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開心莎莎

回魂夜

2008/02/19 01:43:41 網誌分類: 寵物
19 Feb

 

有說人死後的第七天,                                                                                                          其魂魄就會回到家中作最後懷緬,                                                                                                                                    簡稱回魂,俗稱頭七。                                                                                                                                                                 

昨晚是我家龜龜往生足足一星期,                                                                                                                                                       在凌晨一時十五分開始,                                                                                                                                                                                                                                     我便關掉大廳的燈,只餘露台那盞,                                                                                                                                                                                               然後獨坐在電腦桌前,暗地猜想,                                                                                                                                                         我愛的牠究竟會否回來看我。                                                                                                                                                                    

網誌寫好了,給友人的電郵也回覆了,                                                                                                                                  窗外颼颼寒風,我呆坐了一會,                                                                                                                                                                                    終於站起來步進廚房,                                                                                                                                                             打開水龍頭,動手清洗灶頭碗筷。                                 

水嘩啦嘩啦的在叫,                                                                                     我那胡思亂想的心也在叫囂。                                                                                                                                            忽覺一陣影在門外閃過。                                                                                                                                                                   繼而聽到廁所裡,斷續地發出聲響。                                                                                                                                  我還以為是家妹正在如廁呢!                                                                                                                   但我呼喊幾聲,卻無回應。                                                                                   唯有看過究竟。果真空空如也!                                                                                                        

心內涼了一截,                                                                                                我肯定剛才自廁所傳出的聲響並非幻覺。                                    

一臉狐疑,折返洗碗,                                                                                 仍不時聽到聲響;                                                                                心忖:這也許是風太大了,                                                           從窗的罅隙透了進來,                                                                         因而弄得擺放在窗旁物件發出聲響。                                                                                

對對對,我的想法該不錯,                                                                                     因而沒再理會太多,只専注手上幹活,                                                                                      然後倒杯熱茶,坐回電腦前,                                                                                                                 與大哥瞎扯閒聊。                                       

突然聲響又再來。                                      

由初時的細碎膠袋聲,                                                                                                                              到濺水聲,到音量漸大的報紙磨擦聲;                                                                                                                            這是很奇怪的感覺。                                                              若龜龜還在世的話,                                                                                                                                                                   我此刻定會以為是牠睡醒了,                                                                                                                                                                                  正在緩步踱出廁所,                                                                                                                                                                                                                                           軀殼沿途揩踫而發出聲響。                                                                                                                                               

但牠已不在了....                                       

是誰弄出來的聲響?                                         

霎時間,我驚覺了些甚麼,                                                                                        立即轉移視線,死盯住緊閉著的玻璃窗外,                                                                                         那用衣架掛著的毛巾,                                                                                                              是否正被大風吹至花枝亂顫。                                                                                        

結果相反。毛巾正乖乖地作靜止狀態。                                                                        然而廁所裡的聲響,卻有增無減,                                                                                                                                            愈來愈明顯,愈來愈令我,                                                                                                               有牠猶在身邊的錯覺....                                          

是回魂。                                                                                                                                               我差點忘記自己徹夜守候,                                                                                               其實正在等牠回來。                                                                                            

我怕甚麼?怕牠會死纏我不放?                                                                                                                                                               還是怕牠會控訴我待牠不夠體貼不夠好?                                                                                                                          

既期待見面,又害怕踫見。                                                                                        

唯有上注清香,                                                                                                                                    在安穩情緒之餘,                                                                                    也在佛像前默唸祈求。                                                                                                                                                                                               香煙裊裊升起,                                                                                                                                我的傷痛無法遏止。                                                                                                                                                                                               那綿延思念,正被記憶之河淹沒。                                                                                                                                             情難自控。                                                                                   

最教我懸疑的,                                                                                       是上香過後,屋內竟再沒有絲毫動靜。                                                                                                                                                                                                                                          直至二時半我要睡了,                                                                                                也沒再聽到任何奇怪聲響。                                                                             

龜龜,真是你回來看我嗎?                                                                                     一念及此,眼眶瞬間發紅。         

回應 (8)
我要發表
1105
1105 2008/02/22 21:55:33 回覆
.. .. ... 嘻嘻 嘻嘻 龜龜搵 嘻嘻
Tom媽媽
Tom媽媽 2008/02/20 01:03:13 回覆
它已安心上路了,不必掛心。
則卷小雲
則卷小雲 2008/02/20 00:05:16 回覆
我也想Johnny來我家, 讓我再攬攬牠啊!
泰迪羅賓
泰迪羅賓 2008/02/19 22:32:27 回覆
凡有生命者都有回魂?凡有緣者都難忘情?凡日思夜想者都能夢見?凡有善心愛心者都能善報!
水皮老鼠
水皮老鼠 2008/02/19 22:03:41 回覆

清香一注,龜已歸途;

誠心一禱,送牠上路。

莎莎,何必心掛.......

華仔.
華仔. 2008/02/19 16:13:12 回覆
若回來的是自己朋友 , 就當然不怕 , 但似乎難以確定啊 ... , 老實說 , 我一面看 , 一面感到毛骨悚然哩 !
無端端
無端端 2008/02/19 13:21:44 回覆

過去的任由得它過去吧?前面的才是我們要迎接的事情!

貝澳
貝澳 2008/02/19 09:49:20 回覆

有說於回魂夜,如果是正常死的,就由鬼差押解,如果是枉死的,就一個人回來。

 

有些人會很怕這個第七夜,可其實為何要怕?

離開的,無論是親人,是寵物,畢竟也是自己心愛過。

第七天能有幸重遇,能有幸告訴龜龜,自己會好好地過生活。

這樣不好嗎?

這樣龜龜能安然上路,自己亦能釋然。

 

莎莎,龜龜已走,亦已回來告別,是時候向哀傷說再見。

努力~

user

最新回應

生活百科常識
生活百科常識 2020/04/04
383383
383383 2018/06/05

我正在改變

有位朋友過了68歲,我問他有何改變?以下是他的回文:

喔!有的,我正在改變。
以前我愛父母,手足,配偶,孩子,朋友,但現在我已開始愛我自己 。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才瞭解到,其實我扛不起整個世界。

是啊!我正在改變。
我不再跟賣菜和賣水果的小販討價還價。多付幾塊錢對我沒什麼影響 ,但有可能幫這個窮人存下他女兒的學費。

是的,我正在改變。
付計程車資時我不再等著司機找零錢,給他點小費或許會換來一個微 笑。畢竟他為了生計比我辛苦多了。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不再對老人家說,這個故事你已講很多次了。畢竟這個故事讓他們 重拾回憶,重溫往事。

的確,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了不再糾正人們,即使是他們的錯。
畢竟,讓每個人都完美,並非是我的責任。能讓事情和平完美更值得 珍惜。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自由且大方地給予讚美。畢竟這不僅讓對方心情變好,自己也受益 。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學會了不要為我襯衫上的摺痕或斑點而煩惱。畢竟,人格勝於外表 。

是的,我開始在改變。
我遠離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畢竟他們不知道我的價值,但我卻清楚。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了不要為堅持己見而破壞了關係。畢竟,自我會讓我孤身一 人,而人際關係讓我永不孤單。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已學會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畢竟,真的有可能是最後一天。

是的,我正在改變。
我正在做讓我快樂的事。畢竟,我有責任讓自己快樂,這是我對自己 應負的責任。

這並非易事,但仍值得一試。

FR 芷
FR 芷 2015/02/22

{#200901242337194856.gif}

淺雪
淺雪 2012/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