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地地藏王菩薩本願經(跟住視頻念)可治嚴重抑鬱症,可以避免自殺,

2018/01/03 12:33:35 網誌分類: 念佛修行
03 Jan

念地地藏王菩薩本願經(跟住視頻念)可治嚴重抑鬱症,可以避免自殺,

 念地地藏王菩薩本願經(跟住視頻念)可治嚴重抑鬱症,可以避免自殺,念完念三句地藏王菩薩,再念曰:弟將念經功徳回向給某某名冤親債主纒身靈,讓他們早登極樂世界,修成正果,消除ー切罪業。念ー至三個月即有功效。

地藏菩薩本願經 卷上 佛光山 梵唄

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hae59iW7LQ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IqOL7FwZyM&list=RDPhae59iW7LQ&index=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oHu1QFRVxc&list=RDPhae59iW7LQ&index=2

 發布:婕妤     

感恩佛菩薩!感恩聞師兄!感恩全體義工師兄!感恩全體全體地藏七同修!

 

感恩我的冤情債主!沒有往世的業障和今世嚴重的失眠,我聞不到佛法,也不會信佛。

 

七天的地藏七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佛菩薩就在我們身邊,真切地感受到冤情債主就在我們的身上。第七天我帶著感恩的心離開了廣州道場。

 

 

1、佛菩薩就在我們身邊。

 

打七之前我看過地藏七打七日記,有師兄說剛到道場時看地藏王菩薩的相貌是嚴肅的,打完七看到的會不一樣。為此,2月12日我進入道場時特意看了地藏王菩薩的銅相,沒覺得有什麼特別,也不嚴肅也不歡喜。打七的幾天因為每天時間太緊張,我把特意再看一眼地藏王菩薩相的事忘得一干二淨。第七天我在追頂念佛時,偶而睜眼看到地藏王菩薩的相,我的眼淚就下來了(寫到這裡我止不住流淚),地藏王菩薩滿臉慈祥,嘴角微笑,陽光滿面地看著我,銅相沒有了,慈祥的菩薩就在我的面前,那表情是對悔過的孩子、對誤入歧途的回頭浪子,以慈悲、寬大、恩愛接引他們回家的母親般的神情。當時,我除了含著眼淚大聲念佛外,我就覺自己張嘴念佛分明就是一只剛出殼的張著嘴大聲地呼喚母親的小鳥,心靈是戀念的、依戀的、脆弱的。

 

為了適應打七跪念,我從2009年12月份開始跪念《地藏經》,大多數都是跪在地板上的。打七跪念有兩個不一樣的感覺:一是跪念膝蓋特別痛;二是渾身大汗淋淋。今天早上(2月21日)我在家跪念完,沒有上述感覺。我明白了打七念《地藏經》時,膝蓋痛和大汗淋淋是佛菩薩的加持力。各位可能以為是一天多次跪念的原因,其實打過七的都知道,上述感覺與多次跪念沒有關系,因為有時早晨第一部經就會大汗淋淋,有時就沒有這種感覺。

 

聞師兄在開示的時候說:回家拜忏會很輕松。我今早拜的確沒有打七那麼累。原來道場佛菩薩的加持力是不一樣的。

 

打七結束最後一天開交流會時,有位師兄在上面正說自己的事,突然激動地向大家說:一條藍色的彩光在佛台前來回移動,我們這個道場太殊勝了!

 

和我睡在一起的師兄,第一天晚上悄悄地告訴我,今天念佛時看到阿彌陀佛了,他讓我不要說。

 

第七天早晨7點多到放生的水庫時,天還在下雨,我們就在雨中不斷地念佛,聞師兄說待會放生時就不會下了,果然放生時雨停了。放生完後大家等車,我看著天空就開始大聲念佛號,大家也開始大聲念,幾分鐘後奇跡出現,太陽出來了,大家激動的大聲念佛,這時我們看到一團黃色的光輝在雲彩下面,有人看到藍色的光,一會兒兩個太陽一前一後在雲中穿來穿去,我偶而向東邊看,一團粉紅色的光霧在雲彩下面。有位從事出版佛教的師兄(女,回族),說她看到滿天都是蓮花,她激動地對我們說:原來佛菩薩盡虛空遍法界都是。

 

還有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我打七天沒有洗澡、沒有洗頭、也沒有洗腳,渾身覺得很爽,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其他師兄也一樣。七天不沖涼(北方人叫洗澡)在廣州是不可想象的。“南無無垢佛,南無離垢佛,”哈哈,真是不可思議,干淨和髒是我們自己不淨的念頭示現出來的。打七七天不洗澡實證了《心經》中所說“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生不滅”的宇宙真相。

 

以上就是佛菩薩在我們身邊的證據。

 

 

2、冤親債主就在我們的身上。

 

2月14日聞師兄開示要忏悔業障,我開玩笑地說:我罪業深重,我找個棍,我邊忏悔得有人拿棍打我的屁股,我把忏悔看得很一般,想也沒想到忏悔時我會哭。第二天忏悔時,我一開口說話,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放聲就哭。我一想到那些被我活生生放到鍋裡或煮或蒸的動物,以及我怎樣殺了水魚,我的不孝,以及所做惡業(以前都沒有想過是惡業),我內心深處真的深感我自己十惡不赦。我忏悔是真心的,我不知道是我哭,還是冤親債主的悲痛。

 

第一次忏悔後,晚上追頂念佛時象睡著了,象夢境一樣背上出現一條綠色有黑色斑點的蛇從後背爬出來,一共好幾條,嘴巴是閉著的,面部表情很溫和;又有一排鳥成一行象陶瓷做的從後背走了;又有一只大烏龜面部表情很溫和地走了,後面有幾只小的烏龜,比較模糊走了;有一條土灰色的蛇,張著血紅色的嘴,表情有點悲怒,走了。

 

2月15日初三燒皈依證時,當聞師兄讀“皈依證”三字,突然自己淚流滿面,哭得渾身抽搐,象一個走失了的孩子,突然見到媽媽一樣,忍不住,放聲大哭。周圍則哭聲一片。那一刻你明顯地感到千百年來,冤親債主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他們皈依了佛門,我哭明明是他們在激動,自己則屬於無法控制的狀態。第二天燒皈依證時,開始沒有哭,當聞師兄念到“釋淨空”的名字時,立刻淚流滿面,不受任何控制,這淚這哭不是我,明顯是冤親債主聽到“釋淨空”的名字時激動地反映。因為我經常看淨空老法師的碟,聽到淨空老法師的名字,我不可能哭。事後我想靈界的眾生可能知道淨空老法師真的是“乘願再來”。此事證明陰性的眾生比我們靈,比我們知道的多,也證實原來我們平時很多行動、語言、情緒都是被看不見的陰性的性靈所控制的。

 

打七的第七天早晨放生時,我們大聲念佛,後來聞師兄親自帶念。就在聞師兄帶念1分多鐘時,我突然看到離我20米左右的水中,有一條約一米長50公分寬的深紅色的光(象是紅塑料袋)一樣往我們站的地方移動,移動幾米又回到原處,反復的移動。一開始我以為是眼鏡上有雨水滴,是錯覺,當時我邊念佛,邊上下左右變換角度,都能看到。念完佛號,水中什麼都沒有。

 

上述事實證實冤親債主天天和我們在一起,就在我們身上。我們的所作所為和起心動念他們都知道。

 

 

3、地藏王菩薩兩次救我。

 

第一次:讀《地藏經》治好了我十一年的失眠。1997年9月份我到河南出差,半夜3點左右在賓館裡做了一個可怕的惡夢,驚醒時冷汗將床單都打濕了。從此,我失眠長達十一年,期間不知看過多少名老中西醫,但就是沒有療效,曾記得連續三個月無法合眼,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1998年我選擇了峨嵋山自殺,因別的原因沒有成行。 直到2007年10月接觸佛教並讀《地藏經》,6個月後我的失眠奇跡般地好了。感恩地藏王菩薩給了第二次生命。我附前幾年所寫《失眠十年,終於好了》一文,有興趣的請看看,多謝!

 

第二次:2008年2月5日(記得離春節還有5天),那天下午4點多我開車從台山返回佛山,在佛開高速共和路段附近,車速是110公裡,突然我象睡著了一樣,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強大的撞擊力驚醒了我,車撞在了高速公裡中間綠化帶的台基上,車沒有翻,奇跡般停了下來。車被送到修理廠時,經查左側兩條輪胎撞壞,其他地方完好。修車師傅問明情況說:是車毀人亡的事故,你小子命大。我哪裡是命大,自從讀《地藏經》後我有個習慣,一上車就大聲念地藏王菩薩的聖號。我知道如果事故發生時我不念聖號,我的命就沒了。

 

 

4、正知正見,我找到了回家的高速公路。

 

讀《地藏經》治好我失眠的親身經歷,這讓對佛教深信不疑。通過看書明白佛教並選擇往生淨土作為目標。但怎樣做才能往生淨土,說法卻很多。有一個學淨土的師兄讓我們只讀淨土五經和念聖號,學其他的都是雜修,我就照著做。但每次遇到身體有些異樣的感覺,或者遇事不順,還是覺得誦《地藏經》管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誦經除了淨土五經之外,有時也誦《金剛經》、《六祖壇經》、《楞嚴經》,《阿彌陀經》、《大悲咒》、《心經》早就可以背誦。

 

通過這次打地藏七我明白了,不是淨土五經不好,而是未法時期我們業障太多,障礙太大,誦經效果大打折扣。只有減少業障的阻力,臨終時才能做到神識不昏昧,念佛往生。

 

地藏七倡導的“吃素、誦經、忏悔、放生、行善、念佛”明確具體。平時的功夫減少我們臨終時的業障,屆時心不迷惑顛倒,往生自然沒有問題。“吃素、誦經、忏悔、放生、行善、念佛”就是我往生的光明大道,用聞師兄的話是:(是往生淨土的)高速公路,不要往兩邊看。

 

哈哈,這次打七讓我這個迷盲的佛子終於找到了回家(淨土)的高速公路。

 

地藏七是居士發起的,針對性強,適合未法時期我們這些人修行。這樣寫有點象廣告,廣告就廣告,反正此文是給有緣看的。

 

再次感恩佛菩薩!感恩地藏七的發明者!感恩聞師兄!

 

同時感恩第二十一期的同修,沒有你們我可能堅持不下來。

 

感恩我的冤親債主,是你們讓我聞到了佛法,並深信不疑。

 

 

5、後記一

 

在信佛之前我屬於“剛強難化眾生”中的更為剛強難化的那種,這和我的律師職業有關。做為一個法律工作者,我們養成的理性及反向思考問題的習慣,理性讓我們難以接受一切唯心造的佛學,將佛學歸為迷信;反向思維讓我們難以認可沒有直接證據可證實的因果理論。今天我進入佛門,我心裡面一直感恩我的冤親債主,如果我沒有十年失眠的痛苦經歷,如果沒有誦《地藏經》的好處,我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佛學。打七回來(2月19日)第二天晚上,我們同學聚會,他們問我春節怎麼過,我說去打佛七,他們說:你不要陷得太深,要適可而止,該吃就吃,該喝就喝。我說:你們的心我領了,做為老同學我希望大家為了健康少吃肉少喝酒。

 

看著他們吃肉喝酒,玩得很開心,我慶幸我這個以前比他們剛強難化的人,現在終於聞到了佛法,以善男子的標准要求自己,而他們仍自以為是剛強難化,不知時至。

 

 

後記二

 

聽聞師兄最後一天的開示,我覺得在家居士應當注意:

 

1、一定要按地藏七所倡導的六部曲修行,老實才有成績;2、正知正見,不要被錯誤的觀點誤導,一定不要自以為是,自以為是就是我執;3、居士不做蒙山施食,不助念,不放焰口,因為我們沒有這個能力;4、找到一本好書,應當讀三十遍,否則不講;5、專精、專學,不要見什麼好都想學。

 

再次感恩佛菩薩!感恩地藏七道場!感恩聞師兄! 感恩全體義工!感恩同修!感恩我的冤親債主!。

 

 

佛山  張翊(法名如翊  男  45歲)

 

 

 

附:

 

失眠十年  終於好了

 

 

2010年1月11日又是一個囫囵覺,早晨起來我伸著懶腰。

 

我的失眠好了,我曾想抽時間將我治好失眠的方法告訴大家,但幾乎沒有時間。直到從網上看到程琳自殺、大學教授自殺。我實在無法再等下去,一定得抽時間,將我治好失眠的方法公布,防止有人想不開,走上絕路。

 

 

惡夢導致失眠。

 

那是1997年9月的一天,我配合兩個公安到河南、山東打假。這天因飛機晚點大約晚上12點多才到鄭州。我們入住鄭州火車站某賓館,是一間行政套房,我一個人住外間,兩名公安朋友住裡面套間。當時該賓館樓上在裝修。半夜我做了一個可怕的惡夢,惡夢中有很多白衣女人和一些男人用力壓著我,我拼命掙扎,想叫出聲,但即掙扎不起,又喊不出聲,在長長的手掐我的脖子時,那女人的頭發披下來,蓋住了我的臉,我意識到如果臉全部被蓋,我立刻沒命。我拼了最後的力氣,用力向上一搏,並大喊一聲。終於從夢中驚醒,也把他倆弄醒了。醒來後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汗水競打濕了床單。從此,我開始了長達10年的失眠。

 

 

曾經睡覺如豬。

 

我愛人是某報記者,1995年我們剛結婚時,她經常晚上起來看書。剛開始,我很佩服她的好學精神,而她卻發現我晚上睡覺象死豬,這時她才知道她有點失眠。

 

 

失眠難治,曾想自殺。

 

我讓她看中醫,兩年後她好了。我失眠了,自然想到看中醫。有一點效果,但不明顯。失眠的第二年1998年8月我連續三個月沒合眼。有時別人和我說話,說話的人就在我面前,我看到她的嘴在動,卻聽不到。我使勁搖搖頭,才能恢復正常。我的火氣越來越大,不順心的事起來越多。10月份我老婆和我吵架,我想到了自殺,我想到峨嵋山有佛光,我可以在哪裡跳下去。就在我失眠那年,我有了兩個債主,一個是做生意賠本,欠了人家幾萬元,債主經常找我討債,我還了一年多,還剩不多;另一個是我弟弟上大學,每月250元生活費,每學期還要交學雜費3800元。生意上的欠款可以一死百了,但弟弟誰供養?我媽60多歲,一個農村婦女,到時除了哭,沒有其他辦法。唉!我死不要緊,如果我弟弟辍學,我對不起他,也對不起列祖列宗。

 

自殺的事一拖再拖。

 

有人說失眠的人心事多,我沒有什麼心事。生意做不成,我卻在嚴重失眠的情況下,考到了律師證,做律師。生活不成問題,而且有一幫朋友,我的案源也不錯。

 

1999年和2000年我做了兩個全國有影響的案件,央視焦點訪談和今日說法都報到過。

 

但失眠依舊,平均每天晚上只能夢中有2到3個小時的睡眠,一般到半夜2點或者3點,就渾身燥熱而醒。有時連續幾天晚上只要一躺下,渾身冒汗,床單會擠出水來。

 

到2007年,我已經連續吃了十年多的中藥,凡是能打聽到的名老中醫,都給我看了。失眠比1998年好了一些,但仍然每天晚上上半夜可以在夢中睡一陣,下半夜就只能睜眼睛了。有時是半夜2點,有時是半夜3點。有時徹夜難眠。

 

 

失眠並發症。

 

我身高一米八,從1996年開始,到2007年11月份以前,沒有超過134斤,常常體重只有126斤。

 

在珠三角上班,每天都要開車跑很遠的路,往往1個小時的車程,我已經開始腰酸脖子痛。常常喜歡找人做推拿,醫生和推拿師說我的脖子和腰好硬。

 

天氣一反常,我就打噴嚏,今年8月份晚上有幾次忽然打噴嚏,連續打十幾分鐘。我的噴嚏和別人不一樣,他們打的是女娃娃式的噴嚏,比較溫和,我打噴嚏時,有時人會在床上反復彈跳起來。

 

伴隨長期失眠,我有了胃酸反流、慢性過敏性鼻炎、腰酸背痛、嘴唇有硬塊經常爛、脾氣大、性欲減退(這可是秘密啊!)等等症狀。

 

 

冤親債主

 

2007年的9月份是中秋節過後的某天,我請了幾位朋友在我家聚會。有一位朋友她是一家大醫院的腦外科醫生,她的手術做得還好。那天大家吃飯時她一直躲在我女兒的房間裡。第二天,她打電話給我,很害怕地告訴我,昨天她偶然發現有很多靈魂跟著我,是一家四口,還有一個小孩,是前世當官時害死的,現在他們找到我報仇。

 

我聽了嚇了一跳,我相信我的朋友不會說假話,她不可能騙我。她是有名的外科醫生,以前從沒有向我們說過這些。她說她偶然能看到,大約是她16歲那年,她忽然有了這一特長。

 

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靈魂(鬼)啊!

 

我老婆和小孩開始不敢和我住在一起。

 

 

誦經治好了失眠。

 

我老婆認識的朋友中有位台灣人,他是信佛的,屬在家居士。他聽我老婆說我的事,就給一本《地藏經》,讓我念《地藏經》說一定會好的。他說人在六道輪回中,會種很多善緣,也會造很多惡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前世的冤親債主,每個人都有,因果成熟時,就會障礙你。念《地藏經》回向給他們,就能超度走,他們走了你的病就好了,並且讓我不要再吃藥了。

 

也有人告訴我:佛氏門中有求必應。

 

我很懷疑。看看那些和尚整天超度亡靈,做一些和死人有關的事,我可是個活人啊,兄弟!況且我還是個律師,過去的教育、理智和邏輯讓我很難相信。

 

六道輪回、冤親債主這是此生頭一次聽到的新名詞,感到即害怕又覺得對不起過去曾經傷害過的人。不管有沒有,相不相信,我得負責任。

 

反正吃了這麼多年藥也沒管多大用。即然台灣的朋友這樣說,不妨試試。有病亂投醫,有病的人真的是這個樣子,老祖尊的話真精辟。

 

我老老實實地開始念《地藏經》。一開始三到四天才能誦讀一遍,半個月後,我七十分鐘一遍。一個星期最少四遍。從誦經後,就停止了吃中藥。三個月後不知不覺我的睡眠好了很多。不知不覺,我也不怕什麼了。

 

2008年3月以後,我漸漸忘了曾經晚上睡不著覺這件事,鼻炎、胃酸反流、腰痛等症狀不知不覺也沒有了,體重增加了幾斤。

 

原來佛經不僅能超度亡靈,還能拯救活人!

 

 

佛教是人類最高智慧。

 

從此我對佛教產生濃厚的興趣。之後我讀了淨空法師寫的《什麼是佛教》等書,讀了《心經》《佛說阿彌陀經》《圓通章》《普門品》《金剛金》《六祖壇經》《愣嚴經》,道正法師的《傾聽恆河的歌聲》《毛毛蟲變蝴蝶》,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正見》《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因果故事等等,我這個佛教盲,才慢慢認知佛教不是宗教,佛教是佛陀的教育,是一門學問,一門解決人的生死大事的大學問。想想過去的我沒讀過一本佛教的書,卻想當然地認為佛教是迷信,真正是愚味啊!我誤解了佛教整整42年,如今才知道佛陀的教育是多麼的博大精深。

 

2008年6月1日我看了《名稱刪除》《山西小院》兩盤光碟,才知道《地藏經》救了那麼多人。

 

 

佛度有緣人。

 

困擾了我十年的失眠,曾經一度沒有任何指望,本以為此生都不可能治好的疾病,沒想到竟然好了。治好我的失眠不是現代西方醫學或者中醫,竟然是《地藏經》。這事不可思議,無法解釋,如果不是親自發生在我的身上,我怎能相信!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每天經歷著失眠的痛苦,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經歷的連續的難眠後,在無奈中想到了結此生。

居士文章 :轉載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

子杰同志被私了

子杰同志身為GAY佬,爆左一個南亞佬的菊花但無俾錢,呢個南亞佬唔份氣就叫埋D南亞同鄉一齊KO子杰同志,一班南亞佬一路KO一路鬧「爆菊花唔俾錢,爆你個頭!」,於是子杰同志就咁樣被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