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與神對話II--2.我就是那神燈裡的精靈(專一創造實相)

2016/10/22 19:46:44 網誌分類: 《與神對話》
22 Oct


與神對話II--2.我就是那神燈裡的精靈(專一創造實相)

尼:我並不確定這本書將要走向何處。也不確定從何開始。

神:讓我們再花一點時間(take time)。

尼:我們究竟需要花多少時間呢?從上一章到現在,已經花了我五個月的時間。我知道讀這本書的人會以為這一切都是連續不斷寫下的。他們不會想到從第三十二段到第三十三段之間,隔了二十個星期。他們不會明了有時候靈感與靈感之間要隔半年,我們到底必須花多少時間?

神:這不是我的意思。我是說,把“時間”(take“Time”)做為我們第一個話題的開始之處。

尼:哦。好吧。但既然以這為話題,為什麼完成一段有時要花好幾個月呢?為什麼你在兩次來臨之間要隔那麼久呢?

神:我親愛的好孩子,我在“來臨”之間,隔的時間並不長。我從來就不曾不與你同在。只是你並沒有經常覺察到。

尼:為什麼?為什麼如果你經常在,我卻沒有覺察?

神:因為你的生活卷在別的事情裡。讓我們面對它吧。你這五個月很忙。

尼:對,我這五個月很忙。一大堆事情在進行。

神:你讓這些事情比我還重要。

尼:這好像並不是我的實情。

神:請你看看你的行為。你這段時間深深捲入你世俗的生活中。你很少注意你的靈魂。

尼:那是一段艱困的時期。

神:沒錯。正因如此,才應把你的靈魂涵括在這過程中。過去幾個月,若有我幫助,會平順得多。所以我是否可以建議不要與我失去接觸?

尼:我試著要貼緊,可是我似乎失落——或像你所說的,捲入——在我自己的戲裡。再說,我也找不出時間給你。我沒時間默想(譯註:meditate,默想,是天主教譯法。此字又譯為靜思、沉思、打坐、冥想、入定等。)。我沒有祈禱,當然我也沒有寫作。

神:我知道,當你最需要我們的接觸時,你卻走開,這是人生的諷刺。

尼:我該怎樣才能不這樣做呢?

神:不這樣做就是了。

尼:這是我剛說的。但是要怎麼才行?

神:你不這樣就不這樣。

尼:沒有這麼簡單。

神:就這麼簡單。

尼:我倒希望是這樣。

神:那它就真的會這樣,因為你的希望就是我的命令。要記得,我親愛的,你的慾望就是我的慾望。你的意願就是我的意願。

尼:好吧。好得很。那麼我希望這本書三月份完成。現在是十月了。我希望再也不要有五個月都全無音訊了。

神:那就會這樣。

尼:好。

神:除非它不是這樣。

尼:哦,天哪。我們非得玩這個遊戲不行嗎?

神:不是。但到現在為止,你都是這樣在決定你的生活。你隨時在改變主意。記住,生活是持續的創造過程。你每一分鐘都在創造你的真相。你今天做的決定,往往不是你明天的選

擇。然則所有大師們的秘密卻是一直只選同樣的東西。

尼:一而再,再而三的選?一次不夠?

神:一而再,再而三,一直到你的意願變成為你的實況。

有些人要好多年,有些好幾個月,有些好幾個星期。那些近於大師級的人,要幾天,幾小時,甚至幾分鐘。對大師們來說,創造是當下的事。

當你看到意願和經驗之間的距離縮短時,你可以說是走在大師之路上了。

尼:你說“你今天所做的決定,往往不是你明天的選擇”。那又怎樣?你是說我們不應老是改變心意?

神:你愛怎麼改就怎麼改。但要記得,你每改變心意,都把整個宇宙的方向做了改變。

當你對某件事“下定決心”,你就推動了宇宙。有超乎你理解的力量——其微妙與復雜遠超過你的想像——涉入這個過程,其巧妙的動力是你們現在才剛剛開始了解的。

這些力量與這種過程都是相互作用的能量之超凡網路的一部分,這網路組成存在之全體,你們稱之為生命與生活。

本質上,它們是我。

尼:那麼,當我改變主意,會為你製造困難,是不是?

神:沒有什麼對我是困難的——但你卻可能把事情弄得對你來說非常困難。所以,對事情要專心一志。在你讓它成為事實前,不要改變心意。要專心,要集中。

這就是心志專一之意。如果你選擇什麼,就用你全副的力量、整個的心去選擇。不要優柔寡斷。持續不懈!向著它前進。要有決心。

尼:不要用“不”做為答案。

神:正是。

尼:但設若“不”正是確實的答案又怎麼辦?如果我們所要的,不是我們應當要的——不是為我們好,不符合我們最佳的利益——那又怎麼辦?那你就不會給我們,對不對?

神:錯。不論你們要求什麼,不論對你們而言是“好”是“壞”,我都會“給”你們。你有沒有看看你近日的生活?

尼:但是我受到的教育卻說,我們不能永遠都得到我們所想要的——凡不是對我們最好的,神就不會給我們。

神:這是當某些人不希望你因某些特別的後果而失望時告訴你的話。

首先,讓我們先把我們的關係再說清楚。我並沒有“給”你們任何東西——是你們召它過來的。在第一部中,我曾把這情況如何發生做了詳細精確的解釋。

其次,我對你們所召來的事物不做審判。我不說一個東西是“好”或是“壞”。你們最好也這樣。

你們是有創造力的生命體——是以神的形象與本質造成的。你們可以得到你們選擇的任何東西。但你們可能並不能得到一切你們想要的東西。事實上,任何東西如果你們要得太急迫,就不能得到。

尼:我知道。這在第一部中也解釋過了。你說過,“要”這個行為會把那東西推開。

神:對,你記得為什麼嗎?

尼:因為心念是有創造力的,而要一個東西的心念是對宇宙的一個聲明—— 一件真相的宣示——宇宙就會在我的實際生活中製造出來。

神:完全正確!完全正確!你已經學到了。你真的明了了。好得很!

對,就是這樣發生的。你說“我要”(I want)某物時,宇宙就認為是“確實”,並給你那經驗——“缺”(wanting)它的經驗!

不管你把什麼放在“我”字的後面,都會變成你具有創造力的命令。神燈裡的精靈——那就是我——之存在只是為從命。

你召什麼,我製造什麼!你怎麼想、怎麼感覺、怎麼說,就怎麼召!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尼:那麼,請再告訴我——為什麼我要花那麼多時間,才把我的選擇創造為事實?

神:有好幾個原因。因為你不相信你選擇什麼就可以有什麼。因為你不知道選擇什麼。因為你一直在籌思什麼是對你“最好”的。因為你事先想要保證你所有的選擇都是“好”的。因為你不斷改變心意。

尼:讓我看看我懂不懂這話的意思。我不應籌思什麼是對我最好的嗎?

神:“最好”是一個相對形容詞,靠著上百的變數。這使得選擇變得非常困難。當你做任何決定時,只應有一個考慮——這是不是表明我是誰?這是不是在聲明我選擇我是誰?

整個一生都該是這樣一種聲明。事實上,整個一生就是這一種聲明。你可以讓這種聲明是出於偶然或出於選擇。

由選擇而過一生是有意識之行動(action)的一生。由偶然而過的一生是無意識之重複(reaction)的一生。

重複就是這樣——是你原先做過的行為。當你“重做”(re–act),你是在評估進來的資料,在你的記憶庫中探索相同或類似的經驗,照你以前做過的去做。這是心智(mind,〔譯註:本書三部曲中,神認為人是“身、心、靈”三位一體的生命。“心”,英文用mind,其文義有時又類似於“頭腦”,本書譯為“心智”。第一部中曾謂mind是ego(自我)(P129),又曾謂mind與腦brain不同。〕)的作用,不是你靈魂的作用。

你的靈魂想要你在它的“記憶”中探索,看看如何能創造出你真正此刻的真實經驗。這乃是你們經常聽說的“靈魂探索”經驗,但要這樣做,你們必須真的“失心”(譯註:out of mind此成語平常意指“精神不正常”“發狂”,此處則指“不要靠心智去思辨”“離開你的心智”。)。

當你把時間花在想要籌思什麼對你“最好”時,你是在浪費時間。最好是省時間,而不是浪費。

“失心”可以大量節省時間。決定很快就可達成,選擇迅速執行,因為你的靈魂只從現在的經驗來創造,不需回顧、分析與評鑑過去的際遇。

記得這一點:靈魂創造,心智重複。

靈魂以其智慧知道,你此刻所產生的經驗,是神在你對它還沒有任何有意識的覺察之前送給(sent)你的經驗。這乃是“現在”(pre–sent,預先送給)經驗一詞的意義。即使在你正在尋找它時,它就已經上路——甚至在你要求之前,我就已經答應你。每一個此刻都是神的神聖禮物。這乃是何以它被稱之為禮物(present,﹝譯註:英文的present既指“禮物”,又指“現在”。﹞)。

靈魂直覺的知道去尋求此時所需的恰當境遇,以治愈錯誤的思想,並將你帶到你真正是誰的正確經驗中。

把你帶回到神那裡乃是靈魂的渴望——把你帶回家,帶給我。

靈魂的意圖是以經驗來認知它自己——因而認知我。因為靈魂知道你跟我是一個——正像心智以思辨否認此一真相,肉體以行為否定這一真相。

因此,在重大決定的時刻,要離開你的心智,而以靈魂之探索來替代。

靈魂明白心智所不能領會之事。

如果你把時間浪費在想要籌思什麼對你“最好”上,你的選擇將小心翼翼,你的決定將永不能下,你的旅程將航入種種期望之海中。

如果你不小心,你將淹死在你的種種期望中。

尼:喔!這真算個好答案!但我怎麼聽從我的靈魂呢?我怎麼知道我是在聽呢?

神:靈魂以感覺(feelings,感情)向你訴說。聆聽你的感覺。遵從你的感覺。尊崇你的感覺。

尼:為什麼我卻似乎正因為尊崇我的感覺,才陷在困難裡呢?

神:因為你把成長貼上“困難”的標籤,而把停頓貼上“安全”的標籤。

我告訴你:你的感覺絕不會把你陷入“困難”中,因為你的感覺就是你的真相。

如果你過一種絕不遵從感覺的生活,處處要把感覺用心智的機械作用過濾掉,那你就去吧。靠心智對處境的分析而做你的決定吧。但別想在這樣的機械作用中得到歡樂,也別想求得你真正是誰的歡慶。

記住:真正的歡慶是無心的(mindless)。

如果你聆聽你的靈魂,你就會知道何者於你“最好”,因為於你最好的,就是於你為真的。

當你只依何者於你的為真而行,你就在道上加速前進。當你以你的“現在真相”為基礎而創造經驗,而不是以“過去真相”為基礎,而反复某種經驗,你就產生一個“新我”。

為什麼創造你所選擇的真相要用那麼多時間?這就是為什麼:因為你沒有去實踐。

知曉真相(真理),真相會讓你自由。

然則一旦你知曉了你的真相,不要一直改變主意。這是你的心智在意圖籌思何者於你“最好”。停掉它!除去你的心智。回到你的感覺!

這就是“恢復神智”的含意。回到你的感覺,而不是如何思考。你的思想只不過是思想。是心智的構築。是你的心智“虛構的”“捏造的”創造品。可是你的感覺——卻是真實的。

感覺是靈魂的語言。而你的靈魂是你的真理(真相)。

好了。這樣的說法連貫嗎?

尼:這是不是意謂我們要表達我們所有的感覺——不管它是多麼負面或多麼有破壞性?

神:感覺既非負面,也不具破壞性。它們只是真相。如何表達真相才是問題所在。

當你以愛來表示你的真相,很少會有負面和有傷害性的結果產生,而當有此情況發生時,那是因為有人選擇要用負面或有傷害性的方式去經驗它。在這種情況下,你可能沒有任何辦法避免此事的發生。

當然,失於表示你的真相也很難是得當的。然而大家時時都在這樣做。他們是如此懼怕造成或面對可能的不愉快,以致他們完全掩藏了他們的真相。

要記得:最重要的是如何送出訊息,而非如何接受。

你無法負責別人如何接受你的真相;你只能保證它在送出去的時候好不好。好不好,我指的還不只是清不清楚;我指的是何等愛、何等悲憫、何等明敏、何等勇敢和何等完全。

這裡沒有半真半假的空間,沒有“殘忍的事實”,或甚至“平白的真相”的空間。它只是真相,全部的真相,除了真相以外別無其他。神幫助你如此。

是這“神幫助你”帶來了愛與悲憫的神聖素質——因為,只要你要求我,我一直都會幫助你用這種方式溝通。

所以,沒錯,去表示你所謂的最“負面”的感覺吧,但不要以破壞性的方式。

失於(未能)表示(即是推出去)負面的感覺,並不會使它們走開;那會把它們留在裡面。 “留在裡面”的負面性會傷害身體,使靈魂背負重擔。

尼:但是,如果另一個人聽到了你對他所有的負面想法,不管你用何等有愛意的態度告訴他,都會影響到你們的關係。

神:我說,去表達(推出去,清除)你負面的感覺——我並沒有說如何或對誰。

並非所有的負面感覺都需跟引起此負面感覺的人分享。只有當失於表達此感覺會有損於你人格的完整,或造成對方誤以非真相為真相時,才有必要表達。

負面的感覺從來就不是最終的真相,即使在當刻它似乎像是你的真相之際依然。它可以是起於你未痊癒的部分。事實上,一直都是。

這乃是為什麼必須要把這些負面性的東西推出去,釋放出去。只有讓它們出去——推出去,置於你的面前——你才能清楚的看清它們,才能知道你是否真的相信它們。

許許多多說出來的話——惡毒的話——只有在說出來之後,才發現它們不是“真的”。

許許多多表示出來的感覺——從恐懼到憤怒——只有在表示出來之後,才發現它們不再表示你真正的感覺。

感覺可以是很弔詭(編註:怪異的循環或者怪圈)的。感覺是靈魂的語言,但你必須確定你傾聽的是你真正的感覺,而不是由你的心智所鑄造出來的假模型。

尼:哦,好吧!現在我連我的感覺也不能信賴了。好得不得了!我原本還以為那是通往真理實相之路呢!我原本還以為那是你教我的呢!

神:是的。我是這樣教你。但用心聽,因為這比你現在所能了解的還更複雜。有些感覺是真感覺——也就是產自靈魂的感覺;有些感覺是假感覺——這是你的心智所製造的。

換句話說,它們根本不是“感覺”——它們是意念(思想),是偽裝成感覺的意念。

這些意念是起於你以前的經驗和自他人觀察的經驗。你看別人拔牙時臉皺成一團,所以你拔牙時也臉皺成一團。你可能根本就沒痛,可是你還是皺臉。你的反應跟真相(事實)沒有任何關係,只跟你如何接受事實有關,而這又是以別人的經驗為基礎,或以你往日的某件事為基礎。

人類最大的挑戰是要在此時此地,不要再捏造什麼!不要對現在時刻(pre–sent moment,是在你對它尚未有意念之前“送給”你自己的時刻)製造意念。要在此刻。記住,你把此刻當做禮物,送給你的本我(Self,﹝譯註:本書中的Self常用大寫,是指人與神本質相同的那個“我”。所以中譯為“本我” 。ego則是指自我中心的那個“我”,本書譯為“自我”。)),這時刻涵藏著巨大真相的種子。那是一個你想要記得的真相。然而,當此刻到來,你卻立即開始鑄造關於它的意念。你不在此刻之內,卻站在此刻之外,審判它。於是你重複反應。這是說,你像你以前曾做過的那樣再做。

現在,看看這兩個字:

REACTIVE(重複,反應)

CREATIVE(有創造性)

注意看看,它們是相同的字。只是把C挪動了!當你正確的C(譯註:C和See(看)發音相同。因此這句話意為“當你正確的看事物”。)事物,你就變為有創造性,而不是重複反應。

尼:這很妙。

神:嗯,神就是這樣。

但是,你看,我想講的是,當你乾淨的來到當刻,而不帶著關於它的原先想法,你就可以創造你現在是誰,而不是反應你曾經是誰。

生命是一創造歷程,而你卻活得它似乎是一反复歷程!

尼:但是一個有理性的人,怎麼可能在某件事發生的當刻,忽視以前的經驗呢?去思考我們所知有關此事的一切而做回應,這不是正常的嗎?

神:可能是正常的,卻不是自然的。 “正常”意謂通常是那樣做。 “自然”卻是當你不想要以“正常”的方式去做時,你會這麼做!

自然和正常不是同一回事。在任何當下的時刻,你可以照通常的做法那樣做,也可以照自然來之的做法做。

我告訴你:沒有任何東西比愛更自然。

如果你以愛而行,你就是自然而行。如果你以懼而行、憤而行、怒而行、恨而行,你可能是正常而行,卻絕不是自然而行。

尼:如果我以往的經驗都對我嘶叫某一“當刻”很可能是痛苦的,我如何能夠以愛而行?

神:不要管你往日的經驗,直接進入當刻。要在此時此地。看看此刻你為創造新的自己有何可做。

記住,這就是你在此所做的。

你以此方式,在此時間,於此地方,來此世界,以知你是誰——並創造你想要的你。

這是一切生命的用意,生命是一個持續進行的、永不終止的再創造過程。你依自己所訂下的一個最高的理念來再創造你自己。

尼:但這豈不像從最高的樓上跳下來,以確認自己會飛嗎?這樣的人忽略了他自己“往日的經驗”和“觀察到的他人經驗”,從樓上跳下來,還一直宣稱“我是神”!這好像並不怎麼聰明。

神:我卻要告訴你:人曾達到比飛更偉大的結果。人曾治癒疾病。人曾使死者復生。

尼:只有一個人做過。

神:你以為只有一個人被賦予過這超乎物理宇宙的力量?

尼:只有一個人展示出來過。

神:不止。是誰分開紅海?

尼:神。

神:不錯。但是誰呼求神這樣做的?

尼:摩西。

神:正是。又是誰呼求我要治愈病人,使死者復活?

尼:耶穌。

神:對。好了,你是否認為摩西和耶穌所曾做的你不能做?

尼:可是他們沒有做!他們求你做!這不是同一回事。

神:好吧。我們目前就用你的說法。你是否認為你不能要求我做同樣奇蹟的事情?

尼:我認為我可以。

神:我會答應嗎?

尼:我不知道。

神:這就是你與摩西不同的地方!這就是把你和耶穌分別的地方!

尼:有許多人相信,如果他們以耶穌之名請求,你就會答應他們。

神:沒錯,許多人這樣相信。他們相信他們沒有能力,但他們看過(或相信其他看過的人)耶穌的能力,因此就以他的名字來請求。雖然他說過:“為什麼你們驚奇呢?這些事情,和更甚於此的事,你們也可以做。”然則眾人不能相信。許多人到今天仍然不信。

你們統統以為你們無值。所以你們以耶穌之名請求。或以至福童貞瑪利亞。或某某“庇護者聖人”。或太陽神。或東方神靈。你們會以任何別人之名——唯不用自己的!

然而我告訴你們——要求,你就會得到。尋找,你就會找到。敲門,門就會為你開。

尼:從高樓跳下,你就會飛。

神:曾經有人浮在空中。你相信這個嗎?

尼:嗯,我聽說過。

神:還有人穿牆走過。甚至有人離開他們的身體。

尼:是,是。可是我卻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人穿牆走過——我也不去勸任何人去試這種事情。我也不認為我們應該從高樓跳下。這對你的健康可能並不是好事。

神:那掉下來摔死的人,並不是因為他如果出自正確的存在(Being)狀態而不會飛,而是因為他永遠不可能藉著想要顯示他與你們有分別,而證明他的神性。

尼:請解釋一下。

神:在高樓上的人,活在一個自欺的世界中。在其中,他想像他自己有別於你們其他的人。以宣稱“我是神”,他以謊言來開始他的證明。他希望使他自己與你們有分別。他希望更大、更有能力。

那是自我(the ego)的一項行為。

自我——是分離的、獨自的——永遠不可能複製或證明那是一體的那個。

那在高樓上的人,由於要證明他是神,卻只證明了他與萬物的分別,而非與萬物的一體。因此,他以證明非神性來想要證明神性,因而失敗。

耶穌,卻以證明一體性來證明了神性——不論他看何處和看何人,他都看到一體性和整體性。在此中,他的意識和我的意識為一,而在這種狀態中,不論他召喚什麼,都會在那神聖時刻呈現在他的神聖真相中。

尼:嗯。所以,要行奇蹟,只要“基督意識”就行了!好吧,這當然會讓事情簡單一些……

神:當然比你想像的更為簡單。有許多人達到了這種意識。許多人曾成為基督(譯註:be Christed其字源為“被塗油”﹝be anointed),意為被祝聖、被標示其身份。 ),而不僅是納撒勒的耶穌。

你也可以成為基督(can be Christed)。

尼:怎麼做呢?

神:由尋求,由選擇。但那是你必須每日去做、每分鐘去做的選擇。它必須成為你生活的根本目標。

它本來就是你生活的目標——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而即使你知道,即使你記得你存在的精確理由,你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從你所在之處到達那裡。

尼:沒錯,就是如此。那麼,我如何可以從我現在所在之處,到我想要去的地方呢?

神:我再告訴你一次——尋找,你就會發現。敲門,門就會為你開。

尼:我已經“尋找”和“敲門”了三十五年。如果說我已疲倦這條路,你應會原諒我。

神:也許該說你已“失望”吧,對不對?但事實上,雖然在“試圖”上我給你甲等分數——就是,“努力甲等”——但我卻不能說,也不能同意你所說,你尋找了和敲了三十五年的門。

應該說,你是時斷時續的尋找和敲了三十五年的門——而大部分時間是斷。

過去,當你很年輕的時候,只有當你遇到了困難、當你有所需要的時候,你才來找我。等你又長大一點,又成熟一點,你認識到這可能不是跟神的正確關係,於是試著去創造一些更有意義的東西。即使那時,我也只不過是個時有時無的東西。

更後來,你了解到,跟神的結合只能藉由跟神溝通才能達到,因之你去做某些事、去行某些行為,可以讓溝通達成,但即使那時,你仍是時而從事,而非經常。

你靜思,你行儀式,你在祈禱與頌唱中呼喚我,你召我的靈到你之內,但這也只在適合你的時候,只在你覺得有感應的時候。

再說,即使在這些情況中,你對我的體驗充滿容光,你生活的百分之九十五仍舊陷在分別的幻像中,體現最終真相的時刻仍舊只是偶爾的星火。

你仍舊認為你的生活就是汽車保養、電話費帳單和人際關係要如何如何等等;你的生活所關注的,仍是你所創造的戲劇,而不是這些戲劇的創造者。

你還沒有學會懂得為什麼你一直在創造你的戲劇。你太忙著演它們了。

你說你了解生活的意義,可是你沒有去實踐你的了解。你說你知道走向與神溝通的路,但你卻沒有上路。你聲稱你在道上,但你沒有舉步。

可是你卻來對我說,你已尋找和敲門了三十五年。

我討厭做你的失望之源,可是……

現在是時候了,你不要再失望於我,而應當開始看清楚你真正是誰。

現在,我告訴你:你想要“受膏為基督”嗎?那就像基督一樣行,每一日每一分鐘皆如此。 (你並非不知如何行。他已向你們顯示了途徑。)在所有的情況下都像基督(不是你不能。他已為你們留下指示)。

在這方面,只要你尋求,你不是沒有幫助。我每一天、每一分鐘都在給你引導。我是那寂靜的小聲音,在其中知道轉向何路,走上何途,如何回答,如何行為,說什麼話——只要你真正尋求與我溝通,和我結合為一,就知道去創造什麼樣的實相。

只要聆聽我。

尼:我猜我是不知道應怎麼做。

神:哦,瞎說!你現在正在做!只要隨時都這樣做就好。

尼:我不能每天分分秒秒都拿著個黃色活頁本跑來跑去吧!我不可能樣樣事都停下來,開始寫便條給你,希望你提供給我你精彩的答案吧!

神:謝謝你。它們確實是精彩!而現在又有一個:是的,你可以!

我是說,如果有人告訴你,你可以跟神有直接的溝通——直接的連線,直接的聯繫——而你要做的,只是隨時準備紙筆,你願意做嗎?

尼:那當然。

神:然而你剛剛卻說你不要。或不能。那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的究竟是什麼?什麼是你的實情?

而好消息是,你甚至可以連紙筆都不用。我是一直跟你同在的。我不住在筆上。我住在你裡面。

尼:這是沒錯,可是……我是說,我真的能相信這個嗎?我能嗎?

神:當然你能。這是我自始就開始要求你們相信的。這也是每一個宗教——包括耶穌——對你們說的。那是中心教旨。那是最終的真相。

我一直與你們同在,甚至直至時間之末。

你相信這個嗎?

尼:是了,現在我相信了。我是說,比以前更甚。

神:好。那就用我吧。如果紙筆有效(而我必須說,那似乎對你滿有效的),那就帶著紙筆。帶的時間更多一點。如果必要,就天天帶,隨時帶。

貼近我。貼近我!做你能做的。做你必須做的。需做什麼就做什麼。

念玫瑰經(譯註:rosary,在天主教也指念一串念珠(165顆)的經。)。親吻石頭。向東方鞠躬。唱讚美詩。搖動擺錘。試試肌肉。

或寫一本書。

做需做的。

你們每一個都有你們各自的結構。你們每一個都以你們自己的方式領會我——創造我。

對你們某些人來說,我是男人。對你們某些人來說,我是女人。對某些人來說,我兩者皆是。對某些人來說,我兩者皆不是。

對你們某些人來說,我是純粹的能。對某些人來說,我是最終的感覺,而這,你們稱之為愛。你們有些人完全沒有概念我是什麼。你們只知道我存在。

而也就是如此。

我存在。

我是吹拂你頭髮的風。我是溫暖你身體的太陽。我是在你臉上舞蹈的雨水。我是空氣中的花香,我是把香氣發散的花朵。我是那負載花香的空氣。

我是你最早的意念之始。我是你最後的意念之終。我是那在你最精彩之際迸發的觀念。我是那觀念成真時的光輝。我是那促使你做最有愛意的事之感覺。我是那讓你一再一再渴望此種感覺的部分。

凡能於你有效的,凡能使之發生的——不論是儀式、表演、冥想、思考、歌唱、說話或行動,只要能使你“再接觸”——就去做。

為記得我而做,為重歸於我而做。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小薇外送茶
小薇外送茶 2019/11/18

賴fb852蘿莉控最愛18歲粉嫩幼齒學生妹+艷麗尤物爆乳E奶瀨fb852高中生18歲零經驗粉嫩幼齒蘿莉甜美爆乳F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