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對話

2017/01/23 00:10:36 網誌分類: 宗教
23 Jan

一位親友返教會,竟然返到氣憤。

他說:「如果不是太太想留下,我早就離開那兒。」

為甚麼氣憤呢?原來教會傳道人一天到晚只會說「不信主便下地獄」和「十一奉獻」。

無可否認,聖經確有意思接近「不信主便下地獄」和「十一奉獻」的教導。但這只是聖經中其中一部分的內容,不是全部。信仰如果只有教條,人信仰的不是主,而是教條。在新約聖經中,最讓主耶穌勞心去應付的,便是當時一班只強調教條的文士和法利賽人。

翻開聖經,如果真的用心閱讀和思考,這些人應該發現,主從沒有停止與人對話。所謂對話,是上主講完,輪到人回應,人回應了,上主又答覆,一來一回,可以把歷史的流向甚至教條全部改變。

比如,上主要滅所多瑪蛾摩拉,亞伯拉罕就與主展開精彩的求情辯論,結果救出姪兒羅得和羅得的兩個女兒。又如,約拿不願向尼尼微宣告神的警告信息,到最後約拿被主用各種方式「說服」了去做信使,令尼尼微人避過滅亡禍患。希西家王本來要死了,卻因為向主懇求而得以多活十五年。這些聖經故事,在在都超過了一堆不變的教條。

為甚麼主不喜歡子民祭拜偶像?我的想法也許比較特別,我認為這是因為偶像不能與人進行對話,偶像只是人的單方面妄想的產物,比如亞舍拉像為生育象徵,人對之祭拜,只是祭拜自己的欲望而已,而非跟任何自主的神明對話。

聖經多處暗示,這一類神明無法救助以色列人。「你們去哀求所選擇的神!你們遭遇急難的時候,讓他救你們吧!」(士10:14) 「你為自己做的神在哪裡呢?你遭遇患難的時候,叫他們起來拯救你吧!猶大啊,你神的數目與你城的數目相等!」(耶2:28)

我認為,主清楚看到那些偶像的本質,是無法對話的假神,其根源為人類為單方面滿足一己私欲的妄想產物。

在聖經中,主是否不論任何情況都反對其跟從者向別的神明屈身呢?

按教條答,應該是「YES」。可是,聖經就記載了獲主治好痲瘋的亞蘭將軍乃縵的事蹟。乃縵向主求一個許可,容許他在本國的臨門廟隨其主人屈身,請求饒恕。而先知以利沙請他「平平安安的去」。倒是,在以利沙先知帳下辦事的神職人員基哈西,借機向乃縵敲詐錢財,反得到了咒詛乃縵的痲瘋病。

是直接對話也好,通過先知與主對話也好,在我看來,信仰是人與神對話,而不是單純的遵從教條。當然,好些教條是主向我們發話而提出的東西,例如不可殺人、不可拜別的神,但這些有如神與人交易中的出價而已,一般我們沒理由不接受,但主沒有禁止我們按情勢做出還價。

耶穌曾以大衛吃陳設餅的事回答法利賽人的留難。

「耶穌對他們說:經上記著大衛和跟從他的人缺乏飢餓之時所做的事,你們沒有念過嗎?他當亞比亞他作大祭司的時候,怎麼進了神的殿,吃了陳設餅,又給跟從他的人吃。這餅除了祭司以外,人都不可吃。」(可2:25-26)

如果把「陳設餅只有祭司可以吃」的教條當成永律,在主面前,給大衛一千條命也不夠死,對吧?

在教會歷史裏,主與人對話的觀念,無論在哪個時代,都不特別強。歐洲中世紀的教廷如是,民眾連讀個聖經的機會也沒有,關於神的事多數時候都只能由神職人員代為判斷,人難以與神對話。到了現代,似乎還是有教會依循了法利賽人的傳統,把每周派教條視為栽培信徒的主要方法。

其實,觸發我寫這個主題的契機,是春番動畫《幼女戰記》。主角譚雅前世竟然是日本一名成功的鐵腕行政人員,一個神明認為他信仰心不足,在他受到仇人報復推下地鐵車軌之際,向他顯現,要求他學會信仰神明,但他對神明加以反詰。神明見無法使他屈服,決定讓他輪迴成為戰爭期的幼女孤兒,讓他在患難之中學會敬畏神明。豈料,輪迴轉生為譚雅之後,他(她)變本加厲,以自己的一套理論尋求生存出路,堅決拒絕借助神明之力量生存。

譚雅的故事有點像孫悟空反叛如來佛,也有點像使徒保羅在大馬色路上初遇他逼害過的耶穌。

無論是那一種發展,神與人展開對話,都比教條信仰更有實感。

其實,究竟人信仰的是教條,還是上主自己呢?

日本人能做出如此的動畫文學作品,某程度上,我認為他們比我們還更加接近上主,因為他們在故事中與神展開了對話,而不是用教條來做文章。以我所知,不少宣教士到日本宣教,都意興闌珊回來,我覺得,任何人如果無法在宗教哲學的領悟水平上超越日本人,誰都別想能以宣教士的身份光榮地留在這個國家。

維基資料,西班牙教士聖方濟沙勿略1549年到日本宣教,「沙勿略登陸日本後,馬上發現日本的情況和印度的大異其趣,日本人的生活習慣,思想文化原來比印度的複雜多了。他意識到不能把在印度使用的傳教方法搬到日本,在這裡首先必須學習日本語言,認識日本文化,哲學思想,並採用日本人的風俗習慣,而且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才足以使一個人皈依基督。」

無論如何,一個人歸主與否不是人的工作,我們蠢不代表福音不能在日本植根,也許某天日本人會失驚無神集體歸主,把全世界都嚇一跳,又或者某天我們到另一個世界去了以後,才赫然驚覺在天國裏日本人的數目也不在少數呢。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

現時香港情況,正是全面學習中國文革時期的惡行,口口聲聲要民主,其實係自我民主,不需守法,大話連篇,候德健說得不錯:我們是否需要用謊言去打擊說謊嘅敵人,難道事實是不足夠?

泛民也不是好東西,它是常用謊言手段的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