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路上滿廣志︰強軍路上追夢

2017/08/17 10:57:48 網誌分類: 軍事
17 Aug

上世紀九十年代,幾場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催生了世界新軍事變革,我軍加速了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的轉型發展,及至滿廣志出任某機步團團長時,我軍已經走過了十余年信息化的探索之路。而當團長之前,滿廣志也早已與信息化打交道多年,可謂親歷了陸軍部隊轉型的蹣跚起步,直至急速蛻變,特殊的崗位歷練賦予了他一份“金字”履歷,滿廣志成為信息化轉型一線的沖鋒者。

2002年,滿廣志所在師成為我軍陸軍第一支信息化試驗部隊。師抽調他到信息化辦公室當參謀。一時間,眾多新理念、新裝備的頻頻“轟炸”,不僅帶給滿廣志視覺上的震撼,更多的是思想上的震顫。唯有不斷更新知識儲備,才能具備信息化建設資格,滿廣志時刻勉勵著自己。從此,他加倍努力向書本求知、向專家請教,漸漸構築起完備的信息化理論功底,讓他在裝甲合成營的需求論證和方案建設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全師的“信息化智囊”。

2004年,軍區組織信息化建設成果演示,滿廣志所在部隊作為參演主力,要在軍委、總部首長面前進行成果匯報。作為牽頭參謀,滿廣志帶領計劃組利用一周時間,在現有資料基礎上,精心設計出了陸空協同方案,這是一份飽含著滿廣志對未來信息化條件下陸空一體化作戰理念全面構想的計劃書。在第一次準備協調會上,滿廣志充滿自信地將厚厚一摞方案拿出,侃侃道來︰“經典戰例中一個坦克連長直接與飛行員聯系,陸空聯合一直有個想法,地面能夠听到飛行員說話……”話剛講到一半,就遭到聯合導演部的輪番質詢。由于對空軍的戰場容量、動用強度、進入方向等了解不深、考慮不周,演習方案被當場拿下,滿廣志窘迫得無言以對。信息化理論在與實踐的第一輪交鋒後,敗下陣來。滿廣志不在乎受挫,對于他而言,這樣的失敗不過是重頭再來的前奏與序曲。在後來的三個多月的時間里,他掉進了專業書海里,一位軍區的參謀被他的執著勁頭打動了,搬來了自己千方百計收集到的最新的信息化理論書籍來找滿廣志。見書如舊友,滿廣志只顧著如饑似渴地看書,竟連客人何時離去都沒有察覺。滿廣志跟幾個空軍、陸航參謀人員的關系都很好,只要他一有空,就纏著參謀兄弟們虛心討教,遇到難題時還常打電話咨詢校方的專家教授,充分吸納意見建議。一次次的自我否定,一遍遍的推翻重來,換來的卻是離夢想越來越近的執著堅持。那時經常是,頭天晚上推稿,第二天現場推演,出現問題就馬上修改。三個月時間,師里牽頭改了16稿,集團軍又協助改了5、6稿,然後軍區進一步又改動了8稿,如今,這份被修改了32稿的協同方案,已然成為演習組流傳至今的一段佳話。演示圓滿收官,合成營的精彩表現得到軍委首長肯定。這次演示也讓滿廣志對信息化部隊有了更深認識,他在總結中寫到,“沒有偵察就沒有決心”,“沒有通信就沒有指揮”。有了信息化,就如同有了“超強大腦”,信息化部隊對戰場的全維感知能力與傳統部隊相比提高數倍。

2007年,時任作訓科副科長的滿廣志出任團參謀長,與信息化有了更親密的接觸。他帶領部隊改造升級裝備、規範訓法保法、搞好試訓論證,先後梳理總結了信息化部隊戰、建、訓、管、保等研究成果,編寫的《信息化指揮信息系統大綱》,成為陸軍信息化部隊第一部訓練規範。

信息化條件下局部戰爭以全新的作戰樣式、尖端的武器裝備、靈活的戰法打法,從根本上改變了傳統戰爭形態。強烈的憂患意識和使命擔當,激發了滿廣志研究外軍的濃厚興趣。早在軍事科學院攻讀國際戰略專業時,他就對外軍建設發展和作戰訓練進行了系統研究。2008年初,滿廣志任某裝甲團參謀長不久,團隊就被軍區首長點名充當“藍軍”,當好部隊“磨刀石”。滿廣志深知,只有把“藍軍”演得越逼真,“紅軍”才能練得越過硬。如何建設這支脫胎于紅軍的假想敵部隊?形神兼備的信息化藍軍該如何打造?考驗又一次擺在了滿廣志面前。藍軍,這只披著狼皮的羊,如何施展狼性,成為滿廣志亟待找出答案的全新課題。為此,滿廣志跑總部、找院校,學習研究最新最權威的外軍資料,熟悉掌握美軍機步第四師、斯特賴克旅等信息化部隊編制特點、裝備性能、作戰原則,匯編了《美國陸軍“合成營”野戰條令》、《機步(坦克)戰術運動》等資料,帶領部隊反復研練外軍訓法戰法,總結出信息化條件下“藍軍”機動防御的戰術要訣,編寫出《模擬藍軍訓練綱目》。

這一年,滿廣志帶領藍軍四戰四捷。多場演習中的巔峰對決是和某中原勁旅進行的一次跨區實兵對抗,這是一支功勛卓著的“紅軍”部隊,作風頑強,戰法靈活。面對來勢洶洶的紅軍,滿廣志並未急于出拳。他將全團偵察要素和配屬偵察力量全部放出去,天上地下都是他的“眼楮”。眼看紅軍縱深火力集群即將調整隊形完畢,滿廣志靜觀其變,突下3道命令。就像盯準獵物的惡狼,一旦發力絕無失手。3次火力奇襲,先“斬首”,端掉紅軍前進指揮所;再覆蓋炮陣地,使紅軍失去還手之力;三打電子對抗分隊,砸碎紅軍通信保障的“金鐘罩”。一次一個節點,次次打擊要害,點中死穴。

這次的對抗演習,36個國家百余名軍事代表現場觀摩,滿廣志連續指揮實施代號“野狼”的6次作戰行動,打節點破體系、毀中樞癱要害、出奇兵點死穴,將現代戰爭非線性、非接觸、非對稱作戰樣式演繹得出神入化,把藍軍演得形似神像。德軍第十裝甲師師長馬庫斯?本特勒感慨地說︰“未來戰場誰踫上這支部隊,都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2009年,滿廣志利用將近一年的時間,對信息化部隊建設進行了系統回顧和總結,撰寫的《信息化裝備到信息化部隊的探索實踐》在解放軍報內參刊發,得到總部首長的充分肯定。指揮自動化的專業知識與國際戰略的理論積澱,滿廣志深知,機械化戰爭時代,戰爭是物質和能量的對抗。而信息化條件下作戰,戰爭的勝負則不完全取決于鋼鐵數量的對比,關鍵在于誰能最多、最快地佔有信息,科學合理地利用信息,並削弱乃至剝奪對方對信息佔有的能力。我們不能總習慣于老機械化時代的以弱勝強,更要追求未來戰場的以強勝強!緊跟世界新軍事變革的步伐,深入把握現代戰爭特點規律,在創新實踐中不斷摔打歷練,滿廣志和他的部隊在轉型路上踏出強音。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愚公
愚公 2019/06/25

調查中的七成多人也不可能是全港市民,只是本次調查中的數据樣本中有70%左右的人反对,況且同様的问卷調查在事態不断演变中毎每有所轉変,我希望你能明白民意,不,应該是輿論,往往随時间轉動,変化極大!!

至於你説到的判刑,那本是法官或陪審員或控辯双方律師的責任,以彰顯法律的無私和公義,但近期在多宗重大社会事件客觀上的的確確总比市民感到正義被委屈了,公平被坑埋,長此下去,司法的金漆招牌只会漸漸褪色,自毀長城而已!你説悲不悲哀!

k98m
k98m 2019/06/24

愚公:多謝指正。講話8成可能講多D,據調查,有7成多反送中。至於判多少?佔中有辦睇,主犯差不多判半年至一年,當然不能同2016暴動主犯被半6年相比。

愚公
愚公 2019/06/22

我不知壇主如何得到香港八成多市民支持反修例(我不会説是反送中,因為根本对象不止是中國,还有台湾及其他未有協議的地方),容許告訴我这數据從可得知嗎??还有,如暴力衡擊也被法官判得偏頗而減輕了原本应有的判罰,我可以説这不是法治,係人治,蒙眼女神不以对象是誰,只管從天秤上问罪,天秤不平行也不会用另一只手去扶一把,这就是法律的真義!!

愚公
愚公 2019/06/22

冒生命危險去進諫???和平示威要冒險???完全扯不上关系,你冇衝擊何來要放傕淚彈和塑膠子彈,这一向是國際標準,不要話在香港行不了,暴力示威者記住,如此下去這不会是唯一一次,亦不会最後一次政府的管治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