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樓奴是如何煉成的

2016/12/03 08:41:33 網誌分類: 經濟
03 Dec
        屯門有一個新盤最近計劃開售,推出只有一百二十八方呎的開放式單位。市場估計會以每方呎一萬二千至一萬三千元定價,入場費大約一百五十萬元,既是香港近年入場費最低,也是全港最細的「納米型」新樓。

        究竟一百二十八方呎是個甚麼概念呢?《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一個私家車車位的標準大約是一百三十五方呎,即車位大過單位。一百二十八方呎的單位比當年公屋原型徙置區單位更小。

        這個樓盤的納米型單位一出,全城嘩然,成為記者採訪焦點。發展商俊和的董事潘志才笑言,樓盤的設計構思來自學生宿舍,客源也是針對年輕人。而年輕人吃完飯以後便會回到自己的房間。如果樓盤賣一萬元一方呎,但客房及廚房佔用了過多空間,對年輕人也沒有意思。他說就像皇帝擁有整個紫禁城,睡覺也只佔用睡牀的空間。年輕人目前最渴望的是獨立和enjoyable的空間。

        相信不會有很多人留意潘志才說甚麼,但會記得「皇帝只是瞓一張牀」的講法。聽到後也會十分反感,覺得發展商為推超細面積單位而開脫。

        見到這種驚人細單位,網上馬上出現大量拒做樓奴的聲音。有些人很殘忍地評論,做不做樓奴,是個人的選擇,不花一百五十萬元去買一個一百二十八方呎的單位,便毋須做樓奴。

        我覺得樓價在正常合理水平的時候,這種講法,無可厚非。例如在二○○八年時,有些年輕人說上樓難,我也不太認同,因為當時的二手樓價大約四千多元一呎左右,上樓的確可以靠個人努力達致。但到了今天屯門樓也要一萬二千元一方呎的時候,還在說年輕人不夠努力,或者說做不做樓奴是個人的選擇,便沒有道理了。

        香港人被迫做樓奴,我們便要看看樓奴是如何煉成的。

        第一,全球央行爭相放水。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美國聯儲局率先大印銀紙,隨後歐洲、日本、中國央行也爭相效法。當市面上的銀紙數量以倍計增加,而物業的增長卻很有限的時候,樓價必然會急速飆升,這是最簡單的經濟學原理。

        ?第二,政府早年沒有開發土地。香港經濟在二○○三年「沙士」時陷入低潮,政府急速煞車,停止興建公共房屋,也暫停賣地。後來經濟仍然低迷,政府繼續停賣土地。在市道差的時候,停止賣地,無可厚非,但最為人詬病的是政府同時停止開發土地,直接令到二○一○年是香港經濟急速改善之後,政府覓地起樓,非常困難。

        ?第三是隨着香港政制開放,反對發展的聲音愈來愈強。從區議會到城規會都有很多反對開發土地的聲音,從環境到保育,甚至是保護少數居民、保護鄉郊風貌、反對填海等等訴求交集,便令到很多發展項目不是停止縮小、就是大幅拖慢,導致整體房屋供應大量減少。到經濟回復正常的時候,政府就發覺覓地起樓綁手綁腳。

        ?香港人當然不能左右大國央行的行為,但還可以影響特區政府施政,甚至可以自行作出抉擇。我之前提過香港有百分之四十的土地是郊野公園,目前已開發了作住宅的土地只有其中的百分之七。只要從郊野公園撥出百分之一的土地,已經等如目前全港住宅用地的七分之一。

        ?香港人要做出抉擇,要百分百保留所有郊野公園,還是把部份生態價值較低的郊野公園迅速開發成住宅用地?魚與熊掌,難以兼得。如果環境分毫不能犧牲,港人就難免要捱貴樓了。

        ?如果港人作出了抉擇,便要要求政府沿着所選擇的路線去做,假設多數人都同意開放郊野公園起樓,就要看未來特首候選人,誰人有意願和有能力去執行這項工作。反正現時有很多人搶住做特首,趁人人爭做時,就要他們作出承諾,看看如何增加土地及房屋供應,讓港人不用再當樓奴。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1)
我要發表
383383
383383 2016/12/04 17:43:05 回覆

年輕人,最緊要有x野的地方…哈…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暮跖
暮跖 2019/11/19
【一圖睇晒】高院裁定《緊急法》違憲 法律界人士詳解爭議之處
【一圖睇晒】高院裁定《緊急法》違憲 法律界人士詳解爭議之處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1/18/010132010.shtml

Pity
Pity 2019/11/19

香港人好好好急,係林鄭唔急啫。事實上香港事事受制肘,佢想急也急不來。

Pity
Pity 2019/11/18

性格決定命運,林鄭肯定沒此大帥風,丟掉幻想。

暮跖
暮跖 2019/11/16
反修例運動漸失國際支持

由修訂《逃犯條例》觸發的示威浪潮,至今已經變成由仇恨及「造謠」推動的非理性運動,暴力程度亦已超越人性極限。這樣的所謂「運動」,即使本來被視為幕後「推手」的西方國家,亦愈來愈與之「割席」。最近,德國官方電視台DW德國之聲的訪談節目《Conflict Zone》,主持人Tim Sebastian訪問了香港大專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邵嵐,對於示威者的暴力行徑就提出甚不客氣的質疑,更直言若香港示威人士以為他們可以得到國際間「無條件的支持」,他們可要再想一想。

最近,美國一個以答問方式進行討論的網站Quora,就提出問題「香港示威者是否會以失敗告終?」結果大部分答案都是肯定的。Quora是一個非常嚴肅認真的討論平台,與其他討論網站不同,這網站參與討論的成員都要求實名制,藉此確保言論是有水平及負責任的理性討論,因此,參與的成員多是知識階層,亦不乏政經界名人,包括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加拿大總統杜魯多等。

美討論網料示威者終失敗

今次其中一名參與討論的人士,就以美國共和黨智庫Cato報告為例,指出香港人相信他們為自由而戰,但根據Cato的報告,香港在二○一八年自由指數名列世界第三,僅次於紐西蘭和瑞士,遠高於美國和英國。這位人士認為,香港年輕人的不滿,源於高樓價、停滯不前的工資、高生活水平和欠缺機會,這些不滿,被幕後反對中國及有利益的外國勢力「綁架」,目標是要令中國不穩,或促使香港分離。他指這情況與印尼五、六十年代的情況相近,但認為以中國目前的國力,此一目標難以成功。

另一位在一家數碼公司工作的外籍人士警告,若暴力情況持續,而警方無法維持秩序,沉默大多數中的某些人很快會採取行動保護他們自己,並毫不猶豫地去傷害示威者和他們的支持者。一位研究人文學科的學生認為,今次事件,顯示香港原來是如此容易被攪亂,日後任何國家若與中國有紛爭,他們只需要點一根火柴扔向香港就可以;他又相信今次暴動肯定不是最後一次。他認為北京對此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任由香港繼續燒下去,直至香港居民改變心意;又或是實施強逼國民教育。

這些評論,或多或少可反映在香港或海外一些具理性的外籍人士的觀感。反修例運動的其中一個策略本來是「挾洋自重」,但隨着運動不斷「爛」下去,估計離這個目標將會愈來愈遠。 

唯一的收獲是多了外國媒體及人仕知道這是場無恥暴動,並不「和平」及不是「手無寸鐵」,是 無差別殺人破壞恐怖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