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賣花仔 四.

2008/02/19 09:31:28 網誌分類: 賣花郎
19 Feb
 

記得第一天上班...老闆跟我說明一切細節...叫來這個叫亞安的前輩..吩咐我工作,這個亞安,身高5 9..身型瀟灑..眉粗眼大,感到他也平易近人..

幾天後,覺得他開始有點怪..每天十一時上班..比我遲一個鐘..由於這店是做批發的..他第一時間就是走到自己的位前打電話..跟客戶談天說地...老闆兩夫婦,

冇十二點都唔見人..還有他們的一對十歲和三歲的兒子.

這個亞安,四十多歲,聞說沒有家室..好像多年前是從大陸偷渡來...說起話來,

有點裝腔作勢..嘩眾取寵的模樣.又有點風趣..有時又很固執,近乎野蠻..在我初來的那個月,

看出他好像要扮大佬..有次我問他:”安哥,請問那種花放在哪裡..”他就露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你自己去找..不要每事問,我都是打工者..”每次總是一個冷漠的面孔..,你是前輩,店內只有你我兩人..我唔你問誰??

日復一日..我看出他無非是因為怕我威脅到他...有些工作..他想我邦又不愿低聲叫我邦...我漸漸主動去默默工作,.去邦他..我不跟你斤斤計較...做好本份.奈我何么.

每天下午兩三點就有很多貨車..載滿鮮花從機塲駛來花墟..落貨那刻十分匆忙.

他托一箱..我可托兩厢...話時話..他的氣力沒有我好...自己的表現老闆是看到的..老闆都希望伙計勤力..邦到公司..在這個情形下..安哥也不會扭出甚么計..而我又不怕辛苦..他搬東西也不用那么辛苦...他還不滿意?!!

漸漸他的態度也有所改變..變得友善很多..有時他還說:”阿仁..累就休息一下,

等我來....

回應 (1)
我要發表
禪一
禪一 2008/02/19 23:02:24 回覆

金石仁的「雨打荷邊葉,醍醐灌頂蓮,凝珠含笑淚,濁水出芳容。」更是妙!

禪一也跟著打油詩而作一首吧,現丑了。

「芳容半遮面,淚水灑荷肩,相對卻無語,心痛夢難圓。」

雨灑荷塘的那一刻,禪一悲從中來,以上種種都盡述了禪一那一刻的心境。

謝謝金石仁的妙語.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