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绍琴老中醫治腎炎案例。

2016/11/28 11:22:42 網誌分類: 趙紹琴名醫治腎炎
28 Nov

慢性肾小球肾炎

例1 邢某,女,38岁, 1993年6月7日初诊。

主诉:腰痛半年有余。经某医院尿常规多次检查,尿蛋白阳性

持续不降,确诊为慢性肾小球肾炎。西医建议激素治疗,患者惧而

未服。后就诊于某中医,令服六味地黄丸3个月,尿蛋白增加为

++,腰痛加剧。现夜寐梦多,腰痛不能自支,一身疲乏,舌红苔

白而润,诊脉濡滑且数。湿邪阻滞,热郁于内。先用消化湿热,兼

以和络方法0

处方:荆芥6克,防风9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

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茅、芦根各10克,丝

瓜络10克,桑枝10克,7剂。

二诊:药后腰痛轻减,精神好转,气力有增。尿常规化验:蛋

白(+),自细胞1~2个倩倍视野,舌红苔自,脉象濡滑,仍用

前法进退。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

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茅、芦根各10克,焦

三仙各10克,丝瓜络10克,桑枝10克,水红花子10克,7剂。

三诊:腰痛续减,精力日增,每日步行2~3小时,不觉疲劳。

饮食增加,是为佳象,然则仍需慎食为要,不可恣意进食。继用前

法。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苏叶10克(后下),白芷6克,

生地榆10克,赤芍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焦三仙各10

克,茅、芦根各10克,水红花10克,7剂。

四诊:近因饮食不慎,食牛肉一块,致病情加重,腰痛复作,

夜寐不安,尿蛋白(+十),颗粒管型0~2。舌红苔白根厚,脉象

滑数。再以疏调三焦方法。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苏叶10克,独活10克,生地榆

10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焦三仙各10克,

水红花子10克,大腹皮10克,槟榔10克,大黄1克,7剂。

五诊:药后大便畅行,舌苔渐化,脉象濡软,腰痛渐减,夜寐

得安,尿常规化验蛋白(+),颗粒管型消失。病有向愈之望,然

饮食寒暖,诸宜小心。

处方:荆芥6克,防风 6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

克。炒槐花10克,茅、芦根各10克,焦三仙各10克,水红花子

‘10克,大腹皮10克,大黄1克,7剂。

上方续服两周后,尿蛋白转阴,腰痛消失。后以上方为基础加

减治疗半年,尿蛋白保持阴性,腰痛未作,精力日增,未再反复。

按:腰为肾之府。腰痛为慢性肾病的常见症状。过去常常把长

期慢性腰痛或腰酸看作是肾虚的特征,用补肾的方法治疗,如六味

丸、八味丸之类。这是一种医学认识上的误区。慢性肾病的腰痛决

不是肾虚,而是湿郁热阻滞经络,致络脉不通所致。若用补法,必

致加重。本例前医就把肾炎当肾虚,用六味地黄丸治疗3个月致病

情加重。赵师根据其脉象濡滑而数,舌红苔白而润,夜寐梦多等征

象,辩其为湿阻热郁,用疏风化湿,凉血化瘀通络之方,服之7

剂,就收到了明显的效果。在其后的治疗过程中始终以此法加减,

终于获得痊愈。可见,慢性肾炎并非肾虚,慢性腰痛也并非全属肾

虚。古人虽有肾主虚之说,并引申为肾无泻法,但其说不过是从肾

主生殖发育这一角度去认识的。古人认为,肾藏真阴真阳,为人身

先天之本,发育之根,从这个角度认识肾的功能,说肾无实证,只

能补不能泻,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把这一理论套用到治疗一切肾

病。尤其是现代医学所说的慢性肾炎、慢性肾衰等属于泌尿系统的

疾病,其与生殖生长发育等毫无关系。其发病往往与反复感染有

关,按照中医的病因与发病的观点,其属于外邪内浸,久留而不

去,深入血分,形成血分伏邪,即邪气郁久化热,灼伤络脉,故表

现为蛋白尿、血尿等血热妄行之症,或为湿热阻滞经络,作肾虚补

之则犯了实实之戒。故凡治肾病者不可不知此慢性肾病非虚之论

也。 .

例2 赵某,男,47岁,1992年6月5日初诊。

主诉:腰痛时作时止,已有数月,未曾在意。近日单位体检,

查出尿蛋白阳性。后复查多次均为(+++),经某医院肾穿确诊

为慢性肾小球肾炎。给予泼尼松治疗,未服。自觉腰痛加剧,并伴

明显疲乏无力。患者形体魁伟,较胖,体重90公斤,舌红苔黄厚

腻。脉象弦滑有力。唇紫且干,大便于结,小溲黄赤。湿热积滞蕴

郁胃肠,三焦传导不畅,先用清化湿热,疏利三焦方法,严格忌食

高蛋白及辛辣刺激性食物,以防其增重郁热。

处方:藿香10克(后下),佩兰10克(后下),荆芥6克,苏

叶6克(后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克,炒槐花10

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焦三仙各10克,大腹皮lO克,槟榔

10克,大黄3克(后下),7剂o ‘ ‘

二诊:药后大便较畅,舌苔渐化,夜寐较安,仍觉腰痛,尿常

规蛋白减为(+),脉仍弦滑,热郁未清,仍用清化方法,饮食寒

暖,诸宜小心,坚持走步锻炼,不可松懈。 .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焦三仙各10克,水红

花子10克,大腹皮10克,槟榔10克,大黄3克,7剂。

、 三诊:腰痛渐减、精神体力均有所好转,治疗以来坚持素食,

并行锻炼之法,体重已减轻3公斤,心中不免忐忑。消去多余脂肪

而体力有增,此正求之不得,何忧之有?心、肺、肝、肾皆将得益

于此。素食与运动锻炼为治疗本病不可缺乏的手段,益将并行,不

可稍怠,仍用前法进退。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

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赤芍10克,焦三仙各

10克,水红花子10克,丝瓜络10克,桑枝10克,大黄3克,7

剂。

四诊:昨日尿常规检验结果,尿蛋白转为阴性。尿沉渣镜检未

见异常。腰痛明显减轻,体力续有增强,每日步行2~3小时不觉

劳累。舌红苔白根厚。脉弦滑。郁热日久,仍未尽消,继用清化方

法。

处方:荆芥9克,防风6克,白芷10克,独活6克,生地榆

10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赤芍lO克,焦三

仙各10克,水红花子10克,大黄3克,7剂。

五诊:腰痛全止,惟活动太过则有酸意。二便如常,食眠均

佳。体重下降其速,已减至84公斤。尿常规检查阴性,舌红苔白,

脉象弦滑不数,湿热积滞渐化,仍宜消化余邪。忌口与锻炼仍不可

缺也。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

克,炒槐花10克,丹参10克,茜草10克,茅、芦根各10克,焦

三仙各10克,水红花子10克,大黄3克,7剂。

后依上方加减治疗半年余,尿蛋白始终保持阴性。患者体重下

降至70公斤,较治疗前减轻20公斤。外形看上去较为瘦削,但精

神体力都非常好。停药以后,逐渐恢复正常饮食,体重也逐渐回

升,肾炎蛋白尿未见复发。

按:本案着重说明了控制饮食对于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的重要

作用。慢性肾炎的主要病理指标之一是蛋白尿。大量蛋白从尿中流

失是治疗中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因为大量蛋白流失不仅给患者带来

恐慌,而且会造成血浆蛋白降低并由此而诱发水肿。目前,无论现

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对于蛋白尿都没有特效的解决办法。虽然如

此,现代医学对于尿蛋白的辅助治疗措施却十分明确,即鼓励患者

大量进食高蛋白食物,以弥补蛋白的流失。这就是所谓“丢蛋白,

补蛋白”的饮食原则。多少年来,从医护人员到患者无不遵从这一

原则行事。然而临床事实说明,这种大量进食高蛋白食物的方法,

不但不能弥补蛋白的流失,相反还会加重蛋白的流失。赵师从I临床

中发现这一问题,并采取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取得了成功。赵师在

60年代初就在临床中发现大量进食蛋白会加重蛋白尿,而低蛋白

饮食则有益于控制蛋白尿。从那时起开始临床研究低蛋白饮食配合

中药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的新方法。经过近10年的经验积累,到

70年代初就已经形成了治疗慢性肾炎蛋白尿的完整方案,这就是

以中药凉血化瘀为主,辅以控制饮食和运动锻炼的方法。其中控制

饮食的主要方法就是忌食高蛋白食物,包括动物性蛋白和植物性蛋

白。后来又将这一方法概括为慢性肾病当忌食蛋白论。忌食蛋白有

助于减轻蛋白尿,有助于肾脏的修复,其机制如下:当慢性肾炎

时,肾小球基底膜通透性增加,大分子的蛋白大量通过肾小球基底

膜而形成蛋白尿,当大量进食高蛋白食物时,血浆中游离蛋白质增

加,通过肾小球基底膜的蛋白剧增,这无疑增加了肾脏的负担,加

重了肾小球的损害,阻碍了肾小球的自我修复。相反,减少高蛋白

食物的摄人,可有效地减少游离蛋白通过肾小球基底膜的绝对数

量,从而大大减轻了肾脏的负担,为肾小球的修复创造了条件,为

中药治疗争取到了时机。这就好比一张鱼网破损之后,网中之鱼会

从鱼网的破损处漏掉,要想使网不漏鱼,最好的办法是先补网,把

漏洞堵住,才能有效地防止漏鱼。如果不去补网而是采取往网中加

鱼的办法,那么无论加多少鱼也仍然会漏掉的。补蛋白就好比是添

鱼,禁蛋白就是为了先补网,孰是孰非,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本案

的治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由于患者能够严格的遵守医嘱,恪守

禁食高蛋白的规定,配合正确的中药治疗,很快就控制了尿蛋白的

流失。虽然治疗期间,体重下降了20多公斤,但得到的是慢性肾

炎的彻底根治。该例患者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通情达理,虽然在

治疗期间一度对体重的不断下降产生过忧虑,但经过晓之以理。就

欣然接受了这个治疗方案并坚持到底,终获根治。若信心不足,或

忍受不了口味之馋,忌口不严,或中途改弦更张,都不免半途而

废,功亏~篑。忌食蛋白是治疗慢性肾炎慢性肾衰的法宝之一,故

申言之,以备同道指正。

肾病综合症

例l 王某,女,68岁,1988年10月7日初诊。 ’

主诉:患者病水肿已3年余,时轻时重,经某医院诊断为肾病

综合征。服中西药无效,近2月来水肿加剧,下肢尤甚,几乎难以

行走,由其女搀扶前来就诊。患者面目一身悉肿,按之凹陷而不

起,下肢肿甚,面色白咣虚浮,眼睑难以开启,两眼如线状。肚腹

肿胀如鼓,自觉胀满,小便不利,大便艰涩难下。诊其两脉沉迟涩

滞,如病蚕食叶状,舌胖质嫩色淡,舌苔白腻滑润有液,关尺脉虚

微若无。一身关节沉重,动则作痛。检视其前所用方,不外五皮、

五苓、肾气丸之类,然均无效验。综合脉、舌、色、症分析,其病

全属中阳不足,真元大伤,寒湿阻络,失于温化,经脉闭阻,三焦

不畅,其病已延久,阳微阴盛,非大剂温通不足以解其寒凝。必候

寒解阳回,络脉疏通,方克有济。姑拟四逆加味温阳以散寒凝。

处方:淡附片30克(先煎),淡吴萸10克,淡干姜10克,肉

桂6克,炒川椒6克,细辛6克,茯苓10克,3剂.

二诊:4日后患者自己步行前来就诊,既不需人搀扶,也不需

扶手杖。观其肿势已消之大半。患者自述服前方一剂后,至午夜腹

痛作泄,下如稀水,连续三次,其势如注,总量约5000毫升。因

其泻势甚猛,家人甚为担忧,意欲前来急诊,后因见其泻后自觉舒

适,且精神尚佳,遂较放心观察。泄后安然入睡。次日服第二剂药

后又泄3次,约3500毫升。第三剂服后又泄水二次,约2000毫

升。三日之内,水肿日见消退,精神日增,饮食知味,已能自主活

动,遂来复诊。再诊其脉已由沉迟涩滞变为沉缓濡滑,按之已觉力

增,舌白水滑之象已减。说明三进大剂温热,阳气已得振奋,驱逐

阴寒水湿之邪由大便泄出,此为三焦畅通之象。益火之源以消阴

翳,仍以前法继进温阳益气、崇土制水之法。

处方:淡附片30克,淡吴萸10克,淡干姜10克,川桂枝10

克,炒川椒目6克,黄芪30克,党参20克,自术10克,茯苓30

克,5剂。

三诊:药后水肿全消,面色渐转红润,精神日增,饮食睡眠均

佳,二便如常,行动自如,能协助家人干些轻活,舌白苔润,脉象

沉软濡滑。寒湿虽去,恐其复来,为拟丸药处方,常服以资巩固。

处方:黄芪60克,党参60克,附片60克,干姜20克,吴萸

10克,肉桂10克,当归30克,白芍30克,熟地60克,川芎30

克,白术30克,陈皮20克,茯苓60克,炙甘草30克,鹿角霜20

克,鸡内金30克。

上药共研细面,炼蜜为丸,每丸重9克,每日早、午、晚各服

1丸,白开水送下,如遇感冒发烧可暂停。

上药服完后,身体日渐强健,水肿未再反复。

按:此为阴水肿,缘于阳气衰微,阴寒内盛,闭阻络脉,气血

不得流通,三焦不得通畅,水湿无由泄越,溢于肌肤而为水肿。仲

景云: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概指此言。其症肤肿按之没指,凹

陷而不起,肌肤四肢沉重发凉,时时畏寒,口淡不渴,舌胖质嫩,

苔白水滑,脉象沉微,按之无力。治疗此证当以温阳为先,使阳气

振奋,则寒湿自去。观本案服温热回阳剂后,由大便泄水如注,其

理即如《伤寒论》所云“由脾家实,腐秽当去故也。'其方用淡附

片、淡干姜、淡吴萸,三者合用,名三淡汤,最善温阳散寒,是师

门口授心传之经验方,为治疗阴寒内盛、元阳衰微之阴寒证之要

方。再合辛甘大热之肉桂温阳化气,走窜行水之椒目,温经散寒之

细辛,健脾利水之茯苓,故能振奋脾肾之阳气,而泄寒湿之壅盛。

此证以温阳为急,故不可加入阴柔之药,若援引张介宾阴中求阳之

例,加入熟地等补肾滋腻之药则误矣。故初诊、二诊皆不用之。水

肿消退之后,以丸药善后调理则可用之。此间道理,细细揣摩,自

可明之。

例2 房某,女,2岁,1 989年10月30日初诊。

主诉:患儿自1989年4月因感冒后全身浮肿去医院就诊。经

检查发现尿蛋白(++++),并伴有大量管型,以肾病综合征收

住入院治疗。用激素治疗后,浮肿见轻,尿蛋白仍持续在(十~

+十),现症面色咣白,全身轻度浮肿,尿量较少,智力较差,激

素已由每N 30毫克减至每H 7.5毫克,尿蛋白(++),指纹色

紫,脉滑数,舌红苔厚腻。证属湿热蕴郁于内,治拟清热化湿方

法。

处方:荆芥2克,自芷2克,苏叶3克,丹参5克,生地榆5

克,茅、芦根各6克,7剂。

二诊(1989年11月6日):服药后,浮肿消失,尿蛋白阴性,

夜啼不安,大便干结,舌红苔薄白,湿郁渐化,热郁未清,仍以前

法,佐以凉血化瘀。递减激素。

处方:荆芥2克,防风2克,生地榆6克,丹参6克,赤芍6

克,茜草6克,茅、芦根各6克,焦三仙各6克,7剂。

三诊(1989年11月13日):服上方后,尿蛋白阴性,饮食二

便正常。又按此方服药20余剂后,化验检查未见异常而停服激素,

调整方药。

处方:荆芥3克,生地榆6克,焦麦芽6克,水红花子6克

改隔日1剂,连服4周,以巩固疗效。

按:肾病综合征是以高度水肿、大量蛋白尿、高血脂、低蛋白

血症为其主要特征的一组临床症候群。属于中医水肿、虚劳的范

畴。临床治疗多以利水、行水甚至逐水等方法,治疗方剂如五苓

散、五皮饮以及疏凿饮子等。而赵师从几十年临床观察和实践中。

认为肾炎、慢性肾病的水肿,并非利水一途。因为利水的疗效不尽

人意。往往是越利尿,水肿越甚,尿蛋白反复不降。其病的实质是

湿热郁滞,邪气不去,正气难复。而用清化湿热的方法、往往收到

经比较满意的疗效。治水肿不用利水剂,而收消肿之效、所谓不治

之治是也。

例3 张某,男,22岁,大学一年级学生,1989年3月初诊。

主诉:1988年秋季参加军训后出现浮肿,经多次检查确诊为

肾病综合征。尿蛋白(++++)。住某医院治疗,先用激素冲击

疗法未见效果,反见严重的激素副作用症状。后加用环磷酰胺等免

疫抑制剂也无效。患者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深知肾病综合征大

量尿蛋白流失的严重危害,同时,也深知丢蛋白补蛋白是肾病综合

征的调养法宝。因此,他们为其子精心安排了高蛋白饮食谱,每天

的饮食中鱼、虾、肉、蛋、奶不断,平均每2~3天就要进食一只

鸡以补充营养,并强制其卧床休息,不得下床活动。他们为儿子做

了他们认为应该做的一切。如此治疗一年有余,患者的病情更加严

重,尿蛋白(++++),24小时尿蛋白定量高达20多克,同时,

其浮肿加剧,面色惨白,体力衰弱,以至不能下床行走。百般无奈

之中,于1989年春请赵师会诊。视其舌红苔腻垢厚,切其脉濡滑

数,按之有力,证属湿热蕴郁,热人血分,络脉瘀阻,因其食补太

过,致使三焦不畅,气血壅滞。其诸般虚弱之症,非真虚也,乃

“大实若赢'之象也,治当凉血化瘀、清化湿热、疏调三焦方法。

遂令其停止进食一切蛋白食物,每天的主食也减量至150克。并要

求患者进行户外活动,每天散步1~2小时,逐渐增加到3~4小

时,当患者和父母明确表示能够做到时,赵师始为疏方。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白芷6克,独活6克,生地榆10

克,炒槐花lO克,丹参10克,茜草lO克,焦三仙10克,水红花

子10克,大腹皮10克,槟榔10克,大黄2克。水煎服,每日1

剂。

2周后,尿蛋白开始下降,浮肿也开始渐渐消退。继之依上方

随症加减治疗3个月,在患者的密切配合下,其尿蛋白完全转阴,

浮肿全消,体力也大大增加,继续巩固治疗半年,停药观察。至今

未复发。

按:这个病例清楚地说明了补蛋白和禁蛋白对肾病综合征尿蛋

白流失的不同影响。起初,患者大量进食高蛋白食物,但并未能纠

正其低蛋白血症,相反确加剧了尿蛋白的流失。后来,由于采用了

低蛋白饮食配合中药综合治疗,其尿蛋白很快就得到了控制。从而

说明了忌食高蛋白食物对于治疗慢性肾病消除尿蛋白是多么重要。

IgA肾病

张某,男,30岁,1993年2月4日初诊。

主诉:患者自1988年患急性肾炎,经住院治疗2个月痊愈出

院。出院后两周发现尿赤、腰痛,又去医院检查:尿蛋白(十+)

尿潜血(+十+),尿红细胞10~15个倩倍视野,住院治疗1月

余,效果不明显,经肾穿刺确诊为Iga肾病(系膜增殖型)。以后

尿常规化验时好时坏,有时出现肉眼血尿,曾多次住院治疗,均未

彻底治愈。由一朋友介绍求赵老医治。初诊时症见心烦梦多,腰

痛,尿赤,舌红苔白,脉弦滑且数,尿检验:尿蛋白(++),尿

潜血(++),尿红细胞5~7个/高倍视野。证属肝经郁热,深入

血分,络脉瘀阻。治拟清泻肝经郁热,凉血通络止血。

处方:柴胡6克,黄芩6克,川楝子6克,荆芥炭10克,防

风6克,生地榆10克,丹参10克,炒槐花lO克,茜草10克,

茅、芦根各10克,小蓟10克,大黄l克,7剂。

二诊(2月18日):服上方后,睡眠转安,尿赤见轻,尿蛋白

(±),尿潜血(+),尿红细胞消失。又服前方7剂,尿蛋白转阴,

惟腰痛,尿潜血(±),改为活血通络,凉血育阴方法。

处方:荆芥炭lO克,防风6克,赤芍10克,丹参10克,茜

草10克,生地榆10克,丝瓜络10克,桑枝10克,旱莲草10克,

女贞子10克,小蓟10克,藕节10克,茅、芦根各20克,大黄1

克。

服此方20剂,腰痛消失,尿化验未见异常,无其他不适。又

观察治疗3个月,未再反复,而告获愈。

按:IgA肾病属中医“腰痛”、“尿血’’或“溺血”范畴。临床

以血尿为其主症,或伴有腰痛。血尿是以小便中混有血液为其临床

特征。在《内经》中又称为溲血、溺血。但辨证治疗时必须与血淋

相鉴别,其主要是区别疼痛的有元,如小便出血时滴沥涩痛或疼痛

难忍为血淋,多属膀胱湿热;如小便出血时多无疼痛症状为溺血

(或尿血),多属血分郁热。此病案症见心烦梦多,尿赤,舌红,脉

弦滑且数等,全是肝胆郁热深入血分之象。因此取柴胡、黄芩、川

楝子等清泻肝胆郁热;生地榆、炒槐花、丹参、茜草凉血活血清

热;茅根、小蓟凉血止血;荆芥炭、防风既能疏调气机,又能止

血;大黄凉血活血,推陈致新。初诊服七剂,症状即显著见轻,又

服7剂,尿蛋白转阴,惟见腰痛,尿潜血(±),改用凉血育阴方

法,仅服药20剂,诸症皆去,化验检查亦未见异常。又以此方加

减服药3个月以巩固疗效,并未再反复。病程达5年的Iga肾病,

共治疗4个月而全愈。在治疗过程中,患者积极配合赵老的治疗方

案,采用中药配合走路锻炼、限蛋白饮食等,疗效比较满意。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15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Abc
Abc 2019/09/11

今日睇好難樂觀

鸿
鸿 2019/03/02
@k98m...

您好。有辛拜读了您在23/01/2014发表的精辟戊土篇。非常想对自己的戊子日元及八字有更全面的了解,然本身的华文程度有限,尽管摸索多年,对八字的认识都一直处在初阶。非常希望您可以给予我的八字及大运不吝指教。辛亥年,庚寅月,戊子日,丁巳时。感激不尽。鸿

喵喵
喵喵 2018/09/09

請問有幫忙算命盤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