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虛雲和尚的禪修歷程與禪修志業

2017/11/22 11:06:51 網誌分類: 襌修和氣功
22 Nov

第一節  虛雲和尚的禪修歷程與禪修志業

 

虛雲和尚湖南湘鄉蕭氏子,俗名古岩,又名衍徹,生於清道光二十年 (1840) 其父任職的福建省泉州府。自幼習儒,12歲即萌出家志。18 (1858年,咸豐八年) 投福州鼓山湧泉寺,禮常開法師爲師剃度出家。次年,在妙蓮和尚座下受具足戒,字德清。所以早年的虛雲和尚是以釋德清一名為世所知,到了五十歲後才自號虛雲,改字幻遊,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 在揚州高星寺禪七期間開悟,疑根頓斷,悟透禪關,而後弘法於各地,行腳廣至海外。一生靈異無數,有傳記資料之中的十難四十八奇。 [3]

 

一般人都被虛雲和尚的感應靈異與堅苦卓絕度過種種磨難所吸引,也知道他是現代接續了五家禪宗法脈的第一人。但是對於虛雲和尚禪法的如何進行實質內涵的分析與詮釋,使其真正內涵的得以闡明,大都缺乏認識。又,虛雲禪法為何能夠接續五家禪法,其實並不是形式上的將傳承信卷傳承下來,隔代遙接派號,而是其禪法具有收攝五家的實質內涵,這些都被一般人忽略了。又,一般人對於虛雲和尚年青時候的修學重點是天台教觀的意義,並不了解。對於虛雲和尚強調參禪更要行禪,對境煉心,在這些方面的深意,並未重視。

 

1.1 虛雲和尚參禪與行禪的過程

 

虛雲和尚參禪與行禪的過程可以五個階段,分述如下:

 

 (1) 巖居煉身時期: 據《虛雲和尚年譜》 [4] ,虛雲和尚十四歲時,父請一位先天大道先生教在家行法,令看各種道書及道家丹鼎派各種內外功,研習了三年,但是以為並非至道,而皈心於佛法。十九歲之時 (1859) 做<皮袋歌>中云「……尋名師,求口訣,參禪打坐超三界。……無間斷,始終如一念阿彌。……圓明一心莫差遲,亦返源,亦解脫,還元返本天真兒…… 世間誰是長生者,不如歸去禮慈雲……念彌陀,了生死,多多快活誰得似,學參禪,得宗旨,無限精神祇這是……遁入空門禮法王,懺悔罪過增福祉」 [5] ,由<皮袋歌>的此處內容看來,他出家前的主要修持觀念是念佛、參禪與禮拜懺悔。雖然他談到參禪,但是也講到「尋名師,求口訣」,顯示出他這個時期並不了解如何進行祖師禪的禪修,而「還元返本天真兒」接近道門的語言,但是又說「世間誰是長生者」並不滿意只是追求長生。寫完此一<皮袋歌>之後,他遂至福州鼓山禮常開老人剃度,翌年 (1960,二十一歲) 依妙蓮和尚受具足戒,為避父找尋,隱山後岩洞,此後隱居鼓山湧泉寺山後巖洞三年,辟榖煉身。同治二年至五年任職鼓山,禮萬佛懺。同治六年,復向後山座巖洞生活,木食澗飲,岑學呂編纂的《虛雲和尚年譜》記載「一心觀照及念佛……萬物皆備於我,自以為四禪天人也」自喻禪悅法喜如四禪天人,而「萬物皆備於我」語出莊子,「四禪天」則是外道禪的極致,由此可見虛雲和尚已經歸心佛法,但是所修持者上不純是佛法,此時他雖然並未在佛教禪修的嚴格意義上達到證悟,但是在在一般意義的禪定上已經有很高的程度。

 

(2)學習天台經教: 據《虛雲和尚年譜》,虛雲和尚以大事未明,經過大約十年的苦修之後,於同治九年(1870,三十一歲) 謁天台山華頂龍泉庵融鏡和尚。融鏡法師責以「你知古人持身,還知道古人持心否?觀你作為,近於外道,皆非正路,枉了十年的功夫。巖棲谷飲,壽命萬年,亦不過楞嚴十種仙之一,去道尚遠」。由這裡和前段所述可知,虛雲和尚年青時候曾經多年修學過道門的內外功及老莊道書,在鼓山後山苦修之時,雖然該是以念佛、觀心和禮懺為主,但是其成果卻被認為是「近於外道」。虛雲和尚一生一直站在佛門的立場,多次對於道門的拘執於長生與身見加以批判,他晚年開示錄對於真正解脫之前的禪修過程容易落入於種種身見,也加以批評,由這些批評看來,可以說他對於道門的內涵有相當程度的把握。從今日跨文化溝通的角度來看,虛雲和尚這樣的善解佛道兩門,對我們是很有啟發的。

 

天台宗融鏡法師命虛雲和尚看「拖死屍是誰」的話頭,揚眴之間,時有省發。從這裡看來,那時的天台山是祖師禪和天台教觀合修的。虛雲和尚於是秉融鏡法師之教,留在老法師的身邊,研習經教,學習天台教觀。《虛雲和尚年譜》同治十年條記載「在龍泉庵侍融鏡法師,實有啟發,法師年已八十餘,精嚴戒律,宗教並通,令予多參講座,以利遊方」,虛雲和尚年青時由天台融鏡法師的接引,開始參禪,並且學習天台教觀,又於同治十一年至十二年 (1872-1873,三十三歲至三十四歲) 在天台國清寺兩年,參學禪制,學習經教,至附近的方廣寺學習法華經,融鏡老法師又熟習戒律思想。虛雲和尚在三十一歲至三十六歲,依止天台宗融鏡法師學習天台止觀和天台教理,是虛雲和尚年青時的最為重要的修學經驗,其實融鏡法師的天台止觀是和宗門的參禪合修,其實這也是中國宋代以後的天台教學常有的情形,虛雲和尚在融鏡法師座下學習天台教觀,學習住持僧團的戒律,並參究宗門,使虛雲和尚具備了廣闊的視野,通教而嚴戒,不像許多禪者墮於毀經蔑教的疏狂之中。這裡的禪教融通和重視戒律這兩點,都可以在後來虛雲和尚的禪法和思想之中,看出其重大影響,尤其是虛雲和尚所受的天台教觀的影響,更值得吾人注意 [6] ,所以下文也有一節討論虛雲禪法與天台教觀的關係。

 

(3)游方參學,朝禮聖山,朝聖禪行以磨練習氣與開拓心胸的時期: 光緒元年 (1875)以後,辭別融鏡老和尚,開始游方參學,參訪普陀山、寧波阿育王寺、杭州三天竺集各處聖境、焦山、揚州高旻寺。光緒八年 (1882,四十三歲)七月一日,發心由普陀華法庵起拜,三步一拜,至光緒十年 (1884,四十五歲) 直拜至五台山,五月二十二日拜至東台,虛雲和尚云「禮拜途中,歷盡艱難,心生歡喜。每每借境驗心,愈辛苦處,愈覺心安。因此,才悟古人所謂消得一分習氣,便得一分光明;忍得十分煩惱,便證少分菩提」,這裡彰顯的是「行禪」的風範,就是參禪並不是枯坐而已,而是在日常生活的實踐行動當中「借境驗心」,來完成身心的轉化。

 

(4) 開悟之因緣:《虛雲和尚年譜》清光緒二十一年 (1895,五十六歲) 一條記載,虛雲和尚在揚州高旻寺禪七期間,工夫落堂,一夕晚香,忽見大地如同白晝,內外洞徹,隔牆見物,了了無礙。師知是境,不加執著。到了第八個禪七的 第三晚,因為熱水偶濺及手,茶杯墮地,一聲破碎,疑根頓斷,慶快平生,如從夢醒。虛雲和尚乃述偈曰:「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又曰:「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

 

 (5) 重興六大祖庭,弘法度眾時期: 虛雲和尚中興雲南雞足山祝聖寺、昆明雲棲寺、鼓山湧泉寺、廣東韶關南華禪寺、雲門山大覺禪寺、江西省雲居山真如禪寺等六大祖庭古刹,重建大小寺院廟堂80多處。圓寂於1959 (佛曆二千九百八十六年歲次已亥) 江西真如寺,世壽一百二十歲,僧臘一百零一夏。虛雲和尚歷十五座道場,中興六大名剎,重建大小寺院廟堂八十餘處,傳法得戒與四眾皈依弟子數百萬人,所建立之功業為近代僧史所稀有。 [7] 虛雲和尚重視參禪,但是更重視行禪,也就是除了禪堂中聽聞開示,並在禪堂之中以參話頭禪法來參禪之外,也更要行禪,以就是在運水搬柴之中,在日常生活的上求下化之中,端正身心,嚴土熟生,時時對境煉心,觀照起心動念的是誰,觀照自己是否能夠安住在參禪所了悟的自性之中,把禪實現在生活之中的自己身心境界之中。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應該原址改建香港2019暴動博物館,在向南幾百米建立新地鐵站。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