的問題就是技術性和戰術性的,我根本不明白他們所問的是什麽,也不明白我所復述的回答。

大衛.威爾科克: 概括地說你認為聯盟從球體生物那裏得到什麽? 他們期待得到軍事支持以便促成秘密的完全揭示? 他們想要什麽?

科里.古德: 我認為他們希望的,如同很多人希望的那樣,來很多人來痛遍敵人、承受尊拜。他們希望他們來成為救主帶給他們技術,去消滅敵人或者來解開枷鎖,解救世人或者他們下來鏟除精英層。但結果是他們失望了,他們驚訝地發現,他們想要一個完全軍事化的外援,他們是軍人,有著軍人的思想。但是這些生物卻帶着被他們稱為繥皮式的愛與饒恕的信息,自我覺悟的提高,與這些人所想的大相徑庭。所以他們中有很多人非常擔懮,非常失望。

大衛.威爾科克: 你說他們問了很多你不明白的技術性問題,他們的主旨是不是要提高他們的戰爭相能力和戰略戰術?

科里.古德: 是的。他們要學習戰術增加攻擊能力,並且他們想有能力看到未來,各種不同的暫時性問題,那些是我的頭腦無法理解的。因為我不知道他們這些問題背後的邏輯,所以我無從理解他們為什麽提出這些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 藍鳥人提艾爾說有海嘯般的能量在沖擊太陽系?

科里.古德: 他隨後說這些能量波浪好像海潮與流水一樣,它們一波接一波沖擊太陽系和我們的星團。我們所處的星團是銀河系的扭曲地帶我們正在進入星系區域,這個高能的區域。

大衛.威爾科克: 他有沒有說到這種海嘯的即時或短期效應受其沖擊,我們會有什麽事發生? 我們怎樣觀察到這種效應?

科里.古德: 如果他們不分散這些能量就將會有許多災難性的太陽活動,人與動物會有許多可怪舉動以及極差的天氣和地震等等。現在各種各樣的事情未發生是因為能量被球體分散緩和了。

大衛.威爾科克: 奇怪的舉動包括什麽? 我們會看見什麽?

科里.古德: 基本上就是末日的瘋狂,人們將無法控制能量的變化。

大衛.威爾科克: 所以這種能量海嘯對意志有影響?

科里.古德: 影響人們的意認。你醒來時會發現在你所在的地區每晚不是聽到一兩聲槍響,而是聽到各種連接續的槍聲騷亂以及瘋狂的事情正在發生,人們將反動並舉止怪異,而且是毫無理由地。

大衛.威爾科克: 我想大多數人認為他們的思想是他們自己的自由,除了他們自己的意志沒有什麽能影響他們的思想和感覺。

科里.古德: 我們都是彼此相連的。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集體意識,它可以被高能量的背景噪音或是宇宙的背景能量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 這樣影響持續下去會有什麽效果? 如果他們能阻止人們變得瘋狂,那麽隨著能量變化繼續,我們將得到什麽?

科里.古德: 我們現在正贏得時間去提升我們的覺悟。他們的信息說這樣我們能更加愛人,寛恕自己和寛恕別人,他們說這樣就能終止和我們自己的需要; 要願意幚助別人,不是去當別人的腳墊,而是具有同情心去幚助別人; 每日努力去提高意識和振動。

大衛.威爾科克: 所以他們不是要成為新的神。

科里.古德: 絕對不是。他們給我灌輸的思想之一,就是我要確保自己不要自稱大師。我要保持謙虛; 我要確保這次信息傳遞不會演成邪教或是宗教。我不太了解其歷史,但是顯然他們以前嘗試過三次,但是每次他們的信息被曲解,人類利用它去操控,並把它變成邪教和宗教。

大衛.威爾科克: 你能舉例說明你得到那些教訓嗎?

科里.古德:  我曾經大發脾氣、充滿仇恨。他們告訴我在這個高能量的時期因果報應更加迅速,我遭受了一些即時的報應,使自己遭受攻擊。他們告訴我,我需要去實踐我宣揚的,專注於自己說過的話,我需要更加努力,去實現自己說的話,變得更加有愛心,能寛恕這些聽起來很容易,但卻是非常困難的道路,非常困難。

大衛.威爾科克: 這好像和精英們的信仰正好相反。

科里.古德: 確實。任何人在這條道路上都會跌跌絆絆,作為人我們很難去受那些很你的人,很難寛恕那些吐唾沫在你臉上的人。這不是一條輕鬆的道路,但如果你要提升你的意識,成為有更高振動的人或者存有,你就必須走這條路。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有沒有告訴你意識與現實世界的關係?

科里.古德: 當然。

大衛.威爾科克: 根據他們對你的個人教導,這種關係是怎樣的?

科里.古德: 同樣的原理也被用來奴役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 我不明白。

科里.古德: 我們的公眾意識被用作工具來控制我們,奴役我們。當權者利用媒體在我們的公眾意識裏埋下負面意識的種子,然後再利用大眾媒體傳播偽造事件或偶發性災難事件等等,引發我們情緒化地貢獻負能量,通過我們的金眾意識制造那種狀況並令其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 你是說就好像假想工程 (Imagineering) 一樣?

科里.古德: 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 他們試圖利用和培育我們擁有的能力去顯化他們想要的後果?

科里.古德: 是的。當權者完全明白我們意識的力量,他們也明白我們周圍的一切包括我們的思想、光、能量、物質都是振動的狀態; 我們的意識是一種振動狀態我的集體意識是一個非常强大的有共同創造力的機制,它對我們周圍所有的振動狀態都有影響。一旦我們學會駕馭它,我們就能改變現實,特別是當我們進入星系的高振動,我們的意識振動會提高,我們的力量會更强大。精英和其它試圖將我們封閉在頻率盒子裏的集團們會發現我們更難對付。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racegodfun
racegodfun 2019/04/09

第二場 4 1200

[] 千里如咫尺,天涯若毗隣

#路途遙遠不當一回事,好像還是在眼前,住處即使很遠但是心裏還是不覺遠離,整句形容大家亙相的牽掛

=大聚會

[] 焚書又坑儒,人人反暴秦,世界日日變,時代似巨輪

#將不利自己的趕盡殺絕自然引起反抗,事件會不斷發酵和轉變,無人能夠阻擋文明的進步

=極速前進

[] 小注怡情師指引,發財有路盼君依循

#以小搏大心理沒有壓力,發達與否命中注定,不可免強而為

=小威人

 

1開心兄弟 2大聚會 3龍騰摘星 4極速前進 5友享友賞 6小威人 7勇冠多 8捉金喜 9航天勇將 10盈多福 11爪皇轟天 12無價寶

racegodfun
racegodfun 2019/04/09

第一場 5 1000

[] 人之大患,好為人師

#作育人才,願為人施教

=做得好

[] 開門七件事,你知我又知

#入廚記緊的材料,大家都清楚不過要的是什麽

=不忘初心

[] 愛侶講緣份,相逢要合時,霧春今已過,下種要及時

#成雙成對要有機遇,時候到了就要把握時機不能錯過

=幸運大兄

 

1城中霸 2金剛秀 3大地和平 4不忘初心 5做得好 6幸運大兄 7吉利馬王 8東方孖寶 9確威龍

racegodfun
racegodfun 2019/01/20

4場 第四班1200
[
] 天下無難事,人心自不堅

#天下之間其實沒有什麽叫做難事,所謂難事只不過對沒有上進心的人而言,對一個有毅力和恒心的人是不存在的。就是有信的人遇上種種問題都能化解

=富高八斗

 

[] 孟母為求教子,不辭將屋三遷

#孟子的母親,世人稱她孟母孟子小時候居住的地方離墓地很近,孟子學了些祭拜之類的事,玩起辦理喪事的遊戲。他的母親覺得這個地方不適合孩子居住於是將家搬到集市旁,孟子學了些做買賣和屠殺的東西母親又覺得這個地方還是不適合孩子居住。又將家搬到學宮旁邊孟子學習會了在朝廷上鞠躬行禮及進退的禮節。孟母覺得這才是孩子居住的地方。等孟子長大成人後學成六藝獲得大儒的名望君子以為這都是孟母逐步教化的結果

=美麗滿載

 

[] 有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遠離凡塵俗世方可成仙

#靠著朱砂的變紅,靠著墨的黑。比喻接近好人可以使人變好,接近壞人可以使人變壞指客觀環境對人有很大影響。道教或神話故事中指人世間到家佛家修行的地方稱方外或者是化外而像我等俗人活的世界就是凡塵俗世,想成為仙人就必須放下

=紀利雄星

racegodfun
racegodfun 2019/01/20

1場 第四班1400
[
] 泣聲驚天地,吼聲震神州

#哭聲使天和地都感到震驚,使鬼神為之哭泣,一種巨大的聲連山嶽都感到震動

=帝勝之星

 

[] 有謂妾不如妓,亦謂妓不如偷

#視女子為玩物的畸形心理供男發洩性欲的一種不道德觀念是理所當然的行為

=智力寶

 

[] 須知舉頭神明在,牛頭馬面將汝收

#要知神明就在高處看著你,做壞事會有牛頭馬面來取你命,兩個勾魂使者,一個長著牛的頭,一個長著馬的臉,專勾人的靈魂然後帶著已死人的靈魂去閻王殿報到

= 長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