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第八章、四探枉死城(八)

2016/11/15 13:22:54 網誌分類: 陰間地獄
15 Nov


第八章、四探枉死城(八)

時間:民國八十五年五月四日

引導聖尊:中壇元帥

探討者:無極慈善堂堂主 呂金虎 老師率弟子與有緣信眾

進入者:堂中通靈之觀靈執事- M君

 

今晚本堂探討《枉死城》的工作,由於甲組的觀靈執事”告假”不克出勤;於是,兩組合併為一組進行探討。 在”觀靈術”的木魚聲與咒語聲中……

受命進入靈界探討的觀靈執事 - M君有了感應,開口道:「此刻,我置身在一個樹林中,眼前一陣亮光……有兩尊神明從空而降;一尊是中壇元帥,另一尊以前沒有見過!」

「以前沒見過的那尊,是如何穿著的﹖外形又是什麼樣子的﹖你形容看看!」 呂 老師吩咐M君。

「外形看來年紀很輕,看裝束 - 好是像仙童!」

於是呂 老師向著神案上中壇元帥的金身,祝禀:「本堂為了纂寫善書,使世間因一時想不開而意圖”自殺”的人,在了解”自殺”身死之後,將要面臨的”一切”真實處境,由是改變心意、珍惜人生。故而今日要更深入的探討《枉死城》裡,”自殺者”遭受處罰的地方! 祈請元帥和仙童慈悲引導,是否可行? 」

「元帥說,可以!……祂一邊走,嘴裡一邊嘀嘀咕咕地叨唸著。」

「祂在叨唸什麼,可以讓我們知道嗎﹖」現場有人好奇地問。

「祂說:這種死了亦不快樂的地方有什麼好看的,你們怎麼會對這種地方有興趣!」

「我們要讓世人知道真相後,多想一想”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句話的道理,” 自殺”是既無益又愚昧的抉擇,不僅”於事無補”不能解決問題,愧對親人;而且死後還要接受慘痛的懲處。請元帥聖鑒!」 呂 老師補充道。

「元帥和仙童現在離開了樹林在前面帶路,我們一起往前”飛”行。」M君道。

「你們是如何離開樹林的﹖」

「本來樹林相當高,祂們二位先飄浮起來,我也跟祂們一起飛了起來……樹林已在腳下後方,漸行漸遠……前面有一座山,祂們帶我向那座山飛過去!」

「那座山就是《枉死城》嗎﹖」

「我不知道!」M君答,「我們就這樣往前飛……我趁此機會請教仙童的來歷; 祂說祂是太上道祖座前的煉丹童子,太上道祖交代祂過來了解一下探討的進度。 ……我們已過了一條河,繼續往那座山飛過去……元帥說;現在局勢亂,枉死的人比較多,目前又進來了許多亡靈,這些都是可供你們探討的! 」

「這些亡靈全是地球上的,還是包括別的星球?」立即有人提問。

「元帥笑了笑。祂說;你們連自己星球的亡靈都認識不完了,還談什麼別的星球!……現在我們降落到地面,面前有好幾根很高、很大的石柱 - 有點像古代羅馬神殿的大石柱……過了石柱區,則是一個湖,湖畔右側有小路通往山腳……繞過這座山,遠遠的就看到一座城池。元帥和仙童帶著我往那座城池走去……路是由小草鋪成的,又綠又軟;小草的高度約及腳踝……路旁有個石碑,碑上面刻著四個字——”幽界冥府”。這裡有點空寂肅殺的感覺,但不會太冷,好像還蠻溫暖的……現在,已經到了城門邊。城門左右各有一行字……讓我看一看,寫的是什麼?」

「你仔細看清楚,念給我們聽!」現場有人要求道。

「字有點像蝌蚪文,我不認識!」M君無奈地說,「只看出是一團一團的字跡,一共十四個字……」

「可以請求中壇元帥幫忙,為我們解說呀!」

「元帥說:我們先進城去看,等一會兒出來時,再說!」M君道,「我們現在進去了……」

「請將進去之後,沿路所見一一報導!」

「進城後,先過一座木橋,橋寬大約 十公尺 左右;橋下河水是紅色的,還會冒煙,有煙霧輕緲的感覺! 」M君開始陳述。

「請示一下橋名嘛?」

「元帥說:這叫《非功橋》。走這條橋的亡魂,都是有”過”而無“功”的;過這條橋就是要到《枉死城》接受審判!」

「河名呢﹖」

「元帥告訴我說,」M君道:「橋下的水不是河,是”池”,叫《隍池》!…… 透過朦朧的煙霧我看到紅色的水面上,不斷地有氣泡冒出。 ……走過《非功橋》, 接著是平平的石板路。 路的兩邊,種了成排的苦柳樹,約有二人高;奇怪的是, 每顆樹上都吊著幾個菠蘿般大小、土黃色的”甕”! 」

「是什麼作用,向元帥請示一下﹖」

「元帥說:樹上的”甕”,本來是上吊自殺的亡靈在此受罰之形體,由於我是陽世來探討的”生靈”,管理此處的神明為了保護亡靈的形體不受衝犯,所以用” 甕像”將受罰的亡靈蓋住!」

「上吊的亡靈在此受罰的情形,能否請元帥說明一下?」

「元帥說:人在上吊自殺斃命時,自然而然會眼睛外凸、舌頭外吐及下陰脫肛。上吊死亡的亡靈到此,先要以樹藤吊在樹上受罰;苦柳樹屬”陰”,樹藤及樹枝會分泌一種寒性的毒汁,滲入體內或滴到身上,會使受罰的亡靈身上之一切竅門封閉,讓他持續”瀕於將死”的痛苦 - 眼不能凸、舌不能吐、肛不能脫。同時, 這種毒汁會使受罰者的意識狀況,不但不會昏迷,反而更清醒,清楚地”承受” 及”體會”痛苦的感覺! 上吊的亡靈,必須先在此接受四十九週懲罰,然後再接受《枉死城》的審理。 」

「一棵樹吊了多少人的亡靈﹖」

「每棵樹不一樣,我看到的是 - 這邊有三個的、有五個的、也有七個的……。」M君道,﹁仙童開示:如果在路邊看到冤死的人 - 如上吊、車禍,千萬不要不自量力地馬上在現場”念經迴向”! 雖然你們有慈悲心,但是你們要先考慮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及”功德力”;否則,那些枉死者由於”怨氣”最重,常會轉而跟在你們的身邊不走。 打個比方來說;冤死的亡靈就像是落在大海裡快淹死的人,如有機會抓到木頭,就會緊纏住不放;你們不要糊里胡塗地把自己當作那塊” 木頭”!」

「那麼就是 - 以後我們看到”枉死”的情況,就不要管了。是不是﹖」在座堂中弟子有人求問。

「仙童說:不是要你們”見死不救”,而是千萬要”量力而為”!有些修道的人或念佛的人易發”慈悲心”,但是枉死的人與你非親非故,除非他沒有家人或無人奉祀,而你又有真本事或功德、福份能夠超渡他,那你發願”超渡”或”奉祀”,就沒關係!否則,你能幫忙的是 - 通知他的家人或警察局安排營葬。千萬要”量力而為”!」

「念”阿彌陀佛”聖號,功德給他;可以嗎?」

「沒有關係!」M君道,「仙童邊走邊講。……接著,祂們又帶我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這裡,一邊是松樹,另一邊是往一個小山坡的方向……」

「再請示一個問題。如果看見一個人的屍體在水面上飄浮,好心地把他拉上岸, 會有不良的後果嗎﹖ 」有人舉自身的實例問。

「仙童說:這是舉手之勞,這樣做沒有關係!拉上來後告訴他,你沒有能力幫助他,但總不能見屍不理;目前只是幫助他上岸,希望他能不再飄蕩、死得其所, 如有冤情,可以向其自己家人”託夢”。 然後,你再向附近的”警察派出所”報案,請”警察派出所”通知其家人來將屍體領回去! 」

「明白了。謝謝!」M君繼續轉述:「過了小山坡。看到前面左邊的斜坡旁有個大木輪,坡地上鋪滿了尖尖、銳利的石頭……」

「這是所謂的《刀山》嗎?」

「元帥點點頭!︻編者註:此處乃”枉死城”之《刀山》,與 < 十殿 > 地獄之《刀山》不同; < 十殿 > 地獄之《刀山》確實滿佈利刃與刀鋒。」M君道,「右邊也有像齒輪狀大石頭,與大木輪同時轉動著……這邊也是較平緩的斜坡,同樣亦滿是尖尖的石頭。元帥、仙童與我,現在一起站在一個小平坵前面。」

「目前有沒有看到處罰的景像﹖」有人問。

「還沒有,祂們先讓我看這個地形!元帥對我說;這裡每一刻鐘都會有一批”受刑人”來此接受懲罰,每一批”受刑人”被丟進刀山里,都立即遍體傷洞。等這些受過刑的傷體與屍體從刑場被帶出來或清理出來之後;緊接著,下一刻鐘,另一批人的”受刑”又開始了。剛才被撤下的傷體與屍體,經過處理復原後,隔了一刻鐘又再重來一次;不斷地循環,每一刻鐘都有靈體來此”受刑”。元帥特地說,到時候祂會告訴我”注意看”!正說著,祂提醒我:”有一批現在已經快過來了”!說罷,我就看到一旁的小路上,有”兵將”帶過來兩支隊伍,每支隊伍約有二、三十人跟在帶隊的”兵將”後面……」

「他們的外觀看起來如何﹖」

「眼前的這隊,約三十人左右,”男的”站一行,”女的”站一行;上半身都沒有穿 - 無論男女都是,看去每個人身上都是傷痕累累……」

「身上有沒有血跡?」

「沒有流血,但是身上有好多傷口未合攏的凹洞 - 黑黑的一個洞、一個洞……看起來好可怕!」

「是現代的人嗎?」

「我不知道怎麼分辨?因為沒有穿上衣,又都是披頭亂發!」M君道。

呂 老師指示M君:「請仔細報導刑罰的過程,好讓大家都能了解!」

「他們來到斜坡上的一個平台,」M君陳述,「前面帶隊的”兵將”手中有一本名冊,他先一一確定受刑人的正身……這時元帥帶我走過去,觀看帶隊”兵將” 查點隊伍。 全部驗明無誤後,受刑人被帶進鋪滿《刀山》的斜坡里,他們受指示 - 繼續往前走。 過了一會兒,整座山開始像強烈地震似的劇烈搖晃起伏,走在斜坡里的受刑人 - 唉,真可憐! 原本帶隊過來的時候,都已經有氣無力、疲憊虛軟得幾乎站不住了,此刻當然更不可能站穩! 頓時個個東倒西歪、前撲後仰的跌倒在地;身體各部位,無論頭部、胸口、腹、背、四肢……依照倒地的姿勢與方向, 立刻被地上的尖石透身穿過……好可憐吶! 」

「他們的傷口有流血嗎?」

「傷口倒是沒見流出多少鮮血,可能是鮮血在”之前”的刑罰中,都已經流得差不多了吧!」

「有沒有痛苦的哀嚎?」探討人眾中有人問道。

M君答:「整個”動”、”亂”過程裡,倒沒有聽到多少哀嚎聲。我會覺得這樣更可憐,他們連哀嚎的力氣都沒有了!元帥說;如果還有力氣哀嚎,那表示他們受刑的時間,還沒多久!」

「他們在此接受《刀山》的懲罰,要多久之後,才會發交到下一站去?」

「元帥聽到你的問題,就對一位帶隊的”兵將”講,叫他隨便抽一份資料拿過來,同時也把數據上的受刑人從《刀山》調出來。……嗯,現在有一個人走過來。元帥說;此人姓陳,三十六歲,住在”南瞻部洲”、大台灣島、南郡、高雄州。」

「根據這個資料,好像是”日據”時代的人嘛!他犯了什麼惡行﹖」有人問道。

「元帥說:這個人在生前”販賣人口”而且”逼良為娼”。」

「請示元帥。這裡是《枉死城》,此人的罪行與”枉死”有何關係?」

「元帥開示說;此人是陽壽未盡,因惡貫滿盈,以致在四十二歲被卡車撞死。至於生前到底有那些惡跡,問他自己罷!」接著,M君轉述:「這位受刑人於是自陳”罪業”。原來,他除了逼良為娼外,他自己也開妓女戶,為了怕姑娘們跑掉, 還逼哄她們吃一種東西 - 福壽膏︵注:即鴉片︶,以控制她們、強迫她們接客。 他說有時候姑娘們毒癮犯了受不了,會拿刀子割傷自己或拿剪刀、髮簪戳刺自己的舌頭與嘴巴,一定要到流血、見血的地步,毒癮的痛苦才會減輕,無形中,他又造下讓這麼多人受刀傷、流血的”罪業”;他現在非常後悔。 他說,他如果只是開妓女戶不要額外造這麼多”業”的話,頂多是到地獄去領該受的刑罰也就算了;但他多造了這些”惡業”,就必須在此”多”受這個”刑”! 他說,他造的” 罪業”實在太多、太重;要是以一間妓女戶容納四、五十個姑娘來論,他”在世” 時,在“打狗莊”與”唐山郡”這些地方至少有四、五間”店”,旗下的姑娘少算也有兩百多個;他讓這麼多人受這麼多苦,這些人死了之後,這股怨氣就全部算在他頭上。 所以他來這裡挨受”刀刑”,就是償報生前所造同樣的”刀業”! 」

「他在這邊受”刀山”之刑,還要受多久時間﹖」有人好奇地問。

「你一講完,他就哭了!」M君道,「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還要多久﹖……他一直在哭,哭得很淒慘、很傷心!他還跪在元帥面前,抱住元帥的腿,求問:” 元帥! 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 ”。元帥說:”我也不知道! ”……嗚—哇— 他聽了,哭得更大聲,哭得更傷心,哭得更慘! 他說,如果你們告訴我,我還要” 挨”多久,我也就認了;但是,你們都不說,讓我每天活在無止無盡的恐懼與絕望之中,這種感覺比受”刑”更痛苦、更可怕!」

在場探討的人眾,聽完M君這段陳述,雖都認為這位”受刑人”是罪有應得,但多少有點兒心中不忍;於是,都用企盼地眼神望著堂主 呂 老師。 於是, 呂 老師在不違背”因果”、”天律”的原則下,開口道:「本堂難得今天來此探討,方才調資料碰巧又調到他,總算是個“機緣”;能否求元帥與仙童慈悲,幫他查一查刑期?」

「仙童對亡靈說:你好造化!今天算是一個難得的”機緣”,你把過去的”罪行”與現今的”果報”宣告給在陽世的人做警惕,算是你的“功德”;可以憑此”功德”幫你查查什麼時候離開!說罷,仙童就接過資料簿來看,口念資料內容給亡靈聽 - 你十八歲開始當流氓,二十三歲持刀殺傷二人成殘,從十八歲到四十二歲之間所造的“業”,再加上讓兩百四十三個你旗下的姑娘受你的苦毒、迫害;這樣算算,你必須總共要受四十八年”刀刑”。換算陽間一天二十四小時, 一小時六十分鐘,六十分鐘共有四刻;你受一刻”刑”,休息一刻;等於一小時要受二次”刑”,一天就要受四十八次”刑”。 一年要受幾次? 四十八年總共應受幾次? 現在已經有三十幾年了,還要受十幾年”刑期”才滿。 應該再受多少次”刑”,自己去算! 」

「聽了仙童慈悲的查示,那位受刑的亡魂反應如何﹖」有人問道。

「當然是跪伏在地,磕頭如搗蒜的感激啦!」

一案剛探討完,立即有人又提出:「可否多調一個案例給我們探討﹖」

「元帥直接把簿子拿給我翻閱,祂在一邊補充說明。」M君轉述,「因為現在社會比較發達、文明比較進步,以前沒有發生過的罪行,現在都已發生。凡是在陽世間”逼良為娼”,再額外讓她們受苦刑、受虐毒的;或是養手下弟兄替人討債, 害人受傷或家破人亡的;有這些罪行的人,都要來此受《刀山》之刑罰。 還有” 販賣毒品”也是同樣的情況,因為”販賣毒品”不但毀了他人的前途,而且每打一針毒品就是自殘身體一次。元帥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凡是自殘身體而亡者,皆須受此刀刑”;那一個人不是”人生父母養的”,由於你的貪圖一己之利”販毒”,而害得他人受此”切割”或”戳刺”之自殘之苦,所以你理應替他承受《刀山》之罪刑。當然,以”自殘”方式自殺的,更不在話下了!」

「請示元帥。假如夫妻吵架,太太想不開而自殺,先生是否應負責而受刑罰﹖」

「那位”自殺者”會來《枉死城》,但《枉死城》也不會”冤枉”人,會先調查此案有無”前世因果”。如果是前世”女的”欠”男的”,今生”女的”應受此”劫” - 由”爭吵”而造成自殺,”男的”應負的責任自當”另有別論”。重點是,自殺者必須先來《枉死城》報到,經查明狀況後,再作處理;並不是一發生事情,就把當事人抓來受”刑”。……現在,這裡的探討已告一段落!」

M君轉示後,接著道:「元帥和仙童又帶我往前走……走到一個有大石磨的地方;正好有一隊人被帶過來!」

「這大概就是傳聞中”磨人”的石磨了!它的尺寸大小有多大﹖」有人猜想並提問。

「直徑大約 三點五公尺 ……石磨的凹槽好像剛磨過豆漿,還有殘存的豆漿汁,白白的……哎呀! 仔細看,原來不是豆漿汁,是”磨”過人後流剩的腦漿……還有些骨頭殘渣與碎指節……好可怕! 好噁心! 」M君流露出噁心想嘔的神情。

「你盡量不要去感覺、去聯想,只要像一面鏡子一樣的直接反映,報導出所見所聞,會比較好受!」 呂 老師指導M君訣竅道。

「是!」M君頷首應答後,續述:「我請問祂,這些人為什麼會來此受這種刑罰?」

「你在問誰?」

「仙童啊!因為此時元帥在較遠一點的地方處理事情,只有仙童在我身旁,所以我才就近請問仙童。仙童跟我講;你們要注意唷! 現在你們科技比較發達,以前沒有的現象,如今都已發生,很多人會來這裡”受刑” - 凡是做”密醫”的,為了賺錢,鼓勵人家墮胎或接受別人墮胎的要求,殘害尚未出生的”生靈”。 本來這些”生靈”在母體裡,只要是投胎在三個月以上的,都己成”形”,應該鼓勵孕婦把孩子生下來;如果為了錢、為了接生意,而去殘害一條”生靈”,這種人就該來此受這種”血刑”,讓他也受受”肢離破碎”的滋味! 此外,已婚夫婦要是因為環境不允許,無法撫養新生子女,懷孕後不得不墮胎,也就罷了。 如果女性懷孕是”非婚受孕”,或雖“已婚”,但與本夫以外的人”苟合受孕”;在”作孽”的情況下造了生命,又不願生養下來承擔這個”後果” ,而找人”墮胎”把它處理掉。 隨便”製造”小生命,又”任意殘害”無辜的小生命;造了這種”孽”的女性也同樣要到”這裡”受這種”苦刑”。 女性受”刑”之刑期要看被”墮”的胎兒在母體懷孕的”月數”而定! 」

「那懷孕只有一、兩個月的呢﹖」

「小生命通常在四十九天之內未成形!」M君轉示訖,立即報導此刻所見:「……當你們現在講話的時候,已經有”人”進磨子的洞裡去“磨”了!」

「是自己跳進去的嗎?」

「那有那麼自動的人!是被推進去的。」

「請敘述詳細一點!」

「石磨的高度差不多有 四公尺 高,旁邊搭了一個與磨頂等高的木台,有木梯可以走上台去。 ”受刑者”走上台,經由台上的鬼卒驗明正身後,就被推入寬可容人的”石磨洞”裡! 石磨上半部可以轉動的磨石,側面每隔”九十度”橫插一根木槓,一共四根;每根木槓各有兩個鬼卒在推動,把”石磨”推得團團轉。 一會兒,” 石磨洞”裡的受刑者,就被”磨”成肉醬流出來!」「流出來的肉醬,又是如何處理的﹖」

「被推進”石磨洞”的”受刑者”在被磨的時候,石磨裡會發出”嘰嘰嘎嘎”磨碎東西的聲音,但沒有哀號聲 - 可能是無力哀號吧!磨出來的肉醬在磨盤凹槽裡,經由旁邊一根像竹筒的導管,流進地上原先就挖好的一個大土坑中;一個” 受刑者”的”形體”大概只能磨成一大團的帶渣肉醬。坑底有鬼卒將每團肉醬依序裝進手提木桶裡,用“木蓋”蓋上,上面壓著一張”符令”;然後,由幾位鬼卒輪流各提一桶往石磨的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去哪裡?」

「從石磨旁往前走 五十公尺 處,有一顆大榕樹,枝葉很茂盛。 樹幹非常巨大,大概要十幾個人才能環抱;讓我繞樹走一圈看看它有多寬……呼—,樹幹周長大約有二、三十公尺! 樹幹接地處有一個大樹洞,鬼卒提著桶走到樹洞邊,把肉醬倒進樹洞裡。 」

「那又是怎樣恢復”人形”的呢?」

「樹幹的背面,與樹洞”對應”的位置有一個高度約”一人高”的小門,門口站了兩位守衛的”兵將”。大概樹幹內有管道 - 可以直接由樹洞通小門;當鬼卒把那桶肉醬倒進樹洞之後,不一會兒,恢復了形體的”受刑者”就從那個小門裡跑出來!」

呂 老師指示:「能不能透過元帥,找一個”受刑者”來訪問一下?」

「元帥還在那邊忙著。」M君回報。

「那麼,請仙童幫忙找一個人過來問問!看他”在世”時做過什麼惡事?被石磨”磨”的過程與感覺又是如何﹖」

「是!……哦,找來了一個男的。姓林,六十歲 - 應該是他”過世”時的年齡吧! 住在桃園火車站前面,是個幫人”墮胎”的密醫。 他強調說;他雖是密醫,還是有牌照的唷,只不過牌照是向別人借來的! 他生前操刀”墮胎”將近二十五年,處理的對象 - 在那個時代裡,大都是在茶室上班的姑娘;總共在他手里處理掉的小生命,未成形的不算,已成形的最少也有六百個。 」

「他是民國幾年往生的﹖」

「他說,他是民國八十一年 - 壬申年”過世”的,還是幾年前的事情;到這邊受刑已經二年多,快三年了。每天不分晝夜,時間一到,就被推進石磨裡”磨”五分鐘,接著被”盛”出來倒到樹洞去 - 費時要五分鐘,在樹洞裡”復原”也要五分鐘,然後休息十五分鐘;平均一小時受刑兩次,一天二十四小時受刑四十八次!」

「那個被”磨”的感覺,有辦法形容嗎?」

M君道:「我看他是已經哭不出來、麻痺了!他說他真的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你們要不要試試看!」

聽了這位”受刑人”近乎調侃的回答,在場探討的大夥兒是又好氣、又好笑。 接著,M君繼續轉述:「他說他真的無法形容,每天看著自己的骨和肉被”絞” 成一堆;可是奇怪的是 - ”意識”還是很清楚、他的“靈”依然還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肉體被磨成一堆肉醬! 他情緒激動地說:”陰間的這些神明真是混蛋”,他就這樣罵著! 我看他大概是受刑受久了,精神有點歇斯底理,才會口不擇言。 他說,每天讓他看著自己的肉體反复地被磨成一堆肉醬,對他精神上是莫大的摧殘! 據他自己推算,他處理掉六百條小生命,若以每一條小生命要罰三個月來算,他總共要受一千八百個月的刑。 」

「因為現在我和他講話的位置,離仙童有一段距離;他更肆無忌憚地說:”反正受刑已經那麼久,我很生氣,豁出去了! ”,他還認為這樣的處置對他不公平,因為有些人是來求他幫忙墮胎的,他是在做好事;比如說,你們家裡很窮,養不起新生兒,你們要墮胎,他是舉手之勞而已,為何”帳”要算在他頭上﹖他也是無辜的。他還要我替他跟那些自以為很公平的神明抗議!我告訴他,我今天只是來參觀,我亦愛莫能助。這時候,仙童突然從遠處衝過來,指著那個人斥喝道:你的資料我本來不想提的, 別家手術費 - 包含該賺的錢在內只收三千元,你敲竹槓收人家六千元;還唬人家, 說人家身體不好,今天處理完,每個月還要來拿藥! 一瓶藥本利在內一共一百元,你收人家五百元;收五百元已經過份,你居然還曾收過三千元的;這個帳還沒跟你算,你還敢喊冤! 在正常的賺錢情況下,一個”墮胎案”的全部費用只要兩萬塊,而你收人家三、四萬;更過分的是,還”看人”收費,如果人家穿著漂亮、體面一點,你收錢就多收一點! 手術處理完,頂多再來一、二次拿個藥就可以了,你卻要人家多來五、六趟。 這些帳都還沒一一跟你算,你反而跟神明算帳,編派神明的不是! 」

「這位 林 先生聽了以後怎麼表示﹖ 」

M君道:「他現在靜靜地不吭聲了!……他又低聲分辯說,是他們有求於我,不是我去找他們的!仙童又很生氣地對他說,你還強辯;人家本來可以生下來,你偏偏鼓勵人家拿掉,這些事的帳將來都還要一件一件跟你算呢!仙童說,我不管你的事,你也不要跟我討人情;如果我把你講的這些話在你的帳上記一筆,送到” 東嶽大帝”那裡,包管教你吃不完兜著走,在《枉死城》這邊受完苦,到《地獄》那邊還要再多加一些苦。看你還敢不敢胡說八道!」

「他最後是怎麼死的﹖」有人好奇的問。

「仙童說:他有錢、愛喝酒,腦充血死的!」

「請問仙童。如果是結過婚的夫妻,因食指浩繁、撫養不易或是有健康上的原因,不要有小孩而墮胎,要不要受刑﹖」「仙童說:如果是醫生診斷證明確實有健康上的問題或有其它善良的動機,確定”墮胎原因”非蓄意不要小孩而讓這個”嬰靈”枉死,神明自然會另有考慮。但仍然要多做善事來補救!今天要強調一個觀念,”嬰靈”事實存在,但你們不能假藉宗教作幌子,以”嬰靈”的問題搞得人家人心惶惶 - 要人家花五萬、拾萬元安個”嬰靈神位”,不然的話,家裡會有人受傷或家運會如何如何的不好;這樣的做法是不對的!你們應該觀念正確、做法正確,不是花多少錢的問題。你們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多”行善積功”,將此”功德”迴向給“沒緣的子女”;這就如同以”功德”迴向給歷代祖先及冤親債主,是同樣的道理。」

「如何”迴向”﹖」

「例如:”印經書”將功德迴向給”某某某無緣的子女”,或”做善事”以此功德迴向給”某某某無緣的子女”;也可以在作”法會”超渡過往的祖先時,亦順便給這個沒名、沒緣的子女安個”靈位”;這樣就不會搞得人心惶惶了。今天藉這個機會告訴你們這個觀念!」轉述完仙童的開示,M君又回到主題:「此刻, 那位林 先生又被鬼卒推去”磨”了,鬼卒用的動作是”猛力”推的,顯然是 - 怪他亂講話! 剛才仙童本來站得遠遠的,不想管這檔事,後來是聽到這位 林 先生離譜的”抱怨”,才跑過來教訓他;鬼卒看仙童過來,也慌張地跟著跑過來, 在一旁聽到”受刑人”大放厥詞、胡言亂語,亦覺難堪。 在自己轄區內發生了這樣的問題,讓長官處理,那位鬼卒覺得很沒面子! 」

「還要請教一個問題。墮胎的醫生要受刑罰,那些墮胎的母親要不要受罰﹖」

「仙童說:要!但是這個”帳”,在《枉死城》尚未成形,因為這位母親在有生之年還有彌補過失的機會。譬如,這位母親在二十五歲時“墮胎”,但是她的陽壽是七十五歲,那麼她還有五十年的歲月可以“將功補過”;有可能在五十年內積了”功德”足可抵補”過失”,亦有可能在五十年內繼續幹壞事”罪上加罪”;現在還不能定論。要參考母親在剩下的陽壽歲月裡,做了什麼功過,再來評斷!」

立即有人補充問道:「父親呢﹖如果是先生 強迫 太太拿掉孩子的話,只有母親受刑,就太不公平了! 」

「仙童祂強調,這要參考夫妻兩人是誰先”起心動念”;是夫君的問題呢,還是太太的問題?或是經濟上及其它問題。基本上,父母雙方都要承擔責任,不過” 刑責”還要參考未來的日子裡,每個人不同的功過及當初發生”此案”時的主觀意願與客觀條件。一切都要列入考慮,不能一概而論!」

「有一問題要請教。我們陽世有一個”優生保健法”,凡是女性被強暴或亂倫而受孕,或胎兒不健全,或母體健康有問題 - 懷孕生產則生命會有危險等等,其” 墮胎”的行為在法律上是被承認”合法的”。請問陰間的”冥律”和陽世的”法律”,會不會有不同的認定?」

「仙童說;據祂所知,陰間的律法比起陽間的法律,就”情”而言——更寬,就” 法”來講 - 更嚴!你方才說的狀況,到了《陰司》,會先了解冤情,再參考陽世的法律作合情合理的判定。這些案情不僅在地獄的《十殿》有《孽鏡台》可查清楚, 在此《枉死城》也有資料可查,不必擔心! 」說完,M君轉換話題:「現在,元帥好像已經辦完事,從那一頭走回來了……」

「請示元帥。海峽對岸的大陸同胞,如果是因為執行”中共的國家政策 - 一胎化”,被迫墮胎的;又是如何懲處呢﹖」

「元帥說:凡人來到《陰司》,只要確有冤情,可以向神明或《陰司》主事者禀明,祂們不會刻板的按照”冥律”執行,一定會酌情、酌量的處理!」

「那麼由國家政策造下的”孽”,又該如何論處?」

「元帥說:那不是你們該煩惱的問題!」

「請問元帥。有些宗教說 - 胎兒在出生前沒有靈魂,是真的嗎?」

「元帥說:事實上,在受孕的四十九天之後,”開始”長成肉體時,靈就已經進入這個肉體、就已經存在了。舉例來說明,就像你們在世間購買”預售屋”,房屋雖未蓋好,但你已取得蓋好後,住進去的權利;靈也是一樣,受孕四十九天后, 靈已經存在,注定十個月後降生,當下只差肉體尚未完全發育成形而已,而靈體已在等待降生了! 」

「被墮胎的嬰靈枉死後,回到陰間要受罰、受罪嗎﹖」

「元帥說:未完全成形的嬰靈回到陰間,必須先泡在《血污池》裡。《血污池》不是一個受罰的地方,更不是一個有痛苦的地方。它的環境就像母體的”羊水” 一樣,可以提供胎兒成長所需要的養分;讓嬰靈之形體繼續在裡面發育到完全成形。 」

「嬰靈在《血污池》裡要待多久才可離開?」

「元帥說:嬰靈在裡面泡三個月後完全成形,然後就可以到《陰司》去查”三世因果”,安排下一個投胎轉世的機會。」

「再請示一個相關的問題。既然輪迴投胎是據”因果”安排,那麼“被墮胎”的嬰靈第二次投胎,是不是還要再回原來墮胎的母親身上?」

「元帥說:不是!因為”果報”的時機、條件及客觀因素,都不是容易安排與配合的;原則上,同一期間內,對同一個人,只有一次投胎的機會。《血污池》內的嬰靈完全成形後,必須回《陰司》去查“三世因果”,找另一個”緣”去投胎。譬如,他跟某甲是前二世的惡緣 - 應該去討債,和某乙是前一世的善緣 - 應該去還債。如果在某個時段的”安排”中,已投胎在某甲身上,才四個月就被”墮” 掉,無法出世追討前二世之”惡緣債”,他不必耗時等待再次在某甲身上投胎的”時機”,可以將這個”惡緣債”的”因果”暫且保留;去《陰司》查”三世因果”找出第二順位,轉到某乙身上投胎,先償還前一世與某乙的”善緣債”。 等到與某乙之間的因果”善緣債”了結清楚,壽終回到《陰間》,再到《陰司》查明”三世因果”,重新安排機會追討與某甲之間的惡緣債。 因為已是另外一個時段,某甲或許已另外轉世了! 」

「請問。此例中,被某甲墮胎的嬰靈,在改向某乙身上投胎後,如果某甲”祭拜” 他或做功德”迴向”給他,嬰靈還收得到嗎﹖ 」

「元帥說:當嬰兒肉體呱呱落地之後,”靈”就和以前的關係暫時終止,直到壽終過世再回到《陰間》才恢復。某甲對墮胎嬰靈所作的“祭拜”與”功德迴向”, 會暫存在《陰司》,等嬰靈再回到《陰間》時領受。 這就像欠人家”錢”沒還, 但禮貌上,利息總該給人家;這些心意與過程在嬰靈重回《陰司》查”三世因果” 時,都有記錄可查! 」

「請示元帥。剛才進來時,城門外有兩行對聯我們沒看懂,能否請元帥現在為我們解說一下?」有人想起尚有問題懸而未解。

「元帥說:祂還有事要趕著回”天界”復命,城門外的對聯就等下次有緣來此時,再告知吧。今天就探討到這裡!」

「謝謝元帥及仙童。」 呂 老師率在場全體探討人眾躬身拜謝,並恭送聖駕!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20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20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09/08

+性福賴:zkx9  WeChatyx107619 加入可馨 從此開心不用手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可靠的茶莊嘛

想要喝茶,卻害怕全套妹妹不健康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誠實的茶訊姐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符合自己的那杯

別煩惱,你的心聲可馨妹妹都聽到

加入鐘可馨外送茶莊絕對是你最正確的選擇^-

選擇我就是你性福旅程的開始

哥哥要寂寞無奈 就找鐘可馨外送茶~類型繁多~價格合理~現金交易

早已洪水氾濫的小穴穴等待著你的大肉褲

誘惑吸引鐘可馨茶店 本土純兼職正妹→全年無休

 

【服務地區】:臺南   臺北   臺中  南投  彰化  新竹  高雄

【服務內容】:洗++S   按摩//LG//無套BJ//3P//愛愛//奶泡

【性福時間】:1100-0300

【安全 方便 快速 免受騙 不轉帳 不匯款 不買點數卡 現金交易】

鐘可馨大放送 十大優惠等你來 純兼職妹妹每天報班都不一樣可馨沒辦法都po出來唷 

 

讓你釋放自我、挑戰性福、展現男人的雄風與魅力

時間有限、激情無限(愛愛*洗澡*按摩*哈拉*全套服務* 

性愛是最優美的動作 調情是最賣力的副業 想愛就愛 大聲說幹

優質好茶溫暖你砰跳慾望的心 滿足你的一切慾望與遐想!

外約地點:(台中/台北/高雄/彰化/南投/新竹/台南

不刷卡 不轉賬 不買點數 現金交易 不強制消費

想喝優質茶:【鐘可馨】是你獨家選擇喲!

 

 

 

 

親愛的各位大大們:

   鐘可馨外送茶+LINE:zkx9   WeChatyx107619

 各種輕熟女處女人妻教師正妹喔~

 都在鐘可馨外送茶莊等你捏!

  營業時間;

  1100-0300

  週一至周日我們在鐘可馨茶莊等你

   趕快加入鐘可馨外送茶來約會吧!

KING.
KING. 2019/09/01

唔好亂嚟呀!一陣俾人話係黑社會恐怖襲擊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