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為痛悔遲1:南北朝──熒惑守氐,賊臣謀逆

2017/08/22 12:30:56 網誌分類: 七政四余論命
22 Aug

作者:古金

圖1-1:453年天象圖,熒惑順行守氐宿(宋文帝劉義隆453.3.17死於太子政變)

{#21390001fe1fee439593.jpg}

          人氣: 3704
【字號】     
更新: 2017-05-12 11:04 AM    標籤

天象文化,是中華古代神傳文化的精華,整個國學文化的歷史,飽含著人類對天的敬畏。但是,被視為「帝王專享」的天象學,在唐朝走向巔峰之後就開始滑落,絕藝的承傳又回到了大道修行之中。宋朝對天象的頻頻錯解,鑄成了歷史性的大錯。到了近代,人們不但完全不解天象,還扣上了「迷信」的大帽子,甚至把「逆天」當成了口頭禪。

天象學,其實遠遠超出了現代科學的想像,那是中國古代的最高科技,那是還原歷史,展現未來的鑰匙。幾千年天象文化的演義,已經把「天人合一」的信念,種在了每位炎黃子孫的心裡。但是,「天象學」究竟是什麼?「天人合一」,除了中醫、養生、修行之外,還會在哪裡合一?要解開這些真機,我們還是從一段被遺忘的歷史說起。

第一章 南北朝:熒惑守氐,賊臣謀逆

1.天象預警,人間異動

《南史》和《宋書》基本一致地記載了宋文帝劉義隆被害的過程。南北朝時期,南方劉宋王朝元嘉二十九年,發生了「熒惑守氐」的天象[1],十一月就開始雨淋雪紛,陽光罕見。正月裡來,陰雲漫天,大風飛霰,雷雪交加。因為下雪打雷,在中國很少見,自古都被當作災異之兆。文帝擔心會有兵亂,就給太子劉劭增加了軍隊,由此太子東宮掌控了精甲萬人[1]。

天象何凶險,預警三百年

對照上面的天象圖,能看到452年末開始,火星(古稱熒惑)順行駛向二十八宿的氐宿,然後轉向逆行。為什麼行星會有逆行呢?請看下圖:

以火星為例,地球在軌道上「遠離」火星時,火星都在順行,只有當地球「接近」火星時,因為地球行進得快,會看到火星在後退,就像坐在快車裡,看著同樣向前跑的車在後退一樣,這就是火星的逆行[2]。火星在拐點前後運動很慢,會在2度左右徘徊近1個月(平時走行2度只要3天)。在拐點的緩慢運動叫做「留」。留在哪個星宿,就叫守某星。

圖1-2火星順行、逆行、留的示意圖。

542~543年火星這樣的軌跡,叫做「順行守氐、逆行守亢」。而《南史》《宋書》都記成了「逆行守氐」,可見當時的太史令(天文臺長)對天象不很精通,搞錯了經典名稱。但是能預測到「熒惑守氐」的出現[3],已經很不簡單了。隨後我們還能看到,太史令占卦的水準,可是當世無雙,足以彌補天象造詣的不足。

火星守氐,是一個非常凶險的天象。在此370多年前的《漢書》,在《天文志》中就記載了:「熒惑入氐中,氐,天子之宮,熒惑入之,有賊臣。」《漢書‧天文志》,可以說是古代儒學者的「科普讀物」,更是天象學者的必修課,所乙太史令深知其凶險。對兇險天象預測、預警,是太史令的職責,正史展現了這個兇險天象的預測,但是,沒有記載宋文帝的任何反應,可見文帝對這個天象不以為然——儘管賊臣出現了!

二子巫蠱,文帝大怒

巫蠱是什麼?是古代民間的一種詛咒之術,在宮廷暗鬥中常用。

正史記載:元嘉二十九年(452年)七月,太子劉劭和二弟劉浚用巫蠱詛咒父皇被告發,文帝大怒。找到了兩個兒子往來的書信,滿是詛咒,還在宮中挖出了巫蠱的載體——文帝模樣的玉刻小人,但是巫蠱的元兇女巫逃亡了。

原來劉劭做了二十多年的太子,登基心切。被女巫妖術蠱惑,尊女巫為國師,最初女巫是日夜跳大神詛咒皇上,後來發展成巫蠱。

文帝的二兒子劉浚,一直畏懼太子。因為劉浚的生母潘淑妃被專寵,致使劉劭的生母袁皇后妒恨而死,從此太子劉邵對潘淑妃仇恨至深。後來劉浚極力奉承、追隨太子,太子才與二弟和好。而劉浚,竟然也迷信女巫,成了巫蠱的核心人員。

文帝對此又氣憤又傷心,他對潘淑妃說:「太子咒我,是圖帝位富貴,虎頭(劉浚的小名)怎麼也跟著幹呢?再想也想不到他會這樣!你們母子能一天沒有我麼?」[4][5]

其實劉浚追隨太子,即使巫蠱成功了能得到的好處很有限,但是風險太大,失敗就全完了——而他告發太子卻能得到最大的好處,因為太子一旦被廢,劉浚肯定是新任太子,將來國家都是他的——可他卻死心塌地效忠太子,完全不是正常人的思維。其實,整天跟裝神弄鬼的女巫在一起搞陰謀,按民間的話講,肯定招得鬼上身,思維沒個正常。

告饒痛悔,意外恕罪

劉劭和劉浚是文帝最心愛的兩個兒子,面對他們不停地磕頭請罪,悔過告繞,文帝竟然動了惻隱之心,寬恕了他們。以為他們真能在自己的寬大下悔過,依然想將來傳位給劉劭。

正因為如此,在元嘉三十年正月霰雪驚雷的凶兆之下,文帝才把重兵撥給太子掌控,完全不顧及《漢書》在三百多年前,記載的「熒惑守氐、賊臣謀逆」的天象預警。

女巫再現,文帝決斷

文帝在多地緝拿女巫,也沒抓到,原來女巫化裝成尼姑,就藏在太子東宮。後來劉浚鎮守京口(今江蘇省鎮江),女巫跟去避風。元嘉三十年二月,劉浚回京城建康(今江蘇南京),又帶女巫去見太子。二月十四日(543年3月9日),劉浚接受了鎮守荊州的重任,本想赴任時再帶走女巫,但是,當天有人告發:「女巫被劉浚藏在京口。」[4][6]

文帝不信,派人去京口,只抓到了女巫的兩個婢女。從婢女處得知:女巫已經被劉浚帶到京城,見太子去了。文帝接到這個飛馬密報,大怒,才知道這兩個最心愛的兒子,根本不思悔改,依然和女巫共謀篡逆。文帝決定把這兩個婢女抓回審問,證據確鑿後,再給太子和劉浚治罪。

文帝的寵妃、劉浚的生母潘淑妃知情後,叫來劉浚,抱著兒子大哭:「你們上次巫蠱敗露,我還希望你能反省悔過,哪想到你還窩藏女巫,皇上氣壞了,我叩頭乞求都不能讓他息怒……我活著還有什麼用呢?你先把毒藥給我送來吧,我先一步自殺,實在不忍心看見你闖禍,身敗名裂啊……」

劉浚一反常態,掙脫開母親,跳起來說:「天下大事馬上就要見分曉了,請您稍放寬心,肯定不會連累您的!」[4][5]

文帝決定廢掉劉劭太子之位,賜死二兒子劉浚,祕密招來心腹重臣商議。

當斷不斷,猶豫再三

當時居於宰相之位的徐湛之,是南朝劉宋開國皇帝劉裕的外孫。徐湛之生活非常奢侈,他的女兒嫁給了文帝的六兒子劉誕,他請文帝立劉誕為太子。時任吏部尚書的江湛,非常廉潔簡樸,他的妹妹嫁給了文帝的四兒子劉鑠,他勸文帝立劉鑠。而文帝在自己喜歡的四子劉鑠和七子劉宏之間搖擺。

侍中王僧綽說:「立太子當由陛下作主決定。應該立即決斷,不能再拖延。『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願陛下以大義捨親情,不要在小事上不忍。如果不想換太子,就應該像當初那樣對待兒子,別再不厭其煩地懷疑、討論了。雖然您做的很機密,但是很容易洩漏。一旦被太子猜疑生難,那就貽笑千載了。」

文帝說:「你真是能決斷大事的人。可是,這件事事關重大,不能不勞心費神,應當謹慎三思。而且,我(前年)剛殺了弟弟(劉義康),再廢太子,別人會說我太沒慈愛之心了。」

王僧綽說:「我就怕千百年後,人們會說陛下您只能裁決弟弟,不能裁決兒子。」

文帝沉默無語。在一旁陪坐的江湛,出宮門後對王僧綽說:「你剛才的話,太直、太切中要害、太傷人了!」王僧綽答道:「我嫌你太不直,太不著邊際了!」

見了匆匆回京的四兒子劉鑠,文帝失望了,想立七兒子。因為廢長立幼不合理法,幾日來每天晚上都和徐湛之祕談,有時侯還連天累夕。文帝還常讓徐湛之親自舉著蠟燭繞牆檢查,唯恐有人竊聽。但是議來論去,還是沒有妥善之策。

天象示警,天子不聽

轉眼就到了二月二十一日(3月16日),這天夜裡,文帝又和徐湛之密議,突然太史令急事求見,他看到了什麼天象異兆呢?

前面說過,從正史記載也能看出,太史令預測出了熒惑守氐的天象。我們看上面的天象圖,西曆453年3月7日,火星停留在了拐點上,在氐宿這個「天子之宮」的深處,開始了極為緩慢的逆行。大約八、九天後,才能看出它微微的移動。

也就是逆行守氐9天後,3月16日,太史令實際肉眼觀測到了火星的逆行,驗證了自己的預測。本能地感到了天象的兇險,占卜之後,連夜急報。

《南史》記載了太史令當夜向宋文帝稟報:「東方有急兵,恐有不測之禍,如能在太極前殿列兵萬人,就能消除。」而沒有記載文帝的任何反應、任何對策。

可想而知,47歲的宋文帝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他既不信天象,又不信吻合天象的預言。此時文帝登基已有三十年,執政經驗很豐富了,他太自信了。可能是頭一次聽到這麼「荒誕」的占卜——「東方有急兵」?沒接到稟報,你先算出來了?東方誰謀反?沒有一點動靜。真有急兵,能從東方一夜殺到皇城?讓我派1萬人在太極宮前守夜,就能消災?真是「可笑」啊……

可是就在此時,史書記載了東宮太子府內,開始了政變的最後佈置!

太子謀逆,血光在即

前面講過劉浚的反常舉動。他們和女巫陰謀圖位被告發後,劉浚並不太在意,反而對大哭的母親說:「天下大事馬上就要見分曉了,請您稍放寬心吧!」這顯示他們已經胸有成竹,認為大局在握了。

宋文帝竟然把要廢太子、賜死劉浚的絕密計畫說給了潘淑妃,潘淑妃隨後就找來兒子劉浚大哭,劉浚轉身就飛馬稟報太子。太子在那段時間,每天晚上宴請東宮將士,親自給武將們敬酒,結交拉攏。

3月16日夜晚,太子開始了兵變總動員。眾人皆驚,當時只有蕭斌和袁淑說:「殺父弒君,這可是從古到今都沒有的事,請太子善思。」劉劭大怒,蕭斌屈從效忠,而袁淑說:「殿下小時候就有瘋癲的毛病,現在怕犯病了,大家不要當真。」劉劭益怒,斜眼盯著袁淑:「難道我成功不了麼?」袁淑說:「處在不被懷疑的境地,還怕成不了麼?只是恐怕事成之後,不為天地所容,大禍馬上就臨頭了!假如殿下真想這麼做,現在罷手還來得及。」當時左右就把袁淑拉了出去,說:「都到了這地步,還說什麼罷手!」

弒父逞兇,血洗皇宮

3月17日淩晨,劉劭內穿鎧甲,外罩紅袍,像往常一樣去皇宮,叫袁淑上車同去,袁淑死活不肯,當即被斬。皇宮門一開,劉劭就假傳聖旨:「奉詔討賊」,招呼後邊的軍隊衝進皇宮。

文帝昨夜和宰相徐湛之徹夜密談,到淩晨蠟燭還沒有熄滅,值班的衛士還沒有起床。叛軍闖入,文帝舉起小茶几來抵擋,五指全被砍下,隨之被殺。徐湛之轉身逃跑,被殺死在窗下。所有不順太子的人,劉劭見一個殺一個。當時江湛正在皇城的辦公區值夜班,聽到騷亂,歎息道:「悔不聽王僧綽之言,終到這步田地。」後來也被殺。

劉劭又帶人闖入後宮,殺死了文帝的親信,還特意派人殺死潘淑妃,並挖心驗正斜。事後他跟效忠自己的劉浚說:「你母親被亂兵所殺。」劉浚竟然說:「這也是我私下裡期望的啊。」[4][6]

奇準的卜算,驚人的預言

《南史》還記載:劉劭篡位後,聽說了太史令前一天晚上的急報,驚歎道:「差點誤了我的大事!」隨後把太史令找來問:「你算算,我能做多少年皇帝?」太史令算卦後說:「得十年。」

劉劭又歎道:「十年也夠了!」可是太史令退下後,私下跟人說:「不是十年,是十旬。」劉劭聽到告密大怒,活活把太史令打死。

劉劭殺父弒君,篡位不到一個月,全國義兵四起。三弟江州刺史劉駿帶兵殺到京城,劉劭眾叛親離,節節敗退。6月16日城破,劉劭、劉浚都被滅族。

天象的印證,天定的運程

對照上面的天象圖可以看到:453年3月7日,是火星進入氐宿的最深的時刻,在此時停留轉向,3月16日是肉眼可辨的火星緩慢逆行的開始——當日夜裡,太史令向文帝報警,文帝不聽,劉劭就在同時佈置著政變。

3月17日是弒父篡位的第1天。太史令說他只有十旬的帝命,也就是滿91~100天,第十旬是6月16~25日。而6月16日,是火星離開亢宿,逼向氐宿「門前」的時候,因為氐宿對應皇宮,所以氐宿之門對應皇宮之門。6月16日,也正是劉劭被三弟劉駿(劉宋孝武帝)徹底打敗,京城破門的日子,這樣計算,那天正是滿91天,第十旬的第一天!太史令的卜卦測算,和天象軌跡驚人地一致!展現了天象文化天人合一的博大精深。

順天象者昌,逆天象者亡

「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是中國人熟知的歷史規律。天意是什麼?在事發之前,天意只有在對天象的正確解讀中,才能展現出來。

作為天子,以天為「父」,所以得順「天」,逆天必遭天譴。宋文帝,在熒惑守氐天象發生後,對太史令稟報的「天象的預警」置若罔聞,點化如此直白,只要再深入問一下,讓太史令再深入算一下,就能真相大白,可是文帝不屑一顧,無視天意。這是不信天道鑄成的大錯,結果死於逆亡,留下深重的歷史教訓。

篡逆的太子劉劭,幫兇劉浚,就更不用說了,違背人倫道德,是最典型的逆天,就是人們常說的逆天叛道。他們政變對應的,是「熒惑逆行守亢宿」的軌跡,這也是對他們逆天結局的昭示。

也許有人會問,南北朝時,帝王不只劉義隆一個,北方還有鮮卑族北魏帝,熒惑守氐的天象,怎麼不是對應北魏?

其實,東方的天象文化,主要是事關天子的天象,宏觀上只是對應給中國的正統天子一人的。從另一方面講:從天象與人間的對應,也能看出誰才是正統天子,這正是天象文化的精妙之處。

2.時間再精準,天象是標準

天象,是人類歷史發展的準則,是人類必須順應的天意展現,對人類影響最大,人類一直在有意無意地遵從它。淺顯地說:

歷史上人類都在根據天象調整時間曆法,所以,當今人類也要順天象調整自己。

曆法隨著時間的推移會積累誤差,到一定時間就要改曆,以順應天時。

中國古代曆法經過了夏朝的夏曆、商朝的殷商曆、周朝的周曆、秦漢的秦曆,到了漢武帝時期,秦曆誤差太大,改為太初曆。太初曆的形式沿用至今,大的形式框架幾乎沒變,但幾乎每個朝代都要做新曆。如唐朝初年廢隋曆改用《戊寅元曆》,46年後改用李淳風的《麟德曆》,56年後又改用僧一行的《大衍曆》。

西方曆法也是這樣,西元前45年,凱撒大帝開始施行儒略曆,到1582年改用格里曆,當年減掉了11天,所以1582年只有354天。這都是為了彌補偏差,順應天時。

天時就是日月星辰的相對位置,那就是天象,人類從古到今一直都在順應它。

時間最公平、最精準,而時間根源在天象,所以天象最準確。

現在最精確時鐘,有3000萬年誤差1秒的銫原子鐘,有理論上300億年誤差1秒的「光晶格鐘」,但是誤差的校訂,是以日月星辰的相對位置為標準,因此終極標準還是天象。

可見天象是最準確的。我們這樣推出天象精準的概念,容易被人接受。

歷史、未來都記錄在時間上,而時間根源是天象,所以歷史、未來都記錄在天象上。

前面的故事大家看到了,天人合一,天象變化帶動人間的變化。所以從天象上,能看出對應在人間的大事件。反過來講,人間的大事件,都有天象的根源。

事件都是以時間為標杆,歷史、未來,在時間的刻度上展現開來,而時間的根源在天象,所以歷史和未來,都在天象上記載著、展現著、蘊含著。因此天體運行的軌跡,承載著人類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回推天象,揭祕歷史,順演天象,預言未來

現在的天文學,已經能夠推算上萬年的日月星辰位置,利用軟體能比較準確地展現上萬年的天象,為我們從天象角度展現天數、回顧歷史,提供了方便。

探究歷史,不是為了研究學術講故事,而是為了展現未來。天象是迴圈的,歷史是重複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間在以不同的形式,變奏著相同的主題,所以後人能從天象對應的歷史中,找到未來成敗的真機。

除了宋文帝,歷史上還有很多帝王,由於不懂天數,做出了逆天的決策,鑄成了千古大錯。下面我們就回推時空,還原那些經典天象下的精彩歷史,而這一切,也都是為了解開1999~2018年的天象謎語,給當代的每一個人,展現順應天數、避禍造福、開創未來的真機。(未完,待續 逆天而為痛悔遲:453-2018年天象揭祕2

註釋:

[1]《南史‧元凶劭傳》:「二十九年,熒惑逆行守氐,自十一月霖雨連雪,陽光罕曜……三十年正月,大風飛霰且雷,上憂有竊發,輒加劭兵,東宮實甲萬人。」《宋書‧二凶傳》記載相同。

[2]從地球上看,火星轉到太陽後邊,這一點稱為「火星合日」。火星從合日開始,在星空中順行354天,經過半個多星空,轉而逆行72天,約經過15度的星空,再順行354天,又經過半個多星空,回到合日狀態,從而完成一個火星與太陽的780天的會合周期。

上面火星周期的數位都是平均數,因為會合周期會隨著火星、地球的軌道相對位置還有微小的變化。火星圍繞太陽公轉一週,是687天。但是,在地球上看火星,因為地球也在運動,因此,在地球上看火星相對太陽的運動周期就變成了780天,這個780天的周期稱為火星的會合周期。

[3]預測日食、兇險天象,並提前彙報,是古代天象官的職責。史書記載「熒惑逆行守氐」是在元嘉二十九年十一月之前。元嘉三十年正月初一是453年2月6日,而火星真正留守氐宿的時刻,在453年3月17日,整個熒惑守氐的天象,在452年12月底~453年7月底。提前記錄,並不是史書記載不準確,而是太史令預測的結果。沒等太史令見證完這段天象,就被篡逆的太子殺害了。

[4]《宋書‧二凶傳》。

[5]《南史‧元凶劭傳》。

[6]《資質通鑒‧宋紀九》。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ING.
KING. 2019/06/17

計埋2016年旺角動亂就剛好3次

Zero
Zero 2019/06/15

四百萬人上街?小黃人真吹得!

KING.
KING. 2019/06/15

這事可看出, 現今的警察已非2014年的警察, 任由你霸佔馬路, 你看裝備和戰略完全是另一層次。而無知的學生, 仍然以為是2014年的時候, 一定失敗收場。 當然, 他們輸了可以哭哭啼啼博人同情。

KING.
KING. 2019/06/11

尤其是發生孟晚舟事件, 美國擔心中國會以逃犯條例反制美國, 故此放了水開動宣傳機器, 瘋狂造謠, 將條例講成可隨意引渡人返大陸受審, 果然觸動好多港人神經, 包括成日返大陸的中小企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