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第七章、三探枉死城乙組(七)

2016/11/15 13:17:50 網誌分類: 陰間地獄
15 Nov


第七章、三探枉死城乙組(七)

時間:八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引導聖尊:提籃觀世音菩薩

探討者:無極慈善堂堂主 呂金虎 老師率弟子與有緣信眾

進入者:堂中通靈之觀靈執事- M君

 

在”觀靈術”的咒語聲與木魚聲中……

「我現在來到一個湖邊,湖邊有一棵大榕樹,樹下坐著一尊土地公。」第二桌乙組”觀靈執事” - M君開始有了反應,揚手示意。

桌頭執事提示道:「你請示一下土地公,此處是何境界?」

「祂說:這裡是《枉死城》的東南入口,湖邊這一帶是祂的管轄區。」M君轉述。

「朝此入口而來的亡魂,都是如何死亡的?」桌頭執事問。

「祂說:會從東南入口進《枉死城》的亡魂,主要的是水難 - 包括失足落水、船難死亡、自殺跳水、水鬼找”替代”或是魔神”攝迷”而淹死等等;其次是死亡與水有關連的 - 如孕婦”難產”血污而亡,及胎兒未成形、未足月由於母體流產而夭折等等。」

「請問,一般的自殺者也可以從這裡進去嗎?」現場有人問道。

「土地公說:每個”自殺的”狀況不一樣!有的是上吊、有的是跳水、有的是跳樓,其它還有服毒、吸瓦斯、故意撞車等等;故而進入《枉死城》的方式與路徑, 也各有區分。 由此處進入的,是與”水”有關的自殺方式,如跳河、跳溪……等等。 至於以”上吊”或其它方式自殺的,那就另由別處進入了! 」

「跳水自殺而死的人,在這邊的處罰,是一定要泡在水里面嗎?」提問者續問。

「祂笑了笑說,等一下你們可以自己去看看!祂問,還有別的問題嗎?」

「請問土地公,」立即有人發問:「如果一對男女殉情跳水而亡,來《枉死城》報到;是一道進去呢?還是各別進去?」

「祂說:是一道進去!因為是同樣的”離世”時間,所以領他們來此的兵將也是把他們一起領來。可是進去報到以後,那就要依個人生前所造的”業”與” 罪”、”功”和”過”的不同,另外分發到不同的地方!」M君答。

「剛才土地公說;這邊是《枉死城》的東南入口。請問,這裡屬於“城外”還是”城內”?」

「祂說是”城外”!」

「那麼,此地有沒有名稱?」

「祂說,叫《祛妄湖》!」

「請問土地公。我們下一步要進行什麼樣的探討?」桌頭執事問。

「祂說;你們繼續往前走,自然會有神明來引導!」M君道,﹁祂只是鎮守這個地方的土地,因你們剛才念咒,我的靈到達了此處;於是,祂就出來,讓我先了解一下這裡的情況! 」

桌頭執事開口:「那麼我們繼續前進!」說罷,敲起木魚念起”催行”的咒語……

「咦!」M君冒出詫異的語氣。

「怎麼了?」桌頭執事停下咒語問。

「師兄剛才在念咒的時候,我的”靈”不知怎的,就往湖里沉下去了!……」

「怎麼回事?」大夥兒均想弄清楚。

「莫非”入口”在湖底?」有人猜測。

「對!」M君似乎已證得了此一答案,大夥兒這才釋懷。

「嘻嘻……」M君接著發出一陣嘻笑聲。

「有什麼特殊的發現嗎?」立即有人追問。

「沒有呀!只是在下沉過程中,全身好像被一個透明的氣泡包住,能看到氣泡外面的景象,也能呼吸,蠻好玩的!」

「土地公呢?」

「祂不在啦!」M君回答,「現在,氣泡的前面有一個”光點”,帶領著我繼續往下沉……」

「來到了什麼地方?」

「現在還在沉……」

「有什麼感覺?」

「很溫暖,沒什麼別的感覺!」

桌頭執事又繼續敲木魚、念咒……

M君突然有了發現:「前面有個隧道!奇怪,水底也有隧道?……洞口有微光,我跟著”光點”進去了!」

「現在的深度,有多深?」

「我不知道!」M君回答,「隧道裡的能見度,不是很好。旁邊的景像……有些” 沉船”,沉船的附近還有些骷髏……嗯,大概已經到水底了吧!」

「沉船是古代的或是現代的?」

「現代的!」M君道,「我猜”光點”的意思,可能是叫我看一看這些沉船吧!」

「是商船,還是戰艦?」

「都有……也有油輪!」M君陳述,「現在,”光點”要我看的是一艘戰艦,我看到英文的名字是” SOGO ” - 是艘日本船艦!」

「它是在陽世間的那一個海域沉沒的?」有人問。

「在東海!」M君答,「這是那個”光點”告訴我的訊息,不然我哪會知道。” 祂”還說這是一艘半世紀前的日本戰艦!”光點”可能是神明,只不過還沒現身而已。」

「給我們看這艘戰艦的緣由是什麼?」

「我不知道!」M君答。

「請”光點”給我們指點一下嘛!」

「光點說:”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勿忘國仇,切莫媚外”。這艘戰艦你們從歷史數據上絕對可以查得出來,你們去查查看”它”代表什麼意義!”光點”還說;” SOGO ”這四個字對你們來講——很熟悉!但是雖然熟悉,卻不知道它代表什麼意義。」M君轉述“光點”的回答。 接著,M君陳述:「光點繼續帶我往水底隧道的出口走……這裡整片是亮光,處有座城 - 好像是座海底城!」

「你已通過隧道了嗎?」有人對M君陳述的所在位置,不是很清楚。

「己經通過隧道了!」M君回答,「然後,”光點”慢慢變大……變成一尊”女神”!因為我現在的位置是在祂的後面,從後面看……背影像”女神”。」

「是那一尊?」有人問。

「不知道!」M君答,「因為我距離得蠻遠的,只是遠遠看 - 像個“女神”的形體……喔,是觀世音菩薩!」

在神案旁,一直關注著兩組探討過 程的呂 老師,過來指示M君:「你要先向菩薩頂禮;然後,一邊行進,一邊陳述!」

「是!」M君應聲道。

「菩薩有沒有什麼聖示?」有人問道。

「沒有!」M君回答,接著描述:「隧道外雖然同樣是水底,因為出了隧道,光線比較充足,感覺比較亮;跟剛才”入口”一帶比較,就沒有那種陰暗的感覺了。菩薩說;方才隧道裡看到的那艘戰艦,確實是有的。但是,”景”是幻景,用意是”點”出來給你們做警惕、警示!祂還說;事實上,” SOGO ”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侵略東亞、中國的一艘戰艦名稱;那艘戰艦殘害了多少生靈,歷史斑斑可考,你們如果不信,可以去查!只是你們不知道,還不明就里地對“ SOGO ”這個名稱相當崇拜,這是很悲哀的事情!所以祂剛才提醒了幾句話,供你們做參考。」

有人語帶憤慨地問:「他們在這裡開百貨公司用此名字,是想進行經濟上的”侵略”嗎?」

「菩薩感慨地說:應該說是”居心叵測”!如果真是要敦親睦鄰的話,為什麼不取一個和平一點的名字;而偏偏要用以前戰爭時代侵略用的戰艦名字,做一個經濟據點的名稱?無非是紀念他們當初帝國侵略時代的”偉業”,想再作一次同樣的”進出”!這種心態,你們一般人都不知道;也不願知道!反而用那種迎王師的心情,高興的、歡喜的面對” SOGO ”這個名稱;這真的是很悲哀,是漢民族的悲哀,你們真的該很慚愧!」M君繼續轉述。

「請示菩薩!這一段菩薩的提示,我們將來可以把它寫在書上嗎?」探討人眾中,有人忍不住發問。

「菩薩點點頭!」M君道,「祂說;有這個機緣告訴你們,是因為這艘戰艦曾經造成過許多冤死亡靈,目前在枉死城凝聚的”冤氣”還在;所以才會在此” 時”、此”機”現出這個”景”來。祂只是把這段因緣解釋給你們聽,讓你們知道;至於要不要寫出來,在於你們,你們自己衡量罷!」

「既然我們是在探討《枉死城》,這也是”枉死”的重點;我想我們不會漏而不提的!」眾人中,馬上有人表示。 現場出現短暫的沈寂,洋溢著一股正氣凜然的氣氛……

「菩薩說:依照國運來看,再過”一紀”,東土會有真主出現。你們記好,”震旦出真主,一統半江山”!」M君打破沈寂道。

「怎麼解釋?」在現場的眾人對此預言都惑然不解,有人立即求問。

「菩薩說:你們自已去揣悟吧!」M君轉示後繼續陳述所見,「已走近城門…… 這個城門不是大石塊壘砌而成的,有點像木造山寨的寨門! 」

「有城牆嗎?」

「有!差不多有三層樓高。菩薩帶我進去……」M君回答,「有二個守衛在門口、二個在城樓上。」

「以前進入《枉死城》大門時,門口的守衛是”牛頭、馬面”。這裡看到的守衛, 是人的形貌嗎? 」有人好奇地問。

「對!但是都有鬍鬚……這麼長!」M君邊說邊用手比著,約”一尺”左右。

「裝束是……?」

「穿盔甲!」

「是水族的士兵?」

「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人的形貌!」

「手中有兵器嗎?」

「手拿長矛!……現在他們在跟菩薩行禮。」

「你請示菩薩,這是什麼地方?」桌頭執事提示M君。 隔一會兒……

M君不好意思地開口:「答案有了。但是,第一個字我不會念,我寫給你們看!」說罷,直接用手指在桌面上比劃出字體。 旁觀者尚未看清楚,問道:「是《漚魂城》還是《漚魂域》?」

「菩薩笑一笑說:你們要講”城”或”域”都可以!」M君答。

「這裡有什麼特殊之處?」有人提出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

「凡”死因與水有關之亡靈”禁錮之處!」M君據實轉述,並強調: 「菩薩講的是文言文。」

「被禁錮在這裡的亡魂,是永不超生嗎?」

「菩薩說:非也!」

「像剛才所見” SOGO ”戰艦造成的冤魂,死亡都已經五十年以上了,”他們” 的靈是否還滯留此處? 」

「菩薩說:此乃”景”也,”景”之現乃顯其”意”也,非亡靈皆錮於此也!」M君轉示道。

「現在,你有沒有跟菩薩進入《漚魂城》?」桌頭執事問。

「有!」M君答,「我們進來之後,走過像似迥廊的地方……喔,這邊有很多大的”水柱”!」

「既是”水柱”,應該有”上、下”。你向上看,”水柱”的水是從那裡灌進來的?」

「因為這裡的水有點兒”渾”;往上看,就看不清楚了……只知道有很多”水柱”!」

「能見度不好嗎?」

「對!」M君答,接著又開始描述:「這裡……有一個像官衙的門口,門前有兩個大石龜,然後是兩扇紅漆門。」

「門是開著,還是閉著的?」

「閉著的!你們跟我講話,我現在聽得不太清楚……,因為水的回音蠻重的!」M君轉述著,「菩薩到了以後,那兩扇紅漆門豁然就打開了,裡面走出一位文官來迎接。」

「古裝的文官?」

「對!」M君道,﹁我們就走進去……這個地方像海底一樣,全部是水。 裡面的牆壁都是玉雕的……迴廊也都有雕飾品 - 像珊瑚、珍珠之類的,整個都是水底的景像! 噢,我看到了……這個地方屬《東岳殿》所轄,因為這邊有寫著”東岳殿境”! 」

「那位文官是此地負責的神明嗎?」

「不是,祂只是負責迎接我們的。……此處還坐著一位更大的官,身穿官服;看到菩薩和我進來,就起身離座向菩薩請安。哦,這邊的匾額上,寫的是《水靈殿》!不過,”靈”是靈魂的”靈”左邊加上三點水 - 這個字很罕見!」M君描述得很仔細。

「我們是要在這裡作探討嗎?」有人發問。

「那位大官先請菩薩就上座,我就站在菩薩的旁邊。」M君道,「那位大官說要調一些亡靈過來,讓你們了解 - 來到《水靈殿》的亡靈,是怎樣的一個情形!」接著M君舒了口氣,像是在等待中……。

「亡靈已經調到了嗎?」有人略顯心急地問。

「現在還正在調!」M君回答。

「在調亡靈的同時;我們要向菩薩禀明,稍待一會兒,我們要探討的重點是 - 被調來的亡魂因何至此?來此作何處理?將往何處而去?請菩薩聖鑑!」 呂 老師此時向著神案上菩薩的神像祝禀。

「菩薩點點頭!問道,你們住在那邊?」

「南瞻部洲 - 中華民國,台北市!」有人回禀。

「菩薩說:那麼就調”南瞻部洲蓬萊島”那邊的亡靈來,讓你們見識好了。這樣實務的探討,才有趣味!」

一會兒………… M君開口陳述:「前面來了一男一女。菩薩說,這兩人”往生”還沒有超過四十九天!」

「是跳海而死嗎?」

「菩薩說,是跳湖!」

「是情侶嗎?」

「嗯!」M君點頭轉示。

「在什麼地方跳湖?」

「菩薩說:這兩人是來自你們蓬萊島的中部地區,你們去查查數據或許可以查得到,才三個禮拜左右而已。男的十九歲,女的十七歲多一點;為了保障他們及家屬的隱私,名字不能講!」

「都好年輕喲!」現場有人婉惜地說。

「他們兩個來到菩薩面前,菩薩要他們自己陳述是怎麼”往生”的!」M君道。

接著M君沈寂了片刻,似乎是在聽;然後轉述:「這兩個人住在一起快兩年了! 那位”男的”已念完書,即將”服兵役”;”女的”已休學。 ”男的”事業無成,”女的”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謀生技能;可能是有”孽緣債”的緣故,彼此一直相互牽掛著。 雙方父母,尤其是女方的父母,對他們在一起的”情況”很不諒解;女方的家裡找了來,一直給”女的”壓力。 ”男的”即將入伍”服兵役”了, 分發的單位不盡理想;又怕在服役期間,女的會有什麼變化;加上女方的家裡給他們的壓力,所以產生厭世的念頭。 於是,兩個人就一起跳湖,自殺殉情! 」

「請示菩薩,他們兩個現在有沒有後悔之意?」有人問。

M君道:「你問到這個問題時,那兩個人就一直哭!」

「像這種事,”超渡”有效嗎?」

「菩薩先是點點頭,然後搖搖手!」M君納悶地轉述。

「菩薩的意思是不是說,”超渡”有幫助,但不能完全除卻他們應受的罪?」現場有人似有所悟,向菩薩求證。

「菩薩笑了笑,未置可否!」M君陳述說,「他們兩個一直哭……一直哭!菩薩對他們說,你們”當初”就是”一念之差”!」隨後,M君整理出完整的案情, 補充說明:「這個男的是因為即將服兵役,又偏偏抽到不理想的單位,一個人將遠赴外地,無法照顧這個女孩子;又怕當他不在身邊時,這個女孩子太純真,容易被騙或是墮落!反正活在陽世也要遭受別人異樣的眼光,不如乾脆趁此機會一起殉情、一起離開。可是沒想到,死後來到這裡是這樣的痛苦,而且還對不起目前尚活在陽世的一些親人!」

「他們在這裡,受的是什麼樣的刑罰?」有人問。

M君又是短暫的沈寂,然後轉述:「在水牢裡,水流本來是平靜的,每日早上在不同的時辰,水流會有不同的變化。卯時一到,水流就開始翻騰,由於水牢不是很大,水流一翻騰,水牢和里面的人也就跟著翻滾,讓受刑人承受翻來覆去的那種感覺。一個時辰過後水流不翻騰了,可是流勢變強 - 變成激流,水壓也變強, 一會兒往這兒“衝”,一會兒往那兒”竄”,就這樣衝來竄去,擠壓得受刑人透不過氣來。 過了午時之後,水溫會起變化,一會兒變溫水,一會兒熱水,一會兒冷水……交互折騰! 此外,水質也會變,每半個時辰變一次;水質本來是普通的, 過一陣子是鹼性,然後又變成酸性! 」

「那受刑人不是被整得很慘了嗎?」

「菩薩笑一笑,對此一問題沒有說什麼!」M君道。

接著,又有人好奇地問:「水牢是什麼形狀?」

「菩薩用手一點,兵卒就抬了個水牢過來……是長方形的四方籠子,看不出是什麼質材;以我的目測來看 - 差不多有一個半人高,寬度差不多是人體肩寬的兩倍。」M君答。

「能不能聽聽那”兩位”的懺悔心聲?這會有警世作用!」有人提出要求。

「那個”男的”一直哭……因水流迥聲很大,聽不清楚那個”男的”自述是姓” 葉”還是姓”嚴”(注:”發音”都蠻接近的);家裡還有一個哥哥、兩個妹妹…… 現在聽清楚了,是姓”葉”! 在國曆三月下旬,他先把女朋友推下湖去,他才跟著跳下去! 」M君轉述。

「真忍心!」現場探討群中有人嘆息。 「請問他們兩個人自殺時,意見是不是一致?」有人好奇,想知道。

M君道:「那個”女的”一邊不斷地往”男的”肩膀捶打,同時嘴裡還不住地哭訴 - 她為了跟他在一起,家裡的父母很不諒解,斷絕了給她的一切經濟援助;她連懷了孕也不敢給家裡知道,還是用她自已辛苦”打工”存下的錢,偷偷地去墮胎;”男的”也沒有拿錢給她。到後來,在她還沒有機會回饋家裡 - 報父母”養育恩”的時候,那個”男的”就帶她去自殺;居然還先把她推下去!她說,”男的”怕她會反悔,所以把她先推下去,然後那個”男的”才跳下去!」

「這是”女的”反應!那”男的”反應呢?」

「他沒有講話,只是一直哭……」

「請示菩薩。那位”女的”是被”男的”推入湖中的,除了今生算是”枉死” 之外,前世跟”男的”是否也有感情糾纏的”冤業”,然後才造成今世”女的” 會受”男的”拖累? 」有人從探討的角度求問。

「菩薩點點頭說,對!祂說;你們今世之前 - 在另外一輩子造下的“罪”與” 業”,今生理應償還;但僅就這輩子來解釋 - 這是一個“劫”。因前世犯下的” 罪與業”,以今生來說,是”無明” - 你根本不知道!如果能平安度過這一” 劫”,以後還是可以”做功德”來彌補以前所造的”罪與業”。若用”命理”來解釋,今世幾歲的時候會有一”劫” - 這個”劫”,可能就是你前一世或前二世、或前“若干”世的冤親債主要來討這個債,所現的”劫數”。所以,你們小時候” 批八字”時,由小算到死亡 - 幾歲有”劫”、幾歲有生死“大關”、生死”大劫”,就是這樣來的!」M君轉述道。

「請示菩薩。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們一生之中,所遇到的各種難題,就是我們的”劫數”;只要咬緊牙關撐過去之後,就海闊天空另有一番發展了。凡事不要鑽牛角尖!是嗎?」

「對!」M君轉述,「比如說,按”命理”論 - 你小時候在五歲時會有一個”水關”,可能是你”前三世”的冤親債主來跟你討”因果債”。然後,十六歲時有個”車關”,可能是你”前二世”的冤親債主來跟你討債。你到二十八歲時,注定要結婚,但是這段婚姻不幸福 - 是”孽緣”;是你”前一世”曾經辜負了人家, 這輩子人家來討”感情債”,讓你”應”這個”劫” - 還債。 菩薩說,”因果” 就是像這樣安排的! 」

「請示菩薩。既然他們兩人都有懺悔之意,是不是可以網開一面?」探討的人眾中,有人起了惻隱之心,代為求情。

「菩薩搖搖頭說:佛祖跟菩薩都是慈悲的,會告訴你們不能”造業”,會告訴你們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但是,你們自已要做了”錯”,那麼所產生的”果”,就應由你們自已來受、自己來擔,不可能由佛、菩薩來網開一面;因為如果這樣作,不公平! 菩薩還說;”佛、菩薩”是很慈悲的,但也是很公平的! 」M君道。

「請問菩薩。他們兩個在此受刑的刑期,以陽世的時間來換算,是多久?」

「以”陽間”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小時六十分鐘,一分鐘六十秒,這樣的速度來換算的話;那個”男的”要在這邊泡到廿八歲,那個”女的”要泡到廿七歲!」M君轉道。

「請示菩薩。在我們前幾次的探討中,得到的觀念是 - 一個亡靈在《枉死城》停留的期間,是到他在陽世原本”陽壽終結”的那一天為止;然後再轉到《十殿》去審理生前的功過。若以此推論,這一對男女原本的陽壽,”男的”是”二十八”、”女的”是”二十七”囉!」

「菩薩說,不對!」M君轉述,「他們兩個在《枉死城》的刑期是以這一”劫” 到最近的下一”劫”為止,與陽壽的大限無關。 如果這一輩子總共要遭遇的” 關”有七關,這七關就代表這一世總共有七個“劫”要應。比如說四歲的”水關”是”前四世”的某一債主來討債;過了這”關”,下一個面臨的是十二歲的”車關”,可能是你“前三世”的一個債主來討債;到了十八歲,可能又有一個什麼”刀關”,可能是你”前三世”另一個債主來討債……七關都是類此安排的!如果你在某一個”劫關”期間,尚未償完應還的”因果債”,譬如就像他們兩個一樣 - 提前離世,那麼除了最近的這一”劫關”未償完的”因果債”要移到《枉死城》去折算刑罰外;其餘”已排定”而沒有機會應驗的”劫關”,也就是” 今世”已經沒有機會清償的其它債主的”因果債”,會在《枉死城》這邊的刑罰終了以後,轉到《十殿》審理時,記到”下一世”的帳上,安排到下輩子償還! 人生在世間均為還”業”,就是這樣一”關”一”劫”的償還累世的業報,卻又不知不覺地繼續造”業”,所以勸你們平常要多做善事、多積功德迴向給累世的冤親債主,就是要讓你們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對那些冤親債主的債,能夠多還一份就減少一份! 」

呂 老師向觀世音菩薩祝禀道:「這兩個人的案例就探討到這裡,很遺憾的是我們對他們應承擔的”業”無能為力!請問菩薩,在《水靈殿》這裡,我們還有什麼可探討的?」

「菩薩說:事實上《水靈殿》不是很大,受刑人的案情差不多都大同小異。來這裡主要是讓你們了解”劫”與”關”的一些正確觀念,了解後你們要謹記心!」

眾人感激地應聲道:「是!」

「菩薩說:今日探討的進度就到這裡,其餘的時間開放發問!」

「請問菩薩,您的聖號如何稱謂?」

「提籃觀音!」

「請示菩薩。假如說,我們國軍的軍艦為了保衛國家,在戰爭中被炮火擊沈;那麼陣亡的海軍將士的這些亡靈是怎麼處理的?」

「菩薩說:陣亡的將士不算”枉死”,這是為國捐軀,他們是”英靈”,不是冤靈,另有處置。《枉死城》裡只收冤靈!」

「謝謝菩薩!」

「請問菩薩。曾有別人告訴我 - 誦完經典後,必須要作”功德迴向”!也有人對我說 - 你自已本身的運氣都不好了,還說什麼”功德迴向”給人家,根本是空談! 我到底要怎麼做,才對? 」現場又有探討者求問。

「菩薩說:你先不要”迴向”給誰,你先”迴向”給你自己的冤親債主!因為, 你的功德沒有那麼大,你還沒有”迴向給眾生”的”福”和”德”。 你就直接” 迴向”給你自己累世以來的冤親債主,希望能化解”無明”始來的一切冤孽,這樣就好了!」M君轉示道。

「再請示菩薩。就以我持”大悲咒”來講……」適才的發問者,補續道。

「菩薩說:你們不要持咒!」M君突然打斷問話,語出驚人。

眾人聞聽,悉感意外,靜待下文……。

「祂說:一般情況,持”經”就可以了!”咒”是你在危急有難的時候才持誦; 或者是你有很大的冤情,或是冤親債主來向你討債的時候,你才誦咒”迴向”給他們。 平時修身、養性或是給自己”積福德”時,”誦經”就好! 因為”咒”的威力比較強,”咒”誦出來就是有狀況要”處理”。 就好像寫”存證信函”一樣,你沒事不會去寫,一寫就表示有狀況發生,必須動用到文書;而且還須具備 - 抬頭”(發文著)是誰?”對方”(受文著)是誰?一切都要有憑有據!故而, 平常沒有事,”誦經”就可以,無須念咒! 」M君轉述菩薩的開示。

「請示菩薩。誦任何”經”,效果皆相同嗎?」有人緊接著問。

M君立即轉述菩薩的聖示:「不同!經典的功能還是有分別的。如果你是求心安,或是你在修持中希望能夠定心、定性,你可以念”心經”;如果你是要增福慧、增加對宗教的堅定信心、定性、明心見性,你就誦”金剛經”;若是平常要累積福德、求感應、求家宅平安、求個人運途光明、增良性、去惡性,可以誦” 普門品”;若是要將功德”迴向”給過世的祖先或冤親債主,可以誦”地藏王菩薩本願經”;求福、延壽、求病體平安,可誦”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諸如此類等等,汝等可揣摩得知!」

聽了觀世音菩薩如此扼要簡賅的解說,大夥兒就像進入寶山一般,歡喜莫名、興奮不已。

「請示菩薩。知道經義而實踐,會不會比”誦經”好多了呢?」有人似含”弦外之音”地問道。

「菩薩說:你那樣的想法是”貢高、我慢”,因為你既然知道”經”的內容及意義之後,就開始起了傲心,就有這個衝動很想告訴別人——我研習經典的心得是什麼……是什麼!”貢高、我慢”的心自然而然就浮起來;那時就沒有了”持平”的心,更沒有了低聲下氣的”謙卑”之心!只會想到,反正”經義”我已經了解,”經文”就用不著再誦念了;於是就把”經”丟在一邊!這並不是好的現象,要知道“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似乎菩薩已直接點出問者心中的迷思癥結,問者顯得略微不安。

「請示菩薩。一般人工作比較忙,如果沒有時間誦經的話,單持“佛號”或” 菩薩聖號”,是否可以?」又有人問。

「菩薩說:這是”最入門的”、”最簡單的”,而且是讓你們”最沒有藉口”的法門。因為其它的法門要你們修,你們總有藉口 - 事業太忙、時間無法搭配。這個法門最直接、最簡單!要是連這個法門都做不到,那”其它的”都不是藉口, 根本是”自己的”問題了! 」

「請示菩薩。念經是不是一定要在佛像面前?」有人問道。

「祂說:念經最重要的是”有口有心”。只要”有口有心”,那怕是在荒郊野外, 沒有佛祖、菩薩的聖像在,你只要虔心動念求佛、菩薩降臨作主,或來助你度過難關,都是可以的! 要是”有口無心”,就算跪在佛祖前、睡在佛祖前、住在廟裡念經都沒有用! 」M君轉示。

「請示菩薩。誦念”佛號”或”菩薩聖號”時,是否一定要加”南無”這兩個字在前面,不加可不可以?」

「菩薩說:”南無”的意思就是”皈命”。一般誦念”佛號”或”菩薩聖號” 時,只要在剛開始的第一句加上”南無”這兩個字,接著只要重複念”佛號” 或”聖號”就可以了。 譬如 - 在念過一遍”南無阿彌陀佛”之後,重複念”阿彌陀佛”! 」

「請問菩薩。靜坐觀想之前,是不是一定要先呼請菩薩或護法來護持?」

「菩薩說:是的!在靜坐、放空、觀想之前,一定要請佛、菩薩或神明來護持。除非你很有把握,不會走火入魔!」

「請示菩薩。在佛經或是一般佛教書籍裡,闡述說 - 當人們遇到危難、急難的時候,誠心呼請”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菩薩會聞聲救苦!經書上所說的,是不是真的?」

「菩薩在笑,」M君轉述道:「祂說;你要是不相信你就不要”念”啊,既然” 念”了,就要相信!」

「是!謝謝菩薩。」問者略帶羞赧地落座。

「請問菩薩。念經時,”盤坐”念與”跪著”念,有沒有優劣之分別?」

「菩薩說:你的心是否”統一”了,才重要!只要你的心”統一”的話,無論跪、躺、坐、臥,都沒有關係!」

「請示菩薩。我們念”佛號”時,是口中”出聲念”還是心中”默念”比較好?」

「祂說;”心”比”口”重要,”心”佔六成,”口”佔四成。也就是說,若同樣在心中很清淨的狀態之下,由”心念”是六成的功效,由”口念”是四成的功效。這兩者的比例還是有六、四之分的!」M君轉述罷,眾人對此問題纔有了深一層的認識。

「關於”觀靈”與”探討靈界”這方面,菩薩對我們有什麼開示?」

「菩薩說;對於”觀靈”,有參加”觀”也好,沒參加”觀”也好!有看到也好,沒看到也好!看到了又怎麼樣?沒有看到又怎麼樣?“金剛經”上有一句話你們要記住 -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你就算看到又怎麼樣?你可以把它當作沒有看到;你沒有看到又怎麼樣?你可以把它當作有看到。事實上,這種”無相皆相”、“有相皆妄” - 是最深的境界!你們常說”著相””著相”,不管是佛祖也好、菩薩也好,你們認為都有一個”相”;但事實上本來就是”無”。” 無”這個字,以道家的說法就是”無極” - 就是“空”;本來就是”空”的東西, 你要怎麼說明是”有”還是”沒有”呢? 菩薩說;這個意義很深,你們要記好道家的”無”這個字跟佛家的”空”是一樣的! 你們凡間的知識與智能都是以” 相對”來看;從”有”才會驗證出”無”,從這個”大”才能驗證出”小”。比如說,我跟你講面前這個樣子的”東西”,你不知道它是算”大”還是算” 小”,你如果找了一個比它大的東西作依據,由”大”的東西來看,這樣”東西” 它就算”小”;如果找了一個更小的東西來比較的話,那它是不是就算是”大” 了! 這樣的比喻,你們懂嗎? “無”字本來就是這麼一個東西,由你們來”界定”的話,你們會用“有”來界定”無”;如果”有”不存在,那”無”該怎麼辦呢? 以你們的想法 - 既然”有” 不見了,也就沒有”無”了;因為無從對照,無從驗證。 這就是你們現有的觀念! 」M君轉述著菩薩簡要的開示。

「嗯,意義很深!」眾人大都似懂非懂。

「菩薩說,事實上這個”無”不用你們去比較,它本來就是存在的東西。那你們為什麼講”空”,就是因為有這個”有”,才會有“空”;如果今天這個”有” 不存在的話,那這個”空”是不是也就不存在了呢? 依你們的想法這一定是對的,就是”不存在”! 可是事實上,它還是”存在”的。 這是最深的相對論、哲學、物理學。 菩薩還說:今天跟你們講的,希望你們能參悟透;就是什麼物理博士,能講的也是這些東西! 」

「請菩薩再開示明白一點!」有人提出請求。

「比如說,這是個”圓”的東西!你為什麼會有”圓”的概念?當然是經由比較之後 - 比如有”長”的、”方”的、”三角”的東西,你才知道這個是”圓”的; 如果今天,”方”的、”長”的、”三角”的都不存在! 你怎麼去驗證? 你怎麼去比較呢? 所以說這個”東西”本來就是存在的,你們只是”以名之”而已。 菩薩說:”道可道,非常道,無以名之,謂之道”;”空”也是這個樣子,”空” 本來就”存在”。 而這個”存在”的意思就是說, “空”事實上本來就處在”無形界”之中,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所以要用” 有”、要用”相”來對照,”空”才會出現。換言之,這個“空”你可以說它存在,你也可以說它不存在;它的”存在”只是讓你們知道有”空”這個東西,它的”不存在”是實際上”空”根本“不用存在”。你們要把握”有”與”無”的分別要點,因為凡間之智慧有限,一定要藉由”對照”才知道有這個”東西”; 因此,”存在”就表示相對有它的”不存在”,沒有”大”也就沒有”小”。 如果針對”小”去找來一個”更小”的東西來對照,這個被稱作”小”的就被改稱作”大”了。 ”它”忽而被稱作”小”,忽而被稱作“大”,這不是很矛盾嗎! 那我問你們,”它”到底是”大”還是“小”? 誰對,誰錯? 事實上,誰也沒對, 誰也沒錯! 因為”它”本身就是”存在”沒變,”它”之所以被稱為”小”,是因為你們拿“它”與比其”大”的相對照;”它”之所以被稱作”大”,是因為你們拿”它”與比其”小”的相對照。 這樣來跟你們解釋”空”、解釋”無”; 你們都了解嗎? 」M君轉述著。

「了解!」眾人的回答聲雖一致,但有些人似乎心虛。

立即有人起身發問:「請示菩薩。這個”無”是不是說 - 是最小的一種構成的意識”單位”,用來解釋”最小”是無從比較的!」

「菩薩說;你還是有”大”、”小”的執著。如果你找到一個”更小”的分子、原子來比較它,它就變成是一個”很大”的分子了。祂用這種最簡單、最簡單的方式來比喻給你們聽,你們要是聽得懂,算你們有慧根;你們要是聽不懂,祂也不會怪你們,因為這個本來就是“最無上”、”最深奧”的一個境界 - ”空”跟” 無”!菩薩說;今天這樣跟你們講,算是有這個”緣”;不然,平常在外面,你們也聽不到這樣子的說法。”空”跟”無”,無論經典你怎麼翻,看個五年、十年,你還是不見得很明了”它”的意義!但是,祂以這種”比較”的方式,讓你們有一個基本的概念,以後再深入經典,會比較容易了解!」 M君轉述道。

「事實上,”有”和”無”是心念一動時,就起了”分別”!是嗎?」有人契而不捨地問。

「菩薩說:很簡單,你只要印證這個東西”存在”就好。這個東西叫什麼?你不知道!但是知道它”存在”,這樣就好了。你”勿以名之” - 也不要給”它”取名字,這個東西就是”存在”!」

「但是心一動,一切東西都出來了!」有人立即反應道。

「你心不要動,它就是”在”!你心一動,只是增加你跟它之間的“互動關係”,就表示你已”起心動念”,這個東西就隨你的”意”來”轉”、來”顯相”!」

「請問菩薩。您在靈界也經常要跟無名的眾生”講道”、”說法”嗎?」

「對,也要!」

「天界也一樣嗎?」

「是的。不過,在”天界”是研習!」M君轉述,「菩薩說:就算你們凡間的教授下課回家之後,還是要自已充實自已、還是要進修,然後上課來教學生啊! 」

「喔,原來在”天界”還是要研習的呀!」大夥兒聞所未聞,有人訝異道。

「菩薩說:再跟你們講一個觀念,參考看看!事實上,”佛、菩薩、神明”都是無相的,只是一團光、一個靈體,根本沒有神像,沒有什麼塑像!而為什麼你們現在要”安金身”(即供奉佛像或神像),你們知道嗎?」

「不知道!」

「菩薩說:難道你們是拜著好玩的嗎?既然不了解,還拜”祂”幹嘛?」

現場眾人無言以答,一片沈寂……。 隨即,M君打破沈寂道:「菩薩說;既然你們入門成為道祖門下的弟子,所以祂就有義務讓你們學習更深的法門。不然的話,你們跟一般的信眾有什麼兩樣!」又稍停了一會兒……。

「菩薩說,你們凡間是不是一定要服兵役?」

「對!」

「菩薩問:你們都服過兵役吧?」

「是的!」在座的男士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服兵役不是要操練嗎,你們拿的兵器是什麼?」

「步槍!」

「祂說;你們拿起步槍,對準目標,是不是要透過一個”準心”來瞄準?」M君道。

「是!」

「你們剛開始,功夫比較不好,比較不熟練,一定要藉由”準心”的幫助,才能瞄準目標!修行與信仰也是一樣,剛開始的時候,境界還不是很高,是要透過皈依或是膜拜的一個”點”、一個”焦點”,透過那個”點”、”焦點”才能夠” 射中”到那個目標;射擊的”一剎那” - 就是你的”心意”、你的”舉心動念”、你修行的”意念”!如果你們今天”境界”已經很高、功夫已很熟練,根本不需要“準心”;把”準心”拔掉,你們一樣也可以射中目標。那時候,你已變成一個神槍手,射擊高手根本不用透過瞄準點 - ”準心”!神佛的”金身”,就是那個”瞄準點”!這樣的比喻,你們懂嗎?」

「了解了!了解了!」經過菩薩一再深入淺出的開示,眾人才豁然開悟。

「菩薩說;因為不鼓勵你們”著相”,所以有義務告訴你們這些觀念。但是”不著相”,不代表你們就可以”很自傲” - 不拜神明、不拜拜了,祂不是這個意思! 祂說;今天跟你們講這個觀念,切莫”矯枉過正”或是”斷章取義” - 以後看到神明、看到金身就不拜了;不要會錯了祂的用心! 」

「請示菩薩。如果想修”無生法門”,要如何修持?」有位探討者問道。

「菩薩說;你要修一個法,你先要知道此”法”由何而來?是何脈? 何宗? 你了解嗎? 」

「了解!」

「經典,你了解嗎?」

「嗯,……可以看到!」問者答的有點含糊。

「菩薩笑一笑,搖搖頭說:以你現在的狀況來講,工程浩大!」

「工程是很浩大!可是……」

「不適合!」M君接著轉述,「菩薩祂說:不是你不能修,是說你的現階段不適合!」

「是!」

「菩薩說:”水是要疏通,而不能圍堵”。這句話有禪機,你要記起來,回去三思!三思!」

「是!」

「疏通之後才能自在,流暢!圍堵在短時間之內,是可以控制;但一旦爆發,那就很亂了!」M君轉述菩薩的開示。

「是!謝謝菩薩。」問者合十躬身落座。

「菩薩問;在座的弟子還有什麼問題嗎?」

「請示菩薩。我們一直在輪迴;一輩子接一輩子的輪迴下去,很痛苦!究竟要如何修持,才能不再輪迴下去?」

「菩薩說:”未知死,焉知生”。你沒有跌倒,怎麼知道”痛”呢?你沒有經過輪迴,怎麼知道輪迴是”苦”呢?祂說;這幾句話送給你,也是有禪機的,你去參悟吧!」

呂 老師見時間已晚,適時祝禀:「今晚的探討到此,感謝菩薩的引導與聖示!」

於是,現場全體人員起身、合十行禮,恭送觀世音菩薩的聖駕。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ducklife
ducklife 2019/08/15

The website you share is very good. I have found many useful and helpful information for me. Thank you very much.

temple run

ducklife
ducklife 2019/08/15

Your article reflects the problem people care about. Articles that provide timely information reflect multidimensional views from many perspectives. I look forward to reading quality articles that contain timely information from you.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is great information.

fnaf world

ducklife
ducklife 2019/08/15

Thank you for posting such a great article! I found your site perfect for my needs. It contains interesting and useful posts for me. Please continue to uphold. Thank you for this great article.

word game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