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澄魂
炎澄魂
炎澄魂

「惡夢與意識」

2017/10/19 23:52:15 網誌分類: 「澄魂生活」
19 Oct

 




炎過去是一個很怕「發惡夢」的人,因不獨在夢中「身不由己」,任由恐怖東西發生,如「被鬼追」,「獨自困在陌生環境中找不到出路」,或「目睹恐怖殺人事件」等,醒後那份驚懼感更久久不散。若碰著仍是夜深,可糟糕了,明明很倦卻又不敢再睡。

可這情況卻大概在五六年前左右,因一回「被數口鬼迫入死角,在走投無路,極度恐慌卻偏生又『不醒』之際,下意識生起一意念,在夢中對自己說『這是夢來!我現在正處身夢中,我現在正處身夢中!』,之後怒火頓生,對惡鬼們大吼道:『消失呀!』,結果它們竟真的消失,而我也醒來了。」


就這樣開始醒悟自己其實是「夢境的主人」--「可以憑意識自我控制夢境的內容,並且在『夢中』也『知道』自己置身夢境在做夢」。彷彿一種「自我存在意識的覺醒」。於此往後來那些「惡夢」便大多能夠「改變」內容,這就不大怕作惡夢之餘,有時「醒了後」還想馬上再睡再作回那夢--因醒前「未改變『惡』的情節,想『入回夢中』改變它」。

這是我現在大部分作夢情況。

然而最近卻作了個「例外」的夢--一個我「縱有意識但仍控制不到情節的夢」--


話說上週有晚又作夢。夢中我正處身一個牆身為黃色,但卻陌生的新地鐵站內。我不斷地走,起初想尋找出路,但遍尋不獲之下,思忖「我必需找到往銅鑼灣的車,不然可離不開『這個夢』!」,於是問一位青年男子這是什麼站?那青年彷彿當我是「大鄉里」似的奇怪地道:「這裏是新站『西寶城』啊!」

我一聽之下一呆,心道
:「西寶城?」,雖從來未聽過有這樣一個地鐵站,但為了可以「回家」「離開這個站」,「離開這個夢」,遂往找「港島線」的車。

而就在這一刻,我突然間「醒來了」。

醒後雖鬆一口氣,但心卻忍不住陣陣發寒。因我「再一次」有種「被困在夢中,身不由己」的感覺。在夢境時,真有點怕「靈魂會被困中裏面,走不出來」,有種「靈魂出竅,去了別的世界」之感。

現在想起還有少許寒意,幸好那只是「夢境」而已。

但也許作過「一次」這樣的夢後,「下回」我就會怎「破解」,如此又「少一個惡夢」吧?

想這也是在夢中仍有「自我意識」的有趣之處呢!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

晚上十一時四十九分

炎澄魂字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炎澄魂
炎澄魂 2020/01/10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9%A6%99%E6%B8%AF%E6%83%85%E6%99%AF/%E6%9C%89%E6%84%8F%E6%80%9D%E7%9A%84%E9%80%A3%E5%84%82%E6%A9%8B%E8%88%87%E9%80%A3%E5%84%82%E7%89%86/2783585771662754/

「有意思的『連儂橋』與『連儂牆』

To 淺雪--(偶回這兒逛逛)先謝謝你"到現在"還來我這裏留言.謝謝~~剛在我的FB"香港情景"專頁登了上面那篇「有意思的『連儂橋』與『連儂牆』網誌,有空歡迎過來看看,謝謝~

祝生活愉快,一切安好~

2020/1/10 205 炎澄魂--Hugh Wong 字(喝青島中)




淺雪
淺雪 2019/12/15

是..要放心..除了放心還是要放心.

炎澄魂
炎澄魂 2019/11/17

炎To淺雪:先謝謝留言~~相很與動畫圖都很美,很多謝~~

原來你都愛喝啤酒啊?哈哈!那可很好啊~有多點話題聊.

事實上我早年也是"什麼啤酒"都喝,但後來可能因為"感覺"加"荷包"問題吧,覺得"青島"價兼物美又對味對胃,生活上便"基本上"只喝"青島"了.

純粹"個人口味"問題.其他類與牌子的啤酒我都有喝(包括那些"濃得要命"的"傳教士"啤酒等),但真較愛喝"青島"--現在都還在喝.

我就常備"青島"啤在家.

另外"青島"啤以外,我最愛喝的是"清酒"--"日本"清酒,跟"啤酒"是"兩種類型"的酒類也~

再聊啊~

2019/11/17 1611 炎字












淺雪
淺雪 2019/10/29
@炎澄魂...

總覺得吃飯不喝番杯酒..如有所失..

我也是喝啤酒多..我倒是什麼牌子啤酒都喝.. {#飲杯勝.jpg}

其中一隻燕京..雪花..也是中國貨..雪櫃許多時常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