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與神對話 第三部——第二章生命的一切都是S·E·X

2017/03/14 19:39:46 網誌分類: 《與神對話》
14 Mar


2 生命的一切都是S·E·X

尼:過去跟未來有什麼關係?

神:當你們知道了過去,就能更知道未來可能是什麼樣子。你問我如何可以過更好一點的生活。如果你知道你是如何走到目前的地步,就會對你很有用。

我要跟你談談權力(power)與力量(strength)〔譯註:power指能力與權力、威力,中文有時譯成前者,有時譯成後者;strength則指“力量”與實力。 〕——以及兩者之間的差別。我要跟你聊聊你們所發明的撒旦這號人物,聊聊你們怎麼發明了他,又為什麼會發明他;也會談談你們為什麼決定你們的神是“他”,而不是“她”。

我要跟你說說我真正是誰,而非你們在神話中所說的我是誰。我要以這樣的方式形容我的本體(Beingness),以致讓你們願意用宇宙論——關於宇宙的真實論說,以及宇宙與我的關係——來取代你們的神話。我要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生命與生活,它如何運作,為什麼以它運作的方式運作。這章要講所有這些事。

當你們知道了這些,你們就可決定,什麼是你們人類所創造的事物中你們想要揚棄的。因為我們談話的這第三部分——這第三本書——主要就是在建立一個新的世界,創造一個新的實相。

我的孩子們,你們在自設的監獄中已經生活得太久了。現在已是放自己自由的時候。

你們監禁了你們的五種自然情緒,壓抑它們,把它們轉變為非常不自然的情緒,因而把不幸、死亡與破壞,帶到你們的世界。

在你們這個行星上,許多世紀以來的行為模式是:不可“縱容”情感。如果你們覺得悲傷,那就打發掉它;如果你們覺得憤怒,那就塞住它;如果你們覺得羨慕,那就以此為恥;如果你們覺得恐懼,那就克服;如果你們覺得愛,那就控制它、限制它,等它過去,或逃跑——竭盡所能不要表達,盡快、馬上、立時立地的把它剷除。

是放你們自己自由的時候了。

事實上,你們把你們的神聖本我囚禁了起來。現在是把你們的本我釋放出來的時候了。

尼:我開始振奮起來了。我們要怎麼開始?從哪裡開始?

神:在我們對如何走上這條路的扼要研究中,讓我們先回頭看看你們的社會重新結構它自己的那個時候。這是男人成為支配者的時候,他們決定不應當展現情感——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根本不應該有情感。

尼:你說:“當你們的社會重新結構它自己的時候”——請問是什麼意思?我們這裡在說的是什麼?

神:在你們歷史的早期,你們在這個星球上的社會是母系社會。後來發生了轉變,產生了父系社會。當你們做了這種轉變時,你們就告別了對情感的表達。你們對錶達情感加上了“脆弱”的標籤。就是在這個階段,男人也發明了魔鬼和雄性的神。

尼:男人發明了魔鬼?

神:沒錯。撒旦基本上是男性的發明物。到最後,社會上所有的一切都跟著跑。但背離情感,發明“惡魔”,卻全然是出自對母系社會的背叛,而在母系社會中,女人是以情感來統御一切。那時女人持有一切政府職位,所有的宗教權位,以及商業、科學、學術和醫療方面所有具影響力的職位。

尼:那男人有什麼權力呢?

神:沒有。男人必須為自己的存在找理由,因為除了使女人的卵受精外,只有去搬動沉重的東西。他們很像工蜂、工蟻。他們做粗重的體力工作,並確保孩子可以生養出來,而且受到保護。

過了千百年,男人才在社會的組織中為自己找到和創造出較大一點的位置。即使參加部族內部的事務,在社團的決定中有發言權和表決權,也是千百年之後才有的事。因為婦女不認為男人有能力懂得這些事務。

尼:好傢伙,很難想像有一個社會純粹基於性別差異,而不准整個一半的人有表決權的。

神:我倒很喜歡你對這件事的幽默感。真的。我要繼續講下去嗎?

尼:請說。

神:又過了許多世紀,他們才想要實際上去持有某些領袖職位,去有機會為此等職位表決。在他們的文化中,其他有影響力和權力的職位,也一概是沒他們份的。

尼:當男人最後終於取得了社會的權勢,超出原先的地位,不再只是嬰兒製造者和奴工後,卻不對女人報復,反而給予婦女一切人類所應得的尊重、權力和影響力,不以性別而有差異,實在是男人的雍容大度,可讚可嘆!

神:你這也很幽默。

尼:噢,抱歉。我說錯了星球了嗎?

神:讓我們言歸正傳。但在說“魔鬼”的發明之前,讓我們先說說權力。因為撒旦之所以被人發明出來,關鍵全在於此。

尼:你要說在目前的社會,男人握有所有的權力,是嗎?但讓我先跳到你前頭,告訴你我認為這是怎麼發生的。

你說在母係時代,男人很像工蜂在服侍女王蜂。你說他們做粗重的活,確保兒童可以生育和受到保護。但我想要說的是:“那又有什麼改變?他們現在還不是在做這個?”我可以打賭,許多男人都會說,實際上並沒有多大改變——除非是,男人為了維持他們那“沒人領情”的職位,而抽取了一些代價罷了。他們確實是權力更多了些。

神:其實,是大部分的權力。

尼:好吧,大部分的權力。但此處我看到的諷刺則是,兩性都覺得自己做的事沒人領情,而異性則得盡方便。男人惱恨女人想把權力奪回,因為男人認為他們既為社會做那麼多事,卻沒有權力,鐵定死得很慘。

女人則惱恨男人掌握了所有的權力,認為自己既然為社會做了那麼多事,卻仍舊無權,也鐵定死得很慘。

神:你分析得很正確。如果男人女人仍在自我的不幸中反复打轉,他們就都會死得很慘;唯一的希望是,男方或女方,或雙方都看出,人生的關鍵不在權力,在力量。唯一的希望是雙方都看出關鍵不在分別,而在合一。因為內在的力量是存在於合一中,卻消失在分別中。分別讓人感到虛弱、無力——因而去爭權奪利。

我告訴你們:治療你們的分裂,終止你們的分別幻相,你們將重得內在力量之源。在那裡,你們才能找到真正的權力。做一切的權力;是一切的權力;有一切的權力。因為創造的權力是由內在的力量產生,而內在的力量是由合一產生。

你跟你的神間的關係是如此;你跟你的人類同胞間的關係顯然也是如此。

如果不再認為你們是分離的,則由合一而產生的一切真正內在力量,就可任憑你們揮舞——不論是以整個社會而言,還是以全體中的個體而言,都是如此。

然而你要記得:

權力來自內在力量。內在力量並非來自赤裸裸的權力。而在這一點,大部分世人卻都顛倒了。

沒有內在力量,權力只是幻相;沒有合一,內在力量只是謊言。謊言對你們的物種是沒有好處的,卻已深深紮根在你們的集體意識裡。因為你們以為內在力量來自個體與分別,實情卻根本不是如此。跟神分離,跟人互相分離,就是你們失調與痛苦的肇因。然而,分離卻依舊偽裝成力量,而你們的政治、經濟,甚至宗教,卻仍舊在支撐這種謊言。

這種謊言造成一切戰爭和一切導致戰爭的階級鬥爭;導致種族對立,兩性對立,以及造成對立的一切權力鬥爭;導致個人的苦難,以及造成苦難的一切內部鬥爭。

然而,你們卻仍舊頑固的緊緊抓著這謊言,而不論你們看到它把你們帶向何方——即使把你們帶向毀滅。

現在,我要這樣告訴你們:去認識真相,真相會使你們自由。

沒有分別。互相之間沒有,與神之間沒有,與一切之間都沒有。

在這本書中,我將一再的述說這項真理,我將一再的做這樣的觀察。

你們的所作所為,要如你們跟任何東西都沒有分別,跟任何人都沒有分別,如此,則明天你們就可以治愈全世界。

這就是一切時代最大的秘密。這就是人類千年萬年所尋求的答案。這就是人類致力的解決之道,這就是人類所祈求的啟示。

所作所為,如你們跟任何東西都沒有分別,你們就能治愈世界。

要明了,那是與人協同去做的權力,而非制馭人的權力。

尼:謝謝你。我明了了。那麼,讓我們再回頭看:一開始是女性具有製馭男性的權力,而現在則是相反。是男性發明了魔鬼,以便奪取女性族長的權力?

神:沒錯。他們運用恐懼,因為恐懼是他們唯一具有的工具。

尼:那我又要說了,其實改變真的不多。男人到今天還是如此。有時候,連試都沒試著訴諸理性,男人就在運用恐懼了。尤其是大一點的男人,強一點的男人。 (或是大一點、強一點的國家。)有時候,那似乎實際上是紮根在男人心中;那似乎是深入到他們的細胞。強權就是公理。力量就是權力。

神:沒錯,自從母系社會被推翻後就是如此。

尼: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神:我們現在要談的人類簡史就是要講這個。

尼:那麼就請說吧。

神:在母系社會時代,男人為了獲得控制權,必須要做的,不是說服女人多給男人權力以便控製女人,而是要去說服其他男人。

畢竟,那時候生活過得平平順順,男人只是做做體力工作,讓自己有價值,然後有性;不然,他們其實也可能過得更壞。所以,要那些沒有權力的男人去說服另外沒有權力的男人去尋求權力,並不是容易的事。直到他們發現了恐懼。

恐懼是女人所沒有料到的。

這恐懼,最初是以懷疑為種,由男人中最不滿的撒種。男人中也總是有那些最“沒人要”的、肌肉最不發達的、最不討人喜歡的——也就是那些女人最不會去注意的。

尼:我敢打賭,就因為情況是這樣,所以他們的抱怨,就被認為是由於性挫折而來。

神:沒錯。不過,這些不滿的男人必須去運用他們唯一的工具。因此他們就從懷疑的種子中培育恐懼。如果女人錯了呢?他們這樣問。如果女人對世界的治理不是最好的呢?如果女人對世界的治理正好是把整個社會——整個人類——帶向毀滅又怎麼辦?

這是許多男人無法想像的。女人,不是女神的直系後裔嗎?不是女神的精確複製嗎?而女神不是善的嗎?

這樣的認識是如此有力,如此普及,以致男人除了去發明一個魔鬼——撒旦——以外,無以抗衡母系社會全民崇仰的偉大母親之無盡的善。

尼:那他們如何去說服其他人,讓大家相信有這麼一種“邪惡者”呢?

神:他們的社會所能了解是的“爛蘋果”理論。就連女人也從經驗中看到、知道有些孩子,不管她們如何用心教養,就是會“變壞”。尤其是男孩,就是無法管住;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

就這樣,一則神話被創造了出來。

那神話說:有一天,眾女神之女神,偉大母親,生了一個孩子,沒有變好。不管她怎麼做,那孩子就是無法變好。最後,他竟然還要爭奪她的寶座。

即使對充滿愛、充滿寬恕的母親,這也太過分了。於是,那男孩被永遠放逐——但是他還是會在聰明的偽裝下出現,有時甚至偽裝成偉大母親本身。

這則神話設下了基礎,讓男人發生疑問:“我們怎麼知道我們所崇拜的女神真的是女神?也可能是那壞孩子現在長大了,要來愚弄我們。”

由於這個設計,男人遂可以使別的男人也擔心起來,接著又惱怒女人不把他們的擔心當真,於是他們就背叛了。

你們現在所稱為的撒旦,就是這樣被創造出來的。創造一則“壞孩子”的神話並不難,甚至讓族裡的女人相信這樣一種造物的存在,也不難。要讓任何人相信這壞孩子是男孩,也無任何困難之處。男性不是較差的一性嗎?

這一個設計是為了造成一個神話上的問題:如果“壞孩子”是男性,如果“邪惡者”是雄性,則誰可以製服他呢?當然不可能是女性的神。因為,散播者很聰明的宣揚道:智慧、洞察、明晰、憐憫、計劃、思想,無疑是女性較優越。然則如果以赤裸裸的力量而言,則不是需要男性嗎?

原先在女神神話中,男人只不過是配偶——女人的伴,做著僕人的工作,並在歡慶他們女神的美好中滿足他們的渴望。

但現在卻需要做得更多的男人:除了可以保護女神,還能打敗敵人。這種改變並非成於一夕,而是經年累月。慢慢的,非常緩慢的,社會上的人開始認為男性伴侶在其精神神話中也是保護者了,因為現在女神需要受到保護,既然如此,則顯然一位保護者是必要的。

男人從保護者的身份跳到平等夥伴的身份就並非一大步了。於是,他現在與女神平起平坐。男神被創造出來,有一段時間,男神們與女神們共同君臨神話。

漸漸地,男神們又被賦予了更多的任務。對保護與力量的需求,漸漸凌駕了對智慧與愛的需求。在這樣的神話中,一種新的愛產生了:用蠻橫的武力來保護他人。但這是對所保護的對像有所覬覦的愛;對其所保護的女神有所嫉妒。於今不僅是去滿足他們對女性的慾望,並且為此慾望而戰、而死了。

於是這樣的神話開始出現:有巨大能力的男神們,為了女神們不可言說的美而爭執與打鬥了。於是產生了嫉妒的男神。

尼:精采。

神:等等。快說完了,還有一點點。

男神們的嫉妒不久就不僅為女神們而發,而擴及一切造物。這些嫉妒的男神要求道:我們最好是愛他,而不要愛任何別的男神——不然的話,有你好看!

由於男性是最有威力的物種,而男神們又是男性中最有威力的男性,所以,在這新的神話中,幾乎沒有什麼可以爭辯的空間了。

那些爭辯而失敗的故事開始產生。憤怒的神誕生了。

不久,關於神的整個觀念都被顛覆了。神不再是一切愛之源,而變成了一切恐懼之源。

原先愛的模式被取代了:原先主要是女性的愛——母親對孩子無盡寬容,甚至是女人對她那不怎麼樣的、但還算有用的男人的寬容——現在被予取予求的、不寬容的男神的嫉妒與憤怒之愛所取代了;這男神是不允許干擾的,不允許不唯命是從的,不會不在乎任何冒犯的。

體驗著無限制的愛、溫柔的臣服於自然法則的女神那怡然的微笑,於今被不那麼怡然的男神那嚴厲的表情取代了;這男神宣稱有能力凌駕自然法則,對愛則強加限制。

這就是你們今日崇拜的男神,這就是你們今天走到的地步。

尼:真是驚人。又有趣,又驚人。但你告訴我這些,又是為了什麼?

神:你們必須知道這一切都是你們製造出來的。 “強權即公理”或“權力就是力量”這類觀念,都是從你們男人創造出來的神話中產生的。

憤怒的和嫉妒的神,都只是想像的產物。然而,由於你們想像得太久了,它變成了真的。到今天,你們還是有些人認為它是真的。但它跟最終的實相沒有關係,跟世間真正進行的事也沒有關係。

尼:那麼是什麼?

神:真正在進行的是,你的靈魂渴望著去經歷它所能想像的最高體驗。它來到這裡就是為此目的——在它的經驗中去認識、去實現(to realize)它自己(也就是使它自己成為真正的自己)。

接著,它發現了肉體的歡樂——不僅是性的,而是一切形式的歡樂——在它耽溺於這些歡樂之際,漸漸忘卻了精神的歡樂。

然而這些也是歡樂——比肉體所能給予的要大得多。但靈魂卻忘了這一點。

尼:好吧。現在我們要告別歷史了,要再重回到原先所談到的問題。我們能把那問題再說說嗎?

神:其實,我們並沒有告別歷史。我們是在把樣樣東西合併起來。這其實再明白不過了。你靈魂的目的——它進入肉體的原因——是要去做、去表達你真正是誰。靈魂渴望這樣;渴望認識它自己,體驗它自己。

這種認識的渴望,是生命想要成其為本身。這是神,選擇要去表達其自身。你們歷史上的神,卻不是那真正是神的神。這是重點。你的靈魂是我藉以表達和體驗我自己的工具。

尼:這不是很限制你的體驗嗎?

神:也會,除非它不會。這要看你怎麼做。你選擇什麼層次,你就以什麼層次表達和體驗我。

有些人選擇非常恢宏的表達方式,這沒有比耶穌基督更高的了——雖然還有其他的人也達到同樣高的層次。

尼:基督不是至高的榜樣?他不是神化做的人嗎?

神:基督是至高的榜樣。但他不是到達這最高狀態的唯一榜樣。基督是神化做的人。但他不是神唯一化做的人。

每一個人都是“神化做的人”。你是我,以你現在的形象表達。然而你不必擔心會限制了我;不必擔心你們自己是如何有限。因為我是不被限制的,永遠不會。你以為你是我所選擇的唯一形象嗎?你以為你們是我所賦予我之本質的唯一物種嗎?

我告訴你,我在每朵花中,在每片彩虹中,在每顆星辰中,在繞著每顆星辰旋轉的每顆行星,以及其上其內的一切事物中。

我是風聲,是你們太陽的溫暖,是每片雪花令人難以置信的獨特與完美。

我是老鷹飛翔的威儀,我是糜鹿在草原的純淨,我是獅子的威猛,我是長者的智慧。

我也不局限於僅只是你們星球上展現的萬象。你們並不知道我是誰,只是自以為知道而已。但不要以為我只局限於你們,或以為我的神聖本質——即至為神聖的精神(靈)——只賦予了你們。如果這樣,就是傲慢的想法,而且是不正確的。

我的本體(Beingness)在一切之中。一切。一切都是我的表現。一切即我的本性。沒有任何事物不是我;凡不是我的,就不可能存在。

有福的造物們,我創造你們是為了讓我體驗自己身為我自己經驗的創造者。

尼:我想有些人會看不懂。請講得更詳細些,讓我們懂。

神:神有一個層面——就是我身為創造者的這個層面——是只有那非常特別的造物才可以創造的。

我不是你們神話中的男神,也不是女神。我是創造者——就是那行創造的。然而,我選擇在我自己的體驗中認識我自己。

正如我藉由雪花認識我的設計之完美,藉由玫瑰認識令人敬畏的美,我同樣藉由你們而認識我的創造力。

我給了你們有意識的創造你們經驗的能力,而此能力是我所具有的。

藉由你們,我可以認識我的每一層面。雪花的完美、玫瑰的令人敬畏之美、獅子的威猛、老鷹的威儀,通通具備在你們身上。我把這一切都賦予了你們,並且還多了一項:即去覺察這一切的意識。

因此你們有自我意識。這是給予你們的最大禮物,因為你們可藉此覺察到自己是自己——而這正是我之所以為我。

我是我自己,覺察到我自己是我自己。

這就是這句話的意思:我是那我是的。

你們是我那覺察的部分,被體驗到的覺察。

而你們正在體驗的(和我藉由你們正在體驗的)是我,並且創造了我。

我正在持續創造我自己。

尼:這是否意謂神不是恆常不變的?這是否意謂你不知道下一刻你會是什麼樣子?

神:我怎麼能夠知道?你還沒有做決定呀!

尼:讓我搞清楚。是我在決定這一切嗎?

神:沒錯。你就是在選擇是我的我。

你是我,在選擇我之為我——並在選擇我將要是的樣子。

你們所有的人、集體的,都在創造這個。你們各自以自己為基礎在這樣做,並且體驗;你們也以共同創造集體生活的方式集體的在這樣做。

我是你們全體的集合經驗!

尼:你是真的不知道你的下一刻將是什麼樣子?

神:剛才我是逗著玩的說。我當然知道。你們一切的決定我都已知道,因此我知道我現在是誰,一向是誰,也知道我將永遠是誰。

尼:你怎麼可能知道我下一刻要選擇的是什麼,做什麼,和有什麼呢?更不用說所有的人類將要選擇什麼了?

神:簡單。你們已經做了選擇。一切你們將是、將做或將有的,都已做了。你們此刻正在做!

你明白嗎?並沒有“時間”這個東西。

尼:這一點,我們以前也討論過。

神:值得現在回顧一下。

尼:好。請告訴我這是怎麼運作的。

神:過去、現在與未來,是你們構築的概念,是你們所發明的實相,以便去創造一個結構,在其中擺放你們的經驗。如果不是如此,你們(我們)所有的經驗都將會重疊。

實際上它們是重疊的——也就是說,在同“時”發生——只是你們不知道。你們把自己放在一個知覺的殼中,阻斷了整體實相。

這一點,我在第二部中做過詳細解釋。回頭去看看那段資料是有益的,能使你們可以理清這裡所講的內容。

這裡我要講的是,一切事物都同時發生。一切。所以,沒錯,我知道我“將是”“現在是”和“過去是”什麼。我一向(always)知道。也就是說,樣樣(all ways)知道。

所以,你可以明白,你們無由使我吃驚。

你們的故事——整個世間的戲碼——之所以被創造,是為了讓你們在你們自己的經驗中知道你們是誰。這也是為了讓你們忘記你們是誰,以便讓你們可以再度記得你們是誰,並創造之。

尼:因為如果我已經經驗到我是誰,我就不能創造我是誰。如果我已經有六尺高,我就不能創造我為六尺高。我必須比六尺矮一些——或至少自以為矮一些。

神:正是。你了解得很正確。由於靈魂(神)的最大慾望,就是體驗它自身為創造者,又由於一切都已被創造,因而除了找一條路忘掉一切我們的創造外,我們別無選擇。

尼:我倒是很吃驚我們竟找到了一條路。試圖“忘記”我們全都是“一”,試圖忘記我們這“一”乃是神,必然會像試圖忘記屋子裡有粉紅大象〔譯註:粉紅大象(pink elephant),指狂飲或吸毒後呈現的幻覺或幻象。 〕一樣。我們怎麼會那麼入迷?

神:嗯,你觸到了一切肉體生活的秘密原因了。讓你們那麼入迷的是在肉體中的生活——而且也理當如此,因為畢竟那太精采了!

我們這裡用來幫助我們遺忘的,是你們某些人所稱為的快樂原則。

最高層次的,是於此時此地的經驗中,使你們創造你們真正是誰的那種快樂,並在下一個最華美的層次中再創造、再創造,又再創造你們是誰。這就是神的最高樂趣。

層次較低的快樂,是使你們忘記你們真正是誰的那種快樂。不要責備這較低的快樂,因為如果沒有它,你們就不能去體驗較高的。

尼:這幾乎好像是說,一開始肉體的快樂使我們忘記了我們是誰,然後卻又變成那通道,藉由它,我們記得了我們是誰!

神:沒錯。你說得對。以肉體的快樂為通道,記起你是誰;這是把一切生命的基本能量透過身體而提升。

這就是有時你們稱為“性能量”的能量。它是沿著你們生命中的內在管道而提升的,直到你們稱為第三眼的區域。這區域在前額略後方,兩眼之間微微上面的部分。當你們提升這能量時,它會流遍全身。它就像內在的高潮。

尼: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做?

神:靠“想”的。我說的是真話。你們就順著你們稱為“脈輪”的內在通道往上“想”。生命的能量一旦經常上升,你就會對這經驗產生嗜好,正如你會對性有飢渴。

能量提升的經驗非常美妙。不久,它就會變成你們最渴望的經驗。然而你們永遠不會完全失去你們對能量下降的渴望,也就是對基本熱情的渴望;而且也不應這樣意圖。因為在你們的經驗中,如果沒有低的,就不能有高的;這一點,我已跟你們說過許多次了。一旦你到達高處,你就必須返回低處,以便再度體驗移向高處的樂趣。

這就是一切生命的神聖韻律。你們不僅把能量在自身內轉動,也在神的體內轉動更大的能量。

你們生而為較低的形式,卻向較高的意識狀態演進。你們其實是在神的體內提升能量。你們就是那能量。當你們到達最高狀態,充分的體驗了之後,你們就可決定下一步選擇何種經驗,在相對界域中選擇何處去經歷這經驗。

你也可能希望再度體驗你自己成為你的自己——畢竟這是了不起的經驗——如此,你可以在宇宙之輪(the Cosmic Wheel)上重新再來一次。

尼:這跟“業輪”(karmic wheel)〔譯註:使人轉入六道輪迴之輪。 〕不一樣嗎?

神:不同。沒有“業輪”這種東西。它不是你們所想像的那個樣子。你們有許多人想像不是在踩輪子,而是踩踏車〔譯註:treadmill,古時罰囚犯踩踏的。 〕。在其中,你償還往日的債務,又努力不要造成新的。這就是你們有些人所稱的“業輪”。這跟你們不少的西方神學家的想法沒有多大不同,因為在這兩種模式中,你們都被看作沒價值的罪人,想尋求純潔,以便轉往下一個精神層次。

但我這裡所說的經驗,我稱它為宇宙之輪;因為沒有價值、還債、懲罰和“淨化”這類的事。宇宙之輪純粹是對終極實相的描述,這實相,或許你們可稱為宇宙真相。

這是生之循環;有時我稱它為“歷程”(The Process)。這是萬物無始無終之本質的寫照;它是持續向一切去、自一切來的通路,在這通路上,靈魂欣欣歡歡的行遍永恆。

這就是一切生命的神聖韻律,以此你們推動神的能量。

尼:嘩!我還從沒聽過這麼清楚的解釋呢!我從不曾以為我可以把這些懂得這麼明白!

神:嗯,沒錯。清楚,是你在這裡所要體驗的。這是我們這對話的目的。我很高興你達到了這一點。

尼:但你說事實上在宇宙之輪並沒有“高”與“低”。怎麼可能?它是輪子,不是梯子。

神:說得好。真是一個精彩的比喻,精彩的領會。因此,不要責備人的生命中你們所謂低的、下等的、動物的本能,而應祝福它們,尊崇它們,因為透過它們,藉著它們,你們找到了回家的路。

尼:這會讓許多人放下他們關於性的罪惡感。

神:這就是為什麼我說,要跟性、要跟生命的一切玩耍,玩耍,玩耍!

把你們所謂的神聖與所謂的褻瀆混而為一吧!因為除非你們把聖壇視為愛的最終場所,除非你們把臥室視為崇拜的最終場所,否則你們就什麼都看不見。

你們以為“性”跟神是分開的?我告訴你們:我天天晚上都在每一個臥室裡!

所以,去吧!把你們所謂世俗的與所謂深沉的混而為一 ——以便你們得以看清沒有分別,並體驗一切是一。然後,當你們繼續演化,你們將不是以“放棄性”來看自己,而只是在更高層次享受它。因為生命的一切都是S·E·X·——Synergis-tic Energy Exchange(能量協同交換)。

關於性的這層意義如果你能了解,則關於一切事物的這層意義你就也能了解。即使是生命的結束——你們所稱為的“死”——也是一樣。在你死的那一刻,你看到的將不會是失去生命,而是在更高一個層次上去享受生命。

到最後,當你終於看出在神的世界中沒有分別——也就是說,無物不是神­——你就終於可以把人所發明的這你們稱之為撒旦的東西丟開。

如果說撒旦存在,那就是每當你以為你跟我是分別的那個意念。但你不可能跟我分開,因為我即一切萬有。

人發明魔鬼,是為了威脅人,讓他們去做想教他們去做的事,並說如果他們不做,就與神分開。最終的恐嚇手段就是投入地獄的永恆之火。然而,現在你們已不需懼怕了,因為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把你與我分開。

你跟我是一體。既然我是我所是,也即一切,則我們除了是一體之外,別無其他可能。

所以,我為什麼要譴責我自己呢?我又怎麼會這麼做呢?既然我即是一切,別無其他,那我如何自己與自己分開呢?

我的目的是在演化,不是在譴責;是在成長,不是在死亡;是在經歷,不是在不能經歷。我的目的是“是”(to be),而不是不再“是”。

我無法把我自己和你分開——或和任何事物分開。無知於此,就是“地獄”;知於此,並完全領會,就是“拯救”。你現在已經得救。你再不需要對“死後”會發生什麼事擔憂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小薇外送茶
小薇外送茶 2019/11/18

賴fb852蘿莉控最愛18歲粉嫩幼齒學生妹+艷麗尤物爆乳E奶瀨fb852高中生18歲零經驗粉嫩幼齒蘿莉甜美爆乳F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