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廣志︰強軍路上追夢人沂蒙之子

2017/08/15 11:54:05 網誌分類: 軍事
15 Aug

滿廣志︰強軍路上追夢人

沂蒙之子

滿廣志[編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滿廣志
 
出生1974年3月(43歲)
 中國山東省臨沂地區
效命 中國人民解放軍
軍種陸軍
服役年份1992年
軍銜中國人民解放軍大校
統率中部戰區陸軍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
獲得勳章優秀團職指揮員
全軍優秀指揮員
二等功(1次)
三等功(2次)
配偶譚娟[1]
親屬兒子:滿子劍[1]

滿廣志(1974年3月),山東臨沂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現任中部戰區陸軍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旅長,大校軍銜。

簡歷[編輯]

1992年,滿廣志考入國防科技大學指揮自動化專業,參軍入伍。1996年考取軍事科學院國際戰略專業研究生,畢業後分配到第38集團軍。歷任參謀、排長、連長、營長、團參謀長、師作訓科科長、團長。曾參與解放軍第一支信息化營、團、師建設試點,並連續3年被集團軍表彰為優秀團職指揮員、全軍優秀指揮員,獲得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1][2]

2008年,滿廣志被任命為解放軍第一支信息化裝甲團參謀長。據新華社報道,為鍛煉這支信息化部隊,北京軍區決定讓這支部隊到朱日和訓練基地擔任藍軍(假想敵),與全區各部隊輪流交手。當年,這支藍軍便擊敗了4支紅軍勁旅[3]

2011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組建了首支專業化模擬藍軍部隊,號稱「中國陸軍第一藍軍旅」,2014年初正式改編為專業藍軍部隊。2015年,滿廣志接任該部隊旅長。在2015年的「跨越—2015·朱日和」軍演中,滿廣志率領的藍軍旅取得了10戰10勝的戰績;2014-2016年三年的「跨越·朱日和」實兵對抗演習中,藍軍32勝1負,以至於部分參加軍演的紅軍部隊甚至喊出了「活捉滿廣志」的口號[4]

童年舊路,抗日山上,松木如碑,肅立成林,生命的繁華轉入花卉去舒放,留在石頭上的彈眼永遠地喑啞著。時間深處裸露出來的土壤,扯出一段段殷紅的過往。對于滿廣志而言,有限的身體力量之上,是無限的精神力量。

烽火曾經冀魯邊,沂水蒙山間的墓園,成為滿廣志童年記憶中最深的印記。在痛苦的戰史中,尋找精神的父親,這是沂蒙祖輩留下的烙印,是一代代沂蒙之子的成人禮。歷史是一種接續,敢砍蒙山柴,添做爐中煤。這里正是沂蒙︰沂蒙的最後一口飯,只做軍糧;沂蒙的最後一塊布,只做軍裝;沂蒙的最後一個兒子,也要送上戰場……

听著沂蒙紅頌、講著英烈故事,滿廣志打小的夢想就是帶兵打仗。山區孩子報考軍校,全憑著骨子里執著的勁頭兒,滿廣志一心追夢。國防科技大學向來藏龍臥虎,壓力自然很大,但是,另一個不爭的事實卻令滿廣志執意退學。原來,從小立志“一線帶兵”的滿廣志在高考填報志願時,死死鎖定的是指揮專業,但卻終因視力問題,與自己心儀的陸軍一流指揮學院失之交臂,最後只得選報了國防科技大學的指揮自動化專業。“指揮”,還“自動化”?18歲的滿廣志能夠想到的,就是在大屏幕里統帥千軍,征戰南北,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可入學後,滿廣志才了解到自己所選的專業屬于技術範疇,與夢想中的帶兵指揮謬以千里。一入學就要退學的念頭一出,驚動了他所在的院系上下。學員隊隊長鼓勵他不要輕言放棄,繼續考研,仍有機會去到他向往的部隊一線“揮斥方遒”。

“可是,隊長!為了這一天,我已經盼了九個年頭兒!”入校後的滿廣志是寡言的,因為講不好普通話,因為隊列動作常不規範,總有小小的自卑在作祟。

“好劍還要磨上十年,咱有什麼等不及的!”隊長是個老基層,他刻意在自己的普通話里加了“佐料”,配合著滿廣志的地方腔調兒。老隊長的話,就像他半帶神秘的傳奇經歷一樣,字字句句都令人信服。可滿廣志倔得很,跟老隊長攀起了條件︰“除非您答應,把您當坦克兵的故事都講給我听。”老隊長毫不猶豫地點了頭,他早就看好這個執拗的愣頭小子,就好像是看回了那個曾經駕馭“陸戰之王”揚鞭馳騁的自己。

四年如一日,蓄勢待發。大學里的每一天,滿廣志都要當做考研備戰的前一天來過。一專之外,他又將自己近半的精力投入到軍事、人文領域的學習。從徂徠文化到岳麓書卷,滿廣志懷著程門立雪之心,加入歷代學子登堂求知的隊伍中去。瀟湘洙泗,是他一路追覓的緣起;經世致用,成為點醒他人生的警句。從岳麓書院搖扇走出了一代代文人學者,浩然經世之風,匡扶社稷之志,令他們心系家國,從政從軍。文將軍、武秀才的傳奇故事,讓滿廣志驚嘆于心。滿廣志記下了一串名字︰王夫之、魏源、林則徐、左宗棠……這些書本上的人物,仿佛在岳麓書院與滿廣志初遇,他們的故事像是為滿廣志交付了一份人生答卷。滿廣志心中的夢想,再次凝聚著,飛起,飛遠。

書卷香氣、學術雅集,大學校園里,有著唱不完的青春之歌。又逢周末,同學們相約外出。滿廣志舍不得離開,他最懂得享用屬于他一個人的圖書館。這一天,沒有借閱記錄,滿廣志執筆寫下了一封家書︰爺的身體好嗎?還給孩子們講英雄故事嗎?爹娘勿念,我在這里,一切都好……

書信里,寫下的是變化,講述的是成長。

回信中,寄出的是平安,讀懂的是牽掛。

通過多方打听,滿廣志瞄上了軍事科學院的國際戰略碩士專業。有了目標,滿廣志倍加地努力。以前總是滿廣志追著老隊長要听故事,現在換成老隊長時不時要找來滿廣志聊天,而且還不能佔用他的復習時間。老隊長抱怨自己的地位直線下滑,心里卻想︰這小子!成了!踏入國防科技大學的那天起,強軍校訓就早已刻進滿廣志的心腦,肩上的一副紅肩章,更像是一張請戰書,上面印著︰厚德博學,強軍興國!

1996年,滿廣志以當年專業第一的成績敲響了軍事科學院的大門。可是,面對第一例跨專業考生,院系領導和導師們眾議紛紛,開會時,你一言、我一語,誰也下不了拍板兒收徒的決心。前外軍部蔡祖銘部長“拍”了,這孩子我要了!未來軍隊需要的是既懂專業技術,又懂軍事指揮的復合型人才,滿廣志有專業技術背景,培養復合型人才,我就從小滿開始。

就這樣,原本只招收博士生的蔡部長破例收下了唯一一位研究生學員滿廣志。學習成為永動力,因為滿廣志的心里始終留有一個第一,虛位以待。不進取,必倒退。在師長、同學眼中,他的名字就是優秀的代名詞。但在滿廣志心底,自己與夢想距離尚遠,眼看畢業近了,滿廣志的夢想再一次躁動起來。

當年的研究生畢業分配預案上,滿廣志的名字是寫入軍科外軍部的。得知情況後,滿廣志吃不下、睡不著。他想起自己兒時帶兵打仗的夢想,想起老隊長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此刻心似狂潮,他不想要一眼探到底的生活,更向往成為一名帶兵打仗的指揮員。

信念的堅定,更來自家庭的支持。這一切,滿廣志自然要感謝高考填報志願時那次美麗的“錯選”,才令他得以結識了妻子譚娟。同為大學同學,滿廣志的一心求學、深居簡出,使他並不惹人矚目。巧的是,畢業後,譚娟也獲得了留京讀研深造的機會。那一天,滿廣志以老同學的身份趕往西站接譚娟,背起行囊、拖著行李,聊著青春、聊著夢想,不知不覺中,兩個人一路從北京西站走到了天安門前。那個年代的婚禮簡單樸實,滿廣志買下了一對手表送給妻子,從此他們的生命時間融合在了一起。面對滿廣志請戰一線的想法,妻子只提出一個要求︰只要不離家太遠。可多遠算太遠?或許,這只是妻子譚娟對丈夫無限牽掛的一段心理距離。

火速請願,是此刻滿廣志內心最急切的想法。連夜擬章,滿廣志通過研究生隊政委張興龍,向院黨委遞交了到基層部隊任職的申請書︰我自願到部隊摸爬滾打、摔打鍛煉……與此同時,一封家信也到滿廣志手中︰孩子,你是咱的驕傲。想要干啥,咱都支持!合上老家回信,滿廣志幸福一笑。

滿廣志的這一抉擇引發了學院上下的軒然大波。面對多數人傾慕的留京機關院所工作,滿廣志的選擇無疑是驚震四座的。有人支持、有人敬佩、還有人說他這純屬沖動之舉,早晚後悔。臨行前,張興龍政委再次轉達了蔡部長對他的許諾︰軍科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如果你在基層干的不如意,可以隨時回來。一個軍禮,滿廣志請領導師長們放心。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ING.
KING. 2019/06/17

計埋2016年旺角動亂就剛好3次

Zero
Zero 2019/06/15

四百萬人上街?小黃人真吹得!

KING.
KING. 2019/06/15

這事可看出, 現今的警察已非2014年的警察, 任由你霸佔馬路, 你看裝備和戰略完全是另一層次。而無知的學生, 仍然以為是2014年的時候, 一定失敗收場。 當然, 他們輸了可以哭哭啼啼博人同情。

KING.
KING. 2019/06/11

尤其是發生孟晚舟事件, 美國擔心中國會以逃犯條例反制美國, 故此放了水開動宣傳機器, 瘋狂造謠, 將條例講成可隨意引渡人返大陸受審, 果然觸動好多港人神經, 包括成日返大陸的中小企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