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愛民主 但接受不了叫中國做支那

2016/10/15 10:11:41 網誌分類: 經濟
15 Oct
        早前相約了孩子在中環匯豐銀行總行門前一對銅獅子前會合,孩子到場後,我指着獅子背上的破洞,說這是二次大戰日軍侵略香港時留下的子彈痕,她摸着獅身的彈孔,一面驚訝,很難想像香港曾經打過仗。我在之後半小時的車程中,說起香港的戰爭故事。

        匯豐這對銅獅子有名有姓,左邊張開口的叫史提芬(Stephen),右邊合上口那隻叫施迪(Stitt),它們是匯豐第二代的銅獅,第一代銅獅一九二三年放在當年匯豐的上海總行,這對香港銅獅一九三五年安放在皇后大道中香港總行的大門外,它們的名字是紀念上世紀二十年代香港總司理的史提芬(AGStephen),以及上海總經理施迪(GHStitt)。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軍隊以工兵及步兵作先遣部隊,渡過深圳河進入新界,正式開始侵略香港。十八日開始進攻香港島相信就在港島的英國守軍和日軍駁火時,在匯豐的兩頭獅子身上留下彈痕纍纍。到十二月二十五日英軍投降,香港淪陷,進入三年零八個月被佔領的黑暗時代。二戰期間,日軍曾將匯豐兩隻銅獅運返日本,據說想將之熔掉取銅,幸好最終未有成事。二戰結束後,兩隻銅獅運回香港,身上永留戰爭的印記。

        我對孩子說起,爺爺經常講二戰的慘痛經歷,我知道二戰的東西,主要從爺爺口中得知,包括「三年零八個月」佔領期,「日本仔」要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吞併「支那」。

        爺爺說得最恐怖的日軍來時到處捉「花姑娘」(香港女孩)。就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香港守軍投降後,日軍高層酒井隆中將為獎賞部隊,特別發放三天「假期」,放縱部隊胡作非為。日軍因而到處捉本地女子姦淫,並到處搶掠。爺爺見到中環太平山街一帶,街上到處都是被日軍強姦後殺害的女子屍體,慘不忍睹。

        還有是日軍佔領後期,到一九四三年,日本敗象已呈,本地糧食短缺,每人每日只可得六両四米,後來情況惡化,每日只有四両六米,當時餓死很多香港人。

        我和孩子講起這些事情,只想她知道香港和中國這一段歷史,但不是想她痛恨日本,要恨的是當年發動戰爭的日本少壯派軍人,那些視中國人為低人一等的「支那人」的軍國主義者。他們說服日本天皇支持他們,從文人政府手中奪權,甚至暗殺阻礙他們的日本政要,然後向鄰國發動戰爭。明白歷史,就是想防止災難重演。

        沒有國,不會有家,國家弱,他人就會來侵略你,這是歷史教懂我們簡單而殘酷的事實。作為中國人,愛國家,愛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是一種立場。你不喜歡做中國人,不愛國家,是另一種立場。香港是自由社會,可以各自論述。

        但若你用粗口F我的國家,我就接受不了。你稱我的國家為「支那」,我也接受不了。不要用「鴨脷洲口音」來推搪,說了就是說了。

        我愛民主,認為民主政制是制約獨裁的最佳方法,但若果香港民主化只會帶來語言的暴力,帶來對他人、對國家藐視,帶來罔顧規則法紀,我們還想要民主嗎?說到底政治就是權力的爭奪,最終就是誰來執政的問題,若香港進一步民主化,就是這些說「re-fxxkingof支那」的人上台執政,對不起,我有點怕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上若善水
上若善水 2020/07/15

香港疫情為什麼又又又爆了?早早就封閉往返內地關口的香港,出了什麼問題?

7月5日,成為香港疫情的新分水嶺。

之前,未能清零的新冠案例似乎並未能觸動港人敏感的神經。之後,新增不斷出現兩位數。

特殊的地理位置,逐漸放寬的疫情限制,港人返港,海員,機務人員,再加上後期開放外籍傭工入境,在5月中起便不斷給香港帶來零星的輸入性案例,甚至極少量的本地傳播,但人們卻習以為常。

隨著一位59歲粥店廚師被確診患新冠肺炎,一夜之間,本地確診的案例數爆了。

從在食肆用餐的出租車司機,到養老院,再到學生和家長。原本因港人謹慎態度而不得翻身的新冠病毒,仿佛瞬間抓住了空隙,滾雪球一般在普通人之間肆虐而過。


情況最為惡劣的莫過於位於黃大仙區慈雲山的護老院,從7月7日到14日,就有接近40個確診案例,且有一名老太在13日病亡,成為香港因新冠病亡的第八例。而在沙田,僅僅是同一棟大樓,就有11個確診案例。

遍布各區的疫情,可謂是處處起火。

火焰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燒到自己身上,在這樣的恐慌下,北上成了不少港人的選擇。

援引東方日報封面:“寧在深圳隔離,不願再留下等死”,港人離境數字同樣是疫情惡化的指標。

7月6日,就在疫情爆發的第二天,深圳灣錄得入境人數1812人,較前日增幅4成。

10日,迫於不斷增加的本地確診案例和中學裏的聚集性爆發,香港教育局長宣布13日起中小學和幼兒園提前進入暑假。

隨後一天,大批在內地有親人的家長帶著子女“逃離”香港,由深圳灣口岸北上。當日的離境人數飆升至2455人,超過八成是香港居民(2017名),創下3月起實施入境限制以來最高 果凍威而鋼數值。即便有媒體強調暑假恐怕是離港熱潮的主要原因,香港家長們卻在接受采訪時明確表示,擔憂疫情同樣是逼迫他們做決定的主要原因。

12日,確診的38宗病例中又有13宗無法溯源,超過3成的未知路徑將導致疫情進一步惡化。港大醫學院院長更是表示病毒的傳播率比初期高近三成,R指數從一人傳一人進化為一傳三甚至是四。輪番而來的壞消息讓居民人心惶惶,紛紛考慮搬離疫情爆發的住所。


香港貿易局為此緊急叫停周三書展,行政長官宣布限制聚集令將在15日零時起再次生效。其中兩項新措施包括:前往香港的旅客必須出示健康證明才能乘坐各類交通工具抵港;居民在乘坐交通工具時必須佩戴口罩。此外,之前的部分限制令也被重啟,包括關閉部分娛樂場所(迪士尼海洋公園包括在內),在晚6點至早5點間禁止堂食,持久液被部分媒體稱為疫情來最嚴禁令。

港大教授袁國勇表示,相信新一波疫情由檢疫漏洞引起。而早在一周前,他便已稱疫情來襲是專家預料之中。

5月前的疫情應對曾是一片贊美,有SARS的慘痛教訓在前,這一波看起來很是突然的疫情,真的恰好因為0號患者正好傳染給了食肆廚師嗎?

新冠疫情,其實就像不斷沖刷河堤的洪水。如果僅是置之不理,期待著憑借運氣邁過隱患,就只能面對承受決堤的後果。

而香港的河堤,其實早有兩個拳頭大的孔洞了。

首當其沖的,是它極為有限的檢測能力。

在澳門已經普遍實施網上預約檢測時,香港還維持著傳統的做法,身體不適必須先去就醫,這早已被證明是極危險的必利吉防控漏洞。

此外,高昂的檢疫費用更是阻止居民積極求醫的一大門檻。

以澳門為例,據BBC報道,居民首次檢測免費,每次收費180澳幣。而在香港,每次檢測需付費1500至3200港幣。

成本如此高昂,主要是因為香港本地不生產檢驗產品,試劑盒均從歐美采購,不僅路途遙遠價格昂貴,甚至連數量也有限。但如果用內地成本低廉的試劑盒,政府則又因居民對內地和民間力量信任不足而無法果斷做下決定,自然導致檢測效率低下。


即便是香港本地的生物科技公司向政府去信,表示自己具備更快速,更便宜的檢測方式,甚至願意額外雇傭人手做檢測,政府始終難以下定決心事急從權。


數據更能證明港府有限的測試能力。3月10日,香港政府表示目前可以將每日測試數量從1000提升為最多2000例。但直到兩個星期後,這個數字才勉強達到超級犀利士,但當日入境香港旅客就達4662人。


7月9日,在BBC早前對港府的采訪中,香港的檢測能力毫無長進。兩天後,在面對立法會質問時,政府便表示將會將數字提高至7500例每日,並在8月做到每日8000例。


與此同時,倫敦在5月,僅僅是一個郊區的檢測中心,在誌願者和專業人士的維護下,就能達到每日30000例的檢測量,平均3秒進行一個檢測。而檢測大國韓國,從疫情爆發以來,便一直維持著4400例一日的檢測數量。


失去了大量測試的能力,香港自然對零星爆發的本地案例,以及隱形傳播鏈束手無策。

居家檢疫是另一大漏洞。


由於缺乏多次測試之間的良好銜接,入境香港的旅客無法接受落地檢測,是社區傳播的又一大誘因。通關後的居民並沒有統一交通工具接送,而是自行選擇交通方式回家接受隔離。僅僅是這一點,就很有可能導致社區傳播。


按照香港政府的規定,海外返港的居民,必須接受14天的強制隔離檢驗。然而就像2020遍布全球的例子一樣,人類總是很難耐得住寂寞。僅僅靠紅色的腕帶和被抓到後罰款,根本沒辦法讓居民們老老實實地呆在必利吉正品家裏。而同居的家人,更是完全無需遵守隔離規定,該買菜買菜,該出行出行。考慮到香港擁擠的居住空間,攜帶病毒的旅客很難不把病毒傳播給家人,再由家人帶至整個社區。


看似完備的居家隔離,早就在缺乏實質手段鞏固的情形下,漏成了篩子。


此外,受職業限制豁免入境的外國人士,更是成了疫情爆發的隱形炸藥桶。這些無需檢疫,更不需要隔離的外國人可以隨意出入人員密集區域,簡直是千裏投毒的絕佳案例。


根據14日袁國勇教授的猜測,第三波爆發,或許正是因為來自機場的乘客將病毒傳染給的士司機,進而在全港蔓延。


如果說香港防疫一直以來都有如此大的漏洞,為什麼直到現在才大爆發?

除了難以解釋的機緣巧合,病毒的變異可能是其中最大的原因。


根據科學期刊《Cell》,病毒已從最初變種為G614並從歐洲傳播到美國。而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則何栢良指出,在傳染力上加強了3至9倍G614從4月開始取代原本病毒株成為香港主流。


從限制入境,再到乘坐交通工具必須佩戴口罩,甚至引進兩家大陸私營機構進行檢測,並負擔所有液態威費用。在最新限制令中,在疫情控制上相當保守的港府,似乎靠著袁國勇,何栢良等專家的指責裏,找到了漏洞所在。

至於亡羊補牢,會不會為時已晚?

對能在SARS中生存下來,並且全靠自覺和謹慎地渡過第一和第二波疫情,5,6月間不斷有輸入病例時也做到28日無本地感染的香港居民,或許這些也不過是黎明前最後的黑暗而已。

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 2020/07/13

可能大家不知道,90年代英國已經名義上給香港人 10+1 ,住10年可以申請移民,如果高技術3+1。實際是呢?冇一個我認識的香港人能夠在第9年 (或上班2年後)能夠續簽。

這次5+1,英國人一向玩devil not even in details 不成文法/內部指引。要不要年年續然後第4年被趕?passport 通常5年期,就算即批即上機,到英國後四年半就要申請換BNO,到時批唔批?拿個新BNO通常要加簽,會唔會簽唔到?

網友
網友 2020/07/09

  圖:受疫情影響,「香港健康碼」將延後推出

  【大公報訊】記者周詠恩報道:新冠肺炎爆發第三波,《大公報》取得獨家消息,原本行將開通的「香港健康碼」,需押後至八月才推出。澳門政府昨亦公布,因應香港疫情,港澳健康碼「肯定會重新研判」。

  消息稱,粵港互通的「香港健康碼」已進入最後測試階段,上周五檢測機構作最後系統測試,軟件大致運作暢順;惟香港疫情急轉直下,「香港健康碼」或延至八月推出。

  澳門政府醫務主任羅奕龍昨表示,港澳健康碼肯定會因應香港最新疫情而重新研判。可是,與疫情相對緩和的廣東省,粵澳通關便利會有序推進。澳門疾控中心協調員梁亦好說,已因應香港情況,重新檢視為各豁免個案的制訂的指引和守則,包括會於香港機場到澳門北安碼頭,安排船員、機組人員和跨境司機等,要求每七天做核酸檢測。

  另外,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昨書面答覆議員提問時表示,一直與廣東省和澳門商討,有限度便利必要來往粵港或港澳人士,政府將適時落實及公布詳情。他指出,現時已有15間私營化驗所提供新冠肺炎病毒檢測,相信隨着需求增加和市場競爭,收費亦會逐步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