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與神對話I--12.別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來取代之

2016/10/17 20:50:36 網誌分類: 《與神對話》
17 Oct


與神對話I--12.別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來取代之

尼:我為何不能做我此生真正想做的事而仍能謀生呢?

神:什麼?你是說你真的想要在你的人生中有樂趣,而仍舊賺到可以過活的錢?老兄,你在做夢!

尼:什麼——

神:開玩笑罷了——只不過在玩玩讀心術而已。你明白嗎,那可一直是你關於這事的想法。

尼:那是我的經驗。

神:是的。但是我們已經講過好幾次了。做他們愛做的事而能賴以為生的人,是那些堅持如此做的人。他們不放棄。他們從來不投降。他們向生命挑戰,看生命敢不敢不讓他們做他們愛做的事。

但,還有另一個因素必須提出,因為談到終身志業時,這是在大多數人的理解裡都錯失的因素。

尼:那是什麼?

神:在存在(being)和做事(doing)之間有一個區別,而大多數人將他們的重點放在後者上。

尼:難道他們不應該嗎?

神:並沒有涉及“應該”或“不應該”。只有你選擇什麼,以及你如何能得到它。如果你選擇平安、喜悅和愛,經由你所做的事,你不會得到很多。如果你選擇快樂和滿足,在做的路徑(path of doingness),你將找到很少。如果你選擇與神合一,超絕的知曉、深刻的了解、無限的慈悲、完全的覺察、絕對的完成,由你正在做的事上,你不會達成很多。

換言之,如果你選擇進化——你靈魂的進化——你也無法藉由你身體的世俗活動而產生那個。

做事是身體的一個機能。存在是靈魂的一個機能。身體永遠在做某件事。每天的每一分鐘它都在從事某件事。它從不停止,它從不休息,它經常在做某件事。

要不它就是在做靈魂吩咐它去做的事,要不就在做違反靈魂吩咐的事。你生命的品質便危險的懸於其間。

靈魂永遠就是存在。它是(being)它之所是,不論身體在做什麼,也不因為身體在做什麼。

如果你認為你的人生就是關於做事,你便不了解你的所為何來。

你的靈魂不在乎你做什麼維生——而當你的人生過完了時,你也不會在意。你的靈魂只在乎,當你在做不論你做的什麼時,你是什麼。

靈魂追求的是一種存在的狀態,而非一種做事的狀態。

尼:靈魂在尋求做什麼?

神:我。

尼:你?

神:是的,我。你的靈魂是我,而它知道這點。它所在做的,是試圖經驗那一點。而它所記得的是,要有這個經驗之最好辦法是經由什麼都不做。除了“是”之外沒有一事可做。

尼:“是”是什麼?

神:你想要是的不論什麼。快樂的、悲傷的、軟弱的、堅強的、喜悅的、報復心重的、有洞察力的、盲目的、好的、壞的、男的、女的。隨你挑。

我真的是那個意思。隨你挑。

尼:這全都非常深奧,但它與我的事業又有何干呢?我正在設法活著,活下去,養活我自己和家人,做我喜歡做的事。

神:試試看“是”你喜歡“是”的樣子。

尼:你是什麼意思呢?

神:有些人做他們做的,賺了大錢,別的人卻做不起來——而他們是在做同樣的事。區別在哪兒?

尼: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技藝。

神:那是第一次刪減。但現在我們來刪第二次。現在我們只剩下兩個擁有差不多相等技藝的人。兩人都大學畢業,兩人在班上都名列前茅,兩人都了解他們在做的事,兩人都知道如何非常純熟地用他們的工具——然而其一仍比另一個做得好;一個鴻圖大展,同時另一個卻在掙扎求生。那是怎麼回事?

尼:地點。

神:地點?

尼:有人曾告訴我說,在開始一項新事業時,只有三件事得考慮——地點、地點,還是地點。

神:換言之,不是“你要做什麼”而是“你要在哪裡做”囉?

尼:一點沒錯。

神:那聽起來也像是對我的問題的答案。靈魂只關心你要在哪兒。

你要在一個叫作恐懼的地方,或一個叫作愛的地方?當你接觸人生時,你在哪兒——並且你從哪兒來?

現在,在兩個同樣夠格的工作者的例子裡,其一很成功,而另一個則否,並不是由於他們任一人在做什麼,卻是由於他們兩人“是”什麼。

其中一個人在她的工作裡是開放的、友善的、關懷的、愛助人的、體貼的、愉快的、有自信的,甚至喜悅的;而另一人卻是封閉的、冷漠的、不關心的、不體貼的、乖戾的,甚至憎恨她在做的事。

現在假設你要選擇甚至更高超的存在狀態?假設你選擇了善良、同情、慈悲、了解、寬恕和愛?萬一你選擇了像神似的?那時你的經驗會是什麼?

我告訴你這點:

“是”吸引“是”,而產生經驗。

你在這星球上並不是要以你的身體生產任何東西。你在這個星球上是要以你的靈魂生產一些東西。你的身體只不過單純的是你靈魂的工具,你的頭腦是令身體做事的力量。所以,你在此所有的是個有力的工具,用來創造靈魂之所欲。

尼:靈魂之所欲是什麼?

神:沒錯,是什麼?

尼:我不知道,我在問你。

神:我也不知道。是我在問你。

尼:這可以永遠繼續下去。

神:它已經是了。

尼:等一下!我記得之前你曾說過靈魂在尋求的是你。

神:那麼就是這樣。

尼:那麼,那就是靈魂之所欲。

神:以最廣的說法,是的。但它尋求的這個我,是非常複雜,非常多重次元、多種感覺、多重面向的。我有一百萬個面向。十億、一兆。你明白嗎?有污穢的、有深奧的、較小的和較大的、空洞的和神聖的、可怖的和似神的。你明白嗎?

尼:是的,是的,我明白……上和下,左和右、這兒和那兒、之前和之後、好和壞……

神:一點不錯。我是起點和終點。那並非只是一句很美的話,或一個俏皮的觀點。那是表達出來的真理。

所以,在尋求是我的當兒,靈魂在它前面有個宏大的工作;一個可自其中挑選的龐大的“是”之菜單。而那正是它現在這一瞬間在做的事。

尼:選擇存在的狀態。

神:是的——然後產生正確而完美的條件,在其中創造對那存在狀態的經驗。所以,真實的事是,沒有一件發生在你身上或經由你發生的事,不是為了你自己的最高善的。

尼:你是指,我的靈魂正在創造我所有的經驗,不只包括我在做的事,並且包括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神:我們不如說,是靈魂引領你到正確而完美的機會,使你正經驗到你計劃去經驗的東西。你實際上經驗到什麼得看你。它可以是你計劃要經驗的,或它可以是另一件什麼事,要看你選擇什麼。

尼:我為什麼要選擇我不想經驗的事?

神: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尼:你是指,有時候靈魂希望一事,而身體或頭腦希望另一事?

神:你認為呢?

尼:但身體或頭腦怎麼可以壓制靈魂呢?靈魂難道不總是得到它要的嗎?

神:這麼說吧,你的靈魂尋求那崇高的一刻,當你有意識的覺察到它的願望,而滿懷喜悅的與之合一。但靈魂從不會,永遠不會強加它的慾望到你目前有意識的、具肉身的部分上。

父不會強加他的意志在子身上。這樣做違反了他的本性,故此,老實說,是不可能的。

子不會強加他的意志在聖靈上。這樣做違反了他的本性,故此,老實說,是不可能的。

聖靈不會強加他的意志在你的靈魂上。這樣做,不合靈的本性,故此,老實說,也是不可能的。

所有的“不可能性”終止於此。往往頭腦真的尋求強加其意志於身體上——並且也這樣做了。同樣的,身體往往尋求控制頭腦——並且常常成功。

然而,身與心一起並不需要做任何事去控制靈魂——因為靈魂是全然沒有“需要”的(不像身和心都為“需要”所羈絆),因而容許身和心一直照自己的意思而行。

的確,靈魂根本不要別的方式——因為,如果你這個實體想要創造,因而知道它真的是誰的話,它必須經由一個有意識的意誌之行動,而非一個無意識的服從之行動。

服從並非創造,因此永遠不能產生救贖。

服從是個反應,同時創造卻是純粹的選擇,沒被控制,沒被要求。

經由現在這瞬間最高概念之純粹創造,純粹選擇乃產生救贖。

靈魂的機能是指明其慾望,並非強加其慾望。

頭腦的機能是由其選擇的餘地中選擇。

身體的機能是表現出那選擇。

當身、心和靈在和諧與統一中一同創造時,神成肉身。

於是,靈魂真的在其自己的經驗中認識它自己。

於是,天堂真的歡欣鼓舞。

現在,在這一刻,你的靈魂又創造了機會讓你去是、做,並且擁有認識你真的是誰所需要的東西。

你的靈魂帶你到你現在正在讀的字句——正如它以前曾帶你到智慧和真理的字句。

你現在要做什麼?你選擇要是什麼?

你的靈魂懷著興趣等著、看著,正如它以前做過許多次的。

尼:你是不是說,我世俗的成功(在此我們試著談論我的事業),將決定於我選擇的“是”的狀態。

神:我並不關心你世俗的成功,只有你關心。

的確沒錯,當你很長的一段時間都達成某種存在狀態時,你在世上所做的事之成功是很難避免的。然而你不需要擔心“維持生活”(making a living)。真正的大師們是那些選擇去創造一個人生,而非維持一個生活(make a life,rather than a living)的人。

從某種存在狀態會躍出一個如此豐富、如此圓滿、如此宏偉,而且如此有益的人生,以致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將不再為你所關心了。

人生的諷刺是,一旦世俗的物品和世俗的成功不再為你所關心,它們流向你的路便打開了。

記住,你無法擁有你想要(want)的東西,但你可以經驗你所擁有(have)的不論什麼東西。

尼:我無法擁有我想要的東西?

神:不能。

尼:在我們對話的很早期,你說過這點。但,我仍然不了解。我以為你曾告訴過我,我可以有不論什麼我想要的東西。就像“如你所想,如你所信,就會給你成就”一類的話。

神:這兩個聲明彼此並無不一致之處。

尼:真的嗎?對我來說,它們顯然像是不一致。

神:那是由於你缺乏了解。

尼:哦,我承認那一點。那就是我為什麼跟你談話的原因。

神:那麼我會解釋。你無法擁有任何你要的東西。光是要某樣東西的行為本身,就將它推離開你了,如我在第一章裡說過的。

尼:嗯,你可能先前說過,但你讓我跟不上了——太快了。

神:努力跟上來。我將更詳盡的再講一遍。試著跟上來。讓我們回到你的確了解的一點:思想是創造性的。好嗎?

尼:好的。

神:語言是創造性的,懂嗎?

尼:懂了。

神:行為是創造性的。思、言和行為是創造的三個層次。你跟上了嗎?

尼:就在你身邊。

神:很好。現在讓我們暫且拿“世俗的成功”做我們的主題,既然那是你一直在講的和問的事。

尼:太好了。

神:現在,你有沒有“我想要(want)世俗的成功。”這個思想?

尼:有時候有。

神:有時候你是否也有“我想要更多錢”的思想?

尼:有的。

神:所以你既不能有世俗的成功,也不能有更多錢。

尼:為什麼不能?

神:因為除了帶給你你所想的東西之直接顯現之外,宇宙別無選擇。

你的思想是“我想要世俗的成功”。但你了解,創造的力量就像個在瓶子裡的神仙。你的言語就是它的命令。你了解嗎?

尼:那麼,為什麼我沒有更多的成功?

神:我說,你的言語是其命令。現在你的言語是:“我想要成功。”而宇宙說:“好的,你是那樣。”

尼:我仍然不確定我懂。

神:這樣去想它。 “我”這個字是發動創造引擎的鑰匙。 “我是”這話是極端有力的。它們是對宇宙的聲明、命令。

現在,跟在“我”(它召來偉大的我是)字後面的不論什麼,往往會顯現在物質世界裡。

所以,“我”+“想要(want)成功”產生出你缺乏(wanting)成功。 “我”+“想要錢”必然產生出你缺乏(wanting)錢。它無法產生其他東西,因為思想、語言是創造性的。行為也是。而如果你的行為說你想要成功和金錢,那麼,你的思、言和行為是一致的,而你一定會有這些“缺乏”的經驗。

你明白嗎?

尼:是的!我的天——它真的是那樣作用的嗎?

神:當然!你是個非常有力量的創造者。現在且承認,如果你有個思想,或做個聲明,只一次——比如在氣憤中,或挫敗中,你不太可能會將那些思想或語言轉成現實。所以你不必擔心像“給我去死!”、“下地獄。”,或其他你有時候想或說的不是那麼好的事。

尼:謝天謝地。

神:不客氣。但,如果你一而再的重複一個思想,或說一個字——不只一次,不只兩次,卻是幾十次、幾百次、幾千次——你想像得到它的創造力量嗎?

一個思想或一個字表達、表達再表達,變成了正是那樣——被表達了。那是說,推出來了。它變成外在的實現了。它變成了你的物質實相。

尼:好慘!

神:那正是它常常產生的東西——好慘。你愛那淒慘,你愛那戲劇。那是說,直到你不再愛為止。在你的進化里會達到某一點,當你不再愛那戲劇,不再愛你一直活在其中的“故事”。就在那時,你決定——主動選擇——去改變它。只不過大多數人不知如何改變。你現在知道了。要改變你的實相,只不過是停止再繼續那樣想。

在這個例子裡,別去想“我想要成功”,而以“我有成功”來取代之。

尼:那在我而言,聽來像句謊言。如果我說那句話,我會是在開自己玩笑。我的頭腦會大叫:“你胡說!”

神:那就想一個你能接受的思想。 “我的成功現在正在到來,”或“所有的事都導向我的成功。”

尼:原來這就是在新時代肯定詞(affirmation)練習背後的訣竅。

神:肯定詞不會發生作用,如果它們只是你想要成真的事情之聲明。只有當它們是你已知為真的某事之聲明,肯定詞才有用。

最好的所謂肯定詞,則是一個感激和謝恩的聲明。 “神,謝謝你在我的人生中帶來成功。”現在,那個念頭、想法、說出來並且據以行事,產生了神奇的結果——當它來自真正的知曉;非由一個產生結果的企圖,卻由一個結果已然被產生了的覺察。

耶穌有這種明晰。在每個奇蹟之前,他都先為其交付而預先謝過我。他從沒想到不要感激,因為他從沒想到,他所宣告的事會不發生。那個思想從未進入他的腦海。

他對他是誰,以及他與我的關係是如此肯定,以致他的每個思想、言語和行為都反映他的覺察——正如你的思、言和行為反映你的……

現在,如果有什麼事是你選擇了在你的人生中去經驗,別只“想要”它——要選擇它。

你是否想選擇世俗說法的成功?你是否選擇更多錢,很好。那麼就選擇它。真的、完全的,而非不熱心的。

然而,在你的發展階段,如果“世俗的成功”不再令你關切,也不必驚訝。

尼:那是什麼意思?

神:在每個靈魂的進化里,會有這麼一個時候,當主要的關切不再是肉身的存活,卻是心靈的成長;不再是獲致世俗的成功,卻是自己的實現。

以一種說法,這是個非常危險的時候,尤其是在一開始,因為居於肉身內的實體,現在知道它正是一個在身體裡的存在——而非是一個身體的存在。

在這階段,當成長的實體在這個觀點上成熟之前,往往有一種不再關心任何身體的事情的感覺。靈魂是如此的興奮它終於被“發現了”!

頭腦捨棄了身體,以及所有與身體有關的事。每件事都被忽略了。關係被擱置一旁。家庭消失了。工作變成次要。帳單忘了付。身體本身甚至很長一段時間沒吃飯。這實體的整個焦點和注意力,現在是在靈魂及與靈魂有關的事上。

在這存在的日常生活上,這可能導致一個主要的個人危機,雖然頭腦感知不到創傷。頭腦在至福的感覺中流連。別人會說你喪失了頭腦——而以某一種說法來看,你可能是的。

發現生命和身體毫無關係,可能創造出另一方面的一個不平衡。雖然一開始實體的行為是——彷彿身體是所有的一切,現在它的行為卻像是身體根本不重要。當然,這並不是真的——如果實體很快的(並且有時候痛苦的)憶起來的話。

你是個三部分的存在(tri–part being),由身、心和靈構成。你將永遠是個三部分的存在,不只當你活在地球上時。

有時人會說,在死亡時,身和心都被丟掉了。身和心並沒被丟掉。是身體改變了形式,留在後面它密度最大的部分,但永遠保留其外殼。心智(不可與大腦混淆)也仍與你同行,加入靈和身,成為一個三次元或三面的能量團。

若你選擇回到你稱為“在地球上的生命”這個體驗機會,你的神聖的自己,將再度分開其真實的次元,成為你所謂的身、心和靈。事實上,你們全是一個能量,卻有三個分別的特徵。

當你著手住進一個在地球上的新肉身時,你的以太體(ethereal body)(如你們有些人稱它的)降低了其振動頻率——將它自己由一個振動得快到令它甚至無法為人看見的頻率中減慢下來,到一個產生質量和物質的速度。這實在的物質是純粹的思想創造——你的心智,你三部分存在的較高心智面——的作品。

這物質是億萬種不同的能量單位凝結成一個龐然的巨塊——由心智控制……你真的是一個大智之人(master mind,運籌帷幄之人,譯註:神又在說雙關語) !

當這些微小的能量單位擴展了它們的能量,它們就被身體拋棄,同時心智又創造出新的來。心智自其繼續不斷關於你是誰的思想中創造出這個來!可以說,是以太體“捕獲”那思想,然後降低更多能量單位的振動率(以一種說法“結晶化”它們),而它們變成物質——你的新物質。以這方式,你身體的每個細胞每幾年就會改變一次。相當實在的,你不是你幾年之前的同一個人。

如果你思考有病的或不適的思想(或連續的憤怒、憎恨和負面想法),你的身體會將這些思想轉譯成物質形式。人們將看見這負面的、病態的形體,而他們會問:“你出了什麼毛病?”(What's the matter?)但他們不會知道,他們的問題是多麼的精確(譯註:此處英文之妙無法轉譯,matter這個字本為物質,也有毛病、困難等義)。

年復一年、月復一月、日復一日,靈魂看著這整齣戲的演出,而永遠執持有關你的真理。它永不忘記那藍圖、那原始計劃、那第一個想法、那具創意的思維。它的任務是提醒(remind)你——就是說,真的重新思考(re–mind)你——因此你可以再度憶起你是誰,然後選擇你現在希望是誰。

以這方式,創造和經驗、想像和完成、知曉和成長,會以未知的循環繼續下去,現在,並且直至永遠。

尼:哎唷!

神:是的,正是那樣。哦,還有很多的要解釋。這麼多,以致永遠無法在一本書裡,或許在一生里也不可能解釋得完。然而你已開始了,而那是很好的。只要記得這點,就如你們偉大的老師莎士比亞說的:“何拉息歐,天上地下有比在你們的哲學裡夢到的還更多的事。”

尼:我可否問你一些有關此點的問題?比如,當你說,在死後我的心智與我一起走,那是否意指我的“人格”與我一起走?在死後我會知道我曾是誰嗎?

神:會的……以及你所曾是的每個人。它將全都對你開放——因為那時,知道於你有利。現在,在這一刻,則不會。

尼:還有,與此生有關,會有一個“算帳”——一個回顧——一個記帳嗎?

神:在你所謂的死後,並沒有審判。你甚至不被允許去判斷你自己(因為,基於在此生你是如何的對自己批判和不原諒,你一定會給自己很低的分數)。

不,沒有算帳這回事,沒人做出贊成或反對的手勢。只有人類是愛批判的,而因為你們是,所以你們假設我必然是。然而我並不——而那是個你們無法接受的偉大事實。

無論如何,雖然在死後沒有審判,你卻有機會再看看你在這兒時所有的思、言和行為,而決定那是否是你想再選擇的:你是誰,以及你想要是誰。

尼:有一種圍繞著所謂Kama Loca教義的東方神秘教誨——按照這教誨,在我們死亡時,每個人都被給與機會,去重度每個你曾思考過的想法、每句你說過的話、每個你採取過的行動,並非由我們的立場,卻是從每個其他受影響的人的立場。換言之,我們已經經驗到我們以前在思、言和行時我們的感受——現在我們被給與這經驗去感受在每個這些時刻裡,別人的感受——而藉由這個方法,我們將決定是否要再思、言或行那些事。對這點你有什麼意見嗎?

神:在你此生之後所發生的事,是太殊勝了,所以無法以你們能理解的說法在此描述——因為那經驗是異次元的(Other–dimensional),而用被如此嚴重局限的字眼作工具,來描寫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只能說,你們將有機會去再回顧這個——你目前的人生,沒有痛苦、恐懼或批判,為的只是讓你從在此生的經驗感受中,決定你想要由那兒走向哪兒。

你們許多人會決定回到這兒來;回到這個有密度和相對性的世界,以便有另一次機會去經驗,在這層面是你對你自己所做的決定和選擇。

而有些人——少數被選的——則將帶著一個不同的任務回來。他們將回到這有密度和物質的世界,只為了帶其他靈魂離開這有密度和物質的世界。在地球上,在你們中間,永遠有曾做過這樣一個選擇的那些人。你可以立刻分辨出他們。他們的工作已結束,他們回到地球來只為幫助他人。這是他們的喜悅。這是他們的狂喜。他們不求別的,只求服務他人。

你無法錯過這些人。他們無所不在。他們比你想的還要多。你很可能就認識一個。

尼:我是其一嗎?

神:不是,如果你得問,你便知道你不是。像這樣的一個人是不問任何人問題的。沒有事可問。

你,我的兒子,在此生是個信使。一個先驅。一個帶來訊息的人;一個真理的追求者,且常是真理的講述者。就這一輩子而言已夠了。快樂些吧。

尼:哦,我是快樂。但我永遠希望能更多!

神:對!你會!你永遠會希望更多。那是你的天性。尋求“更多”是一個神聖天性。

去追求吧,確定的去追求。

現在我想明確的回答你,用以開始我們這一段的持續對話的那個問題。

去吧,去做你所真正愛做的!別的都不要做!你的時間這麼少。你怎麼還能想到去浪費一分鐘做某些你不喜歡做的事來謀生呢?那種生活是什麼啊?那不是生活,那是垂死(dying)!

如果你說:“但,但是……我有需要依靠我的人……嗷嗷待哺的小嘴……一個依賴我的妻子……”那我會回答:如果你堅持你的人生是有關你的身體在做什麼的話,你就是不了解你為何到這兒來。去做些令你愉快的事吧——說明你是誰的事。

還有,至少對那些你想像阻止你得不到你的喜悅的人,你能不再懷恨和生氣。

不要輕視你身體正在做的事。它是重要的。但卻非以你所想的方式。身體的行動本意是反映一種存在狀態,而非想達到一種存在狀態的企圖。

在事情真正的秩序裡,一個人並不為了要快樂而做某一件事——而是一個人是快樂的,所以做某件事。一個人並不為了有慈悲心而做某些事,而是一個人是慈悲的,所以以某種方式行事。就一個高度有意識的人而言,靈魂的決定先於身體的行動。只有一個無意識的人,才企圖經由身體在做的事,來產生一種靈魂的狀態。

這就是“你的人生並不是關於你的身體在做什麼”這個聲明的意思。然而,真實的,你的身體在做什麼,卻是你的人生是關乎什麼的一個反映。

這是另一個神聖的二分法。

然而,如果你別的什麼都不了解,也要了解這一點:

你有喜悅的權利;不論有沒有孩子,有沒有配偶。追求它!找到它!而你會有一個喜悅的家庭,不論你賺多少錢或沒賺多少錢。而如果他們不喜悅,他們站起身來離開你,那麼,以愛釋放他們,讓他們去尋求他們的喜悅。

如果,在另一方面來說,你已進化到身體的事情不再令你關心,那麼你甚至可以更自由地去追求你的喜悅——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神說快樂是好的——是的,你甚至在你的工作裡也能感到快樂。

你的終身志業是關於你是誰的一個聲明。如果它不是,那麼你為什麼在做它?

你是否認為你必須去做?

你不必須做任何事。

如果“一個男人應該不計一切,甚至他本身的快樂,也要去維持他的家庭”是你是誰的話,那麼就愛你的工作,因為它有助於你創造一個對自己的活生生的聲明。

如果“一個女人做她所恨的工作,為的是要負起她認為的責任”是你是誰的話,那麼就愛、愛、愛你的工作,因為它全然地支持你的自我形象、你的自我觀點。

一旦他們了解他為誰在做什麼,及為何理由,每個人都能愛每件事。

沒有一個人做的事是他不想做的事。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Adj852
Adj852 2019/07/06

全臺短兼職外送正妹 看照約正妹-認準遙希外送茶加LINE:ppt366或wechat:wuso256 Skype:fei2401各行各業正妹報班 名單每日更換最新 遙希家正妹分平價中高檔區域 大哥加賴告知價位區域 遙希會私下一對一篩選推薦 主頁專門為麻吉提供一些生活資訊照 學生妹特別的多 粉奶 嫩鮑 緊致水多 找一款專屬你的服務你 為你消除一天的煩惱 遙希家還會不定時的做優惠活動 加節送節數 約一個妹送一個妹直接雙飛玩(爽炸天)單節也是優惠很大 新客進門直接領取2000的折扣劵當新客福利 遙希秉承著專業的服務幫麻吉服務到位 希望非誠勿擾
更多選擇:https://twitter.com/Ylolita344
更多選擇:http://www.fishtea88.com
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535024656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