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與神對話II--18.你們是原始人

2017/03/11 19:39:29 網誌分類: 《與神對話》
11 Mar


18 你們是原始人

尼:讓我看看我有沒有跟得上。此處所呈現的似乎是一個平等而平靜的世界觀,全球各國共有一個政府,而所有的人都分享世界的財富。

神:記住,當你在談平等時,我們的意思是機會平等,而非事實平等。

事實上的“平等”是永不可能達成的,而幸虧如此。

尼:為什麼?

神:因為平等就是一樣。而世界上最不需要的就是一樣。

不是。我在此處所提倡的不是一個機器人世界,人人從中央政府大哥那里分攤到完全一樣的東西。

我說的是一個兩件事情得以確保的世界:

    1滿足基本需求

    2上升的機會

你們世界的資源是如此豐富,你們卻未能設法做到這兩件事。你們反而讓千萬人陷於社會經濟標尺的最低端,設計了一種世界觀,制度化的把他們困在那裡。你們任許每年上萬的人僅因缺乏最基本的需求而死。

世界儘管如此莊嚴華美,你們卻沒有找到一條足夠莊嚴華美的路,可以不再有人餓死,更不用說互相屠殺。你們實實在在是眼看孩子們在你們面前餓死。你們實實在在是因為人跟你們意見不同而殺害他們。

你們是原始人。

尼:可是我們認為我們是那麼進步。

神:原始社會的第一個標誌就是它認為自己進步。原始意識第一個標誌就是它認為自己已經啟蒙。

尼:那麼,讓我們歸納一下。階梯的第一段是人人可得兩種基本的確保,而攀登第一段之途是……

神:兩種轉變——其一是你們政治範型的轉變,其二是你們精神的轉變。

走向世界一體的政府,包括一個被賦予大權的世界法庭,以解決國際爭端,包括維持和平的武力,以使你們選擇來治理你們自己的法律能有力量。

世界政府要包括一個全球國會——地球上每個國家有兩個代表—— 一個人民大會——以人口數為比例分派代表。

尼:這正像美國政府——兩院;一院以人口數分派代表,一院各州代表人數平等。

神:沒錯。你們的美國憲法靈感從神而來。

同樣的權力平衡應構築在新世界憲法中。

新世界憲法中也需構築行政部門、立法部門和司法部門。

每個國家都可以保有維持治安的警力,但各國皆將取消軍隊——正如你們現在各州取消陸軍與海軍,以尊崇你們國家的治安武力。

各國保留在必要時期召集民兵的權利,就如你們各州具有合法權力以維持和動用民兵。

也正像你們各州,全球一百六十個國家,有權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退出合眾國(雖然為什麼要這樣做是我想不通的,因為在合眾國中,人民比以前更安全、更富裕) 。

尼:我——要再為我們心思緩慢的人問一句話——怎樣的一種全球聯邦會?

神:1終止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不再以屠殺來解決問題。

2終止赤貧,不再有人餓死,人民與資源不再被有權有勢者所剝削。

3終止對地球的建制化破壞。

4不再永無止境的追求更大、更好、更多。

5讓所有的人都有真正平等的機會走向表達自我的最高方式。

6終止捆綁人民的一切限制和歧視——不論在住宅、工作場所、政治體制,或性關係上皆然。

尼:這新世界秩序是否要求財富的再分配?

神:它不要求任何東西。它會締造——自願自發的——資源的再分配。

比如,對所有的人提供適當的教育。對所有的人提供開放的機會,以運用這種教育於工作場所——以從事帶給他們喜悅的職業。

所有的人都受到保證,在任何需要的情況下和任何時刻,都可以得到健康照顧。

對所有的人供應基本生活尊嚴的需求,因而活下去不再成為問題。

尼:即使他們不做任何事情去賺取?

神:你們之認為這些事情必須去賺取,正是你們之所以認為通往天國之路必須去賺取的原因。然而,你們不可能去賺取神的恩寵,而且也沒有必要,因為你們已在恩寵中。這是你們所不能接受的,因為這是你們所不能給予的。當你們學會了無條件的給予(這是說,無條件的愛),你們就會學會無條件的接受。

這個生命被創造為一個載具,藉由它,你們可以體驗到這個。

好好沉湎一下這樣的想法:人有基本生存權。即使一事不做。即使毫無貢獻。有尊嚴的活下去,乃是生命的基本權利之一。我給了你們足夠的資源可以保證人人得以如此。你們所必須做的只是分享。

尼:但是,如果有人只是浪費生命,遊手好閒,到處拿“救濟金”——用什麼方式阻止他們呢?

神:首先,生命是不是浪費,不是由你們來審判的。一個人一輩子一事不做,只在那裡尋思詩句七十年,最後寫出一首十四行詩,而為千萬人開啟了領會與洞察之門,那是浪費生命嗎?一個人終生扯謊、欺騙、耍詭計、傷人害物、操縱人,但有一天因此記起了他真正本性中的某種東西——比如,他花了一生時間所想要記起的東西— —因而在最後進化到更高一個層次——這樣的生命是“浪費”的嗎?

別人的靈魂旅程不是由你們來審判的。你們該決定的是你是誰,而非別人是誰或未能是誰。

所以,如果你問有人只是浪費生命,遊手好閒,到處拿“救濟金”,應如何阻止——回答是:不用。

尼:但你真的認為這會有效嗎?你不認為那些有貢獻的人會對那些沒貢獻的人忿忿不平嗎?

神:如果他們是未曾啟蒙的,他們就會。然而那些已經啟蒙的人,會以悲憫之心看待那些無貢獻者,而不是以憤怒的心境。

尼:悲憫?

神:對。因為那些貢獻者會明白,無貢獻者是在坐失最大的機會和最恢宏的容光:去創造的機會,去體驗他們真正是誰的最高觀念的容光。貢獻者會知道,他們的懶惰就是他們足夠的懲罰了——這是說,如果需要懲罰的話,而實際上是不需要的。

尼:但是,那些真正在貢獻的人不會憤怒於他們辛勞的成果被那些懶惰的人拿去嗎?

神:你沒有用心聽。所有的人都被給予最低的生存所需。為了使這件事能夠實行,那些擁有較多的人則被給予機會,使他們得以提供收入的百分之十。

至於收入的多寡,則市場可以決定每個人的貢獻之價值,正如你們國家今天的情況。

尼:但這樣就還是有“貧”“富”之分了,正如我們今天一樣!這不是平等。

神:但機會平等。每個人都有機會不愁生存而過一個基本的生活。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機會去獲取知識,培養技術,在喜悅場所運用天分。

尼:喜悅場所?

神:這是那時候的人給“工作場所”的名稱。

尼:但不會還有羨慕嗎?

神:羨慕,有。嫉妒,沒有。羨慕是一種促使人成長的自然情愫。兩歲的小孩因為看到哥哥可以摸到門把而想自己摸到,就是起於這種催促與渴望。這裡面沒有什麼錯。羨慕裡沒有錯。它是促動的力量。它是純粹的渴望。它促使偉大誕生。

嫉妒,卻是起於恐懼,使人想讓別人擁有得更少。它往往是起源於怨恨。它來自怨恨,導致怨恨。它會殺人。嫉妒可以殺人。凡是曾經處在嫉妒的三角關係中的人,都知道這一點。

嫉妒司殺,羨慕司生。

那羨慕的人會得到種種機會以他們自己的方式成功。沒有人在經濟上、政治上、社會中被綁住。不因種族、性別或性取向而被綁住。不因生身、階級或年齡。也不因任何理由。任何理由的歧視均不再能被忍受。

沒錯,仍舊還有“貧”與“富”,但不再有“飢餓”與“赤貧”。

你看,動機並沒有在生活中消失……消失的只是絕境。

尼:但誰來保證有夠多的貢獻者來“負擔”無貢獻者呢?

神:人類精神的偉大。

尼:噢?

神:不同於你們可悲信念的是,一般人都無法滿足於僅足以糊口的程度。再者,當第二種範型轉移——精神轉移——發生之後,整個追求偉大的動機也將改變。

尼:有什麼東西會造成這種轉移呢?在兩千年的歷史中,這種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神:試以二十億年的歷史——

尼:地球的?為什麼現在不成?

神:因為,從物質生存轉移開之後,消除了為求基本安全而求大量成功的需求之後,則除了為求體驗壯麗而成為壯麗之外,沒有別的理由!

尼:這能成為足夠的動機嗎?

神:人類的精神在上升;它不再在真正的機會面前跌倒。靈魂尋求自身的更高經驗,而非更低的。凡是體驗過真正壯麗的人,即使只有一刻,都明白這一點。

尼:那權勢又怎麼樣呢?在這特別的新秩序中,還是有人有過分的財富與權勢。

神:經濟收入將有限制。

尼:噢,老兄,問題就在這裡。在我說明為什麼這行不通之前,你要不要說明它為什麼行得通?

神:好。正如收入有最低限,收入也有最高限。首先,幾乎人人都會把收入的百分之十交給世界政府。這是我原先說過的百分之十自願捐。

尼:沒錯……古老的“平等稅”建議。

神:在你們目前的社會中,之所以要用繳稅的方式,是因為你們啟蒙的程度,還不足以看出為公益而拿出的自願捐符合你們的最佳利益。但是,當我提過的意識轉移發生之後,你們就會看出這種公開的、出於關懷的自由捐獻,是明顯得當的。

尼:我必須告訴你一些事情。你在不在意我在這裡打斷你的話,告訴你一些事情。

神:不在意,說吧!

尼:這段談話讓我覺得非常奇怪。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跟神可以談話。而在此談話中,神會推荐一些政治措施。我的意思是,真的,我要怎麼樣讓人相信神在讚成統一稅(flat tax)!

神:好吧,我明白你一直把它看成是“稅”,但是我了解,是因為把你們百分之十的財富提供出來這個觀念對你們是很陌生的。可是,你為什麼覺得我在這方面有我的看法難以置信?

尼:我以為神是沒有偏好的,沒有意見的,不關心這類事情的。

神:等等,讓我把話說清楚。在我們上一部談話中——你稱之為第一部——我回答過種種的問題。諸如人與人的關係怎麼處理,正當的生活應該如何,甚至連吃什麼東西都談。那跟這個有什麼不同?

尼:我不知道。就是好像不同。我是說,你真的有政治觀點?你是如假包換的共和黨員?這本書的底牌是多麼驚人啊!神是共和黨員!

神:那你覺得我應該是民主黨員?老天啊!

尼:酷!不是。我覺得你應該是非政治的。

神:我是非政治的。我沒有任何政治觀點。

尼:和比爾·克林頓很像。

神:嗯,好得很!你聰明起來了!我喜歡幽默,你呢?

尼:我想我沒料到神是幽默的或政治的。

神:或有任何人性的,呃?

好吧,讓我把這本書和第一部再度為你順一順。

對於你們要如何過你們的一生,我沒有偏好。我唯一的願望是你們充充分分的體驗自己為創造性的生命,以便你們知道自己真正是誰。

尼:好得很。這我了解——到目前為止,我了解。

神:我在這裡所回答的每一個問題,我在第一部中所回答的每一個問題,都是以你們身為創造性的生命,想要去做什麼,想要去成為什麼,而做的聽證與反應。比如,在第一部中,你問了我許多如何使人際關係得以運作的問題,記得嗎?

尼:當然記得。

神:你認為我提出的答案那麼難以接受嗎?你認為我在這方面有我的看法難以置信嗎?

尼:我從沒想過。我只是讀答案。

神:不過,你明白,我是以你的問題來做回答的。也就是說,設若你想成為什麼或做什麼,有何路可行。我只是為你指路。

尼:沒錯。你是。

神:我在這裡所做的也是同樣的事。

尼:只是……我不知道……神會講這些事情比會講那些事情更讓人難以置信。

神:你是覺得更難以同意此處所講的某些事情?

尼:嗯……

神:如果是,沒關係。

尼:是嗎?

神:當然。

尼:不同意神,沒關係?

神:當然。你以為我在做什麼?把你像蟲子一樣壓扁?

尼:我倒沒有想到那麼遠,真的。

神:你瞧,這世界自從創始以來,就沒有同意過我。從它開始到現在,幾乎沒什麼人行我的道。

尼:那是真的,我猜。

神:你可以確定那是真的。設若世人遵從我的教誨——多少千年我派了多少百個老師來——這世界會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如果你不同意我,儘管不同意。何況,我可能會錯。

尼:什麼?

神:我說,何況我可能會錯。噢,我的老天啊……你不致把這些當福音吧,是嗎?

尼:你是說,我不可以對本書所說的任何話下賭注?

神:哦!別下!我看你是漏掉了一個很重要的重點。讓我們從頭說起:所有這些都是你搞出來的。

尼:噢,好吧,這讓我輕鬆了許多。我還以為我真得了什麼金科玉律呢!

神:你得的金科玉律是遵從你自己的心。諦聽你的靈魂。聽取你的本我。即使我向你提供了某種建議、某種觀念、某種觀點,你也沒有義務把它當作你自己的。如果你不同意,就不同意。這是這個練習的整個重點。重點決不是要你把對任何別的東西或任何別人的依賴轉到這本書上來。為你們自己而思考。而這正是我此時的真面目。我此時是正在思想的你。我是你,大聲的在思想著的你。

尼:你是說,這些資料並非來自至高的本源?

神:當然是!然而仍有一件事情是你到現在仍然明顯未能領會的:一切都是你創造的——你生活中的一切——正在此時,正在此地。你……你在創造。不是我。是你。

所以……對這些純屬政治的問題,有些是你不喜歡的?好,那麼,改變它們。現在就改。在你把它們當作福音之前。在你使它們成真以前。在你說你上一個念頭比下一個念頭更重要、更實際、更真切之前。

記得,創造你的真相的總是你的新念頭。總是如此。

好啦,在我們這番政治討論中,你有沒有發現任何你要改變的地方?

尼:噯,其實是沒有。我還滿同意你的,偏巧就是這樣。我只是不知道要把這些怎麼辦。

神: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你弄懂了嗎?你一輩子全都是在這麼辦的。

尼:噢,好吧……我想我是懂了。我想繼續我們的談話——設若還沒有斷線的話。

神:好,那就繼續。

尼:你剛剛是在說……

神:我是在說,在其他社會——啟蒙過的社會——把收入的一部分拿出來,用於社會公益,是件相當普遍的事。在我們為你們的社會所探討的新體制中,人人每年都可以盡量賺錢,而把所賺的,在某一限度之內留給自己。

尼:什麼限度?

神:隨便——大家都同意的限度。

尼:超出此限度的呢?

神:以捐贈者之名捐贈給世界慈善組織,使全世界都知道何人捐贈。

捐贈者對其所捐贈款項的百分之六十有直接分配權,確保他所捐贈的錢給予他所要給予的對象。

其他百分之四十交由世界聯邦立法通過的計劃去運用,並由世界聯邦管理。

尼:如果大家知道在收入達到某一限度之後,再增加的任何東西都要被拿走,他們又哪裡還有繼續工作的動機呢?在他們已經達到此“界限”之後,有什麼東西能不致讓他們中途止步呢?

神:有些人會中途止步。那又怎麼樣?就讓他們止步。為全球慈善事業而強迫人在到達收入上限之後繼續工作,是不必要的。由消除戰爭而省下來的武器製造費用,足以支付所有的基本需求。在這些儲蓄之外,再加上全球許多人所貢獻的十分之一收入,足可以把社會上所有的人提升到一個新的尊嚴與富裕層次,而不僅只提升少數。而收入達到眾人同意的上限以後所做的捐贈,則為每個人都提供了廣泛的機會與滿足,以致嫉妒與怨恨實際上會在社會上消失。

有些人會不再工作——尤其是那些把人生的活動視為吃力工作的人。但那些把人生的活動視為絕對喜悅的人,則永遠不會停止工作。

尼:並不是人人都能有這樣的工作的。

神:不對。人人都可以。

工作場所的喜悅跟職務沒有關係,卻跟用意息息相關。

早晨四點起來為嬰兒換尿布的媽媽最懂得這一點。她哼著、逗著嬰兒,你怎麼看也看不出來她是在工作。然而,使她的活動充滿真正喜悅的是她的態度、是她的心意。

我在前面也用過母親的例子,因為母親對孩子的愛最接近這本書和這三部曲中我所提出的概念。

尼:不過,我還是要問:消除“無限的賺錢潛能”,其用意是什麼呢?這不會剝奪人類最大的一個機會,最輝煌的某種冒險嗎?

神:你們還是有機會去賺到多得荒謬的錢。可以自己保留的收入上限可以訂得非常之高……比一般人……比一般十個人用得了的還多得多。你們能賺的錢是沒有上限的,有上限的只是你們可以保留的錢。比如說,每年可以保留兩千五百萬美元(我只是隨便舉例),剩下的,就可用於為全人類謀福利。

至於原因——也就是為什麼……

可以保留的收入上限可以說是這個星球上意識轉移的一個反映。是一種覺醒:覺醒到人生的最高目的不是最大財富的累積,而是最大的善行——而由此,也必然覺醒到,財富的集中——而非分享——是世界上繼續不斷而驚人的困境最大的單一因素。

尼:累積財富——無限的財富——的機會,乃是資本主義體制的基石,這是一種自由企業與公開競爭的體系,它締造了這世界上從未見過的偉大社會。

神:問題是,你真的相信這個。

尼:不,不是我。但是我必須在這里為那些真的相信這個的人說話。

神:那些真正相信這個的人是沉迷在嚴重的幻像中,完全沒有看到你們星球上目前的現況。

在美國,百分之一點五的最高收入者,持有的財富多於百分之九十的低收入者。八十三萬四千個最有錢的人的全部財富,比最貧窮的八千四百萬人的總財富多了將近一兆美元。

尼:那又怎樣?他們是由工作得來的。

神:你們美國人習慣於把階級成分視為個人努力的結果。有些人“很有成果”,所以你們就以為人人可以。這種看法是簡化而無知的。它假定了人人都有平等的機會,而事實上,在美國正像在墨西哥一樣,有錢有勢的人想盡辦法保有他們的財勢,並加以擴張。

尼:那又怎麼樣?有什麼錯嗎?

神:他們這樣做,是靠有系統的消除競爭,建制化的減少真正的機會,集體的控制財富的流向與成長。

他們用盡種種辦法——從不公平的勞工法到“老手聯合壟斷法”。前者使他們得剝削全球的貧苦大眾,後者使他們盡可能減少新手進入內圈跑道的機會。

然後他們又想盡辦法來掌控全球的公共政策與政府計劃,以便更進一步確保人民大眾屈服在他們掌控之內。

尼:我不相信有錢的人都這麼做。他們絕大部分的人不是這樣。也許有一小撮陰謀者,我猜……

神:在大部分情況下,並不是有錢的個人在做這種事;而是他們所代表的社會體制。這些體制是由有錢有勢的人所創造的,而繼續支持這種體制的,也是有錢有勢的人。

個人站在這種體制的背後,可以不負責任的說:對這種壓迫大眾、嘉惠於有錢有勢者的體制,他們沒有任何個人責任。

讓我們再以美國的健康照顧為例。美國數以百萬計的窮人無法接受到預防性的醫療照顧。我們無法指著任何一位特定的醫生說:“這是你做的,這是你的錯。”在全球最富裕的國家,數以百萬計的人除了落在急診室和悲慘狀況之下以外,沒有機會看到醫生。

這種情況不能怪罪於任何單個的醫生,然則所有的醫生都因之受益。整個醫藥界——和一切與之相關的企業——都因為建制化的送醫系統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利益:歧視貧窮的工人階級和失業者。

這還只是使富人更富、窮人更窮的“制度”的一個例子而已。

關鍵是,有錢有勢的人支持這樣的社會結構,而且堅持的拒絕任何改變它們的真正努力。凡是要為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機會和尊嚴的任何政治或經濟步驟,他們一律反對。

大部分有錢有勢的人,如果就個人來看,當然都是很好的人,象任何人一樣有慈悲心與同情心。但一提到年收入的上限(即使高得荒誕,每年兩千五百萬美元),他們就會大肆咆哮,說是有違人權,破壞“美國生活方式”和“失去工作動機”等等。

但是,所有那些生活僅足以活口,衣服僅足以保暖,居住環境僅足以避風遮雨的人,他們的權利又在哪裡呢?全世界各處需要適當健康照顧的人,他們的權利又在哪裡呢?他們無權因得當的醫療照顧而免於病痛與死苦,而那有錢有勢的人卻揮一揮他們的小指尖就可得到!

你們星球上的資源——包括繼續被有系統剝削的赤貧大眾的勞動成果——是屬於全世界所有人的,而非僅屬於那有足夠的財勢以行剝削的人的。

而剝削的步驟是以下述方法進行:你們有錢的工商企業家到某個根本無工可做的國家或地區去,那裡的人民赤貧。有錢人設立工廠,提供窮人工作機會——有時每天十個、十二個或十四個小時——而工資卻低於標準,設若不說低於人性——而這工資,告訴你,不足以讓工人逃離老鼠橫行的村落,卻足以讓他們活下去,只比沒食物、沒住處好一點。

當有人說話,這些資本家就說:“嗨,他們比以前好,不是嗎?我們為他們改善了很多!他們不是有工作了嗎?我們給他們帶來了工作機會!冒著一切危險的是我們!”

然而,每個鐘頭給他們美元七毛五分錢的薪資,製造的鞋子卻可以賣一百二十五美元。這冒了什麼險呢?

這是冒險還是剝削,純粹的剝削?

這樣的一種腐臭不堪的製度,只有在一個以貪婪為動機的世界上,才可能存在。在這樣的世界中,最主要的考慮不是人性尊嚴,而是利潤。

有人說:“相對於他們的社會標準而言,這些農民的生活已經好得出奇了!”說這種話的人是一等一的偽君子。他們會把繩子丟給就要淹死的人,卻拒絕把他拉上岸來,還大言不慚的說:繩子究竟比石頭好。

這些有錢人不是要把眾人提升到真正尊嚴的地步,而只是讓那些沒錢人依賴他們,使他們更為有錢有勢。因為,真正有經濟能力的人會衝擊“體制”,而不只是屈從於體制。然而這體制的創造者最最不願看到的,就是對體制的衝擊!

所以,陰謀就繼續下去。而就大部分有錢有勢的人來說,這陰謀並非出以行動,而是出以默許。

所以,你們的路就這樣走下去。一個公司的經理為了打開某種飲料銷路而每年紅利得到七千萬美元,而七千萬人卻買不起這種飲料來喝——更沒有足以維持健康的食物來吃,可是對於這樣一種骯髒的社會經濟體制,你們卻一句話都不說。

對它的骯髒視而不見,稱之為世界自由市場經濟,對人人說你們多麼為之驕傲!

然則書上寫著說:

  如果你要完美,

  就去把你所有的賣掉,給予窮人,

 這樣,你的財富就在天國。

 但當那年輕人聽到這話,他就走開了,

  憂慮悲傷,

  因為他的財產眾多。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20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10/20

台灣高檔正妹兼職
line:zkx9 WeChat:yx107619
盡在鐘可馨茶坊
類型繁多 價格合理 現金交易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09/08

+性福賴:zkx9  WeChatyx107619 加入可馨 從此開心不用手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可靠的茶莊嘛

想要喝茶,卻害怕全套妹妹不健康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誠實的茶訊姐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符合自己的那杯

別煩惱,你的心聲可馨妹妹都聽到

加入鐘可馨外送茶莊絕對是你最正確的選擇^-

選擇我就是你性福旅程的開始

哥哥要寂寞無奈 就找鐘可馨外送茶~類型繁多~價格合理~現金交易

早已洪水氾濫的小穴穴等待著你的大肉褲

誘惑吸引鐘可馨茶店 本土純兼職正妹→全年無休

 

【服務地區】:臺南   臺北   臺中  南投  彰化  新竹  高雄

【服務內容】:洗++S   按摩//LG//無套BJ//3P//愛愛//奶泡

【性福時間】:1100-0300

【安全 方便 快速 免受騙 不轉帳 不匯款 不買點數卡 現金交易】

鐘可馨大放送 十大優惠等你來 純兼職妹妹每天報班都不一樣可馨沒辦法都po出來唷 

 

讓你釋放自我、挑戰性福、展現男人的雄風與魅力

時間有限、激情無限(愛愛*洗澡*按摩*哈拉*全套服務* 

性愛是最優美的動作 調情是最賣力的副業 想愛就愛 大聲說幹

優質好茶溫暖你砰跳慾望的心 滿足你的一切慾望與遐想!

外約地點:(台中/台北/高雄/彰化/南投/新竹/台南

不刷卡 不轉賬 不買點數 現金交易 不強制消費

想喝優質茶:【鐘可馨】是你獨家選擇喲!

 

 

 

 

親愛的各位大大們:

   鐘可馨外送茶+LINE:zkx9   WeChatyx107619

 各種輕熟女處女人妻教師正妹喔~

 都在鐘可馨外送茶莊等你捏!

  營業時間;

  1100-0300

  週一至周日我們在鐘可馨茶莊等你

   趕快加入鐘可馨外送茶來約會吧!

KING.
KING. 2019/09/01

唔好亂嚟呀!一陣俾人話係黑社會恐怖襲擊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