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等一個醜人

2016/10/20 08:42:47 網誌分類: 經濟
20 Oct
        立法會的宣誓鬧劇,最後要勞動特首聯同律政司出手。究其原因,可用一場打假波的足球賽來形容。

        當對方盤球進攻,我方由後衞到中場到前鋒,竟沒人守好位置,每道防線都失守,每個有權的人都不肯用權,人人在計算,個個不想負責任。沒人願做醜人,又或者,每個人都在等別人替他做醜人。於是,整場賽事,只有守門員跑出跑入來撲火。

        今次立法會宣誓事件正是一例,梁君彥主席原本有權裁定梁頌恆、游蕙禎不能再宣誓,依法失去議員資格,但醜人沒人肯做,梁主席輕輕說了一聲「pass」,就把丑角拋給下一輪防守員——行政長官。

        這種「不願做好我份工」的心態,並非始於今日,而是多年來一直充斥社會各階層。

        有權不用的例子,俯拾皆是,譬如合起眼批法援的法援署,因為他們長期的中門大開,讓香港司法覆核案一浪接一浪。又譬如一個個做教育的大學校長,他們對學生、老師的歪理惡行不敢直斥其非,更枉論逐出校門了。

        不作為的例子還有太多,大至黑金議員,廉署調查兩年不拉人;小至拿一年病假去佔中的救生員郭紹傑,康文署連譴責都費事,別說手起刀落炒人了。

        一層一層的不作為,一個一個卸膊說「pass」,讓惡果愈滾愈大,讓作惡的愈來愈囂張。

        情況如同五代十國時後蜀亡國那一幕。後蜀本有十四萬大軍,因貪生怕死,見宋軍掩至,不戰而降。蜀王寵妃花蕊夫人成了宋太祖趙匡胤的階下囚後,在大殿上寫下傲骨錚錚的《述亡國詩》,當中有兩句名言:「十四萬人齊解甲,寧無一個是男兒。」說白了,就是「十四萬官兵褲子一脫,沒一個是有種的!」以此罵盡後蜀君臣的不對陣、不作為,導致國破家亡。

        千多年前的話,沒料到今天也適用,十四萬人齊解甲,寧無一個是男兒!香港欠的原來不是人,而是每個人願意守住本份的膽識和勇氣。

        [email protected]

        屈穎妍

        
回應 (1)
我要發表
X eye
X eye 2016/10/24 09:32:02 回覆

回惡意寫手文章

噢!露餡了,寫手,五十步一百步,只有兩步,左右言他,來來去去,漫罵,嚇走別人,詞窮,冇力。

 

中共49年建國,(支那)侮辱詞二次大戰前日軍侵華,上歷史課睡覺了。可惜,可惜。

 

午夜夢回告祖先(支那)是讚詞千萬次,魔鏡魔鏡日日問,變了沒變,頭獎電視忽從天降,善哉,善哉。

 

狂寫狂罵騙兩餐,給題再寫多騙一餐,Nippon R換血去。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