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觀靈實錄-枉死城遊記 第一章

2016/11/15 12:16:40 網誌分類: 陰間地獄
15 Nov


先父國際觀靈大師- 呂金虎 先生為將傳統法術觀落陰發揚光大之巨擘,他不僅將觀靈術推廣至全台,更將觀靈術推廣到國際,讓更多人了解此術之奧妙。 父親雖身為宗教的推廣者,但卻信而不迷,一切以實證眼見為憑。 觀靈術精奧之處,在於為由被施術者親身所見,非透過第三者傳達,其身歷其境的真實感,一再再的讓人印象深刻。

有些不了解觀靈術的人,常以催眠術的觀點來看待觀靈術,殊不知有太多的觀靈實例,可證實靈界真實的存在。 本書為呂金虎大師率領無極慈善堂靈學研習會的成員,舉行了數十場觀靈探討,由神明帶領進入靈界,探討枉死城的實際案例,內容鉅細靡遺,包括各式各樣的刑罰以及因果關係的說明,真實呈現以觀靈術所見的枉死城世界。 從本書可以清楚了解,死不是解脫,而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若不依循自然法則,貿然結束掉自己的生命的話,將遭受一連串枉死城的刑罰,祈望此書能夠省世,讓更多人能夠更珍惜生命,增進向善之信念。

 

目錄

第一章、存在已一億八千萬年的枉死城

第二章、枉死城探討系列之二

第三章、”莫到老來方學道,孤墓多是少年人”靈界探討之枉死城

第四章、再探枉死城乙組

第五章、再探枉死城 ( 甲組 )

第六章、三探枉死城甲組

第七章、三探枉死城乙組

第八章、四探枉死城

第九章、五探枉死城

 

第一章、存在已一億八千萬年的枉死城

福境—總賞司

時間:民國八十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1996年3月23日 )

引導聖尊: 王仙 君

探討者:無極慈善堂堂主 呂金虎 老師率弟子與有緣信眾

進入者:堂中通靈之觀靈執事- M君

 

到了『探討靈界』的時間! 堂主 呂 老師在施行『觀靈術』的法事中,一邊唱著咒語,一邊敲擊著法器…… 堂中聚滿了參與探討的弟子與信眾,都聚精會神地凝視著坐在供桌前的觀靈執事 - M君,靜待著他的報導。

「我現在是站在一個小山的山頂上,由這裡望下去……是一片平原。平原上,稀疏的村落正冒著裊裊炊煙……」很快地,M君有了反應。

「有沒有神明出現?」 呂 老師問。

「沒有!」M君答,「哦,現在有一條龍飄過來了……在我前方飄來飄去。」

「然後呢?」

「祂飄到我面前的時候,向我點點頭;我就雙手『合十』跟祂拜了一拜!」M君道。

「龍的出現,有什麼特別的含意?」 呂 老師問。

「我感應到祂給我的訊息,是叫我騎到祂背上,祂要帶我到另外一個地方去!」

「那你就騎上龍背,跟祂去探討吧!」 呂 老師指示。

「是!」M君答應著,似乎已經騎上了龍背;立即開始描述:「這條龍蠻長的,約有 二十公尺 左右。 祂帶我離開那裡,騰在空中盤旋……這個平原左上角的盡頭是海岸,那裡有一座山,我們朝那座山飛去! 」M君稍頓了一會兒,續道:「前面有一個巍然古雅的亭子,差不多有兩層樓高。我在亭子前降到地面,下了龍背……然後,我向亭子走過去;那條龍就一直在我頭頂的上空盤旋。亭子的匾額上,寫的是三個字 - 『福德亭』!」

「你走進亭子了嗎?」探討的眾人中,有人發問。

「已進了亭子!這是一座五柱涼亭,柱子是紅色的;亭子背後是一座城堡,距離約 兩百公尺 左右! 我穿過亭子,朝向城堡走去……。 」

「四周的景像如何?」

「景象嘛—……天氣還不錯,沒有太陽,也不會很冷,空氣是乾幹的。旁邊都是草原,村落人家都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於是, 呂 老師敲起木魚、念起催行咒語……

「我已到了城堡的門口!」M君道,「那條龍本來一直在我的上空盤旋;此刻, 忽然越過我,直接降落到城裡去了! 」

「這是什麼地方?」 呂 老師交待M君,「你盡量把城門的景象描述一下!」

「城門約有兩層樓高,門外有一對石獅子。門框上方有『匾』,『匾』的左、右各有一幅對聯。」,M君仔細端詳後,念道:「上方的『匾』標示此處的名稱是 - 『福境』,左、右對聯寫得是 - 『入此引生魂』『離境脫生死』!」

「門是什麼材質的?」有人問道。

「硬梆梆的,……像是木質!」,M君緊接著說道:「喔,有兩個『兵將』來開門! 祂們問我,是從哪裡來的? 」

「你就說是『南瞻部洲—中華民國—台北市無極慈善堂』!」 呂 老師指示。

「……。祂們又問,是誰領我到這裡來的?」

「你告訴祂們,是已經進去的那條龍啊!」

「祂們留了一位看住我,另一位進去查那條龍的原委!」

「你請問看守你的『兵將』,這是什麼地方?」

「祂說,這裡是 < 福境 > !」

「我們想知道的是, < 福境 > 是什麼樣的地方?在『靈界』的什麼所在?」 呂 老師問道。

「看守我的『兵將』說, < 福境 > 是在 - 從 < 陰陽山 > 要轉入 < 第一殿 > 的交界附近! < 福境 > 裡住的是 < 地府 > 的冥官和官眷,約佔六成到七成;另外三、四成居民是在此處各單位工作的 < 冥間 > 公職人員!」

「請問。住在這裡的冥官,是什麼樣的工作性質?還有,既然有官眷,是不是表示這裡也容許『婚姻制度』?」立即有人提出問題探討。

「祂說,這些問題你們去問祂的主管比較清楚,祂只是負責門禁的『值班』人員!」M君道。

「門既然已經開了,從你現在的位置往裡面看,可以看到些什麼景象?」 呂 老師問。

「從大門這邊朝里看進去,大門這條路是通往一個牌樓,牌樓之前有一條護城河,牌樓再過去,我就看不到了!」

「還看得到剛才那條龍嗎?」

「看不到!」,M君接著說:「我跟這位守衛說,因為我們是在為寫”善書﹄而探討 < 靈界 > ,大家都在等我的傳述,時間很寶貴! 能否請祂配合一下,讓我先進去? 祂說,那條龍不是 < 福境 > 這邊的座騎,祂的同伴已經去查 - 是誰帶我進來的? 這是程序! 不然的話,沒有命令,祂不能讓我進去! ……現在,祂的同伴回來了…… 祂們兩個在交頭接耳。 然後對我說;那條龍是從南海觀世音菩薩那邊過來的,『裡面』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會安排接待。 說完,祂們就讓我進去了! 」M君說完,一陣短暫的沈寂……。

「我現在往裡面走……」,M君陳述:「進來之後,跟在外面的感覺不一樣!外面的草原比較荒涼,這裡有人的氣息!我還看到有狗啊、動物啊,走來走去……。每一戶人家門口還有蠻整齊的花草、樹木,比較具有城鎮的規模!」

「每戶人家是『平房』,還是『透天厝』的樓房?」有人問。

「都是兩層樓!」

「中式還是西式?」

「中式,古代的建築!」,M君陳述:「唔,……有看到人;有男有女,年紀看起來都是中年人。穿著的服裝有點像古代,但不是很古老的時代。服裝很普通 - 每個人身上都束著一條腰帶,頭上都沒有戴帽子。『女的』頭髮梳理得比較整齊, 用髮簪固定;『男的』只是把頭髮在頂上束成髮髻,用頭巾紮成一『鉈』。 」

「好像是明朝的裝束嘛!」現場有人推測。

「大概是吧!」M君道。

「他們都在幹嘛?」 呂 老師問。

「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跟陽世間一般人的生活作息一樣……有些人手上還帶著東西,好像是上街採購。」

「你的出現,有沒有激起他們異樣的眼光?」

「咦—他們好像看不到我耶!」M君訝異地道。

「你聽得懂他們講的話嗎?」

「讓我仔細聽聽看!……嗯—聽得懂,不過聲音很小聲。」M君表示,「在我仔細聽的時候,路口忽然出現一個光團,在我面前”晃﹄呀”晃﹄的,可能是要我跟『它』走的意思!」

「那你就跟著『它』走罷!」 呂 老師交代後,又開始敲起木魚、念咒……

「我跟著這個『光團』一直走、一直走……這個『光團』帶我走到一個『官廳』 - 像是『衙門』的地方;『光團』就直接進去了,我也跟著進去!」M君道。

「裡面是怎樣的情形?」

「我進來之後,這裡好像……啊,他們『可以』看到我了!」

「裡面的人是怎樣的裝扮?請詳細描述一下?」

「這裡……『官廳』的左廂和右廂各有辦公桌,每張桌子都有人坐著在辦公。他們的穿著與外面的人不一樣,穿的比較像官員或公務員的正式官服;手裡拿著文書與筆,好像是在作文書作業。『官廳』中間的廳堂比較大,中央鋪著一條紅地毯,直直的往裡頭伸展;再往裡進去,就進了另『一進』的官廳!這個官廳共分為『三進』 - 『第一進』之後,要過一個像迴廊一樣的階梯,才進入『第二進』; 接著再過一次階梯,才到最裡面的『第三進』! 」M君仔細地描述。

「你現在是在第幾進?」

「我已經進到『第二進』了!」

「他們那些人都在作什麼?」

「處理文書啊!」

「字是你看得懂的嗎?」

「哦,每一本記載的內容都不一樣。」,M君道:「距我最近的這位,面前的『這本』記載的是我們『南瞻部洲』某位”男眾﹄的個人資料,寫得是 - 『男丁:某某某』、『居住:******』、『職業:***』、『生辰:**年*月*日*時建生』;下面又分好幾個小格 - 『福』字下有一格、『祿』字下有一格、『壽』字下一格、『職業』一格,還有『備註』……等等。 整頁還畫了很多圈圈、叉叉、勾勾! ……我看到有些人的名字下面,『福』是圈了『紅圈』記號的;也有些人的『福』是打了『叉』記號的,也有人沒記號只是『黑框』的! 」

「那本正好是我們『南瞻部洲』的嗎?」 呂 老師問。

「是啊!」

「你不妨問問,能否翻閱一下我們堂中任何一位弟子的數據?給我們一個實例探討的機會,使本堂弟子了解整個作業的狀況!」」 呂 老師交待M君。

「嘿嘿……」M君進行溝通後,先是一陣無奈的干笑;然後道:「他說,沒有上級長官的指示,他不能隨便讓我們翻閱!」

「你可以告訴他。我們是『南瞻部洲—中華民國—台北市的無極慈善堂』,為了寫作善書而探討 < 靈界 > ,曾禀明過太上道祖,獲准有案,否則又怎能來到此處! 請問他們,”太上道祖﹄的旨意是否已經傳到這裡了?」 呂 老師道。

「他說祂不知道,這件事要請我進去跟他的上司講一下!」M君回答。

「M君。那你就進去請問一下他的上司嘛!」現場參與探討的人眾,一致慫恿。

呂 老師也指示:「難得有這個機會,你就進去請示一下他的長官。說我們想要探討……」說著環顧左右,順手指著大弟子道:「就探討本堂弟子『劉**』的資料罷!」

「是!」M君遵命,並陳述進行的過程:「我現在正朝『裡面』走去……嘿嘿, 很好玩! 兩邊這些辦文書的,他們每個人都一邊手拿著筆,一邊斜睨著眼,偷偷地瞄我! 」

「他們拿筆寫的時候,是先觀察『什麼』記錄器再寫的呢?還是用『靈通冥想』方式,接收什麼訊息呢?」有人問。

「都不是!」,M君描述:「他們的工作主要是翻查資料。比如說,翻到這一頁 - ” 男丁:某某某﹄,”居住所在地:某某洲某某地某某郡﹄,然後『福』這一欄會顯示密密麻麻的小字 - 有些註記『紅圈』、有些註記『黑圈』、有時候是『叉』;資料隨時都可能自動有變化,他們隨時都在翻查、做整理。我看到他們在不斷地『勾點』資料,有人在勾點到『壽元』欄時,發現『壽元』欄這一部份,有出現『黑框』的,他就特別把這個人的資料重謄一份,把重謄的這份做成『公文』發送出去!」

接著M君又短暫的沈寂,然後道:「我現在已經進到『第三進』!『第三進』比較堂皇、氣派,入口的門框垂有珠簾。有一位比較像『主管官員』的神明坐在裡面……」

「你應該先向祂行禮。然後請問祂,這是什麼地方?」 呂 老師交待道。

「我行過禮之後,請問祂,祂是那位神尊?這裡是何處?祂告訴我說,這裡是 < 冥界 > 的 < 總賞司 > ,我稱祂為『 王仙 君』就可以了! 祂身上穿著古代官員穿的蟒袍、頭戴官帽,年紀約五十餘歲,有鬍子,臉色為棕色,不很胖,但很有精神、威嚴。 祂說;已接到『使者』的命令,我們今天有什麼要問的問題,可以直接提出來,沒有關係。 祂知道答案的話,一定會告訴我們! 」M君轉述。

「請問仙君,即然『壽元』是天注定、有定數,是不是會隨著每個人在”人間﹄ 的所作所為,而有所增減? 」 呂 老師問道。

「仙君請身邊一位文書官去拿一些冊子來給祂,可能是要給我作參考說明!」

M君陳述,「現在祂已經拿了一本冊子在手上,隨便翻了一頁給我看; 並舉例說明,『男丁:某某某』 - 這個人名字寫得很草,也是南瞻部洲的;”落土時辰︵即出生時間︶﹄也記載在上面。仙君說;這裡是個『資料中樞站』,從此處能查出的個人資料,同樣的在 < 元辰宮 > 也有一份。但 < 元辰宮 > 的數據比較立體,這裡的數據比較平面;”他﹄的壽元、福、祿或災劫,一生要受刀劫幾次, 破財要破多少,庫錢要繳多少,這上面都有記載,都是由『這邊』來斷! 若問為何每天要這麼多人來翻查? 那麼,就以現在翻到的這個人的資料作例子 - 假使昨天他的『祿』是一千五百金,今天或二天后再翻查,可能已經變為一千三百金; 隨時會有增減變化,這些增減變化會影響到他的『劫數』! 有一個『觀念』,你們凡人可能不清楚,乘著今天這個難得的機會告訴你們,那就是 - 『祿盡命終』! 譬如說,命中的『壽元』顯示 - 你的”大限﹄是八十五歲; 事實上,如果你在七十六歲那年,已將命中固定的『祿』用盡了的話,你不用等到八十五歲,在七十六歲就要『回去』了! 所以,前人告訴你們要『惜福』,就是這個道理;因為『這邊』的數據記錄得很清楚 - 一旦『祿』盡,命也就『沒』了! 但是,如果你命中的『祿』本來只有三千金,而你修行得很好,神明就會幫你添『祿』;添『祿』之事,在『這邊』也會登記。 因此,你的『壽元』本來只有六十歲,到了六十歲時應該用完這三千金;可是你在六十歲之內均『行善積功』, 神明已幫你添『祿』添到三千六百金;那麼當你活到六十歲的時候,不但沒有用完三千金,還多出許多;於是,你就可以『延壽』! 延壽是『果』,行善積功是『因』;因為有行善積功的『因』,才有延壽的『果』。 所以『惜福』一詞,你們一向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今天明白的告訴你們,你們應該知道其『所以然』了吧! 」

「請問。如果有人喜歡賭博 - 玩『六合彩』,要是『中』了!這筆彩金是否會從他的『祿』中削減?」

「 王仙 君說:這就要看他『命』裡的『財運』如何? 與有沒有『劫』? 以及『八字』裡有無『劫財』及『偏財』等等? 這種彩金屬於『偏財』,是由他在世間正職工作以外的『外在環境』之因素而決定,是因他有”偏財運﹄而額外得到的錢財!

< 總賞司 > 這裡記錄的『祿』,顯示的是『總食祿』;只是記算你的『正祿』,不會去記算你的”偏財﹄。」

「所以賭博所贏得的金錢,和『祿』應該是完全沒有關係,對嗎?」發問者再問。

「仙君說:這樣講也不對!賭博就是由於貪念,一旦你們起了貪念之後,很多事情馬上就會連帶起了變化,這邊『祿』的數額也隨時跟著變動!比如說 - 你本來是位清心寡欲之人,起了貪念之後,金錢也花得兇了、”道德感﹄也降低了、” 價值觀﹄也變壞了! 於是影響到這裡的『總食祿』,數字立即就會起變化。 所以,『惜福』的觀念,要好好記住! 至於說,要請神明作主『延壽』,也是同樣的道理;神明答應後,祂會幫你把本命的『祿』,多加一些進去! 加進去之後,你自已還要『惜福』,不能再為非作歹、變本加厲。 如果很快地把你的『祿』耗盡,還是一樣要『走』! 因此,你們可以作個觀察、比較,一個『長壽者』他本身決不會偏激、貪財;一定很守本份,平素行善積功,以保他的『祿』。 因為他曉得,一旦『祿盡』 - 命就『終』了! 」

呂 老師提問:「現在有很多人,因長輩病重而非常心急,出於一片孝心,向神明請求 - 折自己的『壽』移給長輩,這種作法有效嗎?」

「仙君說:不是沒有效,而是效果有限!『折壽』這個方法不是萬能的,效果可大可小;要看當事人本身『祿』的耗損情形,再加上後世子孫”祈願﹄的虔誠程度。 俗話說—『孝能感動天』,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但是還要看『發願人』發的『願力』有多大,及當事人本身的『祿』與『命理』到目前為止是否尚可以補救;這兩方面差不多各佔三成。 另外,有二成在於神明;比如說,你與神明很有緣,應你之請求,某尊神明肯『做主』,幫他添『祿』的話,他就可以過『關﹄。 此外,還有二成在於祖先,『血脈』跟祖先『靈氣』的庇蔭也很重要,『祖靈』不安的話,會影響子孫;故而,這在其中也佔二成因素! 』

「如果這樣做,確實發生效果的話;那麼許下了『折壽』願,真的就會折到他的『陽壽』嗎?」現場有信眾問道。

「仙君說:比如,某人的”陽壽﹄預定是六十歲;現在二十歲的時候,許下這個『折壽』十年移給父親的『願』,那麼他就還剩下『三十年』的陽壽。 『祿』跟『壽』是相輔相成的,以『祿』來講,假如他的本命有五千金的『祿』,二十歲以前已經用了一千金,還有四千金;在那四千金中,折掉『折壽十年』應耗的”祿﹄一千金,只剩下三千金的『祿』,要供剩下的三十年”陽壽﹄使用,而且還要小心使用,不能馬上用完! 如果說,他在剩下這段『壽元』裡,不斷地『行善』、『積功』或拜入神明的門下,『履願』參與『弘法濟世』之工作;那麼,神明就會『賜壽』給他。 也就是說,他折了十年『壽』移給他的父親,神明也另記了十年『壽』賜給他。 於是, 這件事就可以圓滿處理過去了! 可是,一定要『當事人』以及『許願的這個人』,都能有這份意願;不然的話, 一個有心,一個無意,也是沒有效果的! 」

「請問仙君。我們可不可以用本堂弟子劉**的數據,作個實例的探討?」 呂 老師親自提出請求。

「仙君說:可以!報出他的相關資料。」M君道。

「劉**,*酉年*月*日建生,居住在 - 台北市**區**街**號。」被指定拿來作探討案例的劉師兄,自動報出本身的數據。

「效率好像蠻快的!你一講完姓名,他們『這裡』就開始翻查姓『劉』的數據。同樣姓『劉』的,資料有好幾本……你是酉年生,生日是……祂查『酉』字這本。……喔,找到了!現在,仙君翻給我看。哦,上面寫得密密麻麻的字!可是有兩個字很顯眼,我看得特別清楚,可能是最近要注意的事情,它是用黑色寫的 - 『丁憂』。」M君陳述。

「有沒有寫時間?」劉師兄迫切地問。

「*醜年,『丁憂』!」M君答。

「這件事我心裡有數,已經好幾年在為父母祈求『延壽』了!」劉師兄說。

M君接著繼續陳述:「我現在再看『祿』和『壽元』……我大概看了一下,『壽元』是『七十三』,『祿』是三千一百金。」

「順便請示一下,所謂『金』的單位,按『陽世』來論,是怎麼換算的?」劉師兄問。

「我已 向仙 君問了。 祂說等一下跟我講,叫我先接著看下去! ……『庫錢』欄的前面有打紅色的『ˇ』記號,數字是『十八萬六千錢』。 」M君道。

「打『ˇ』又代表什麼?」劉師兄問。

「仙君祂翻別人的數據給我看……有的人直接寫數字,沒有打『ˇ』,表示還欠著沒有繳;你的有打『ˇ』,但是數字還是有寫出來,表示是有” 神明﹄特別作”註記﹄。」M君陳述,﹁唔,……錢的單位還有『貫』喔,這些單位都跟我們現在”陽世間的﹄不一樣!﹂

「我們想知道,這個『金』的單位在我們人間的換算價值是多少?」又有人提出適才的問題。

「仙君說:『金』是能量的耗費單位。以一個人正常來算,差不多平均一天所消耗的『祿』,就是『一金』!」M君轉述。

「那我的『祿』豈不是用不到十年!」劉師兄有點擔心地問。

「神明會依據你的所作所為,替你增加!」M君轉述 王仙 君的開示,「如果你知道『惜福』、『不貪』的話,可能別人一天用一金,而你一天只用半金或三天用二金;反正你不要把你的『祿』很快地用完就好。同樣的,你多做『功德』、多『念佛』或求神明幫忙,可能神明會依你的”功德』與”功”、”過”,幫你”添”或”減”,這都有可能。 數據裡”祿”的數目,是你的”命”裡原本註記的! 」

「請問;這裡”祿”的資料中,最多者有幾金?最少者有幾金?」有人好奇地想探討。

「最多者有四萬八千金,但是不”長壽”!有些人是個”來討債”的敗家子,注定一生下來就很有錢;可是祖先二、三代積攢下的錢財,被他這一世就花光光; 也就是說,他一個人花了三代的錢。 俗話說:”有些人注定出世就是要討債的”, 這話可能就是這樣來的! 」M君轉述。

呂 老師又問:「劉弟子的數據,除了”祿”、”庫錢”之外還看到什麼?」

「別的部份嘛—喔,我現在看懂這冊子的奧妙了!我們要查的”部份”,它本來在這本命冊裡只佔一小格,比如說 - ”祿:*** *金”。可能由於這是”神物、法寶”吧!當你針對”祿”,需要詳查數據時,只要用筆點一下這一項,這一項就變成整頁可查的資料畫面;這好像我們世間現在計算機的”窗口”一樣!唔…… 六十一歲那一年有一”撇”,我請問了仙君,祂表示這代表那一年有”刀劫” 要發生! 」

「是生病開刀,還是……?」劉師兄趕緊追問。

「仙君說:”這邊”查的資料與”因果”有關!」M君轉述,「比如說,你這一輩子注定的”祿”就這麼多、你這一生注定要帶兩次”刀劫”,這邊都有記錄。這裡的數據會傳送到”元辰宮”去,但這裡是最原始的資料,是未經過調整的資料!”元辰宮”的數據可能與”這裡的”不盡相同,因為”那邊”的數字可能還經過了神明的加減增削……什麼的。」

「請示 王仙 君。 剛才劉師兄”庫錢”的字段,有神明作”註記”打了個”ˇ” 的記號,這代表什麼意思? 」有人提出方才尚未完全弄明白的問題。

「祂回答;你們既然是道祖的門生,道祖曾幫你們這些門下弟子處理過!」M 君道。

「打”ˇ”記號是代表需補繳呢?還是可欠繳?」

「仙君說:打紅色的”ˇ”記號,表示有”神明作註記”,己經幫你把”這邊” 的數據打點過 - 也就是把你應繳的”庫錢”,先替你”墊付”了! 將來,你們要繳還”庫錢”時,可以不必還給 < 地府 > ,直接還神明就可以了。 至於如何向神明答謝、如何”行法濟世”? 那就要看你們自己的心意和造化啦! 」,M君說完啜了幾口飲料解渴,然後繼續轉述:「仙君說,你們今天能來此處,十分難得; 一般人能知道 - 這裡是有”果位”的神明在此處辦理這項工作的,並不多! 」

「好像從來還沒聽說過!」有人接話。

「問個”題外話”,”祿”既是從一個人”落土時”就注定了。請問”祿”的基本數目一般是多少?」 呂 老師問。

「少一點的,有三千六百金的 - 他一生的收入相當少,而且日子很難過;這輩子也許注定要做乞丐,所以他的”祿”就是那麼少!有些人前世好命,今世出生在富貴人家,注定作”小開”;可能他的”祿”就很多 - 四萬八千金或二萬四千金都有!」M君轉述。

「這是不是與”前世”的修為有關?」

「仙君說:對!」,M君接著陳述:「然後,祂主動告訴我 - 這裡的”工作流程”。外面的文書官很多,每天的工作都是翻查數據,因”命冊”裡的數據隨時都會有變化,狀況不一;一旦發現”命冊”內有”壽元”將要告終的,或是”祿”的數量已經只剩下”一百金”或”八十金”、 ”九十金”的,他們就把這些資料” 記”起來,重新謄寫! 因為這些”命冊”是固定的,不能隨便亂動;所以,他們就另外謄寫在一本”空的”名冊上面。 名冊寫好之後,放置在一個類似”公文箱”的箱子裡,然後就有使者,固定來收取這些公文,分發到各地方去! 這些公文會分到 < 十殿 > 的各殿” 閻羅王”那裡;當然也有一份分送給陽間的”城隍”、”土地”,交由七爺、八爺或勾魂使者去處理”接引”工作。總之,”壽終接引”的公文就是隨時由”這邊”發出去的!」

「請問。那些增減”祿、壽”的考評工作是由那裡來做?每個人出生的地方都不同,分佈得又那麼廣;每個人的”善行”、”惡行”是如何記錄、顯示的?」

「仙君解答說:日有”日游神”、夜有”夜游神”,日夜在巡察;每個人頭頂上還有”三尸神”,個人日夜外出,有”三尸神”隨身;回到家宅之後,又有”灶君”或”土地”;只要”行善”、”行惡”之念一起,立即就會傳達。”日、夜游神”每日巡查登錄,資料很快就彙整出來! 」

「既是以人的”念頭”為主,那麼只要惡念稍微一起,就會立刻被記錄嗎?」有人疑慮地問道。

「這還要看”念頭”是否成形,以及程度的大小而定!傳送的數據會達到造成” 祿”的增、減,都要看當時”意念”的情況;因為”壞”也有程度的差別!」M 君轉述。

「”陽世”常有”人為疏失”,把壞人錯放或把好人錯抓,所以我們有”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在”冥界”會不會有這種失誤 - 在所謂”壽元”已盡時,接引錯對象?」

「有,但是幾乎很少!」 王仙 君並不諱言地透過M君回答,「在”冥界”的失誤率,可說是已低到”萬分之幾”,甚至”幾百萬分之幾”;一般是不會出狀況的。萬一有的話……這事也是很少、很少,但還是絕對”有”。歷史有記載,就是所謂的”借屍還魂”,或是有人在投胎轉世之後對”前世”的記憶依然很清楚!」

「請問仙君,”祿”、”福”的增加是以什麼做為標準?」

「依你們自己的良知做標準!」

「行善有”大善”、”小善”、”陽善”、”陰善”、”偽善”……有的是”有功無德”,有的是”有德無功”,其”福”、”祿”的增添是否也有差別?」有人深入地問。

「仙君說,這方面的數據不在此地,需要到別處去探討!」

「那就是說,我們本身的”三尸神”,以及”日、夜游神”,祂們把我們平素的一言一行記錄下來後,直接傳到這裡的”命冊”上,經過翻查、整理,然後就作各種通報是嗎?」有人綜理了一下得到的概念,求證地問道。

「對!」M君轉述 王仙 君的回答。

「以剛才探討本堂劉弟子的數據作例子,全部數據除了”祿”、”壽”、”福” 之外,是否還有其它的”紀錄數據”可以探討? 」 呂 老師把問題導回原來的主題上。

「整頁記錄最下面的一欄是空白的,類似”備註欄”。像批流年一樣,它會顯示一行一行的字,比如說”*醜年:丁憂”、”*卯年:家見喜慶”,看到了”* 卯年:家見喜慶”為止!」M君繼續陳述。

「喔,”家見喜慶”……那一定是兒子娶媳婦囉!能確定是哪一個卯年嗎?」劉師兄問道。

「每行字的年份,前頭的第一個字都模糊不清……」M君答,「總之,有重要大事的年份,”備註欄”都會顯示出來!每頁上半部”福”、 ”祿”的數字一直會變來變去,以致影響到下面的”備註欄”內的年份也跟著往前挪或往後延。…… 這種”命冊”很好玩,如果上半部數字的”值”太高或太低 - ”備註欄”本來空白的,會出現”記事”;或是本來有”記事”的,會變成無事的”空白”! 」

「那這些”命冊”本身就是一部超薄型的計算機嘛!太先進了!」在場的眾人都驚嘆不已。

「現在有些人為了改變嬰兒一生的命運,挑選吉日良辰提早剖腹生產,這對嬰兒一生的命運真的有影響嗎?」有人提出目前”陽世”發生的問題。

「仙君說:這樣子不好!”落土時”本來是固定的,在還沒到出生時辰就”挨” 這一刀! 你想,以後他會好過嗎? 」M君轉示。

「這一刀是母體在”挨”,又不是小嬰兒在”挨”!」

「可是小嬰兒一出生就見”刀”,總是不吉!」

「自然生產有時也是須要用”刀”進行手術的呀?」

「相對的,這與小孩的”關”、”煞”也有關係!出生的時辰如果稍有更改,就小兒的”關”、”煞”來論,也會有增、減的變化。這要看個人出生的環境、父母的數據,來做更改”關”、”煞”的考慮,不能做一般的通論!」 王仙 君透過M君從另一個角度說明。

「已經離世的”往生者”,在此處的資料是否會被銷除?」

「對!”往生者”的資料不屬於”這邊”管。」M君轉述,「剛才已講過,如果此人”壽元”將盡,他的數據會被重謄一份發出去,給別的地方去”執行”;等到有公文回來,證實此人在陽世已經”除籍”,這邊就把他的資料銷除!說到這裡,仙君說祂順便對剛才有人問到”行善積功”的問題,回答一下! 祂以”命”與”運”作個簡單的比譬,讓你們參考。 ”命”比譬為一部車子的行程,這部車子就是 - 陽世間的”你”;,每個人的”命”不一樣,每個人”注定” 的”生命旅程”也不一樣;比如,你的生命旅程”注定”是由”台北到高雄”, 你這輩子的結局是 - 當你最後走到”高雄”,旅程就結束了、就走不下去了! 燃料就是你在陽世間的”祿”;每一個人”祿”的數量不一樣,當你的”祿”用完了,雖然你還沒有走到”高雄”,可是中途燃料已盡,你一樣也走不下去了! 相對的,如果你這輩子”行善積功”,以致”祿”修得很多;雖然你已走到”終點站” - ”高雄”,完成了這輩子的”生命旅程”,但你還剩下很多的燃料,怎麼辦? 你可以將這些燃料也就是這些 - ”祿”,儲存起來,存到下一次你將要投胎轉世的那輩子裡去用;也就是說,你們這輩子的”修為”,可以移作下輩子的功德、能量! 」

「如果有人修持得很好,結局是上天”成神”、”作仙”或是有更好的果位,不在”凡間”轉世;那麼,存下的”祿”又如何處理?」

「仙君說:把這些”祿”轉換成神明境界的”功果”,也是很好的、很有用呀!」

「如果把他”行善積功”多添的”祿”,完全轉換成他的”壽”,讓他”延壽” - 多活幾年,等他把剩下的”祿”都耗儘後,再”往生”!是否可以?」有人問。

「沒有必要!」M君轉述,「如果你”注定”活到七十幾歲,你又想逾限繼續多活二十年,你肉體的功能與效率一定會大大的降低,這樣做只是多耗損能量!何不把這些能量儲存起來,轉到下一輩子再用?」

「照這樣講,命中註定活幾歲,到時候就一定會死囉?」有人似乎有點無法認命地問。

「這樣說,大致上沒有錯!但也有一些例外 - 比如說,此人本來只有六十歲的壽命,但神明認為他有緣,要找他作”代言人”,就主動幫他”延壽”;或是有些人患了重病 - 癌症,自己”許下大願”,於是神明幫他”添壽”,代價是要他作神明的”乩身”;這又另當別論!因為這種事的責任是由神明來擔, < 總賞司 > 這邊只負責執行跟協調。」

「剛才仙君說,”祿”未用完可轉到下輩子用!但曾聽神明指示過 - ”自己未得子孫得”,”祿”是否也可轉到子孫的身上?」

「仙君說:這要看”當事人”與子孫的”互動關係”如何?比如說:你”過世” 之後,”祿”還剩很多,而你的後代子孫也很虔誠、很認真的供奉神明以及安奉祖先牌位,按時上香、禮拜;每年的祭日都慎終追遠地”追思或拜拜、掃墓”; 有這種良性的”互動關係”,你未用完的”祿”,他們才享用得到! “陽世間”有些人的父、母”過世”後,家中既沒有安”牌位”,祖先的”祭日” 也沒有去掃墓,什麼心意都沒有”盡”;那麼父母剩下的”祿”,怎麼可能轉給他們! 」

「請示仙君,剛才說……」有人冒失地想搶著發問。

「仙君說:我剛才只講到一半,還有”運”,你們還沒聽到!」M君打斷發問, 緊接著轉述:「”注定”這部車子只能跑到高雄 - 這是”命”!但是,”大命由天,小運由人”,”運”是可以由人們”後天”來”補”的 - 你要到的”終點站” 是”注定”的,”終點站”到了就不能再延; 但是,”過程”可以改變! 比如說,”生命旅程”這條路本來是坎坎坷坷、滿佈坑洞,這些”坑洞”、”坎坷”就是你的”運”;由於你有”後天”的”修為或行善積功”,”它”可以把你”生命旅程”這條路填平,讓你好走一點。 本來路程很坎坷,一路上跌跌撞撞,可能還沒到達終點,你這部車子就已被震得快壞了; 可是由於你的”行善積功”,神明會幫你把坑洞填補好一點,讓你這部車跑起來很順,損毀的程度也比較不嚴重;這就是”補運”。 “命”是定數,除非是”大善大惡”、”極善極惡”的人,才有可能往前挪或往後延;而”運”是變量,看你”後天”的作為而產生變化! 」

「剛才仙君說,”福”、”祿”都是”落土時”就已”注定”!請問,如果是同一個時辰出生的”雙胞胎”,其”福”、”祿”的數量是”一樣”還是”類似”?」有人問。

「是”類似”,但不可能”一樣”!因為,將來你們選擇的”職業”,你們選擇的”環境”,都不是由 < 總賞司 > 這裡來控制,只有每個人的”祿”是注定的。雖然是雙胞胎,一個可能對學術比較有興趣,另一個可能對商業有興趣; 到時候,一個往學術上發展,一個往商業上發展。 往學術發展的,對”注定”應享的”福”、”祿”之用法,跟往商業發展的,不一樣! 在社會上的”處世”方式也不盡相同;有的”道德感”比較重,有的”價值感”比較重;”道德感”比較重的或許同時”價值感”就比較輕,”價值感”比較重的或許同時”道德感” 就比較輕; 於是,”福”、”祿”消耗的速度也就有了差別! 每一個人消耗”福”、”祿” 的速度不一樣的話,”命運”的變化也就不一樣! 所以,如果”雙胞胎”剛生下來,注定的”祿”同樣是一萬八千金的話;在將來他們所受的教育、所接觸的環境、所處的社會狀況,條件不同的情況下;可能其中一個人在十年之內的” 福”、”祿”就差不多用掉了三分之二,另一個人到二十年才用到二分之一!」M君轉述。

「請問仙君。美國與我們台灣的時差有八小時,如果美國人到我們這裡參加” 觀靈”,所報的生辰要不要減去八小時?或是以他們自己當地的出生時間為主?」

「以他們自己當地的出生時間為主!」

「請問 王仙 君, < 總賞司 > 這邊的管轄範圍有多大? 」

「 王仙 君說,光是管”南瞻部洲”這部份的仙君有三位,祂是其中的一位。 由於區域很大,”中土”這一區域就交由祂獨自負責! 」M君答。

「請問。凡人要修多少功德與福報,才能達到在 < 福境 > 這個境界當”文書官”的標準?」

「凡人在陽間”過世”之後,基本上,”功大於過”的 - 小過難免會有,一般而言只要受完一些基本刑罰之後,就可以在還沒轉世的空檔 - 可能是五十年或三十年,依照這一世的修為,在這裡繼續修行。可以選擇”靜修”,或是選擇”服務”;如果你”在世時”是學文的、學商的,可能屆時會分發來做”文書”;若” 在世時”比較傾向軍、警或武的方面、或比較具有波動性的職業,到時候就可能分發為武將、兵將!」

「作”文書”有沒有職務上的任期?」

「有些作”文書”是自已選擇的,比如 - 你受完基本刑罰或《十殿》之審判後, 離要轉世投胎的時間可能還有二十年;你總不能在”等待”的二十年裡,一直在這邊閒著。 於是,你選填分發到文書部門,以二十年的”等待”時間,在此處理這邊的文書工作! 」M君轉述。

「請問。我們下一輩子”福”、”祿”的數量是如何核定的?」

「下一輩子”福”、”祿”數量的核定,是參考這一世的”作為”,所佔比例約為百分之五十到六十;其餘的百分之四十,是以這一世的”前三世”來做評斷!」

「請問仙君。如果一般的善魂可分發為文書、武將,那麼”修道者”又是如何分發的?」

「”修道者”當然不只是做這些小文書、小武將、小兵將,可以稍為大一點,也可能在 < 陰間 > 的”仙修班”繼續修行,這是有層次分別的。”修道者”因身分的關係,比較容易達到這種境界;事實上,雖然沒有宗教信仰,只要在”世間”做得很好的話,也可達到此一境界。相對的,如果你是”修道者”的身分,該做的事沒做好,或藉此身份、藉此力量為非做歹的話,那麼所受的罪罰會更重!仙君是這樣回答的。」M君道。

「請問。以後在整理資料時,如果發現有關這方面的問題,還能再來請示仙君嗎?」

「仙君說, < 總賞司 > 這裡不是你們想來就能來的!就是其它的人,用其它的通靈方法也不見得能見得到祂。今天是因為南海觀世音菩薩的使者 - ”龍使”交令過來,收到這個信息,祂才開放!以後,你們不妨用同樣的方式試試!」

「直接向菩薩禀明,蒙準之後再來探討,是嗎?」

「對!用這種方式,到時候你們再過來。如接到信息,會再開放!。」

「會不會在我們請求之後,只准我們到其它另一個境界去探討?」

「仙君說,也有可能!」

「我們是不是“這裡”第一次的來訪者?或是已有其它的人用別種方式來過?」有人好奇地問。

「仙君笑笑,未答!」

「天界與凡間之時間如何換算?」有人提出一個令大家都極感興趣的問題。

「仙君答:天界與凡間的時間換算是將近“一比一百二十”,也就是說天界的一年約是凡間的一百二十年。」

「再請問。凡間與冥界的時間,是如何換算?」

「冥界與凡間的時間換算是將近“一比十八”,冥界一年約為凡間的十八年。」

「請問。除了天界、凡間、冥界之外,還有沒有其它的境界?」

「有!事實上,空間是重迭的,只是層次的不同。靈力愈高者,所佔的空間愈廣、愈大 - 可往前延伸、向上延伸;境界愈低者 - 像凡人,可看到的僅為立體空間,再高的空間就看不到了!可是境界高的空間涵蓋境界低的空間;你們不能看到祂們,祂們可以看到你們!」

「不同的空間可以互通嗎?」

「空間是重迭的,每個空間的交界處有些“出入口”,你們有些人“不小心”無意中接觸到,也許就此失踪了,一消失就是幾十年!古代有很多神話傳說,其來有自。」

「請問仙君,確有“魔界”這個境界嗎?」

「“魔界”這個名詞是你們凡間取的,而不是有個境界本名就叫“魔界”!」

「以神、佛的觀點,對”魔界”是如何認定?」

「在神、佛的觀念中,沒有相對的 - ”誰對”、”誰錯”。你們所謂”魔界”的那個境界之靈體,可能嗔心比較重,可能比較喜歡血腥,或脾氣比較暴燥、感應比較急快 - 因為靈界裡不同空間、不同層次、不同境界的靈體,有祂們不同的生活習慣。譬如,你們在經典上看到的,有修羅族的”阿修羅”、有”仙女”、有” 天龍八部”……每個境界的神靈,祂們的性情不一樣!像”菩薩”這一個境界的靈體,比較溫和、比較慈祥;”阿修羅”這一個境界的靈體比較威猛、比較激烈。你不能因為祂們比較激烈,就說祂們是”魔”;比較溫和,就定義為”好的、善良的”。這只是你們凡人眼睛的界定!」M君轉述仙君的開示。

「請問仙君。剛才M君師兄進入 < 福境 > 時看到這裡有狗!狗在這裡也是一個靈體,其來源為何?是人死了,罰其”靈”到此當狗;還是人間的狗死了,”狗靈” 在此出現呢? 」

「六道輪迴中有”畜生道”!可能由於你生前的為非作歹,被 < 陰間 > 的”冥王” 判刑 - 要”十世”投胎為狗;在受刑為狗的”十世”中,每一世所作的”狗”死掉後,還沒投胎到下一世作”狗”之前,靈體還是以”狗”的形狀出現! 」

「如果”靈體不滅”是確實的話,投胎轉世的”靈”愈來愈多,於是凡間的人口也愈來愈多;相對的, < 總賞司 > 這邊建立的數據文件,當然也就跟著會愈來愈多! 那麼這裡的工作量,是否也會愈來愈重? 」

「仙君說:工作量的增加對”這裡”沒有任何影響,若有需要,會隨時補充人手!」

「請問仙君。”功德”要如何修,才比較具體?比較有效?」

「仙君說:這些問題去請問菩薩比較便捷!這裡的神明只是負責告訴你們 - ” 此處”是 < 靈界 > 彙整”賞罰數據”的地方。一般修行上的問題,應向你們的主神求問,或者是將來到《十殿》探討時,由《十殿》負責審理的神明告訴你們, 會比較直接! 」

「請問仙君。這裡是 < 總賞司 > ,是否相對的也有 < 總罰司 > 這個單位?」

「有!」

「十八層地獄是由 < 總罰司 > 掌管嗎?」

「不對!不是 < 總罰司 > 掌管十八層地獄,而是整個地獄要”入籍”的數據都由 < 總罰司 > 彙整,然後分發給各殿審理。算起來它們是平行的單位,不是”誰”管轄”誰”!」

「做人如果不好好”修”的話,來世會變成畜生!那麼,畜生要如何修行,才能重新作人?」有人提出關於畜生修行的問題。

「仙君說:”畜生道”是由人受罰變成畜生。如果你這輩子在”陽世”為非作歹,過亡之後,《十殿》判了你要作”十世”的狗;那麼你必須作滿”十世”的狗之後,才能在”陽世”再輪迥作人!」

「請問仙君。如果有人修佛,修到功德圓滿;是不是就可以不用經過這裡,直接到他所修的淨土去?」

「不對!還是要先來這裡將他的數據撤籍 - 類似公文蓋關防一樣,然後才去他該去的地方!」

「可是佛經上有記載;修淨土法門有成就者,會由阿彌陀佛直接接引去”西方” 啊? 」

「沒有錯,但是這邊的數據還是要銷掉!道理很簡單,如果是菩薩或佛祖直接帶去西方的,會派使者來這裡將其數據代為撤銷或是處理掉,”當事人”本人不一定要親自來。如果是沒有佛、菩薩接引,但其”修為”很好,本人來了也沒有關係,不用擔心;只要在《十殿》的每殿、每殿檢查一下數據,確認他陽壽已盡,驗完之後蓋個”關防”,完成例行的手續後就可離開!到時候,這邊會派使者送他去”該去之處”,或那邊會派使者來接!」

「請示仙君。 < 總賞司 > 的上一級,是那一個單位?」

「東嶽大帝。」

「這裡的數據是依”落土時”建檔,如果信士不知自己的生辰八字,請問可用何種方法查到這裡的數據?」

「可以請求你們的神明 - 無論是”中壇元帥”、”濟公活佛”或”天上聖母”……幫忙代查。因為,你們沒有辦法直接找到這個地方!」

「凡間之人經常更改名字,請問如何依據?是以其第一次的名字為主?或是以改過的名字為主?」

「以原名為主,但在數據上會”備註”,載明 - *年*月更改名字為”***”。」

「請問仙君。職業的種類,對一個人的”祿”有沒有影響?譬如有人從事”特種行業”,可是她是為了生活;換句話說,她的生活花費也是很辛苦、很努力地” 掙”來的!她的”祿”在數量上,是否會受到職業種類的影響?」

「在那種地方上班,”祿”就要加加、減減了!你的”歡樂指數”提高,可是相對你的”道德指數”就降低。或是說;你的健康降低了,相對你的疲勞就增加了。像秤一樣,是很公平的!」M君轉示。

「我們還是沒弄懂,為什麼會有影響?」

「因為在那種聲色場所,你會比較虛榮、比較愛玩;相對的,金錢的耗損與物慾的需求就比較多,”道德感”就會降低。”道德感”一低,”祿”的耗用速度就加快!”命”是很公平的,你不要羨慕你們凡間那些……什麼花花世界的俊男美女、演藝圈的明星,”容貌”一個比一個漂亮,但”命”卻一個比一個薄!男的不會太長壽;女的不會太好命 - 嫁了好幾次,或者甘願跟人家作”小”,介入人家的家庭生活。所以說,這絕對很公平,他們在容貌上、知名度上分數很高,可是相對的在其它項目的分數就低了許多!」

「有人運用祖墳的風水,來改變子孫後人的運勢!這樣做有效嗎?」現場一位對風水有興趣者提出問題。

「那要看上一代的祖先和子孫後人之間的互動關係如何?不是每個祖先都會蔭佑後人的。如果後人誠心供奉,才會得到祖先的庇蔭;如果這一代連上一代祖先是誰都不知道,也從來沒有祭拜,祖先怎麼會庇蔭他們!」

「請問仙君。在同一場火災中,死掉的一些人,他們都是命中註定”該在一起死”的嗎?」

「他們是有”共劫”或”共業”,不能說是”該在一起死”!譬如說,你們每個人的”命”不同,可是我查資料一看,你們這些人都有個現象,就是在某個時候會有一個”劫數”。比如說;現在,你四十幾歲、他五十幾歲,同樣在”那個時候”會有一劫;這不是說你們兩個”該在一起死”,而是你這一生”注定”在四十幾歲要受一劫、他在五十幾歲要受一劫,因為有”共緣”,屆時你們會聚合在一起,既然聚集在一起,就一起應這個劫。如果能”過”這一劫,就沒事了;不能”過”,這一世就一起”結束”!」

「照這樣講,每個人都有”劫”,只是多少而已!如果能逃過一劫,就有可能活得更久。是嗎?」

「仙君點點頭!」M君道。

「仙君現在所管的範圍是中土。請問是指 - 在中土居住的,還是在中土出生的人呢?」

「指在中土所生、所長!」

「如果出生後,到國外去定居的呢?」

「資料照常!」

「如果外國人在中土出生,在中土長大;是否亦屬這裡來管?」

「所謂”所生、所長”,是指他的血脈是屬於中土這一帶人氏的!」

「如此說來,中土的人為了要取得”外國籍”,故意到外國生孩子,拿了”外國籍”之後再回來,這個孩子還算是”中土的”?」

「對,還算!」

「那麼中土人氏僑居外國,他們的”後代”在外國土生土長,是否也能經由本堂的神明查出資料?」

「記住一個原則。只要是”性別”、”生辰”、”年齡”和”生肖”都能確定的話;輸入數據之後,就會得到答案!」

「請問仙君。不屬中土的外國人士到本堂來問事,也能經由我們這種方式得到答案嗎?」

「可以!到時候會由負責其它地區的仙君來處理。」M君轉述。

此刻, 呂 老師起立合掌,躬身施禮道:「 謝謝王仙 君今晚給我們的接見與開示。 由於時間已晚,我們就探討到此! 」

於是參與探討的全體人員,在 呂 老師的帶領下,拜謝了 王仙 君,結束了今晚的探討!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ducklife
ducklife 2019/08/15

The website you share is very good. I have found many useful and helpful information for me. Thank you very much.

temple run

ducklife
ducklife 2019/08/15

Your article reflects the problem people care about. Articles that provide timely information reflect multidimensional views from many perspectives. I look forward to reading quality articles that contain timely information from you.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is great information.

fnaf world

ducklife
ducklife 2019/08/15

Thank you for posting such a great article! I found your site perfect for my needs. It contains interesting and useful posts for me. Please continue to uphold. Thank you for this great article.

word game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