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玉歷寶鈔勸世文

2017/08/07 20:03:06 網誌分類: 十殿閻王
07 Aug


心即神 神即心 無愧心 無愧神 若是欺心便是欺神

陰司之地獄 即人心之地獄也 人心果無地獄 然後陰司之地獄可空


第一章 玉歷之序論

無上菩提佛祖原序

聖賢救度眾生之心,與 天地無終極。昔 地藏王與十殿閻君,憫地獄之慘,奏請 天帝,傳《玉歷》以警世。捧誦之下,恍然於鐵案之森羅,知輪迴之難免。其善惡兩報,勸戒昭然,實歷萬劫而不變,合三教以同歸。開將來之恩;赦已往之罪。是編之出,蓋有迥異於尋常善書萬萬者。彼迂儒妄見,視為老佛常談,地獄之設,正為此人。今都人士,欲將是編重付梨棗。語云:“刻善書者,萬萬善。”又曰:“刻善書者,世世恩。”況《玉歷》之為寶經者乎?大千世界,善在人心,報在天庭。予不知其功德之幾何,感應之幾何。但覺善緣無邊,福緣亦無邊也已。

    咸豐乙卯秋,序於晴川之陽台古剎。

孚佑帝君原序

近時世人,根行愈薄,動輒作惡。上帝慈悲,準 菩薩諸神議奏,凡遵信改悔者,格外加恩抵免,頒發《玉歷》曉諭,欲使世人懺其前非,悔不再犯。省愆之諦語真詮,而世人皆不知。現在天下都城隍處,每逢庚申,分派夜遊等神,專查人間遵信《玉歷》,捐資重刻廣傳者,上奏准世世榮顯報。遇災難印傳者,逢凶化吉;病者印傳,愈疴病而得以長生;夫婦至戚不相和睦、子孫不肖,肯印傳者,均能親愛改過;如作客,能遠傳千百里之外者,免遭風波盜賊之險;若廣勸鄉僻,入山分傳,則邪魅虎狼蟲毒,皆不敢犯。非僅超度亡靈,陰司減免自身罪過,且能獲福於陽世,得種種之善報,豈不安樂也哉?

韓祖師勸奉玉歷原序

大寰之中 聖 佛 仙真,留筏度生者,華藏龍函,不啻汗牛充棟。然要不如《玉歷》一書,條分縷析,顯示陽世現造果報,窮究大小地獄之慘苦,一百三十八處,尤足使人惕然省悟,改悔自信。則是書之為功於世大矣!夫人類萬有不齊,上智之士,明善復初,盡性以致命,洗心滌慮,洞達光明,徹照天淵,超出三界。此不必與言禍福,而福自克享者也。若中下之輩,以夢幻為真,以空華為實,情鎖真如,煙迷覺海,恣所欲為,罔有顧忌。豈知地獄果報,無論古今將相,始因一念之差,終受噬臍之慘。即如秦將白起,長平一怒,殺降兵四十萬。其報在陽間,為豕、為蛇、為蜈蚣,皆遭雷殛,身書姓名,歷歷可考。在陰間永浸地獄糞溷之中。唐相李林甫,家造偃月室,設座構思,傾害同僚,稱為“李貓”,死後七世為娼、九世為牛、世世為水族。宋將曹翰,怒屠江城。死後示夢於人曰:“吾逞一時之威福,屠民之孽,百轉為豕,受苦滿後,永入無間地獄。”嗟乎!人間八百歲,地獄半宵長。經曰:“三途一報百千劫,出得頭來是幾時。”良可悲也。夫三教同途,不外陰陽、陶鑄之間。若克治罔念,狂聖攸分。故其悲願度世之心,同出於一口。孔子曰:“非禮勿視、聽、言、動”,乃超凡入賢之綱領;又曰:“毋意必固我”,則超賢入聖之範圍;孟子曰:“幾希”,明人禽之界限;曰:“苟為善,決後世之必興。”佛氏之緣歸於盡,在內照而反觀;道祖之法守乎中,惟持循而勿放。蓋人欲之關頭,即生死之關頭,亦即禍福之關頭。人可不讀《玉歷》而深警惕哉!天帝好生為心,特率 幽冥教主,特奏宥罪條款,頒行下界許其自新改過,共登 天堂。故加其顏曰“慈恩玉歷”。一真范子得淡痴所傳原本,各殿檢校章句無訛,吾師孚佑帝君為釋字音降示,以俟有緣,命吾條述,所以俾廣布流傳,為壽世寶箴雲。

嘉慶己巳一陽望日,蓬萊上宮湘子韓道人序。

柳真人勸奉玉歷原序

世人根行淺薄,動輒作惡。天帝慈悲,準 菩薩諸神議奏,凡有災禍,不加悔罪之人,因頒發《玉歷》以曉諭。現在天下都城隍處,每逢庚申日,分派夜游神等,專查人間,如有遵信玉歷奉行而刊傳者上奏,準世世顯榮報。或病疴而獲長生,或遇窮而致富貴,或應絕嗣而子孫反昌,或應命鰥而夫妻轉健。在家廣傳,可消兵燹疫戾;作客遠傳,可免風波盜賊;入山分傳,不患熊虎豺狼。且並能超度父母亡靈,不止減滅自身孽過已也。吾奉孚佑帝君諭,哀憫男婦墮罪之苦,諄諄告誡,但願世人隨力於司命灶神前,不拘朔望晦日,發虔誠之心,刊布流傳,俾人人知警,人人獲福。則謂是書為神經鬼籙也可,謂是書為玉律金科亦可。

嘉慶庚午嘉平月望日酉刻降筆

諸仙佛勸奉玉歷各詞

可惱可惱,作惡的,天饒我不饒。莫笑莫笑,行善的,天不報我報。善惡知多少,到頭自曉。劫數難料,尚喜回頭早。天公應知道,玉歷真好,喚醒人間夢欲倒。 ——關聖帝君

醉醉醉,若問此醜類,本來是掃除污穢。菩提子不怖,孽障兒難避難避。前世今生一齊,把算子計會。想一想,除非改過志銳。勤力將玉歷佩,這就是護身寶貝。 ——萬清天使

離情回首隔天涯,惆悵春殘遍落花。大地無波成苦海,朔風吹夢到誰家。瀛洲萬里神仙近,玉歷千秋日月華。寄語鳳凰池上客,佩來罪減恒河沙。 ——八部真仙

明月清風不用錢,醒來歌舞醉時眠。上宮玉歷今猶在,又度人間五百年。 ——清風處士魏大仙

好將玉歷虔心誦,飛鸞開花且詢眾。淺深得失意如何,一筆喚醒古今夢。 ——汶川居士何大仙

誰是功過格,誠心一炷香。幾篇新玉歷,誦罷轉思量。 ——李謫仙

放眼青山過漢陽,騷壇笑爾謫仙狂。天心還是人心勝,玉歷鈔傳莫漫忘。 ——六如唐大仙

智慧皆由疢疾生,只當孤孽每寒心。果然玉歷真良藥,達地通天亙古今。 ——張桓侯

天眼恢恢,分明若鏡;人心曲曲,弄巧如鉤。憫舉世昏迷,終歸陷溺;望眾生改悔,切莫效尤。動念積陰功,可免刀兵水火;隨時行方便,應無疹疾疢憂。與善人相因依,天堂許步;藉惡黨為朋比,地獄必投。十殿圖披堪警目,數言棒喝且回頭。恪遵斯旨,永承天庥。 ——孚佑帝君

玉歷鈔傳警世原序

蓋聞人道邇,神道遠。鬼神之為德雖盛,而理微事渺,儒者弗道。餘固深信鬼神,而亦何敢妄談鬼神。縱餘素有奇聞,向有異夢,亦黙識不語焉,以其渺渺無憑也。茲有友人潘竹坡,攜來玉歷一書,涴予撰序。予閱斯書所載,專司各殿宮門橋河台池等處,及種種地獄,件件刑條,並罪犯與大鬼一切,徵予所聞所夢,固一一不爽。而善惡報應,遠近報應,與陰陽報應,又皆確實可據。其載善報,則成神登仙,增福享壽,富貴榮顯是也。其載惡報,則銅柱火焚而外,統大小計雲百三十八獄是也。近報自身,遠報子孫。當陰報者,死後方報;當陽報者,現世即報。至公至明。非惟將來之報必驗,抑且已往之罪可贖。 《玉歷》一書,可輕視哉?無知人心駭不可測,有信《玉歷》者,即有不信《玉歷》者;有勸施《玉歷》者,即有阻施《玉歷》者。彼信而相勸,驗之《玉歷》,多居天堂;彼不信而相阻,驗之《玉歷》,多陷地獄。此《玉歷》不虛。早有夢昧間,自陰曹見之者。如有宮殿有何匾對、何等刑罰,且何人受罪。凡彼所見,無不備載。夫彼有夢,不妨於此書記之,而予有夢,何妨於此書述之。予於道光甲申年,端節後三日,夜夢城隍司召予書字,自便門引進。門內幽陰黑暗,迥於陽間不同。遇有大鬼四個,皆著素衣,皆戴素冠,面惡且舌長,手執票牌,高有丈五,向外行走。此鬼見予,恐予驚駭,眾皆面牆而避。予遂自其背後走入。路過大堂,堂設若干桌案,極其矮小。中間一張,兩旁雁次。每桌置有大簿,簿上俱載人名,名上各有朱點。予過此處,眾皆拱讓。予心恐擾公務,驟然奔趨而過。又行至一處,其房屋式樣兩暗一明。中間過堂,甚覺開闊,上懸匾額,題寫“人倫昭著”四字。予佇立遙觀,後院極深,堂亦幽遠。此時城隍司正審案卷,書役人等站立堂事,情形與陽間無別。予觀望未已,忽出一書吏,引予來至右房窗外。即將壁懸之牌提攜,令予瞻視牌中,書有曉諭屬吏對文兩行,據書吏雲城隍命書識此文。其文曰:“正直人來,須說正直言語;好善者至,當存好善心田。”識此文後,又往前行。見一窪下,地面形如旱幹污池,此處光景,視他愈覺黑暗。其中罪犯,有鎖在大槓者,有鎖在石魚者,有鎖在木墩者。罪如此等,尤屬易見。惟此地迤左,別有一處,其門緊閉。予欲啟戶視之,彼竭力攔阻,勿令予瞧看,並勸有速急送予等語。如此情形,想有不可以令人看者,予因之而返,歸舊路。孰意又值一處,其差役照應,熱鬧異常。予注目留心,聚飲者多多。時予渴甚,亦欲小飲。而眾差役等,不但不許予飲,且不容稍待,遂即送予出諸宮門。予回顧之,宮門已閉。此朱門外,有予親朋與子嗣等候其門前,地勢方有里馀,直對宮門,有一木橋,橋下有河,水色如墨,波浪混混。斯時予攜子嗣一同過橋,凡送予者,皆大聲呼之曰,萬勿回顧。及下此橋,又見對橋有台,台高約有二丈。上有鏇門,往看者甚多。予往視之,眾皆勿許,將欲思歸,又不知何往。一經指示,忽然夢醒。予夢如是,較之斯書所載某某之夢,其事雖殊,而其理則一。信乎鬼神之德盛也,信乎玉歷之感深也。人能印刷廣施逢人告誡,世世子孫,定獲善報。非予妄言,玉歷中早有此效驗也。是為序。

道光甲辰年新正月津門楊國治述夢謹敘

前序

李子以故乳母週艾氏馀資若干,石印《玉歷至寶鈔》二千部施送,從遺志也。書既成,客詰李子曰:“子素不信鬼神陰陽之說,今是編所載,如十殿閻王諸名,寒冰、烈火、刀山、血污等獄,虛無荒誕,莫可稽核。縉紳先生難言之,而子乃毅然崇奉其說,精其剞劂,公行於世,意則美矣,何其愚也。”

李子欣然而笑曰:子知餘不信鬼神,抑知餘未嘗不信陰騭乎?子知不信陰陽,抑知餘未嘗不信果報乎? ”蓋為善之道,論其理之是非,不論其蹟之真幻;問其心之真偽,不問其事之有無。苟合乎天理,順乎人心,雖在聖賢,有所弗發。大易《坤》之《文言》曰:“積善之家。必有馀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馀殃。 ”《觀》之《彖辭》曰:“聖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 ”《書》之《伊訓》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 ”由是言之,禍福無門,惟人自召,為善為惡,殃慶各以其類。至古聖賢,愷切示人,三致意焉。何嘗謂陰騭為不必行,謂果報為無足據哉?宋司馬溫公有言曰:“無天堂則已,有則君子居之;無地獄則已,有則小人入之。 ”

國初寧都魏叔子,作《地獄論》曰:“地獄者,賢人君子救世不得已之苦衷。為平等人說法,不得不爾。所以救聖教之窮,而補王法之所不及。”卓哉言乎!子亦可憬然悟矣。且餘之所以為此者,實餘乳母之夙願也。太夫人誕餘,患無乳,覓母代乳。乳母姓艾,歸周氏,江西臨川東鄉。自來餘家垂三十年,保抱扶持,訖今成立,勤劬不少懈怠。餘生三子,而乳母始歿。其子福臻,少年有才,由水師學堂學生,充管帶漁雷砲艇哨官,大有為矣。而遘暴疾卒,距乳母歿未逾年,無子,以堂兄子為嗣,傷已!乳母性儉約好善,積歲入所得,除在家置田舍外,尚有贏馀。遇有疾乏急難求助者,解囊無吝色。生時嘗告余曰:“吾辛苦一生,家有薄田數畝,兒輩能自立,不愁無啖飯處。此項財帛,當盡以施捨,藉修來世,不留遺後人。”臨終,猶諄諄囑餘代為善舉。嗚呼!倘所謂慷慨好義者非耶?夫以鄉曲一愚婦人,而勇於為善、懇且奮發,至於如此。其信理篤宅心仁,誠有非縉紳先生所能道者。餘方歎其愚不可及,而子反笑我為愚,亦適見其自居於不愚,而愚更甚也。客無以對,廢然而退。因此筆敘其顛末,所以表明印書之故。而乳母好善之誠,亦可由此而得其梗概也夫。

光緒十六年,季秋下浣,合肥李經述撰並書。

近時靈驗記以為序

《書》雲“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又云“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殺身”,又云“禍因惡積,福緣善慶”,又云“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固知為善者必昌其後,謹告修身者,宜遵信行善也。況報應之道,昭昭不爽,實為千載不易之理。故神道設教之言,鄙意尚為不盡不實之言,乃徇儒者聞佛之偏心。藉為官樣從公之文章,故作此圓通之言。而為保名譽之計。其實報應可明明查考者。如聖賢以不欺為主,則儒有經傳可按;於佛家以戒妄為重,則釋有因果為憑;若仙真以至誠感應,則道有化書堪證信。是則聖賢仙佛,萬不肯以虛妄之言,誑人欺世。教雖為三,戒妄言則同一轍。苟以此言為不妄,則此《玉歷至寶鈔》之一書,豈有妄也?故古今報應之道,要人閱歷,愈閱歷愈知遵信。所謂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誠萬萬不虛之言。奉勸同胞,切宜遵信斯言,勉為善士。迨壽齡延長,閱歷既多,始知善書之報應,毫釐不爽者也。學棣幼時,早秉庭訓,時遵積德救貧之言,銘之於心,日不敢懈。惟知識庸愚,詩書無緣,不能造就,去而習賈。自愧忠君愛國、顯親揚名之志念,已不能遂。既思衣被天下,霖雨蒼生之德澤,亦可由望。況復命途多舛,時運不齊。徒有彌天之志願,奈無一事之竟成。去日已多,自知虛度歲月,來日難知,勢將空手歸去。若不急早回頭,登彼覺岸,預種今日之因,期獲來日之果。事到臨頭,覺悔已遲。故前數年,敬送《三聖經》以勸人為善,並送《高王觀世音經》,及《大悲心大陀羅尼神咒》等,以引人修行。自印送之後,豈知以十六年後未產之妻子,而得老蚌生珠。是年竟獲三喜之祥瑞。轉思功德報應,是有所不能思議者也。因思敬信善書,惟期勸人為善,不望得福,豈知渥荷天神保佑,如此不爽且速。豈不令人信心愈堅,誠意益切。於光緒三十年,复在本邑東嶽大帝前,叩許印送《玉歷至寶鈔勸世》二千卷,並許放生萬命,以求家母臻百歲,妻氏病魔盡除,長子緒楙生意順利,次子相緒壽命延長,合家平安,立業昌盛。自許之後,复蒙神明佑助,諸事皆呼隨願。即如家母今年五月間,以奄奄不起之危症,當空叩禱旋得安然無恙。則其馀之保佑,冥冥中豈有不為之轉禍為福者乎?茲特撰《靈驗記》,以為自己時時作當頭之棒喝,藉可愈益勉勵,冀他人個個當清夜之鐘聲。敢祈及早警覺,是學棣所百叩首,而厚望焉。謹將獲靈驗事現身說法,以記為序云爾。

光緒三十二年十二月朔日浙江寧波府鎮海縣楊學棣謹識。

《玉歷金丹勸世合編》序

語云:“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人間私語,天聞若雷。”亦可知天道之難瞞,而鬼神之無不在也。且或因一念之誠,即隱荷神庥;或因一念之邪,即顯天譴。往往不必見諸事實,而禍福已遂之。此無他,惟求諸心而已。所謂福田,即是心田。種如是因,獲如是果。天道昭明,毫釐不爽。固不必論其報應之道,而報應則在其中。顧何以儒者,往往以因果報應天堂地獄之說,謂為釋氏之妄談,藉以愚惑婦孺。即有著於篇章,如《太上感應篇》、《文昌丹桂籍》、《關聖覺世經》,以及諸仙真寶訓之類,亦輒謂為以神道設教。抑知神道所以補聖賢之窮,蓋王道本乎人情,神道亦無非王道,苟行吾心之所安,俯仰無所愧,即清夜可以自捫,則聖賢許之,仙佛亦許之,而鑑觀有赫之上帝,更無不許之。則方寸之靈臺,即是金銀宮闕、琉璃世界,富貴福祿,予取予求。此身之所處即天堂耳。曾何牛鬼夜叉之敢欺,而刀山劍樹之可怖耶!是故聖賢愧屋漏,君子凜四知,亦深恐善心之不堅,有虧暗室,獲罪於天,無所禱耳。然則處今日,奸險詭詐之黑暗世界,而欲使人心發現一線之光明,稍挽澆風,而度一切苦厄者,則惟有使之讀《玉歷至寶鈔》一編。庶幾其憬然於心,而凜乎其不敢犯歟!予初未見其書,而福善禍淫之道,固篤信之。猶憶予自青年授室以後,十有於年,室人未嘗產育子女。時予以年力方強,殊不介懷,惟慈親年老,念切抱孫,時時以分甘膝下寂寞寡歡為慮。予竊思欲有以慰親心,惟積善庶可以降祥。當時雖未能廣行陰騭,而此心固念念在茲,罔敢少懈。不意一念之萌,竟能默感神靈。七八年來,連舉四男一女,皆清俊可喜。益信福禍惟在人心,而不敢不深以自勉,且願與普世同胞共勉焉。今者又讀《玉歷至寶鈔》,見其中善惡果報,歷歷不爽,鑿鑿可據。其勸善罰惡,尤為苦口婆心、發聾振聵,蓋勉君子而警愚蒙,正人心而佐教化,胥在乎是矣。爰發斯願,勉力捐資,與《身世金丹》合印成編。並於原本外,復增益簡易良方,均係經驗有效者。俾鄉僻無醫之處,便於取用,亦不無裨益。惟海內樂善之賢,讀是編者,复廣行刊布,務使家置一編。人人以上天好生之心為心,則自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福緣善慶,而壽域同躋矣。豈不懿歟?

民國三年小春月上浣浙江寧波府慈溪樟橋鎮邵子建識於滬上寓廬。

重刊《玉歷金丹》小引

《玉歷金丹》一書,原昔賢勸人,不可行入慘途,而邀幸福之宗旨。全本演義,皆經入冥者目擊情形,或因病而誤入冥途,或身受其痛苦而自懺悔者,旁聽述集而成是書。夫有果必有因,若能屏除一切姦淫兇邪等等之惡念,則可不歷斯惡境。大凡作姦犯科,未事之前,必有此等事之思想。念頭一起,有不可製止而行者,有事未行而自己受害者。此皆起念之時,即遇此等惡氣發生,周身繞而成斯惡現象。若一發而能製止者,或事已行而無報應者。而未遇此等惡氣,而被善氣屏除,故無此等惡現象。然必道德宏大者,方能有此屏除力。數千年來,能有幾人?凡發思想,大都在獨坐之時居多。無所事事,則胡思亂想,不可不慎。故孔子以慎獨戒人,又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均皆指念而言。今家母家兄各刊二百本,敬送市廛,用希善士仁人,或重刊,或口勸,以挽時事。餘故而作是引以贊襄之。時在民國八年,元月吉日,古程鄉葉沛泉敬著。

古來儒者,往往談性理,不談因果;論是非,不論報應,固也。然《易》曰“積善之家,必有馀慶”;《書》曰“惠迪吉,從逆兇”,又曰“天道福善而禍淫”,是則性理中有因果,是非中有報應,其明證也。自世風日降,而聖賢之經訓,不足以警冥頑之靈,此先王所以有神道設教也。茲於友人處得《玉歷寶筏》一書,展玩數四,實令人愛不釋手。且開卷空心字一,有深意存乎其間,而人皆不察也。夫人以心為主,心以空而愈明,亦心以空而愈靈,既明且靈,而有不好善惡惡者鮮矣。於是知維持世教之衰微,挽回風氣之涼薄,莫如《玉歷寶筏》一書,為最良、為至善也。予初不自信,及閱歷半生,而後知因果報應之事,分毫不爽,皆本乎心之善耳。是則書中所引之事實,豈欺我哉?我不敢曰“明善復初”也。欲世之讀是書者,信而有徵,以冀人人警覺,同歸於善云爾。

中華民國八年十月二十日後學暨陽余氏謹識

陳氏印送《玉歷至寶鈔勸世文》序

際青承乏湖屬桃州司法事宜,已經一載有餘。邑紳金之淦先生,州之善士也,時贈送《玉歷至寶鈔勸世文》一書。青於公馀之暇披而讀之,深信為人善惡之報,絲毫不爽。是書之足以警惕世道人心,功實非鮮。世之不肖之徒,往往損人利己,見惡是作,妄談行善為無益,不信陰司有地獄,宜乎其現身即受惡報也。青濫竽法曹,屈指五稔,審判訟案,雖皆準情酌理,不敢稍有臆斷。然人非神明,無心之錯,恐難免。爰印送《玉歷至寶鈔勸世文》一百本,以補餘過,詎敢雲行善焉爾。是為序。

民國八年歲次已未夏曆六月朔日奉化陳際青謹識於桃州官廨

高序

陰陽鬼神近乎渺茫,新學家所弗道,餘何深信而談之,世人必笑餘之迷信也。夫天堂地獄之設,在人心一念所轉。人有善念,即是天堂;人有惡念,便是地獄。因果報應,毫釐不爽。如余友人高君履德,所述病中異夢,然後知鬼神之事,並非後人臆造之耳。高君淮城人,字俊年,妻胡氏,甚賢淑。於民國二年夏,高君因慨時局顛危,居恆常鬱鬱不樂,偶因醉後受涼,覺兩腿微酸,不能轉動。醫家云,此腿膝風也,恐不易治。半年之久,輾轉床褥,寸步難行,已成殘廢。一夜,高君夢至荒野,四無行人,正徘徊間,忽遇其友戴某,由遠道而來,略談寒暄,戴某即掖扶高君前行。俄道傍有一涼亭,流水環繞,野花爭妍,風景絕佳。戴某入亭小憩,旋不知何往。高君恐慌異常,勉強移步。出亭之左側,見一破廟,彷彿“東嶽行宮”四字,金字已模糊莫辨,廟之門緊閉,高君乃扶牆而行。見廟之後門忽開,一中年僧立於階沿上,左手佛珠圍繞,右手則搔首望天,極其閒暇。見高君行步艱難,即上前問曰:“居士之足有病乎?”高君曰:“病重難醫。”和尚微笑曰:“此病不容易診治,然僧人略知醫道。不知與居士有緣否,請稍等,僧人取治病器具來。”言畢,返身入門去。不半刻,即見和尚手中拿小針數件,命高君閉目,似乎腿彎有針刺入,亦不覺痛。須臾和尚呼曰:“好了好了!汝之心田尚善,有緣有緣。”高君睜目,自視兩腿,見針刺入處,血流不止,遂欲轉身叩謝和尚。偶一舉步,忽然驚醒。高君遂力推其妻醒,述其夢中所見。而兩腿履地,行步如好人無異。次日,夫妻即赴城隍廟進香。足見人之心田,萬不可存損人利己之念。今高君見岳州易漢卿君印送《玉歷鈔》百本勸人,多種福田,心有感觸,旋亦印送百本,並丐餘紀其事以為證。

民國九年四月鄂州易補非謹識

孫序

優勝劣敗,適者生存,久已成為天演公例。吾人生於形形色色之宇宙間,若不求所以適者生存之道,而欲與世界之大魔戰,免去一切障礙與災難,永享安樂太平之幸福,寧有是道?其道維何,亦唯曰一心向善而已矣。蓋以天道好還,報施不爽。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於以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禍福之來,由人自召。按斯推之,至於事事物物,莫不皆有因果之關係,存乎期間也。願雲禪師偈云:“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半夜聲。”既有其因,必招其果。欲知前世因,今生作者是。則知受者為前之果,而作者又是後之因矣。儒者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更可知有因而無果,或有是數;有果而無因,斷無是數。則有時而難定理,則無往而不一定也,其理又彰彰明甚。惟望世人勇於遷善,改過自新。勿因循,勿畏葸。苟有一念萌之,回心向善。便知罷卻屠刀,立地成佛無異。孽海茫茫,回頭是岸。但願津迷共出,人人同登覺路。特此數語,以告大千眾生,有志向善者,盍興乎其來?

民國十七年仲春月海鹽孫勉之謹識於滬上寄廬。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Adj852
Adj852 2019/07/06

全臺短兼職外送正妹 看照約正妹-認準遙希外送茶加LINE:ppt366或wechat:wuso256 Skype:fei2401各行各業正妹報班 名單每日更換最新 遙希家正妹分平價中高檔區域 大哥加賴告知價位區域 遙希會私下一對一篩選推薦 主頁專門為麻吉提供一些生活資訊照 學生妹特別的多 粉奶 嫩鮑 緊致水多 找一款專屬你的服務你 為你消除一天的煩惱 遙希家還會不定時的做優惠活動 加節送節數 約一個妹送一個妹直接雙飛玩(爽炸天)單節也是優惠很大 新客進門直接領取2000的折扣劵當新客福利 遙希秉承著專業的服務幫麻吉服務到位 希望非誠勿擾
更多選擇:https://twitter.com/Ylolita344
更多選擇:http://www.fishtea88.com
傳送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75350246564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