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澄魂
炎澄魂
炎澄魂

「新版」「『咀咒天使』(三)--『死亡』.『開始』」

2017/01/15 12:04:43 網誌分類: 「咀咒天使」
15 Jan




日子一天天過去,蒲志郎繼續在Facebook留意著許情慧動態。期間網誌寫得比過去認真和努力,且除生活和小故事外,也開始偶爾「論政」談時事,為社會不平與弱勢發聲。這樣一方面確是出於正義感,但另一方面,實在也想藉寫Blog,得到許情慧的注意和一些好感。

不覺三個月過去,到九月了,天氣開始涼起來。然而,天縱涼,卻也不及蒲志郎的心--

「許情慧………她是那些『女神』嗎………?」

原來三個月後,本不看許情慧FB帖子別人留言的蒲志郎,終於忍不住看了。不看尤可,一看之下,那覺原來她是隻「花蝴蝶」,穿梭於男子之間,任人挑逗與跟他戲笑玩耍。

這令蒲志郎心大寒。

「不可能的………李情慧,不!『許情慧』………不可能是這種人的………」

此時蒲志郎已對許情慧愛意萌生,可一看到許情慧與別的男子那些戲笑留言後,霎時間有種難以接受的感覺。

唯,令他更難接受的,卻在後頭………

當他去看許情慧Facebook的「個人資料」時,發覺原來她廿五歲,是一個「年輕模特兒」,拿過不少獎,也替一些雜誌拍過封面等。

而「許情慧」,是其「真名」。

至此,蒲志郎終於確認,許情慧,跟李情慧,是「兩個人」。

而他,這一個普通平凡的「倉務文員」,跟她,是「無可能」的。

數月來關注,留言,讚好,換來的,只是確認「無可能」。

蒲志郎內心不禁很痛苦。伏在電腦前,久久不能起來。

而一切,原來之前在上環街頭逛時,那在他身後,穿一身黑袍,膚色發白,眉清目秀並帶點英氣的年輕女子,都在其房內看著。只因「人鬼不同」,蒲志郎看不到她而已。

這女子臉帶哀色,對伏在電腦前的蒲志郎道:「志郎你這又何必………難道你是真心喜歡『她』嗎?抑或只是喜歡『我』………?」

這女孩,女鬼,正是「李情慧」。


李情慧穿牆飛出,在窗外夜空對一名身穿暗紅長袍,短髮、模樣俊郎卻有點冷漠、高瘦的男子道:「『明魂』………志郎他………似乎快不行,情緒………似乎快崩潰了。」

男子「明魂」呼了口氣,道:「嗯。那就是你開始『任務』的時候了。」


良久過後,蒲志郎再抬起頭。他雖內心痛苦,但並沒有哭。無奈地道:「算吧!別再想她了!」,隨即把電腦關掉。

說「別再想她」,但這又「談何容易」?他仍是照樣看許情慧的網頁,給讚。

天更涼了。

又一個月過去,有晚週六,許情慧登了張相--是她與男友,「徐宏清」一起的合照。相中的她,向人展示著左手無名指上的「鑽石戒指」,笑得甜甜的。帖子題為「我要嫁了!謝謝你!宏清!」

這張相,有很多個Like,很多個祝福,但就中卻沒有蒲志郎的份。

他此時正大喝中,並已甚醉,看到此相後,即時酒醒,呆住了--

「她Facebook的個人資料,明明是『單身』的………」

僵在窗前,眼睜大,身體不住顫抖。

「數月來投下的感情,算什麼………」

在其身旁的李情慧見狀,雖明知他不能聽到,但還是憂心地道:「志郎你冷靜些啊!」,看站在窗外的明魂,他只是一臉淡然。

蒲志郎喝了一大口酒,更醉了,自語道:「你們這些所謂『女神』,隨意『招兵』,把人家的『感情』當什麼?隨意玩弄的東西嗎?」

把新一罐啤酒開了,不住猛灌,如此,霎那間醉深了。

李情慧緊張的大叫道:「停呀!別再喝了!再喝你會死的!你真正喜歡的人是『我』不是她!何必為了些無關痛癢的人這樣傷害自己呢?我不想見著你死啊!」


醉深的蒲志郎大吼道:「我蒲志郎最討厭你們這些『女神』!就算你們如何漂亮也好,我永遠都不會是你們的『兵』!」

內心痛到極處加上又大醉的他,打開書桌中間的櫃子,從中拿出一把美工刀,在左手不住劃,圖「身痛頂心痛」。嚇得身畔的李情慧彈起,不斷大聲叫喊阻止;又殷切地望著窗外的明魂,盼他來幫手制住蒲志郎。

但明魂只是神情有些「無奈」而已。


蒲志郎劃手,本來只是「外側」,但後來一時不慎,卻劃了「內側」………

大血管破了,鮮血大流不住………

而酒醉後的他,並不為意……

李情慧見狀已驚得哭出來了。急飛出窗外,哀傷地對明魂道:「救他呀!現在只有你才能救他而已!快救他呀!『林明魂』!」

林明魂咬一咬下唇,無奈地道:「不行。你也明白吧?『救生不是我們『魔鬼組』的工作』。我來這裏不是為救他的。只是等『那時候』來到後,把這東西………」

憑空從天空摘下一個「血般深紅」,頭有兩角,張著血盤大口的「魔鬼面具」,續道:「交給你而已。」

李情慧楞住。

蒲志郎,血流更烈,地板都有一大灘了。


李情慧不忿地道:「說到底都曾是『同學』,你怎能這樣冷漠?」

林明魂有少許不耐煩道:「不是我想冷漠,但這是『天命』!我來這裏不是要救他,而是要待他死後把面具交給你,讓你去開展任務。我是負責給任務你。救他的人是你呀!」

李情慧聽罷只能「乾氣」,卻無可反駁。

但不久卻斬釘截鐵地道:「我知他會死是必然的事,但你好歹也給我替他止止血!我不想他流至變成『人乾』!你若不這樣做,我就跟你老婆『郎夢君』告狀!」

一聽到「郎夢君」三字,林明魂即時一愕,還咳了數口。之後看著仍血流不住的蒲志郎,嘆了口氣,對李情慧道:「好吧。」,右手食指白光發出,憑空劃了一轉,向蒲志郎一伸,一道光華穿過其流血的手,把血止住了。

但血雖止,蒲志郎,卻已死了。

林明魂肅穆地道:「死了。你的工作,也開始了。」,把魔鬼面具交給李情慧。

李情慧猶疑了片刻,復深吸口氣,把面具,接過,載上。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

上午十一時五十八分

炎澄魂字



回應 (1)
我要發表
炎澄魂
炎澄魂 2017/01/15 12:06:21 回覆


炎澄魂示:總算把今篇寫過了。很難寫的一篇呢!篇幅雖不大長,但卻有很多東西在內。而「舊版」那些文都用不上,只能「全新」寫。

要命~


2017/1/15 1202 炎




user

最新回應

炎澄魂
炎澄魂 2020/01/10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9%A6%99%E6%B8%AF%E6%83%85%E6%99%AF/%E6%9C%89%E6%84%8F%E6%80%9D%E7%9A%84%E9%80%A3%E5%84%82%E6%A9%8B%E8%88%87%E9%80%A3%E5%84%82%E7%89%86/2783585771662754/

「有意思的『連儂橋』與『連儂牆』

To 淺雪--(偶回這兒逛逛)先謝謝你"到現在"還來我這裏留言.謝謝~~剛在我的FB"香港情景"專頁登了上面那篇「有意思的『連儂橋』與『連儂牆』網誌,有空歡迎過來看看,謝謝~

祝生活愉快,一切安好~

2020/1/10 205 炎澄魂--Hugh Wong 字(喝青島中)




淺雪
淺雪 2019/12/15

是..要放心..除了放心還是要放心.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11/17

炎To淺雪:先謝謝留言~~相很與動畫圖都很美,很多謝~~

原來你都愛喝啤酒啊?哈哈!那可很好啊~有多點話題聊.

事實上我早年也是"什麼啤酒"都喝,但後來可能因為"感覺"加"荷包"問題吧,覺得"青島"價兼物美又對味對胃,生活上便"基本上"只喝"青島"了.

純粹"個人口味"問題.其他類與牌子的啤酒我都有喝(包括那些"濃得要命"的"傳教士"啤酒等),但真較愛喝"青島"--現在都還在喝.

我就常備"青島"啤在家.

另外"青島"啤以外,我最愛喝的是"清酒"--"日本"清酒,跟"啤酒"是"兩種類型"的酒類也~

再聊啊~

2019/11/17 1611 炎字












淺雪
淺雪 2019/10/29
@炎澄魂...

總覺得吃飯不喝番杯酒..如有所失..

我也是喝啤酒多..我倒是什麼牌子啤酒都喝.. {#飲杯勝.jpg}

其中一隻燕京..雪花..也是中國貨..雪櫃許多時常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