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Coleman 皈依源頭

希拉里是利益集團核心 奧巴馬內閣一半由花旗銀行代表提名

2016/11/07 06:27:53 網誌分類: 政治
07 Nov

 

維基解密的創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近日在John Pilger特刊中總結了迄今為止維基解密揭露的數萬封希拉里郵件的內容。此外,曾兩度榮獲英國新聞界最高榮譽“年度記者”的澳洲記者約翰·皮爾格(John Pilger)更是進一步在厄瓜多駐倫敦大使館對阿桑奇進行了為期25分鐘的採訪,這可能是阿桑奇最具挑戰性和煽動性的採訪。

阿桑奇在採訪中直指希拉里正是所有機構和關係網路的核心,稱“她正在被自己的野心生吞活剝”,揭露沙特卡達政府同時資助ISIS柯林頓基金會,指控希拉里是破壞利比亞政權的中心人物,並表示自己正被“任意拘禁”。

以下為採訪原文,英文原文和視頻請點擊《Assange: Clinton is a cog for Goldman Sachs& the Saudis》

“希拉里使FBI看起來很軟弱,這引發了FBI的憤怒”

皮爾格:FBI在美國大選的最後階段出手干預希拉里案件的意義是什麼?

阿桑奇:回顧FBI的歷史,它已經成為美國最高效的政治警察。幾乎沒有人是FBI不可接觸的,並且FBI也試圖證明沒有人能夠抵抗它。但是希拉里非常明顯的拒絕了FBI的調查,這引起了FBI的憤怒,因為使得他們看起來很軟弱。我們發表了大約33,000封希拉里作為美國國務卿時的電子郵件。事實上,總計的郵件數量應是略微超過60,000封,希拉里保留了一半,而我們披露了一半。

此外,我們也已經公布了John Podesta的電子郵件。Podesta是希拉里的競選經理,因此能夠有線索串起整個故事。競選過程中有很多“付費玩法”(pay-for-play),即與國家、個人、公司進行的交易。這些郵件和希拉里國務卿時期的郵件相結合,使得FBI的壓力與日俱增。

“俄羅斯政府並不是泄露希拉里秘密的源頭”

皮爾格:希拉里團隊一直聲稱俄羅斯就是一切的“背後主謀”,是俄羅斯操縱了局勢,並且將郵件泄露給維基解密。

阿桑奇:希拉里陣營的這種“俄羅斯是一切主謀”的歇斯底里是可以預料的。希拉里曾經多次錯誤地聲稱,有17家美國情報機構評估俄羅斯是維基解密的信息源,但這是假的。我們可以說,俄羅斯政府並不是我們的消息源。

維基解密已經出版了十年,近千萬份文件。數千個獨立出版物,來自數千個不同的來源,我們從沒有弄錯過。

“沙烏地阿拉伯和卡達資助ISIS和希拉里·柯林頓”

皮爾格:披露出的電子郵件證實了資金的獲取路徑,以及希拉里如何從中獲利,包括其個人層面以及政治層面,震驚世界。我想問的是,卡達代表是什麼時候為了比爾·柯林頓會面五分鐘而支付一百萬美元支票的

阿桑奇:以及來自摩洛哥的1200萬美元。(這些資金)就是為了讓希拉里出席(某活動)

皮爾格:就美國的外交政策而言,這也是這些電子郵件最具有披露性的地方,它們揭示了希拉里中東ISIL(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的直接聯繫。你能否詳細解釋一下,這些郵件是如何顯示出,那些正打算與ISIL作戰的人,實際上正是幫助締造他們的人

阿桑奇:有一封2014年早期來自希拉里的郵件顯示,正值她離開國務院後不久,希拉里對其競選經理John PodestaISIL是由沙烏地阿拉伯政府和卡達政府資助的。現在來看,這是整個集合中最為重要一環,因為沙特卡達的資金遍布了柯林頓基金會。甚至連美國政府也已承認,一些沙特人士一直在資助ISIL,或是ISIS,但卻避重就輕的稱只是一些“流氓”王室用他們名下的石油資金“肆意妄為”,政府對此是持反對意見的。

但根據電子郵件揭露出來的真相是,不,事實上正是沙特和卡達的政府在資助ISIS。

皮爾格:沙特、卡達、摩洛哥、巴林,尤其是沙特和卡達,把這些錢交給柯林頓基金會,彼時希拉里正擔任美國國務卿,並且美國國務院正批准大規模出售軍用設備,尤其是對沙烏地阿拉伯。

阿桑奇:事實上,在希拉里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從美國出口的武器就美元價值而言,翻了整整一倍。其中包括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武器交易,交易對手是沙烏地阿拉伯,價值超過800億美元。

皮爾格:其結果是,臭名昭著的ISIL,或ISIS的締造資金恰恰主要來自於向柯林頓基金會捐款的人

阿桑奇:是的。

“希拉里被她的野心生吞活剝”

阿桑奇:我本人很抱歉希拉里·柯林頓實際上是這樣一個人,因為我看到一個人正在被自己的野心生吞活剝,折磨至身患重病,因為其野心的連鎖反應而暈倒。事實上,希拉里代表著整個人員網路,和與特定國家的關係網路。問題在於,希拉里要怎樣適應這個更加寬泛的網路?她就像一個中心齒輪,衍生出諸如高盛等銀行巨擘、華爾街、國務院的情報人員、沙特等等分支

希拉里是所有這些不同齒輪的互相連接的中心焦點,是它們的平穩中心代表,而這些均或多或少的代表著美國的現有權力。維基解密發布的Podesta重要郵件之一關於奧巴馬內閣是如何組建的,事實上奧巴馬內閣的一半是由花旗銀行的代表提名的,這非常令人震驚。

皮爾格:花旗銀行是否提供了人員名單有關於……?

阿桑奇:是的。

皮爾格:最終的確呈現在奧巴馬的內閣成員中?

阿桑奇:是的。

皮爾格:那麼是由華爾街來決定美國總統內閣?

阿桑奇:如果你緊密追蹤奧巴馬陣營,會發現它與銀行利益非常緊密。因此,如果不關注沙烏地阿拉伯,也就無法窺得希拉里外交政策的全貌,其與沙特的聯繫非常緊密。

“利比亞是希拉里的戰爭”

皮爾格:希拉里為什麼對於利比亞的毀滅如此狂熱?你能談一談這些電子郵件告訴我們,告訴你,有關利比亞發生了什麼么?因為利比亞正是當前敘利亞諸多混亂的根源,包括ISIL、聖戰主義等等。

阿桑奇:利比亞是希拉里·柯林頓的戰爭,超過其他所有人。奧巴馬最初是對此持反對意見的,是誰最終扭轉了局勢?是希拉里。這也在希拉里的郵件中得以顯現,希拉里派其心腹Sidney Blumenthal彙報利比亞局勢。在維基解密發布的33萬希拉里郵件中,有超過1700封郵件專註談論利比亞事宜。希拉里認為卡扎菲的離開、利比亞政權的傾覆是可供她在總統競選中使用的“材料”

因此,在2011年底,有一份為希拉里製作的、名為“利比亞Tick Tock”的內部文件,按照時間順序描述她是如何成為破壞利比亞政權的中心人物,過程中造成了利比亞境內大約40,000人的死亡,ISIS的侵入,導致歐洲難民和移民危機

不僅僅是人民逃離利比亞,逃離敘利亞,其他非洲國家也由於武器的流動而不再穩定,而利比亞當局已不再能夠控制人流經利比亞。利比亞面向地中海,實際上相當於非洲的“軟木塞”。這也正是卡扎菲在2011年初明確表示的,“這些歐洲人認為他們正在做什麼?試圖炸毀和摧毀利比亞?這將導致移民和聖戰主義者像洪水一樣湧入歐洲”,而這正是當前正在發生的。

“特朗普的獲勝是不被允許的”

皮爾格:維基解密此舉也得到了民眾的大量投訴,“維基解密正在做什麼?他們是想直接把特朗普送入白宮嗎?”

阿桑奇:我的答案是特朗普是不被允許獲勝的。原因在於並沒有任何一個機構站在特朗普這一邊,也許除了福音派,如果他們能被稱之為一個機構的話。但是,銀行、情報機構、軍火公司、大量海外資金……全部統一在希拉里身後,包括媒體、媒體資源擁有者、甚至是記者本身

皮爾格:有人指控維基解密與俄羅斯聯盟,他們表示:“為什麼維基解密不調查和揭露俄羅斯的郵件呢?”

阿桑奇:我們已經出版了大約80萬有關俄羅斯的各種文件,以及大量有關俄羅斯的出版刊物,大多數是具有關鍵性的。我們有關俄羅斯的文件已經在相當多的法庭案件中被使用,例如一些逃離政治迫害的政治難民案件中。

皮爾格:你自己看美國大選么?你支持特朗普還是希拉里?

阿桑奇:(讓我們談談)特朗普。特朗普在美國人和歐洲人心目中代表什麼?他代表著美國“白色垃圾”,(這是希拉里所說的)“可悲的和不可救藥的”。這意味著對於機構或是都市的眼光來看,這些人就像是“鄉巴佬”(Red neck),他們永遠不願意與之為伍。

特朗普通過其言行以及其擁簇者的成員構成,清晰的顯示出他代表的不是中產階級,不是上中等受教育階級。因此任何可能會被視作幫助特朗普的行為,包括批評希拉里,都會對他們產生降低社會階級地位的恐懼。

“美國正試圖通過攻擊我的政治難民身份來擠壓維基解密”

皮爾格:我想談談厄瓜多,這個在其倫敦大使館給予你避難和(政治庇護)的小國家。現在厄瓜多切斷了你的互聯網連接,顯然他們擔心你將影響美國大選。你能談談為什麼他們會採取這樣的行動,以及厄瓜多對你的支持你怎麼看?

阿桑奇:讓我們回到四年前。我在這個大使館向厄瓜多提出政治庇護申請,因為美國的引渡條約,我在一個月之後成功了獲得了政治庇護。自那開始,大使館便被警察所包圍,這是相當高昂的警察行動,英國政府一年多以前承認為此花費超過1260萬英鎊。現在,有便衣警察和各式各樣的機器人監視攝像機。因此,在倫敦的中心,厄瓜多,一個僅有1600萬人口的小國家,正和英國發生著激烈的衝突,而美國很明顯支持其中一方。這正是厄瓜多所做的勇敢、並且有原則的事情。現在我們正在進行美國的大選,厄瓜多的選舉在明年2月。白宮之所以能夠感受到政治熱量,正是我們出版的真實信息的結果。

維基解密並不從厄瓜多的管轄區里出版,並不從這個大使館或是從厄瓜多的領土上,我們從法國、德國、荷蘭等許多其他國家出版。因此通過我的難民身份來擊垮維基解密是令人難以容忍的。(這意味著)他們試圖控制每一個出版社,試圖阻止他們發布對於美國人民和美國大選有關的真實信息。

皮爾格:如果你走出這個大使館,會發生什麼?

阿桑奇:我會立即被英國警察逮捕,然後將立即被引渡至美國或是瑞典。在瑞典,我並沒有被起訴,針對我的指控已被斯德哥爾摩高級檢察官Eva Finne所駁回。我們並不確定究竟會發生什麼,瑞典政府拒絕提供絕不會將我引渡回美國的保證。而我們知道的是,至少自2000年起,瑞典政府引渡了美國要求引渡的所有人,無一例外。

皮爾格:人們很好奇你如何應對身處此處的孤立?

阿桑奇:事實上,人類最好的屬性之一便是適應性,人類最糟糕的屬性之一也正是適應性。他們能夠適應並且開始忍受虐待,適應對虐待參與其中,適應逆境,並且繼續向前。坦率的來講,我已經有些機構化了,這個大使館就是我的全部世界。

皮爾格:是一個沒有陽光的世界,不是么?

阿桑奇:的確是一個沒有陽光的世界,但是我已經太久沒有陽光了,以致於我已經不記得了。唯一能夠刺激我的是我的孩子,他們也正在適應沒有他們的父親。這是一個無比困難的適應。

皮爾格:你擔心他們嗎?

阿桑奇:是的,我擔心他們,我也擔心他們的母親。

“我是無辜的,並且是被任意拘禁的”

皮爾諾:有些人會說,“你為什麼不結束這種痛苦,只需要走出門,允許自己被引渡到瑞典就行了”?

阿桑奇:事實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任意拘禁問題工作組研究了這個情況,他們在正式的,對抗性的訴訟中花費了18個月之久。(所以這是)我和聯合國,對陣瑞典和英國,誰才是正義的一方?聯合國得出的結論是,我是被非法拘留,被剝奪了人身自由,並且該情況並不在英國和瑞典的法律範疇之內,這些國家必須遵守。這是一種非法虐待,正如聯合國正式質問的:“這裡發生了什麼?對此的法律解釋是什麼?應該承認對阿桑奇的政治庇護”。

瑞典正式寫信給聯合國稱,“不,我們不承認聯合國的裁決。”因此他們保留了其引渡能力。

我覺得令人震驚的是,關於這種情況的描述並不能夠通過新聞媒體而公開,因為這並不符合西方機構的敘事方式。是的,西方有政治犯,這是一個現實,不僅僅是我,還有一大群其他人。當然,沒有一個國家會承認它因為政治原因監禁和拘留的人為政治犯,不稱他們為在中國的政治犯,在亞塞拜然的政治犯,在美國、英國或是瑞典的政治犯,他們決不能容忍這種自我認知。

我在瑞典的案件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事實上,我從未被犯罪指控,關於我的逮捕也已經被斯德哥爾摩檢察官駁回,聲稱被侵害的女人也自己表示一切都是警察編造的,聯合國已經正式表示整件事都是不合法的,厄瓜多也已經由正式程序調查後認定我應該得到政治庇護。以上都是事實真相,那麼什麼是花言巧語呢?

這些花言巧語都是假裝和欺騙,不斷假裝我被指控犯罪,從不提及該指控已經被駁回,從不提及事情的真相。這些花言巧語試圖掩蓋聯合國已正式認定整件事情是違法的這個事實,甚至沒有提到厄瓜多是通過其正式程序評估後才發現,是的,我正遭受美國的迫害。

阿波羅新聞網 2016-11-06 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http://tw.aboluowang.com/2016/1106/830813.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Cigam
Cigam 2019/10/27

盈虛仍有數........往天台

指的該是三峽工程及其水掩大地的影響

Cigam
Cigam 2019/10/27

二四八,三七九

指的是八九年的六四運動

二四八,前缺一

三七九,中缺五

89年6月4日,正是農曆五月初一

十八十八
十八十八 2019/10/22

二四八那段開始

小弟覺得

777說的是香港特首林鄭

Coleman 皈依源頭
@我才是義士...

我只看見中國的人民被中共政府欺負和剝削。我只知連馬雲的全副身家都被中共政府吃掉。

新疆原本是自治區,因為有石油,所以全面被中共政府控制和剝削。香港原本是繁華的商業和金融的自治城市,因為繁華富裕,所以中共政府又想全面控制和剝削。

君子無罪,懷壁其罪。

支持盗賊的就是盗賊。

我只知有很多無耻之徒想擠身中共政府,想從被剝削者成為剝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