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雍的先天易学和皇极经世历的演算(中)

2017/02/13 11:45:58 網誌分類: 皇極經世演繹
13 Feb

                                              陈炳聿原创

承前面所讲,邵雍因为刻苦学易,所以在继承陈抟易学的基础上,“多有自得”,成了易学大匠宗师。后世认为邵雍有玩世之意,实则因“雍知虑绝人,遇事能前知。”程颐尝曰:“其心虚明,自能知之”。在其儿子所著的《邵氏见闻录》就有不少这样的轶事,大家有兴趣不妨可以看看。言归正传,讲述邵雍的“先天易学”。
古代易学大致分为两派六宗,两派指义理派和象数派;六宗指占卜宗、禨祥宗、造化宗、老庄宗、儒理宗、史事宗。六宗实际上可归属于两派,占卜、禨祥、造化三宗归属于象数派,老庄、
儒理、史事三宗归属于义理派。《四库全书.总目.经部类》:“《左传》所记诸占,盖犹太卜之遗法。汉儒言象数,去古未远也;一变而为京、焦,入于禨祥;再变而为陈(抟)、邵(雍),务穷造化。《易》遂不切于民用。王弼尽黜象数,说以老庄;一变而胡瑗、程子,始阐明儒理;再变而李光、杨万里,又参证史事。《易》遂日启论端。此两派六宗,已相互攻驳。”从这里可以看出,后代学者把邵雍一脉定位为造化宗。而要穷尽事物的造化,非通向本体不可,也就是形而上的自然大道。邵雍自称其所研究的为“先天易学”,其诗云:“须信画前原有易”,正是表明了这种意思,认为“先天者,本体”。朱熹于此对邵雍先天易学解释的最为透彻,所谓画前之易乃谓画前之易理,是自然而然的存在,而卦画是人为模拟出来的,其本身不是画前之易,其所模拟的义理才是真正的画前之易。在朱熹看来,伏羲六十四卦即是如此而来的,他说:“六十四卦全是天理自然挨排出来,圣人只是见得分明,便作依本画出,元不曾用一毫智力添助,盖本不烦智力之助,亦不容智力得以助于其间也”。邵雍在《击壤集》诗中也多处谈到“先天”可以作为印证,如"先天事业有谁为, 为者如何告者谁。若谓先天言可告, 君臣父子外何归","一片先天号太虚,当其无事见真腴","若问先天一字无, 后天方要着功夫。拔山盖世称才力, 到此分毫强得乎"。跟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意趣颇投。

目前所谓的先天易学定义,指的就是邵雍传承的先天图及其象数之学。邵雍说:“先天图者, 环中也, 先天学, 心法也, 故图皆自中起, 万化万事生乎心也”。可见在邵雍的心目中,先天图只是用来演绎“环中”的先天大道而已。所以朱熹认为“环中”就是指先天圆图中间的空白处。这才是先天易学的精髓所在。朱熹说: “自初未有画时说到六画满处者, 邵子所谓先天之学也

。卦成之后, 各因一义推说, 邵子所谓后天之学也,据邵氏说, 先天者伏羲所画之易也, 后天者文王所演之易也。伏羲之易, 初无文字, 只是一图, 以寓其象数, 而天地万物之理、阴阳始终之变具焉; 文王之易, 即今之周易, 而孔子为作传者是也。孔子既因文王之易以作传, 则其所论固当専以文王之易为主, 然不推本伏羲作易画卦之所由, 则学者必将误认文王所演之易便为伏羲始画之易, 只从中半说起, 不识向上根源矣,,必欲知圣人作易之本则当考伏羲之画, 若只欲知今易书文义, 但求之文王之经、孔子之传足矣。”(《晦庵集.卷三十八.答袁机仲》)。张行成亦云:“先天阴阳二图, 内象内数也, 先后有伦, 变之则乱, 盖自然而然不得而更也; 其它象数则变易无常, 后天之易, 孔子序之, 惟以理为次者。内象内数, 立体之经, 外象外数, 应用之变也, 故三易屡更, 先天不易。(《皇极经世观物外篇衍义.卷七》)


除了朱熹等人的推崇,后代也有不少热爱邵学者。魏了翁赞邵雍易学云: “先生以易观心而得于心,其方圆《皇极经世》诸书消息阴阳之几,贯融内外之分,盖洙泗后绝学也。”明人黄畿称
“邵子之学,其仲尼之学乎? 仲尼之道,其伏羲之道乎?”( 《经义考》卷二七一) 清人王植亦赞“邵子内圣外王之学,其于天地万物之理究极奥蕴,古今治乱兴衰之由,洞如指掌。”同时王

植肯定邵雍之学是对易学的发挥,“康节理兼乎数,大《易》之传,为能独得其宗……”可见王植对邵雍之易的了解较为深刻。邵雍把易学分成先天易和后天易,并且不遗余力地阐发先天易学的内涵,本质还是希望“用易”为主来经世致用。在《皇极经世书》中,邵雍构建了一个复杂的象数体系,试图用他的元会运世说来阐明历史兴衰治乱之道,尽“推天道以明人事”之能事。对于这种思路的理解,其弟子张岷曾指出邵雍之先天学是“本诸天道,质以人事”。邵伯温解释《皇极经世》成书原因时就说: “《皇极经世》之所以成书,穷日月星辰、飞走动植之数,以尽天地万物之理,述皇帝王伯之事,以明大中至正之道。阴阳之消长,古今之治乱,较然可见。故书谓之'皇极经世’,篇谓之'观物篇’”。是以程颢赞“尧夫,内圣外王之学也。”蔡元定亦曾赞叹: “康节之学,虽作用不同,而其实则伏羲所画之卦也,故其书以日月星辰、水火土石尽天地之体用; 以暑寒昼夜、雨风露雷尽天地之变化; 以性情形体、走飞草木尽万物之感应; 以元会运世、岁月日辰尽天地之终始; 以皇帝王霸、《易》《书》《诗》《春秋》尽圣贤之事业。自秦汉以来一人而已耳!”从这里可以看出,邵、蔡二人认为邵雍的“皇极经世”是用来推明天道以尽人事的圣贤事业,可以说是非常中肯的概括。

现代人研究邵雍的《皇极经世书》为了摆脱迷信的嫌疑,一开始就把他洗白,认为其所构建的理论没有预卜的功能,不是预卜灾异之学,这我觉得没必要。就那文王易经来讲,本来就是一本卜筮之书,但从中可以窥天道行教化,是以孔子作传,以易经为本体,阐述儒家思想。邵雍之学也然,虽然是推步之学,事实应该也如邵伯温所说的是一本“以天时验人事”、“以人事验天时”之书。但其不仅仅在此,而是“推天道以明人事”。要知道古代阴阳五行的思想是成熟的范式,就跟现代所谓的科学一样被认为是正确的真理。或许一千年以后,我们现在所认为的科学也不一定就是真理了。根据邵雍《皇极经世一元吟》诗中自述,他以一元论历史兴衰是一种模型的构建:
天地如盖轸,覆载何高极。日月如磨蚁,往来无休息。
上下之岁年,其数难窥测。且以一元言,其理尚可识。
一十有二万,九千余六百,中间三千年,迄今之陈迹,
治乱与废兴,著见于方策。吾能一贯之,皆如身所历。
在邵雍看来,“事无巨细,皆有天人之理”( 《观物外篇下》)他强调“学以人事为大,今之经典,古之人事也。”( 《观物外篇下》),是以邵雍凭借自己易学深厚造诣,创造了元会运世说这个模型,使世俗所认为的神秘的“天机”或“预言”不再神秘,认为只要把握数的应用,就能把事物、事件本身发展变化的规律给阐述清楚。他用历史年表来佐证自己
的理论,阐述《皇极经世书》其中架构的推步之学是正确的,它的意义是“治乱与废兴,著见于方策”,即于史籍中见古今兴衰之理,以史明治乱之道。从中我们可以看出,邵雍的先天象数易学并无神秘可言,它只是用易把握天地万物消长变化的规律,是一种理性认知的努力,用易学自身的语言来说,这种变化规律,就是阴阳盈虚消长的道理。这才是邵雍真正“本诸天道,质以人事”的用心所在。邵雍真正明于人事的治乱过程,最关键的是应对“未然之防”。这跟古代圣贤的思路是一致的。

后面我会讲述《皇极经世书》的一些具体演算方法,敬请等待!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19/03/22
@劉先生...

你八字身旺用食神,喜水木忌火土金。父母性格暴燥小時時時遭父親莫名打骂。父母感情也不好,有可能離婚或者有可能同母異父命。你16~25嵗有一段不開心的經歷。可能是你因為兄弟或母親的事情令你不開心。

26~35也是常换工作,婚姻也不好。今年運程欠佳。未來流年。在2020年起未來十年運程相當不錯。宜把握。56~58有十年差運,小心破財。往後就一帆风順。晚年好景。

k98m
k98m 2019/03/19
@劉先生...

請你等待。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劉先生...

老師想請問下呢我嚟緊十年嘅運勢

多謝老師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1981年辛酉年 正月十八日早上九至十時,男

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