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禪不是修出來的 (2)

2017/04/07 15:54:59 網誌分類: 禪修靜坐
07 Apr


1、佛陀的證悟

行者:老師,請您介紹一下,當年釋迦牟尼佛從出家到證悟的整個過程,他證悟了什麼?他要表達的精髓又是什麼?

愚仁:歷代大德們都是好意,為了美化佛陀或者是尊重釋迦佛,給他安上了一些很輝煌的事蹟,其實當時不是這麼回事。

行者:那釋迦牟尼佛原來的形象應該是怎樣的一個形象?

愚仁:咱不說是查歷史,用咱這個識性想一想就想出來了,當時的釋迦牟尼佛還是個王子,他接替他爹的位子是個必然,他必須得接受他爹的位置,但在接受之前,他發現他的臣民在煎熬、在受苦。

行者:也就是說,從生老病死等這些方面,他在進行深刻的反省。

愚仁:是,也就是說在這種苦中度過一生,說實話他心裏有點說不出來的那種感覺。好像他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如果他當了皇上,他管了國家的時候,他的臣民再這樣苦法,他就認為自己是一個不合格的國王或者是不合格的領導人了。一開始,他不是想的生老病死,他想的是找一條能夠讓老百姓擺脫痛苦的路。他想打下這樣的基礎,找著這樣的路。他當了家的時候,他好按照這個路去教化他的臣民,他在尋找一個解脫路,這才出家。所謂的出家,那是出走,他是到各地調查民情,因為宮裏就他自己,可能和現在的獨生子女一樣,挺嬌氣,不敢叫他出門,所以他才自己偷偷跑出去。

行者:是因為父王不放心,不讓他出去,他才只好偷跑出來?

愚仁:只有偷跑出來,當他是老百姓的時候,他才能知道老百姓苦在哪里,他才能找到解脫路。

行者:釋迦牟尼佛從宮廷出來之後,首先是拜訪了各種修學法門的大師,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沒有得道?

愚仁:是。六個外道他都學了,而且學得很到家,比那些六道師都強。但是他的痛苦仍然沒解除,他的煩惱仍然存在,他發現這是不究竟的東西。所以到最後,他在苦修林裏採取了一個苦修的方法,想找到這個解脫路。他是用的減食法,第一餐飯吃三千粒,減到6年之後成了一天一粒米啦。出來這幾年他一直沒找著解脫路,到了苦修林過了6年坐下來的時候,他才發現,壓根就沒有解脫的路可走。所以他認為,壓根就沒有個道可成,沒法可修,什麼都沒有。他提出這個見解來,跟他一起來修行的那五比丘就反對,他們經過了一場爭論,爭論之後那五比丘繼續修人家的,他們不是採取饑餓法,人家採取的是其他形式。人家離開他了,因為他認為沒法,沒有什麼法可學,也沒什麼道可修。

他這才放棄修行這條路。他是真真正正地想放棄修行這條路,這才離開那個苦修林。和那五比丘爭論了一番,都走了,他也就走唄。在這個時候,書上說的那個牧羊女給了他羊奶,救救急,坐那兒6年了想起來走走,肚子沒食,餓昏了,低血糖,一頭摔倒那,沒人管他就起不來了,幸虧這個放羊的給他點羊奶,人家放羊的也沒吃的啊,就擼點羊奶給他喝,恢復了體力才離開這個苦修林。

離開了這個苦修林,他想越過這座山走出去,可他體力有限,走到現在的所謂的菩提樹下,實在走不動了,就在那兒停下來了,想等人來給他送點飯。那時候人也少,像這樣的地方十天八天也不一定來個人,他就在那兒等著。這時候也巧,來了個打柴的,在印度那個時代,見了出家人就得佈施,不管什麼東西。

行者:打的是吉祥草嗎?

愚仁:嗯,後來叫它個吉祥草,實際上就是軟草。人家把軟草倒在他跟前,抽出繩子來走了。他餓了,發現有人來了,他想說“我餓了,給我點吃的”,還沒來得及說出來,人家解開繩子走了。人家走了,眼看著一頓飯走了,如果和人家說清楚了,人家沒飯的話可以回家給他拿點飯去,也餓不死他。但是沒來得及說,人家走遠了,他又喊不出聲音來,自己沒力氣,說不出話來,瞪著眼看著人家走了,他只好把那些草鋪了鋪坐下。

行者:開始打坐?

愚仁:這個地方要是說開始打坐還是有點虛,其實就是坐那兒了。他並不是“我要修行,我要盤腿,我要打坐”。

行者:噢,不是那麼回事?

愚仁:嗯,不是那麼回事。他已經放下了,他沒什麼打坐了,如果當時真的是在那兒打坐,那也是一種習慣,也不是坐那兒修行。

行者:書上說“若不證悟,不起此座”,有這個說法嗎?

愚仁:當時釋迦佛命都快保不住了,怎麼會發誓要證悟呢?這是後來人為了美化他,把他當時的心理狀態改變了一下。這一改變把一大部分學佛人的方向改變了:只要是學佛的人就要發大願。抱著這個成佛的欲望,由於這個欲望在先,真正契入空性,就成為一件不可能的事。

行者:那學佛不應該發大願是嗎?

愚仁:發願是自己給自己一個信念,如果把這個信念變成一個欲望,或者變成指定方向,就會成為修行中的阻力。我們這些學佛者哪一個不是把這種大願當成欲望?張口就是明心見性、即身成就、往生極樂,這不是大欲望嗎?

行者:有道理,書上和傳說中還說,他喝了羊奶,然後到什麼河裏洗了個澡,然後坐到吉祥草上。

愚仁:應該說是過了河就算了,他沒力量洗澡。

行者:他過了河,走到河的對面去了。

愚仁:是的。他放棄修行了,起碼是法放下了。

行者:法執放下了。

愚仁:是的,他在那兒坐著,連續一兩天沒動,他想等一口吃的,想有個人再給他送點吃的,“唉,有口吃的就可以啦。”沒有其他的要求,都放下了。他很自然地就想到,再有一天吃不上東西,就被餓死了,他不可能想不到他要被餓死了,這時候餓得他也挺難受的,這樣的苦,這樣的挨餓,在這個荒草野地裏,來人的可能性也不大,最後坐這兩三天之後,他連自己的生命也放下了,死了就死了吧,不要再掙扎了。當一個人放棄自己生命的時候,自自然然地閉上眼躺在那裏,唉,死了死了吧,這是很自然地現象。當他自自然然地閉上眼,死了就死了吧,不再戀自己的身體的時候,他就處於一種大定狀態。

行者:也就是說萬緣放下。

愚仁:對,萬緣放下了,什麼也沒有了,他這一放下之後呢,大腦停止思維,沒有思維活動了。

行者:也就是說沒有任何欲望和追求了,徹底沒了。

愚仁:是,徹底沒了,徹底放下了。思想上就沒有任何思維了,當沒有任何思維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這時候思維功能發生轉變,由邏輯思維改變為圖像思維,他進入了幻化期。咱現在一些老人,臨死之前,和一些過世的人說話、嘮嗑,好像自言自語說“大爺來了”,其實他大爺死了好幾年了,他大爺來和他說了個什麼事,他二大娘和他說的什麼事,其實那都是死了的,他把這樣的邏輯思維變成了圖像思維,以圖像的形式展現出來。作為一個人來說,根本的地方就是食欲和淫欲。食欲已經是沒法滿足了,沒人給他送飯,他知道不行了,但是他的淫欲心還沒有去掉,所以他的淫欲心化現出來幾個魔女,就是書上說的那個魔女來擾亂他。

行者:噢,是這麼回事,書上說是為了破壞釋迦佛證道,魔王派來的魔女來擾亂他?

愚仁:這個時候他本質的東西出來了,來了幾個女的,什麼都沒穿來調戲他。這個拽拽耳朵,那個擰擰鼻子,連跳帶蹦的,這個時候他還沒忘了他是個修法的人呢,他說給人家:良家婦女不能這樣,回家好好地過日子去,要修善不要修惡。在幻化裏還沒有忘記教育別人,這也體現了人教育別人是一種天性,都想著教育別人,不想著教育自己,在這裏,在他身上也體現出來了。

行者:沒打動他的心?

愚仁:沒打動他的心,這樣的幻化他不再管它了,幻化突然間消失了。消失了之後他還不適應,哎?跑了,哪去了?當時他從這種境界中再回來不再管它的時候,自己保自己命的念仍然還有,他的幻化並沒結束,他內心深處還是“想活著”的想法並沒去掉,所以來了個魔王要他的命,要殺他,要砍他,“你還修道人呢,我叫你修!”一刀就劈過來了,這樣的幻化過程就是在內心深處自己還想活過來的這麼一個念,才有這樣的幻化,他在潛在意識裏,真正的意識裏他已經放棄生命了,別人殺他他就不害怕了,但是他骨子裏還是想活下來。所以說,他雖然沒害怕,但他仍然幻化出危害他生命的鏡頭來。這個鏡頭一來,後來被稱為魔王的,一刀劈肩過來了,當時一念“完了”,這個念剛出來,刀已經過去了,第二個念頭就是“沒事”,剛想著這個沒事,第二刀接著橫著過來了,照著自己的脖梗。

行者:又來了一刀。

愚仁:又來了一刀。這個和沒過去一樣,他沒有感覺到,這一沒感覺到接著生出來第三個念“他殺不了我”,這個念剛產生之後,第三刀接著過來了,斜肩又來一刀,這一刀過去之後,“他殺不了我”這個話才說出來,“你殺不了我”第二刀他就應該說出來,他反應慢了,所以人家第三刀殺完了,他才說出這個話來,魔王看看他那個刀真殺不了他,氣得他跺跺腳一歪身子沒了,這時候他才知道“這是我做的夢嗎?”他意識到他的幻化。

行者:噢,這時才回到現實,剛才的一幕一幕都是在幻化當中出現的。

愚仁:嗯,當時他恐怕還不知道這叫幻化,他已經回到現實了,他琢磨琢磨,是真來人了還是假來人了,是真有人殺還是假有人殺他,他搞不清楚真假。

行者:和實際的境界他已經分不清了。

愚仁:嗯,分不清。身體弱到一定程度了,這個情況下,他清醒不了多長時間,他還是處於一個昏迷狀態,很快他就進入了夢境、幻化狀態裏。這個時候魔鬼不來找他了,那些男女也過去了,對自己生命的執著也沒有了,那是真正放下了,來殺就殺吧,他內心深處的東西也放下了。

行者:對法執、生命,包括淫欲也放下了。

愚仁:對,這些都沒有了,生命沒有結束,幻化沒有停止,他繼續幻化,這時候幻化出來的都不是這些內容了,幻化出來的是自然界,幻化出來滿天星辰,這就是書上說的夜睹明星。

行者:夜睹明星是怎麼回事?

愚仁:他就是在那裏坐著,處於幻化狀態,這個時候他沒我了,徹底放下了就沒我了。有我的時候有我的思維,沒我的時候沒我的思維。沒我的時候就不會向外發射腦電波,沒有腦電波的發射,他就是全然的接收。

行者:能夠接收什麼?

愚仁:全面接收周圍的一切資訊。

行者:也就是說全面接收宇宙的資訊?

愚仁:是的。他接收宇宙的資訊了,他首先看到的是滿天星星。當他看到滿天星星、萬里無雲、星辰很亮的情況下,他讚歎:今天天氣真好啊,星那麼大、那麼亮。當讚歎的時候,他不由自主地抬起頭來看,往上看的時候,突然發現整棵樹蓋得嚴嚴的,一顆星都看不到。當他看不到星的時候,他突然間從那個幻化裏回到現實中來了。這時候他才生疑:剛才我沒睡覺,我沒睡著,我怎麼看到滿天星?這棵樹蓋得很嚴實,一顆星都看不到,“剛才我怎麼看得那麼清楚?”他自己就生疑。因為他已經肚子裏沒食物了,儘管這樣思維,也不會思維多久。他慢慢慢慢又進入那種冥冥定定的、沒有思維的狀態。

行者:念頭動了之後又恢復到平靜了。

愚仁:又恢復到平靜了。恢復到平靜之後,他又第二次看見的滿天星星。當他又看到滿天星星的時候,在他的思維裏,就產生了一個念頭:我又看見星星了,我又看見滿天星辰了。這個念一生起,他沒從這個境界裏出來,他可以在這個境界裏繼續思維:“我怎麼看見的?剛才我看見了,現在我又看見了。我怎麼看見的?”當他問自己怎麼看見滿天星星的時候,他發現他自己在高空,而不是在地上坐著。他發現自己在高空的時候,他就不由自主地想找他的肉體。他低頭向下看,他還看見那棵樹了,樹底下,他自己在那個草窩裏蜷著,還在那兒睡著覺呢。

他看著他自己在那兒蜷著,他看見那棵樹,他在樹底下,他又感覺他在虛空飄著,看著滿天星。這個時候他又在這個境界裏起了個念:我怎麼在虛空?樹底下那個我,和這個在虛空的我,是不是一個我?虛空中的這個我是什麼樣?他想看看自己什麼樣。當他回過神來想看看自己什麼樣的時候,自己感覺自己在膨脹,很迅速地在膨脹。他就感覺這個膨脹、這個過程中還沒來得及怎麼著呢,他這個向外膨脹,膨脹到一定大的時候他突然間膨脹出去了,就像原子彈爆炸一樣就出去了。

行者:不斷地往外擴展擴展,就打開了?

愚仁:對,打開了,打開了之後他又感覺一下自己,不是滿天星辰了。滿天星辰沒變,但是滿天星辰都成了他身上的裝飾物。

行者:所謂的盡虛空遍法界?

愚仁:是的。這時候他想要找自己的模樣,根本找不到,沒有眼界,也沒有意識界。這時候他就出來了,他想找自己身體的邊,怎麼也找不到個邊。

行者:無邊無際?

愚仁:無邊無際,上哪兒找他也找不到身體。可他卻又實實在在地感覺到自己身體的存在。不知道自己什麼樣,無形無相。

行者:無形無相,但是他有意識?

愚仁:對,有意識但沒有意識界。一直向外走,意識到什麼地方都可以。這個時候他用他的意識找他的身體,他的意識不管意識得再遠,也沒這個界限。用眼看,看看自己,看出去了很遠,他不管看到哪個地方都是他自己身內,他沒看到他的身外。所以他那種身,所謂的他看到的身,他叫心,心外無法。沒有眼界沒有意識界就在這裏已經證到了。他圓融一切,他感知虛空,虛空是他;感知宇宙,宇宙是他;感知自然界,自然界是他。一切皆是他。所以這個時候,他突然間意識到“我現在已經證道”。苦苦追求了多少年的道,他現在已經證實了。他突然間心生歡喜:啊,這就是道,這就是法身。他這一確定下來他已經證道,他心生歡喜的時候,突然間他又回到現實中來了。

行者:這樣說,釋迦牟尼佛證悟的過程當中,他是把所有的這些執著、妄想,包括對生命的執著和眷戀,全部放下了。

愚仁:全部放下之後才證道的,這是一個實際過程,也是現在修行人證道的必然過程。有一點放不下,你就證不了道。

行者:有一點放不下就證不了道?

愚仁:是的。你都得放下,這符合現實。符合現在那些證道的人的過程。如果你還有個法可修,還有個極樂世界可去的話,證不了道。

行者:那就是說還沒到終點?到終點之後是沒有地方可去了?

愚仁:是的。

行者:也就是所謂的在自性、涅槃的境界?

愚仁:是,就是這個境界,嚴格來講,再深一步才是這個境界。虛空是我,我是虛空,再深一步呢,他不再管什麼虛空不虛空的時候呢,會是什麼樣?再進一步的話,那就空空蕩蕩什麼也沒了,那就是楞嚴經五十陰魔最後說的那個“湛然”。

行者:嗯,湛然常寂?

愚仁:對,就是湛然,湛然常寂,那就是一個無餘依涅槃。

行者:無餘依涅槃?也就是所謂常寂光淨土?就是這麼一個境界?

愚仁:就是這個境界,這叫一真法界。一真法界再過去,才是那個東西,也沒虛空了,也沒什麼星辰了,什麼都沒有了。

行者:那佛佛道同,諸佛是一體。那麼所有證得的都是證的一回事,那佛和佛之間能分開嗎?

愚仁:你想獨立出來,你是個獨立體,本來是一個整體,這個整體就是我,相互之間誰都不干擾誰,但是它是一個整體。

行者:是一個整體?

愚仁:是一個整體。就像你身上的一個細胞一樣。這個細胞,當不獨立出來的時候,這個細胞認為它就是個人。當它想獨立出來的時候,它就是那個細胞。只要你身上的細胞它想獨立出來,那麼它雖然是沒離開你的身體,但是它感覺它自己是獨立體。當它自己不是個獨立體的時候,當它把自己忘掉的時候,它的感覺是個整體。修行也是這樣。也就是你是宇宙的一份子,當你認為你是你的時候,你僅僅是你。當你不認為你是你,你不認為你是個什麼的時候,什麼你都不是的時候,你是這個整體。當感覺你是這個整體的時候,那就叫一真法界。當越過這個一真法界,連這個一真法界都沒有、這個整體都沒有,你是什麼?什麼都沒有,那就是根本。

行者:老師,你描述的釋迦牟尼佛從出家到證道,尤其是坐在菩提樹下證道、證悟的這個過程非常詳細,從經典上我沒有看到這個說法。你是怎麼瞭解這麼詳細的?

愚仁:一個是現實情況是這樣,再一個釋迦牟尼佛在都放下的時候有個幻化。那麼現在的修行人如果真達到都放下的時候,都能夠證實這個過程。當你都放下的時候,你會沿著他這個路幻化下來。也就是說當時的釋迦牟尼佛不是釋迦牟尼佛,而是你,你自己就是。那個感覺,你就是釋迦佛,你演化一遍,你就知道他的過程了。但是有一條:這是幻化,不要把它理解成“我是佛再來”。有很多人到了這樣的幻化時不徹底,就認為自己是佛再來,那真是有點胡扯,千萬不要那樣想。

行者:那如何能夠做到放下?

愚仁:既然放下就能夠證道,如果不放下,不去放下,能不能證道?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是發現了這個事,並不是說是他發明了,只能說他發現。之所以我說了個發現,就是因為他能發現,我們也能發現,這是個規律。

怎麼能發現?按照釋迦牟尼佛那個過程就是把一切都放下了,就可以發現,發現了什麼呢?發現了什麼都沒有,那麼這個什麼都沒有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能不能體現出來?這個世界是二元世界,有反就有正,有上就有下,有大就有小,一張紙兩個面,一反一正。把“一張紙兩個面一反一正”這樣的道理拿到自性上來呢,有個“想”,有個“無想”,有個“念”,有個“無念”,一反一正是個運行規律的話,帶著“有”證不到“沒有”,放下“有”就是個“沒有”,那就能證道。

我們日常生活中,我們生活在“有”裏,不知道“沒有”的存在,根據這個道理,我們推理也應該推理出一個“沒有”的存在來。既然能推出那個“沒有”的存在來,那就是一個“明心”,那就是一個方向。你照“沒有”這個方向走就是了,“找”到那個“沒有”。像我們說話,一句話有幾個音符,這幾個音符連接起來就是一句話。那麼所謂的幾個音符就是:第一個音符必須斷開,第二個音符才能說出來。第二個音符必須斷開,第三個音符才能說出來。就這樣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往外表達,那麼音符與音符之間肯定有個沒有音符的地方,那就是“無聲”。把音符叫做“有聲”的話,那麼“有聲”“無聲”、“有聲”“無聲”的相互交替就是語言。相同的道理放到思想上呢?“有念”“無念”、“有想”“無想”的相互交替就形成思維,沒有這個“無念”你無法思維,沒有思維就沒有這個文明社會,所以說那個“無念”它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東西。

因為我們長期處在這個“有”裏,認為有念、有行為、有想法才是自己,不認為那個“無念”是自己,所以才迷了,才生活在迷裏。如果反過來,自己經常地住在這個“無念”中,那個“無念”、那個空空蕩蕩是自己,站在“空空蕩蕩”這個角度上,來看這個世界上一切的“有”,那不就成了明白人了?那還用再修嗎?真真正正明白這個理了,如果說有個“修”的話,也是很好修,很方便,也不是那麼難。所以所謂的“不好修”是自己那些概念、認為你放不下。你放下了當下就是,放下了立馬就是。

行者:禪宗祖師不允許弟子多讀文章、多讀知見?

愚仁:是的,他怕知見立起來了。

行者:也就是說把這些法執、這些知見也都要放下。

愚仁:是的。就像我在這裏組織閉關一樣。學佛三年以上、兩年以上的,說實話,他們證悟的可能性不大,就是因為他立起來的佛教的知見太多。

行者:放不下這些知見?

愚仁:對,放不下這些知見。

行者:因為他認為這些知見可以引導他往前走?

愚仁:是的。

行者:在您這閉關的什麼樣的人比較容易明白?

愚仁:有學佛的傾向,也就是願望,想學佛,但是佛學知識貧乏的人,很容易進入空性。把他關到關房裏幾天就行,只要把這個道理說給他,他幾天就能證道。學佛三年以上的,特別是十年、二十年這樣的,很難做到。

行者:這麼說的話,很多老修行就麻煩了?

愚仁:也不是麻煩,說這個話的目的是,提醒他們知道學了這一二十年佛,都是給自己立下了一些概念,他把這些概念一放下,他立馬就是。

行者:老師講的釋迦牟尼佛的證悟過程非常精彩,使我們徹底地瞭解了釋迦牟尼佛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證悟的。

愚仁:同時在這裏建議一下這些大德們,能不能把釋迦牟尼佛證道的過程稍微改一改,叫它現實化。

行者:也就是說還釋迦牟尼佛——

愚仁:本來的那個樣,本來面目。如果他在那裏餓得要死了,再發這樣的誓願,這個可能性不大。他放棄生命了,放棄修行了,這一些都放了,我法二執都放了,這才能證道,還他本來面目最好。不然的話,大傢伙都發大誓去了、都發大願去了,把發的那個大願當成一個欲望來執行,那麻煩了。

行者:也就是說要證悟,還是要放法執,放我執,連生命都要放下,所謂的“懸崖撒手”。

愚仁:對,懸崖撒手。這才體現出懸崖撒手是什麼意思,全部都放下了,你復活了。

行者:還有個說法是佛陀是從母親肋骨裏生出來的,是這樣嗎?

愚仁:我不這樣認為,我認為是人們為了美化他,才造出來這個說法,我只是認為佛陀他媽媽生他的時候是難產,是一種剖腹產。當時又沒有現在的醫學技術,他媽媽活了三天,不得不死亡。他的確是從肋下出生的,因為她是皇上的老婆,誰也不敢動她,所以就算剖腹產,也只能在一邊開,如果像現在這麼開放的話,她可能也能多活幾天。

行者:知道了,感謝老師的講解!

愚仁:阿彌陀佛!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Adj852
Adj852 2019/07/06

全臺短兼職外送正妹 看照約正妹-認準遙希外送茶加LINE:ppt366或wechat:wuso256 Skype:fei2401各行各業正妹報班 名單每日更換最新 遙希家正妹分平價中高檔區域 大哥加賴告知價位區域 遙希會私下一對一篩選推薦 主頁專門為麻吉提供一些生活資訊照 學生妹特別的多 粉奶 嫩鮑 緊致水多 找一款專屬你的服務你 為你消除一天的煩惱 遙希家還會不定時的做優惠活動 加節送節數 約一個妹送一個妹直接雙飛玩(爽炸天)單節也是優惠很大 新客進門直接領取2000的折扣劵當新客福利 遙希秉承著專業的服務幫麻吉服務到位 希望非誠勿擾
更多選擇:https://twitter.com/Ylolita344
更多選擇:http://www.fishtea88.com
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535024656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