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腦干出血折騰得生不如死,神奇的佛法助我康復

2017/12/29 10:56:23 網誌分類: 念佛修行
29 Dec

被腦干出血折騰得生不如死,神奇的佛法助我康復

首先在此,我必須深刻忏悔自己的業障深重。我今年剛45歲,九年前得了高血壓,當時根本沒有當回事,照常喝酒;六年前得了腦血栓;三年前得了腦出血。醫生說:治好的比例是50%,而我這是腦干出血,是十人九死,剩下一個也殘疾的。當時就知道地獄是什麼樣子的,因為我就活在人間地獄。最開始一個月,二十四小時我都用安眠藥頂著,除了吃飯就是睡覺,因為如果醒著,那痛苦我根本受不了,一個月後安眠藥對我不起作用了。那時自已什麼都干不了,呆在家裡的我,覺得活著就是遭罪,就是累贅家人,所以我想自殺。這日子和地獄有什麼區別?

  就在這個時候我認識了一個學佛,他說地獄比我現在苦千倍萬倍,如果我自殺,那罪業很大的,死了就直接下地獄。他就告訴我念什麼,還讓我磕頭。我也不懂什麼意思,佛法是什麼的我也不懂,能治病就試試吧,死馬當活馬醫。本來我是想死的,如果不是遇到這個人,我是根本挺不過這一年多的。

  我家附近有個佛店,有一天我路過,看到門口貼著好消息,就是有人間天老師講佛法,當時我想這個好啊,有地方跟著學佛了。可是自己並沒有自信,又抱著試一試把病治好的心理,就跟人間天老師學佛了。當時老師每周五來一個幼兒園講課,我只聽到兩節課,就過年了,老師就回家了,因為老師不是這的。我沒有聽過瘾,等著盼著老師早點來,當時跟著魔一般,必須聽老師講課,過完年老師回來開始講《法華經》,我跟老師學了三個月,正好這《地藏經》也念了一百部了,因為第一次見老師,老師就讓我念《地藏經》,可是我沒有念,過完年心平靜下來,就能念了。普門超度我也天天做。

  大家肯定關心我現在的病情,我現在幾乎跟常人沒有區別了,原來自己走路都怕摔跤,總是迷糊頭暈;現在可以抱同修的孩子跑了;開始看一米遠的人就是個人影,現在也能看清了;但是我最想說的是:病好不好跟我沒有關系了,去極樂跟我有關系。原來把病看得很重,給我病的不死不活的,我是十足的苦度惡度啊!現在一點也不執著這病了,一心就是想去極樂,我堅定的相信,阿彌陀佛能來接引我,這幾個月的學佛經歷,說起來依然感慨無限,佛法對我身心的改變,簡直就是大變活人,這是同修們有目共睹的。

  弟子在此跪謝恩師,我跟人間天老師學佛了!把這學佛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能利益解脫更多的同修。弟子在此跪謝恩師!跪謝佛菩薩慈悲加持!咦!哦,原來是因為我磕了一年的大頭,才把人間天老師“磕”來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應該原址改建香港2019暴動博物館,在向南幾百米建立新地鐵站。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