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觀音濟渡本顯真經 斬絞歸陰遍遊地獄第四

2018/03/07 19:52:23 網誌分類: 觀世音菩薩
07 Mar

 

斬絞歸陰遍遊地獄第四

話說莊王與娘娘言道。火焚白雀。滿寺人等。一概燒死。誰知這冤家。他又不死。娘娘言道。他今既未燒壞。不免接他回宮。好言相勸。才是道理。莊王答曰。接他回宮可也。急命太監宮女。火場接公主回宮。眾人領命。不多時候。將公主接至昭陽宮庭。公主進宮參見。口稱皇兒妙善叩拜父王母后。赦兒不孝之罪。莊王一言不答。國母叫聲皇兒妙善平身。賜座。公主曰謝座。莊王言道。妙善你痴心妄想做神仙。今在庵中。惹出多少難聽之言。使黎民做作歌唱。你真真氣死我也。在寺受苦奔忙見此火災。怕也不怕。勸你回心。招親為妙。公主奏道。此是兒之罪孽。立此苦行。方可消脫冤愆。至於黎民所唱之歌。乃天降玄機。打惺父王。知返本還原。父王豈不知儒書云。君子造端乎夫婦。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不思孟子云。睟然見於面。盎於背乎。莊王曰。胡說胡說。你如不招親。性命難保。公主答曰。父王言兒修行。是為非理之事。要兒招親。方如父王之意。兒有奏章一則。請父王細聽。

兒妙善寫奏文一本呈上 尊父王與母親細聽端詳

兒今日學修行非是邪妄 尊三皈守五戒這又何妨

儒釋道著經典是何言講 難道說言修行革此一章

朝聞道夕死可說的那樣 言厥性始復初怎樣行藏

我皆因前世迷造下罪障 故今生轉女身好不悲傷

在家中未出嫁從父教養 若招親從丈夫不敢主張

儻夫君壽不長閻君票降 守節志選從子纔算賢良

精婦工謹婦言一誡不妄 正婦容純婦德毫無徬徨

這三從與四德就算體量 還難免地獄路九泉淒惶

世間人惟女子罪孽難講 生男女殺性命許多罪殃

走灶前血臭氣灶神難擋 又或是到廳前污穢神堂

將血衣放河中搥洗擺盪 污穢了水府神罪過非常

不知禁將臭物對天曬晾 污虛空過往神魅氣怎當

或血水不隱倒對天傾向 又污穢虛空神日月三光

這一段罪孽事幾個推想 到死後閻君爺考問端詳

請父母細思想這些罪賬 兒因為此情由立志修藏

兒誠心感動了佛祖下界 指靈臺傳一貫修煉性王

但要兒招駙馬卻也易講 依得我幾件事方可從行

要那人降得龍伏虎手匠 取龍精與虎髓為兒食嘗

取得動日中的烏肝八兩 擒月裡兔半觔運兒心涼

要王母來為媒說合情暢 要玉帝寫庚書配合陰陽

依得我這些事成親有望 儻若是缺一件不能成雙

妙莊王聽此言火發千丈 好大膽這妖精一派胡狂

這奏文鬼使你自尋羅網 想活命除非是轉過閻王

乃無福受皇恩生成孽障 要斬你警後人以正朝綱

一霎時傳聖旨公主捆綁 只嚇得宮內人膽戰心慌

一時間天地昏日月無亮 推的推擁的擁鬼哭神張

老國母與來人跪把情講 妙莊王凶狠狠不比平常

頃刻間將寶劍宮門懸上 

若有人來保本同斬法場話說莊王。命金瓜武士。將公主押解法場。時有三官大帝。護法諸神。暗中扶持。大小神將。站立伺候。卻言公主來至法場。歎曰噯。今父王苦苦要我招親。我實立志不從。只想勸轉父王。同我修行。而證妙果。誰知貪戀紅塵。迷卻本來。認假作真。得人爵而棄天爵。聽我奏表。不明修身妙義。不但不肯回頭。究竟生死大事。反將我定下死罪。今解法場。我今一死。卻也無妨。但父王與母后二位姐姐。難捨難丟。噯。不由我兩淚雙流。好不淒慘人也。然事到如今。亦只聽天安排。今坐法場。不免將我父王嘆道一番。

細想父王苦奔忙 戀假作真誤時光

三宮六院來奉養 文武臣僚保贊襄

一國為主江山掌 前呼後擁好榮光

口食百味洪福享 忍害生靈肥肚腸

朝斬暮殺生靈喪 去皮退毛又抽腸

五味調和鍋中放 煎炒烹煮心忍傷

率領一國眾官長 號令黎民定家邦

百姓性命他們掌 定人生死各一方

好歹一本奏皇上 理不精詳造罪殃

生前權柄歸你掌 死後陰司考端詳

今日將兒來捆綁 法場之上受淒涼

自生兒女尚冤枉 何況府縣不荒唐

我把做官細思想 冤屈人命罪怎當

幸我不迷知修養 明覺大道修性王

今日脫殼現本相 心無愧悔靠上方

人說富貴是好相 我看就是造孽場

千劫修來一劫享 一劫造罪萬劫忙

仔細推思心頭爽 呼吸二五守黃房

日月相照毫光朗 三花五氣結一堂

吾嘆此篇非虛妄 日月三光為憑章

話說三官大帝。與眾神聖。盡皆合掌領會。句句記於冊簿。一切官員軍民人等。聽得公主嘆敘。無不流淚。眾人議論之事。一概不表。單言監斬官進前禀道。請公主升天。公主曰。死生皆有限。借假而修真。一任剛刀利難傷我法身。爾時接引佛祖。領金童玉女。諸佛菩薩。雲端觀看。吩咐護法金剛眾神。須將金剛寶杵。隔著公主頸項。免傷形骸。其中存有機關在內。眾神齊曰領旨。

娘娘聽得公主斬 叫天喚地大放聲

妙音妙元齊啼哭 叫聲同胞共母人

大器一聲乾坤動 唔上一聲鬼神驚

午時已到來斬首 諸神暗中顯威靈

金瓜武士殺氣勇 鋼刀出鞘白如銀

將手朝上來一舉 鋼刀斷得幾節零

斬官一時慌張了 即刻回宮見當今

跪在宮門來啟奏 尊聲萬歲聽原因

公主斬首神保佑 鋼刀斷得碎紛紛

莊王聽得這句話 罵聲狗才欺寡人

你把鬼話來哄我 其中必定有弊情

吩咐武士綁下去 一同斬首不容情

霎時斬官頭落地 鮮血上沖怕驚人

斬官今遭冤枉死 三魂七魄陰府行

莊王又把令傳下 賜下七尺大白綾

斬他不死須當絞 要除禍害這妖精

公主一見白綾到 兩眼流淚痛傷心

大任大屈大結果 受此磨難證高真

白綾縛於公主頸 吩咐緊手莫松刑

武士就對監官禀 公主頸項如鐵鈺

監官一見慌張了 心驚膽戰嚇散魂

話說公主自思歎曰。今絞刑不傷我體。莫非有神護佑。先前監官。為斬我首不死而亡。父王又賜白綾來絞。如若絞我不死。監官又有殺身之禍。開言稟告諸神。我前世造下冤孽。今脩大道。受此惡報。請眾位神聖。不必遮攔。要遵父命。公主稟告畢。恍然之間。見崑崙山黃龍真人。同靈山須菩提而至。黃龍真人曰。咱奉瑤池金母法旨。言慈航尊者。該有斬絞之災。特同靈山須菩提。引慈航尊者。歸家朝見四尊三佛。得會金母。眾當依行。眾佛真齊曰。尊領法旨。眾位佛尊。空中議論。一切不表。且言監斬官。見武士稟報。一時心內著慌。定神一時。待我親自動手。頃刻之間。虛空雷鳴。公主咽喉氣息。一靈真性。從玄關透出。光華宇宙。不睹不聞。丈六金身。公主哈哈笑曰。無相卻有相。得見真模樣。色身白綾絞。現出萬道光。拱手見諸佛。足踏金蓮上。黃龍真人。命太白星君遣動神虎。將公主形骸。送於松林。眾人見大風陡起。現出一隻猛虎。盡皆嚇退。回報皇宮。一切不表。單言黃龍真人。與眾位佛尊。將公主引至崑崙山。時有一童子進前迎接公主。童子言道。四位天尊。已往靈山。黃龍真人曰。既天尊去往靈山。我等必須快去。霎時之間。到了靈山。公王舉目內觀。只見雨散天花。地湧金蓮。耳邊聽得笙簫鼓樂。鐘鼓齊鳴。異景非常。祥光靄靄。瑞氣騰騰。樂在其中。美不盡言。恍惚之間。進了大雄寶殿。有道行道德靈寶元始四位天尊並路而行。黃龍真人叫聲公主。參見四尊。公主曰遵命。口稱弟子妙善。參拜四位天尊。聖福無疆。四位天尊曰。公主平身。挽手相會三佛。共登大雄寶殿。妙善公主又參叩三佛如來。三佛齊曰。

叫慈航你平身細聽吩咐 為眾生這場事苦楚嗚呼

東土人貪酒色本性迷誤 紅紗罩六根迷失卻明珠

想我等見眾生紅塵悲苦 下東土去度他反遭欺乎

教行善說修煉他言怪古 逞奸雄殺淫盜他偏拱扶

分三教著經典指引迷路 遭誹謗受刑拘脫殼回無

臣不忠子不孝天理不顧 立三官定善惡設出酆都

設城隍分府縣善惡不漏 派閻君立地獄刑法張鋪

為眾生費盡了無限辛苦 定轉輪分六道報應不糊

你今番下東土受此屈苦 證中天大果位萬古名書

但你的願未滿還有事務 往地獄看一看善惡不侔

此一去借假體勤把道悟 功行滿命接引來下丹書

話說公主叩謝聖恩。黃龍真人又將公主引至無極宮中。參見金母。公主睹見金母慈容。伏首於八寶蓮座之前。口稱妙善叩拜瑤池金母。無極天尊壽福無疆。金母曰。慈航聽吾吩咐。混元一氣開。始列分三才。五老淘鎔後。嬰兒下瑤階。遍滿九洲地。酒色與氣財。花花假世界。原人盡迷埋。你本洪願大。度回原人來。一朝功行滿。同吾坐蓮臺。公主曰。叩謝金母慈恩。瑤池金母曰。叫黃龍你與金童玉女。引妙善觀看各獄。善惡報應。送他還陽。指惺眾生。候功行圓滿。吾自有丹書來詔。切莫有誤。黃龍真人。金童玉女。齊曰欽領法旨。公主叩拜金母。出了無極宮中。退至靈山。公王難捨勝景。坐在盤陀巖上。歎道一番。法場斬色身。幸遇黃龍臨。靈山須菩提。接吾上崑崙。轉至靈山地。得會四天尊。同行大雄殿。朝見三佛真。指惺當來意。三教治乾坤。談敘東土苦。句句是真情。黃龍大慈悲。引我見娘親。一片金言語。點破我來因。觀看八寶地。金色世界形。耳聽笙簫樂。恍惚妙中音。無人無我相。無壽無眾生。快樂真揭諦。波羅意中明。這些真實味。世人不肯尋。識得此中理。纔算靈山人。話說黃龍真人曰。叫聲公主。快離靈山勝景。公主曰。遵命速行。不覺一時來至陰陽地界。乃三曹法官。座管關口之所。黃龍真人曰。金童前去報名。金童曰領命。金童進前來到門首。裹有看門鬼使。觀看金童。毫光彩彩。諒必西天大仙。問道大仙到此。所為何事。金童言道。吾乃瑤池宮中。金母座前童子。同黃龍真人。奉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觀看各獄。敢煩通報。鬼使曰奉命。待我進去稟報。金童曰。快去報來。鬼使進內。稟三曹法官。時有西方黃龍真人。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要觀看各獄之事。三曹法官聞聽。忙排香案。迎接佛駕。黃龍真人同公主行至內閣。公主問三曹法官曰。此處設立關口。所管何事。三曹法官稟道。凡人歸陰。到此點名掛號。考究善惡。纔好詳文發落。如修善之人。功德全備。心性純良。發往天堂受職。依功果而為神道。受享香煙。如善功未滿。由一殿逕發十殿。然有八殿不到。至十殿依善功發放。註定衣祿。或富或貴。受享洪福。如過多功少將功折過。以過之多寡。即發於各殿諸獄。依過受罪。輕重不一。亦有功過兩平。即發往十殿。投生陽世。衣祿缺限。貧苦為人。公主曰。此一關口可算繁關。想你等亦有陞降否。法官曰。如查考分明。辦事勤勞有功者。上帝依功陞賞。如善惡有錯。亦要降職問罪。公主曰。我聞陰府有孽鏡臺。照人陽間所作之事。善惡一一照出。可是真否。法官曰。果有此事。原非虛語。黃龍真人曰。煩法官與我通知一殿。少時法官回稟曰。小牧奉命通報。王爺聞知。現在等候。公主曰。既是如此。就此告別。法官送駕。行不多遠。忽來一官。長迎接佛駕。公主問曰。你是何人。答曰。小牧乃管鬼門關的判官是也。奉一殿王命。前來迎接佛駕。公主曰。有勞費心。行之不遠。來至孽鏡臺前。只見一箇紅髮鬼兵。青面獠牙。拿著一人跪在臺前。上有一鏡。那鬼兵指手指腳。旁有一官人。手拿簿筆。點頭書寫。公主問曰。此是何故。判官曰。此人在生。所作罪過。不肯認承。在此照他生前之罪。判官旁書記掛。以便發於二殿受罪。公主曰。卻是此理。且走且敘來至一殿。秦廣王聞聽二真人到。出殿迎接。直至殿上。分賓主坐下。閻君曰。接駕來遲。望乞恕罪。二真人齊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觀看各嶽。望乞指示。閻君曰。小王管理鬼門關。陰陽界。孽鏡臺。考查善惡分發之事。刑獄受苦。解往二殿施行。公主聽畢。抬頭觀看。殿上橫匾四字曰。第一關頭。旁有對聯曰。孽鏡分明。巧計千般難掩蔽。夜台淒楚。公侯極品不相饒。公主曰。請問閻君。我看前殿。坐者喜笑。跪者痛哭。是何故也。閻君曰。那身穿藍衣之人。姓劉名培善。一世體天地好生為心。施濟貧苦。始終如一。穿青衣者。姓江名修德。一生敬惜字紙。誦持經典。食齋戒殺。修橋砌路。終身不怠。那穿色衣者。姓張名知悟。先二十年。不知善惡。造過不一。至三十一歲。遇至人提醒。立願誦太上感應篇。 。周濟困苦。行功過格。樂善不倦。今至七十二歲而終。那穿青破衣者。姓徐名立志。自幼食齋。家貧苦力行善。至死不二。那穿藍衣女士。王門洪氏。丈夫學習屠戶。伊苦口勸善。早晚告天。求夫回心。不做殺生之事。伊夫見妻苦勸。改過從善。全家齋戒。此五人依律而定。早已詳文。隻候令下。送上天堂。因此心喜。若那身穿朝服。跪哭痛切者。姓侯名复緣。伊前生貧苦。心性好善。孝順父母。長齋四十二年。施有草鞋三百七十一雙。自身勤苦。培修崎嶇之路四處。始終如一。感格天心。死後將他送於侯家投生。定他公卿之職。八十六歲善終。誰知伊有了富貴。迷昧本性。從縣尹做到上卿之職欺君虐民。恃權害人。冤傷十九人性命。打死兩個家人。害人破家六十三戶。貪圖口腹。殺害牲物。三十七萬有零。減壽二紀。減功名一級。活六十二身故。那身穿藍服跪哭者。姓李名茂亭。身列儒林。不習正道。刀筆傷人。仁義忠孝全無。佛口蛇心。此二名罪犯。不時就要發往二殿受罪。故爾悲痛甚切。公主聞此情由。對眾嘆道一番。

今妙善坐閻府堪嘆乾坤 觀陰曹這善惡賞罰均平

人一死迄靈魂陰曹而追 陰陽界有三官掛號點名

有判官置筆簿善惡評定 功者功過者過孽鏡為憑

有善德雖貧賤閻君欽敬 賜坐位面敘談喜笑相迎

若作惡即富貴閻君惱恨 受刑法也不論王侯公卿

天堂樂地獄苦兩條路徑 樂與苦由心造自作自承

劉培善與修德江氏為姓 坐閻羅寶殿前鬼敬神欽

張知悟自作惡遇人提醒 遵太上感應篇功過格行

不但的前孽消還有吉慶 有徐昌家貧苦立志真誠

洪氏女勸丈夫改惡從正 一家人盡勸善拜佛持經

這五人上天堂快樂常靜 可嘆這侯复緣自迷前因

不忠君害黎民天理滅盡 短陽壽減官級還有獄刑

勸世人去前惡修德要緊 來陰司任隨我擺搖遊行

話說黃龍真人。叫聲公主。我等即此告別往二殿去罷。公主曰遵命。秦廣王曰。未曾速送。恕未陪駕。一路談敘不表。霎時之間。來至二殿。楚江王聞聽冥官報導。二真人駕至。吩咐作樂。出殿迎接。四人至堂上分賓主坐下。王曰。不知真人駕臨。未能遠迎。望乞恕罪。二真人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往各獄一望。公主曰。請問閻君所管何樣地獄。望乞指示。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正南沃燋石下。活大地獄。此重縱廣五百由旬。另設十六小地獄。公王觀看。殿上掛有一匾。上寫四字曰。摸心自問。側有對聯曰。心似箭。笑藏刀。到此纔知刀箭苦。牢從牛。獄夾犬。何修得免犬牛身。黃龍真人曰。煩閻君指我等。往各獄一望。王曰遵命。遂引二真人至刀鎗山。諸地獄而觀。

公主觀看刀鎗山 慈悲一見心膽寒

男女悲哭喊叫苦 刀鎗形景似竹山

問君當時回言告 此等為人大不端

狠毒刁唆離骨肉 強騙人錢使人難

且說且走別獄去 夾到兇陡油滑山

公主抬頭來一望 油滑山上罪苦難

男女至此不肯去 鬼兵拿著拋上山

跌跌倒倒皮肉破 血流山上真難看

閻君又對公主講 此等造罪實不堪

誹謗佛道滅天理 死後要上這座山

公主點頭是如此 再行別獄看一番

行至叉殺地獄處 只聽哭悲好心酸

公主又將閻君問 此等兇惡不非凡

閻君即對公主說 乃是婦人心性頑

不孝公姑磨前子 為人刻薄心毒殘

死後要受這罪苦 想轉人生難上難

公主點頭再別走 斬截地獄在其間

將人捆綁用刀割 不分貴賤依罪單

公主請問這地獄 閻君答曰敘一番

這些罪犯因果昧 自行欺天起痴貪

公主觀之心不忍 轉成十字度苦難

妙善女觀地獄雙淚流下 這地獄一重重人都嚇煞

看黑雲沙地獄心驚膽怕 糞屎泥小地獄悲苦堪嗟

五叉獄與飢餓苦痛更大 銅釜盆是兩獄惡鬼擒拿

鐵鎧獄幽量獄小獄司卡 雞小獄灰河獄苦難更加

狐狼獄寒冰獄真果不假 勸世間男和女修善為佳

日三省夜九思自把自化 三教經細體行自然無差

吾行善到陰司閻君陪駕 不過是棄紅塵不戀榮華

思這些地獄苦放心不下 提一提彌陀佛超度與他

一霎時電光閃諸獄變化 眾惡獄就成了金霞蓮花

眾鬼使沾吾光超生去罷 改心田學善人靠定菩薩

話說黃龍真人。叫聲公主曰。二殿鬼魂已度。往三殿去罷。公主曰遵命。楚江王曰。小王未能遠送。望乞恕罪。一路談敘不表。不覺來至三殿。宋帝王聞聽二真人駕臨。吩咐音樂相迎。將四人接至大殿。分賓主坐下。王曰。不知真人駕臨。有失遠迎。望乞恕罪。二真人齊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往各獄一望。公主曰。請問閻君。所掌何樣地獄。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東南沃燋石下。黑繩大地獄。此重縱橫五百由旬。另設十六小地獄。公主仰觀殿上。橫匾上寫四字曰。見箇明白。側有對聯曰。平稱豈無權。毫釐不爽。例懸休望解。報應攸分。黃龍真人曰。請閻君指引我等。往各獄一望王曰遵命。遂引四人同行。至各獄看。來到弔腳地獄。公主觀看鬼兵。將人左手右足倒弔。叫苦悲聲。公主問曰。這是生犯何罪。王日。此是陽間怨天憾地。恃強欺弱。謀奪田產等犯。死後均受此刑。往進一重。來至挖目地獄。公主朝內一看。見青面獠牙鬼使。將人綑於鐵柱之上。用鐵鉤挖人兩目。形相難看。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是在世不敬惜字紙。不明地理。妄改祖墓。或邪目邪心。窺人妻女。眥睚必報等犯。死後均受此刑。又來至平稱臺邊。公主舉目一觀。見臺上將人用秤稱量。判官筆簿記掛。公主問曰。這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在世。大斗小稱。穀米毛濕。用盡機謀之人。到此用稱。紀其罪之大小輕重。發往各獄受罪。公主前行。又來至剝皮地獄。見鬼使將人縛於柱上。用刀剝皮。鮮血淋淋。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在世。謀傷人命。挖傷墳墓恃勢嚇詐。死後均受此罪。公主觀看各獄刑苦。對獄歎誦一篇。使眾聞法。吾好超度於他。

奉勸世人心須正 怨天恨地切勿行

天覆地載恩難報 化生萬物養群生

恃強欺弱謀田產 忠恕二字怎麼行

此等罪過陰律定 死後要受倒吊刑

不敬字紙罪不小 糊窗裱殼造孽深

地理不精休妄作 改壞祖墓害子孫

見人妻女邪言戲 三等罪過亦不輕

死後要入挖目獄 鐵鉤挖目鮮血淋

秤鬥切勿用兩樣 出輕入重過難雲

米穀毛濕善用計 欺心昧理惱上神

二等罪過陰律裁 平稱台上定罪刑

恃勢殺人不可做 陽律可逃陰律存

貪財挖墳盜人墓 恃勢倚強嚇詐人

三莊罪過陰律定 要入剝皮地獄門

將人綁於鐵柱上 鬼兵凶惡甚驚人

用刀把人皮來剝 鮮血下流苦難明

陽間由人強辨別 陰曹法律不順情

十六小獄真個苦 勸人總要體天心

吾觀獄苦心何忍 顯個道法度眾生

合掌默提無量佛 運轉天河道氣凝

呼提一舉乾坤動 毫光照徹地獄明

一切刑拘盡變化 惡獄化作白蓮城

諸鬼冤罪皆消解 沾仰佛光得超生

話說黃龍真人。叫聲公主。三殿鬼魂已度。往四殿去罷。公主曰遵命。宋帝王曰。小王未能遠送。就此告駕。不多時來至四殿。五官王聞聽判官報道。二真人駕臨。吩咐作樂相接。將四人一直迎於大殿。分賓主坐下。王曰。恕小王接駕來遲之罪。二真人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公主往各獄一望。公主曰。請問閻君。所掌何樣地獄。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正東沃燋石下。合大地獄。縱廣五百由旬。另設一十六小地獄。公主仰觀殿上。掛有一匾。上寫四字曰。誰瞞過我。側有對聯曰。萬慮成空。自昔漫言得意。一寒至此。於今怎好翻身。黃龍真人曰。請閻君指我等。往各獄一望。王曰。小王遵命。遂引四人同行。至各獄觀看。不覺行至燒手地獄。公主舉目一觀。只見鬼使將人手。捉在火中燒焚。公主問曰。此是身犯何罪。王曰。此乃在世造買假藥。不辨藥性。誤人性命。以及一切偽造假貨。銑打禽獸等犯。死後均受此刑。言畢又走。來至削筋地獄。鬼使將人縛於架上。削去其筋。寸寸裂斷。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土曰。此乃唆人爭訟。誘人嫖賭。掘人墳墓。散人骨肉。以圖自便。死後均受此罪。正言間公主遠遠望見。亂石成堆。鬼使將人埋於石內。悲苦痛切。公主問曰。那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謀奪財產。假公濟私。侵喫捐項。欺瞞肥己。死後均受此罪。且敘且走。忽見陰風凜冽。寒涼徹骨。公主抬頭一看。乃是一池寒冰。鬼使將人拋在池中。令其殭凍。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釣取蝦蟆。毒害魚蝦。殺傷性命。偷竊衣服。強佔基業各犯。死後均受此罪。公主又往前行。來至刺嘴地獄。只見鬼使將男婦捆綁。用針刺嘴。痛苦難當。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是陽間強舌之人。好造口孽。變亂黑白。說是道非等犯。死後均受此罪。公主一一看畢。不覺嘆息一番。超度他們。

五人同行觀幽冥 耳聞冤鬼悲哭聲

吾今舉目來觀看 燒手地獄用非刑

販賣假藥將人害 打銑傷身同罪名

造賣假貨將人哄 三等罪過陰律存

死後要入燒手獄 勸人早改切勿行

唆人爭訟平古墓 引人嫖賭罪不輕

掘人墳墓散骸骨 五等罪過造孽深

死後要受削筋獄 削筋碎骨痛苦情

或貪財產假公濟 或借神明募化人

此等罪孽亦不小 死後亂石埋其身

或釣蝦蟆毒蝦魚 天地好生不體行

或偷衣服把人害 死後要墮冷寒冰

男婦強舌造口孽 變動黑白唆哄人

死後要入刺嘴獄 鬼使鐵針搗嘴唇

吾觀刑法心悲切 叫眾冤鬼聽我論

有緣遇吾來超度 往生陽世學好人

凡事須當存天理 忠恕二字細體情

要明陰功何行積 舉念為眾慈悲心

若能立志脩大道 方寸山谷細搜尋

果能始終無懈怠 誠心自可感天庭

無字真經咱提動 毫光閃灼地雷鳴

地獄刑拘盡化解 恍惚蓮花現幽冥

冤鬼沾光齊超脫 哈哈大笑彌陀尊

話說黃龍真人曰。公主四殿地獄冤鬼已度。往五殿去罷。公主曰遵命。五官王曰。小王未能陪送。就此告駕。不多時來至五殿。閻羅天子聞聽冥官報道。二真人駕臨。吩咐作起笙樂。將四人接至森羅殿上。分賓主坐下。王曰。未知真人駕到。未曾遠迎。望乞恕罪。二真人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往各獄一望。公主曰。敢問閻君所掌何樣地獄。閻羅天子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東北沃燋石下。叫喚大地獄。並十六誅心小地獄。公主觀看殿上。掛有橫匾上書。饒過誰來側有對聯曰。盼甚鄉關。此日心將剖矣。封茲鐵案。當年舌尚在乎。黃龍真人曰。煩閻君指示我等一望。王曰遵命。遂引四人同行。各獄觀看。行至一獄。見鬼卒將人綁於柱上。用燒滾銅汁。灌人口中。齒落舌爛。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好談閨閣。破人婚姻。捏造誣言。誹謗善人。及為官私受賄賂。枉屈正直。冤枉殺人。罪犯到此。即有冤鬼索命。對証不認。將銅汁灌口。始得招承。以便發落。諸獄受罪。談敘之間。從一臺邊經過上書望鄉臺三字。只見鬼兵押著一群罪犯。指手指腳。哭哭啼啼。鬼兵旋即扯下臺來。公主問曰。這是何故。土曰。此乃在世利鎖名韁。不思積德修善。死後猶思念妻財兒女。難拴難忘。思得一見甘心。故爾押著上臺一望。鄉關如在目前。其或子孫不肖。零落難堪。或苦苦掙下財產。後代穿喫嫖賭。聲勢熱鬧。全不思父母陰中受苦。故此一望悲痛。始悔生前未行善功。不知修積之錯也。公主點頭前行。來至挖心獄邊。鬼使將人綁於柱上。用刀挖其心肝腸肺。鮮血滿地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在世不信正道。誹謗聖賢。侮慢仙佛。見人學道。勸人開齋。以及僧道不守戒律。飲酒食肉。不求修行之路。死後均受此罪。公主一一看畢。不覺慈心悲念。說法一篇。超度於他。

超度於他。

公主就對閻羅講 咱觀地獄真淒涼

為官貪財將人害 誣傷良民罪難當

冤鬼陰曹來等侯 五殿台前訴端詳

封審不認銅汁灌 外加鐵槌打身旁

好談閨閣破婚者 暗造惡言謗善良

三等罪愆陰律裁 死後非刑實慘傷

銅汁灌口真個苦 勸人改過體天良

教人開齋罪不淺 僧道食葷過非常

死後要入挖心獄 碎其心肝抽肚腸

七字頭上加三字 傳成十字化善章

妙善女遊五殿心驚膽怕 只見這冤魂鬼扯扯拉拉

將罪定押獄中刑法拷打 有牛頭與馬面人都嚇煞

觀望鄉一座台獨立高架 男共女站台上痛哭悲嗟

有鬼使指著人一一看罷 觀見那家中人喜笑喧嘩

看過了那惡鬼將他拉下 依罪過輕與重刑拘惡押

教世人在陽間聽善勸化 臣盡忠子盡孝莫犯律法

陽問時由橫行自高自大 欺善良罵長上還將自誇

那孝悌與忠信仁義之話 陽可違陰難恕甘墮輪車

吾今日將爾等超度去罷 轉陽世須行善修身為佳

要思這地獄苦刑拘拷打 訪善人求玄妙修煉丹砂

我在此默一默如來佛駕 三車轉黃河逆普放光霞

一霎時地獄刑盡皆變化 呼吸我南無佛就現蓮花

眾冤鬼沾佛光一齊脫化 免去了地獄刑兇惡鋼叉

話說黃龍真人曰。叫聲公主。五殿鬼魂已度。往六殿去罷。公主曰遵命。閻羅天子曰。小王不能陪送。就此告駕。行走之間。不覺來至六殿。下城王閻聽判官報道。西方二真人駕臨。急命作鼓樂出階迎接。將四人迎至大殿。分賓主坐下。王曰。未知駕到。有失迎迓。望乞恕罪。二真人齊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各獄一觀。公主問曰。請問閻君所掌何獄。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正北沃燋石下。無間地獄。廣大五百由旬。四圍另設十六小地獄,公主朝上觀看。見上面掛有橫匾。上寫四字。曰。早知如此。旁有對聯。上書天畀爾以仁。爾把良心喪去。帝敕予之法。子憑公道治來。黃龍真人曰。煩閻君指引我等。各獄一望。王曰遵命。遂引四人觀看各獄。來至腰斬獄中。見鬼卒將人腰斬。分為兩段。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凡人在世。忤逆不孝。毀罵遵長。假設圈套。拐騙銀錢等犯。死後均受此罪。連步前行。又見無數鬼卒割人舌頭。撬出心肝。公主問曰。這是甚麼罪犯。王曰。此乃在世姦人孀婦閨女。自為得意。反對人言。敗人門風。死後悉受此刑。風吹還魂,發往各殿受苦。苦盡投生陽世。為娼妓之身。雞犬之類。羞恥不顧。正行之間。忽聞腥血酸鼻。乃是一般鬼卒。將罪人裝在碓臼。如舂米一樣。公主問曰。此是甚麼罪孽。王曰。此乃公門之中。借勢作威。索勒銀錢。死後來在碓舂地獄。受罪。行不多時。來在鐵磨地獄。公主抬頭一看。只見一人。塞在磨口。鬼兵二人團團推轉。骨碎血流。公主問曰。這是甚麼罪孽。受此慘報。王曰。此乃狐僧野道。採戰邪淫。紅鉛閨丹。假術惑眾。妄談玄妙。死後均受此罪。公主見此兇惡。歎息一番。好度他們超生。

五殿度亡來六殿 六殿刑法更森嚴

陽世拐騙將人害 設成圈套詐銀錢

忤逆不孝辱尊長 三等罪過實可憐

歸陰要受腰斬獄 失卻人身墮九泉

強姦孀婦並閨女 自為得意對人言

割出舌頭撬心舌 罪滿為娼受顛連

僧道淫行妖邪術 假道惑人妄談玄

來陰鐵磨真淒慘 不知果報失良緣

惟有公門能造孽 貪圖財物昧心田

死後要歸碓舂獄 惡鬼扯定口難言

地獄受苦諸冤鬼 無有一個是良賢

今日遇吾來度化 此生須當培心田

舉念就把彌陀請 倒轉崑崙性光圓

佛日增輝法輪轉 金光燦爛照幽泉

惡獄霎時即改更 獄刑化作紫金蓮

諸鬼沾光皆超度 個個合掌笑連天

叮嚀鬼眾聽吾語 切莫迷昧又遭愆

話說黃龍真人曰。叫聲公主。六殿鬼魂已度。往七殿去罷。公主曰。遵命。卞城王曰。小王未能遠陪。望乞恕罪。二真人一路行來。不覺來至七殿。判官通報。不一時笙簫鼓樂。七殿泰山王降階拱手迎接。四人直至殿上。分賓主坐下。王曰。未知二真人駕臨。有失遠迎。望乞恕罪。二真人齊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各獄一望。公主朝上觀看。見上掛有一匾。上寫四字。何苦乃爾。旁有對聯一幅。上寫機事機心。當時空使千般計。惡緣惡報。此地難容半點情。公王看罷。即問閻君所掌何獄。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西北沃燋石下。熱惱大地獄。縱廣五百由旬。並設十六小地獄。黃龍真人曰。煩閻君引我等各獄一觀。王曰。遵命。遂同真人等觀看各獄。行至油鍋地獄。見鬼使燒得油湯沸沸。將罪人叉於鍋裡。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糾眾搶劫。惡賊害人。或毀拆橋樑。古廟佛像或屠宰牲物營生。死後均受此罪。公主前行。觀看左廊。獄中鬼使。將人綁於柱上。用刀破其肚腹。抽去其腸。公主問曰。此是何罪。王曰。此刀筆傷人。庸醫喪命。凡神會演戲。不點忠孝節義之事。鼓勵風俗。偏點那風流邪淫之文。使男女動情。以假作真。節義難全。故爾死後。均受此刑。轉過右廊。又見鬼使將人縛於柱上。腳登胸堂。用鐵鉤搭去其舌。割為兩斷。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喜作淫辭歌曲。誹謗聖賢。沿門唱演。使男女聚聽。敗壞風俗。或婦女怨天恨地打妯罵娌。夫無子嗣。娶有偏房。心起嫉妒。兇惡潑悍。如此等犯。死後均入拔古地獄。受罪。公主看畢。談敘之間。有判官報道。言功曹捧有佛旨。泰山王聞之。急忙迎接旨意。請問功曹曰何事。功曹曰。有胡存德之妻。胡修音之母張氏。前生本性迷昧。造下罪孽。死墮獄苦。其子修音見母張氏身故之志修行。得遇光明法師。指示玄牝之道。始知返本還原。積功修德。感動如來。詔下靈霄。命吾接引張氏。天地門安養。我自六殿查號。言其解至七殿血湖獄來矣。王曰。請真人一同前去觀看。一路談敘不表。單言功曹捧西天超幽法旨,來至血湖獄外。叫聲胡存德之妻。胡修音之母張氏。聽讀超度佛旨。張氏俯首跪聽。功曹開詔讀曰。人稟乾坤。陰陽資生。父情母意兩情合真。精施血合。二氣聚凝。恍惚杳冥。神惑天心。三家會合。結就靈嬰。內藏二五。妙合虛靈。混然一團。土和氤氳。勿忘勿助。呼吸育清。十月胎足。囡地一聲。先天氣收。後天氣興。霹開太極。現出光明。性本相近。習之遠分。猶近而遠。猶遠而昏。三家拆散。識神為君。元神迷昧。失卻本真。貪食濁物。昏迷本根。醉生夢死。不知來因。爾子行善得遇光明。指示玄牝。知覺性根。抽鉛添汞。去濁留清。恍兮惚兮。性復全真。修養中和。五行相親。視而不見。聽之無聲。日就月將。水火平均。結就黍米。靈臺有音。功徹晃朗。妙道威音。光遍宇宙。氣塞乾坤。提聲彌陀。爾魂沾恩。靈霄旨下。得出獄門。金光速現。蓮花上昇。一篇法語。度人真經。知者成仙。得者作真。躲離地獄。極樂安身。欽哉毋忽。爾時功曹讀罷詔書。忽見天光下照。血湖池中。現出一朵五色蓮花。張氏坐在其中。天衣罩體。祥光捧昇。功曹引在天地門安養。公主看見胡張氏上昇。言道果真善惡不虛。歎道一番。

咱觀這七殿三所掌刑境 那法度兇迭迭實實駭人

在陽世劫搶人偷盜邪徑 屠殺賣傷生靈肥口營生

拆橋樑毀古廟甘迷心性 此三等死歸陰油鍋受刑

習刀筆慣週人違背聖訓 作醫生理不精把人命傾

世俗內神聖會演戲為敬 不點那忠節孝單唱邪淫

使男女視之者欲心難禁 此三等死歸陰抽腸淒情

將人的那腸肚刀割碎粉 勸世人早改悔免此獄驚

又狂徒作淫辭誹賢謗聖 使男女聽邪戲壞人閨門

或者是婦女們不遵教訓 怨天地罵風雨欺慢神靈

夫無嗣娶偏房他不依順 起嫉妒時爭鬧家庭不寧

又或是磨奴婢由己情性 此四等罪孽事陰律註明

到死後閻君爺一一考審 發之在拔舌獄苦況難聞

世間人好溺女適塵要禁 天生之人殺之惱恨天心

婦女們身五漏不知乾淨 凡血水臭穢污不擇地傾

在陽世不知覺一概糊混 死歸陰坐血湖要你吃吞

可羨這胡張氏算有緣分 得一個胡修音立志修真

幸遇了光明師指示玄牝 積功德培心田德感天庭

上帝爺降赦書九祖僥倖 血湖獄有功曹捧詔來臨

把赦旨將讀畢蓮花獻定 胡張氏坐蓮花喜笑歡欣

一霎時雲托起功曹接引 喜哈哈脫獄苦冉冉上升

那張氏天地門贍養樂靜 候伊子功圓滿同坐蓮京

勸世人要盡孝修行為本 超九玄拔七祖齊離幽冥

功圓滿先亡祖同登蓮品 稱孝子稱賢孫萬古標名

天人仰諸佛愛喜笑相迎 天地間這報應不差毫分

我今觀眾獄鬼悲苦受禁 今日里不超度怎麼忍心

教眾鬼聽吾言各當煜心 超度你轉陽世須學好人

切不可自迷昧陰德傷損 要思這獄中苦一種嚴刑

待我把衣缽顯彌陀聽令 南無佛提一提逆轉乾坤

各地獄頃刻間都皆變盡 一重重化成了五色蓮城

眾鬼魂沾佛光超生樂境 投東岳候發落陽世超生

話說黃龍真人曰。尊聲公主。七殿鬼魂已度。往八殿去罷。公主曰。遵命泰山王曰。小王未能陪送。就此告駕。一路談敘不表。不多時來至八殿。平等王聞聽判官報道。二真人駕至。吩咐作樂迎接。將四人迎至大殿。分賓主坐下。平等王曰。小王接駕來遲。望乞恕罪。二真人齊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引妙善公主。各獄一望。談敘之間。公主觀看殿上。橫匾曰悔已遲了。側有對聯曰。能離此箇關頭。纔成漢子。若到這般模樣。豈是丈夫。公主曰。請問閻君所掌何獄。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正西沃燋石下。大熱惱大地獄。此獄縱廣五百由旬。另設十六小地獄。黃龍真人曰請閻君指引一觀。王曰遵命。遂與四人同往。行至火山獄。公主與眾舉目觀看。只兄火焰非常。幾箇鬼兵。將人用鐵叉。叉於火中。悲苦難看。公主曰。請問閻君。此是生犯何罪。王曰。凡人在世。不體天地好生之德。放火燒山。山中一切生靈。傷於他手。或欺逼孤寡。或貪圖口腹。忍傷生物。烹調異味毫無禁止。又無善功。超度生物之罪。如此等犯。死後均受此罪。觀罷又行至於炮烙獄。見一鬼兵。將人捉抱於火砲之上。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凡人生前挾讎毒斃。陰險謀殺人命。或學習廚子。傷生不堪。如此等犯。死後均受此刑。言畢又往鐵床地獄。公主舉目內觀。只見那紅髮青面鬼兵。將人放於鐵床。上用鐵板壓之。七孔血流。叫苦悲哀。公主問曰。此生犯何罪。王曰。此在生高談闊論。利口狂語。戲侮聖賢。誹謗釋道。輕慢善良。言食齋戒殺行善。是為鬨端匪類。或者逼人開齋。勸人破戒。阻人善路。或者婦人不守節操。背夫私奔。自行當娼。始終不知悔改。如此等犯。歸陰均受此刑。言畢又行。復至於劈頭獄。公主問曰。那鬼兵將一男一女。綁於柱上。大刀劈頭。鮮血下傾。此犯何罪。王曰。此乃陽間偏聽妻妾唆哄。不孝父母不敬尊長。輕棄骨肉。刻薄待人。或事係冤屈。逼死人命。或棄妻寵妄。橫行莫制。不聽善勸。由己之性。始終不悔。死歸陰曹。均受此刑。公主曰。觀此獄刑法。甚是悽慘。不免歎道一番。指醒冤魂迷途。度他們超生去罷。

 

指醒冤魂迷途。度他們超生去罷。

奉勸世人莫燒山 放火燒山傷生靈

胎卵濕化皆有性 亦知怕死而貪生

凌孤欺寡不可做 為口傷生切莫行

飛禽走獸雖異類 臨死之時叫悲聲

三等罪惡陰律注 死歸火山受苦刑

或挾私仇陰謀害 暗中把人性命傾

勸人養子學好藝 莫學廚夫傷四生

朝殺夕斬生物損 造成孽冤似海深

兩等罪過陰曹定 歸陰要受炮烙刑

奉勸世人息口過 三教同心不二門

儻若任口胡誹謗 佛祖雖慈自損因

勸人開齋罪不淺 阻隔善門造孽深

人為婦女節義重 棄夫為娼罪不輕

三等罪過陰律裁 死後鐵床板壓身

男女各當從正禮 莫使偏見亂家庭

不可橫行作妄事 二等罪過陰律存

歸陰要墮劈頭獄 重重惡獄實傷情

今番遇吾來超度 轉生陽世莫昧真

舉念須當行陰德 凡事三思畏鬼神

吾今合掌彌陀請 運起無為骨髓經

阿耨多羅舍利現 毫光透徹顯威靈

地獄刑拘都改化 蓮花朵朵色色新

鬼魂沾光齊超脫 去到東獄往投生

話說黃龍真人曰。叫聲公主。八殿獄魂已度。往九殿去罷。公主曰遵命。平等王曰。小王天務不暇。未能陪駕。望乞恕罪。行程談敘。一切不表。頃刻已至九殿。都市王聞聽判官報道。二真人駕臨。分付作樂迎接。將四人迎至大殿。分賓主坐下。王曰。小王接駕來遲。望真人海涵。二真人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特引妙善公主各獄一觀。公主仰顴大殿之上。匾列四字曰。也有今日。側掛對聯曰。笑他用盡機關。仍歸地獄。看你有何面目。再到人間。公主看畢曰。請問閻君所掌何獄。王曰。小王司掌大海之底。西南沃燋石下。阿鼻大地獄。圜疊繞廣八百由旬。密設鐵網之內。另設十六小地獄黃龍真人曰。請引我等一觀。王曰。小王遵命。遂引道同行。五人來至毒蛇鑽孔獄。公主舉目觀看內有一池。池裡盡是惡蛇。只見那些男女。叫苦悲嚎。兇惡難看。公主即問閻君。此是生犯何罪。王曰。凡人在世。狼心毒意。用盡機關。暗箭傷人。或打蛇攢龜。毒害魚蝦生靈等罪。死來陰間均受此刑。觀畢。又行之火坑獄。公主朝裡一望。乃是一箇火坑。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凡人在世。放火燒屋。劫搶財物。或為仕宦者。讀聖賢之書。違理橫行。貪財害民。曲直不分。無辜者用刑。令人痛苦難當。命終歸陰。悉受此刑。言畢。又往鋸械獄。公主向內觀看。只見紅髮圓眼鬼使。用兩塊大板。將人倒夾。用鋸下解。鮮血淋流。甚是駭人。公主問曰。此是生犯何罪。王曰。此乃木匠石匠瓦匠。一切匠人。暗使邪術。令人傾家喪命。死後均受此罪。敘畢。復行至奈何橋邊。觀看河中男女。悲哭難聽。臭氣難聞。見那座橋樑。危險異常。公主即問閻君情由。王曰。此橋長有七十二丈。寬七寸二分。凡諸罪犯。生前不善。死後要過此橋。難步難行。一墮橋下。蛇狗嚼吞。罪滿孽風一吹。方還本體。解往十殿。較其罪之重輕。或投生貧苦。或發往畜道。若正直公平之人。心有善念。有童子引路。平平而過。或者生前戒殺。立誓齋戒。或隨時方便。利人利物。或持經念佛。創修廟宇。或刊刷聖賢經卷。替天行化。指人迷途。命終歸陰。行到此間。即有金童玉女陪行足生祥雲。坦蕩逕過。若得道高真。行到此橋。橋獻蓮花。公主聞之曰。真乃天生之神機也‧觀此地獄苦趣。待我指示鬼犯迷途。超度於他。脫離苦難。也不枉我地獄一遊。

咱今日觀地獄雙淚難忍 勸世人心習善惡念莫存

心存惡手必毒把人喪損 打龜蛇毒魚蟹其罪不輕

陰律裁毒蛇獄慘苦報應 到死後歸陰曹要受苦刑

凡富貴與貧賤安守本分 處富貴體聖經法度施行

切不可貪財物曲直不定 昧天理害良民罪過深沉

居貧賤前少修衣祿有分 若放火與打劫害人家傾

此二等罪過事陰律注緊 候命終來陰府火坑受刑

勸手藝各匠人莫使法令 若害人自損德自害自身

來地府鋸解獄痛苦難忍 倒綁起使鋸解鮮血下淋

可嘆這奈何橋兇惡苦徑 橋高長又險窄難步難行

悲念這男共女橋下飄滾 臭熏熏惡蛇狗圍聚攢吞

是善人過此橋童女接引 有罪犯過此橋鬼不饒情

待我上這橋看是何情景 足踏橋現蓮花五色祥雲

默默提靈山佛波羅密運 觀自在行般若大轉法輪

毫光閃照地獄諸刑化盡 心地獄變成了蓮花池形

眾冤鬼沾佛光喜笑恭敬 勸眾等轉陽世學習好人

要思這地獄苦刑法嚴禁 善惡報毫不爽你等知情

須學我生皇宮不迷天性 千萬苦不退志鬼敬神欽

只等候功圓滿了凡成聖 超九玄拔七祖快樂長春

話說黃龍真人曰。叫聲公主。九殿鬼魂已度。且往十殿去罷。公主曰遵命。都市王曰。小王未能遠送。就此告駕。公主同四人一路行程不表。不多時來至十殿。轉輪王聞聽判官稟報。二真人駕臨。吩咐笙簫鼓樂。將四人迎接。於大殿分賓主坐下。王曰。小王迎接來遲。望乞恕罪。二真人齊曰豈敢。黃龍真人曰。我奉瑤池金母法旨。特引妙善公主。各獄一望。公主曰。請教閻君。所掌獄事。王曰。凡問罪定刑。二殿至九殿。掌理獄事最繁玉帝頒令。賞善罰惡。不可錯謬。甚是森嚴。日夜查考。無有刻暇。我居幽冥。管理沃燋石外。正東直對世界五濁之處。設有金銀玉石銅木等橋六座。司各殿解到鬼魂。分別核定。發往四大部洲。各處為男為女。壽妖富貴貧賤之家投生。逐名詳細開載。每月送交第一殿註冊。送呈酆都。陰律所定。胎卵濕化。或無足。或二足。或四足。或多足等類。生化不一。公主曰。入墮胎卵濕化。可還有復人身之時麼。王曰。待罪苦受滿。冤孽還清。亦復得人身。古經雲。萬劫千生得箇人。須知前世種來因。此生不向今生度。更向何時度此身。奈何世人不知醒悟也。公主曰。聞說有罪之人歸陰。由二殿至九殿。獄刑森嚴。受此刑苦。魂魄靈性。一獄就磨散矣。怎麼當得殿殿地獄受罪。王曰。公主有所不知。罪人由二殿受刑。罪滿時孽風一吹。水復還魂如生。隨解往三殿受刑。殿殿如此。公主曰。我聞陰曹。設有枉死城。今我至十殿諸大地獄。與十殿諸小地獄。一一遊遍。未見此城。王曰。此歸酆都大帝管理。公主曰。所管何等罪犯。王曰乃陽間一種無知男女。或爭閑氣。或受冤屈。逞忿自盡。或圖賴騙嚇。胡行捨身。害人傾家敗產。死後打入枉死城受罪。看他怎麼而死。每日受苦三次。疼痛難當。罪滿發往陽世投生。遭貧苦之報。輕重不一。若事關忠孝節義。守志不偏。捨身成全大義。天地鬼神無不欽仰即可超昇天堂。依輕重受職。公主曰。我看陽間。惡者竟獲福報。善者反遭禍報。王曰。惡者福報。乃人前劫陰功浩大。福祿先已註定。而後投生。今生他雖作惡。上天亦不能即降顯報之罪。候他福盡惡盈。方加其罪。善者反遭殃報。乃人前劫所造孽過禍患。先已註定。而後投生。雖他行善。冤要還清。上天亦不好阻隔。孽盡自有福生。金剛經雲。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孽。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孽。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公主問曰。我看陽間。有一週二歲。或五六歲。有甚罪惡。怎麼妖壽而亡。王曰。此非今世罪孽。乃前劫為僧為道。不守佛規。飲酒食葷。造罪多端。死後將他受刑。他即誦佛經典。刑法不能製他。只得發他投生。與他有緣者。借母懷胎。長至一週二歲。或五六歲即亡。轉生數次。候他忘卻真言法語。將他受罪。名為化僧子。天地之報。豈有虛漏。公主問敘之間。望殿上橫匾四字曰。回頭是岸。側有對聯曰。走到盡頭。問何處可瞞罪案。分開兩路。願世人莫犯天條。黃龍真人曰。請閻君指示六橋一望。公主還陽。普諭世人始知輪迴不虛。王曰遵命。遂引四人同行至孟家茶店。只見男女出的出。進的進。公主看見一切男女。在此喫茶。內有鬼使。叫公主喫茶。王曰。休得亂喚。此乃妙善公主。得受先天大道。身有菩提舍利瓊漿。八寶華精之茶。一切鬼使。聞聽此言。即叩頭謝罪。王曰。爾等不知。赦其無罪。公主問曰。設此茶店何故。王曰。凡投生為人。從此經過。必定口渴。喫了此茶。台忘前劫之事。問畢。行於轉輪車所。公主舉目一望。只見一種兇惡鬼兵。將一切男女。打入車中。車轉時分出六條徑路。上一層為金路車出投生的。頭戴朝冠。身穿朝服。衣冠榮耀而出。第二層為銀路車出的。盡是一種庸常男女。衣帽不一。第三層為玉路車出的。皆是殘疾六根不全之人。第四層為石路車出的。皆是一種飛禽。其類無數。第五層為銅路車出的。盡是一種走獸。物類甚多。第六層為木路車出的。乃水中族類。魚鱉蝦蟹。物更繁多。公主看罷。又問閻君曰。白雀寺五百餘僧。被火焚身而死。今各獄遊完。何以未見。王曰。陽間男女為善。身遭冤死。即發在天地門修養。那五百餘僧。幸有奇緣。時值公王修行。火焚身亡。上天將伊等歷劫冤孽。一並消滅。當時。佛祖如來降旨。接引眾僧在天地門修養。待候公主果圓功成。同往極樂。公主聞此情由曰。善惡有報。毫不差謬。我今觀此獄苦魂。盡心勸化一番。使眾等知為善最樂。作惡慘苦也。

妙善奉命遊地獄 觀看地獄各分途

善惡到頭毫不漏 富貴貧賤由人修

天堂地獄隨人走 只爭善噁心性求

十殿諸獄我盡度 思想刑苦淚雙流

行善歸陰神欽厚 作惡難逃諸獄囚

富貴前劫修積有 今生受享樂悠悠

藉此加修了塵垢 訪求至人指丹邱

一貫大道孔門露 萬法歸一釋迦修

道言守一明說透 三教經典細綢繆

不可暴棄造孽垢 紅塵美景等浮漚

不怕金銀堆北斗 無常一到萬事休

只有功過隨性走 孽鏡台前照心頭

善惡莊莊來現就 閻君鐵面情不留

那時想修不能彀 悔煞當初入迷途

貧窮前卻昧善路 甘造罪過困苦流

今生又不尋善做 邇後人身恐難週

莫說貧苦功無有 善門廣大在人修

或是遇人來爭鬥 低心苦勸解分憂

或是遇人走錯路 指明清白免返遊

或是遇著嫖賭友 勸他改心莫邪流

或勸戒殺把生救 積德行善美名留

遇人行善勤幫湊 助人成美功德週

種種陰功隨便做 功深自然有出頭

存留陰德子孫受 自己轉生樂無憂

命終歸陰心無疚 地獄任我行擺遊

不怕牛頭馬面有 他見拱手要低頭

轉輪車上分六路 定人樂苦往生投

胎卵濕化是人做 生生化化轉無休

吾勸世人早醒透 戒殺放生把佛求

久久行持功圓就 跳出輪迴免憂愁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鐘可馨賴:zkx9
鐘可馨賴:zkx9 2019/09/08

+性福賴:zkx9  WeChatyx107619 加入可馨 從此開心不用手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可靠的茶莊嘛

想要喝茶,卻害怕全套妹妹不健康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誠實的茶訊姐

想要喝茶,卻找不到符合自己的那杯

別煩惱,你的心聲可馨妹妹都聽到

加入鐘可馨外送茶莊絕對是你最正確的選擇^-

選擇我就是你性福旅程的開始

哥哥要寂寞無奈 就找鐘可馨外送茶~類型繁多~價格合理~現金交易

早已洪水氾濫的小穴穴等待著你的大肉褲

誘惑吸引鐘可馨茶店 本土純兼職正妹→全年無休

 

【服務地區】:臺南   臺北   臺中  南投  彰化  新竹  高雄

【服務內容】:洗++S   按摩//LG//無套BJ//3P//愛愛//奶泡

【性福時間】:1100-0300

【安全 方便 快速 免受騙 不轉帳 不匯款 不買點數卡 現金交易】

鐘可馨大放送 十大優惠等你來 純兼職妹妹每天報班都不一樣可馨沒辦法都po出來唷 

 

讓你釋放自我、挑戰性福、展現男人的雄風與魅力

時間有限、激情無限(愛愛*洗澡*按摩*哈拉*全套服務* 

性愛是最優美的動作 調情是最賣力的副業 想愛就愛 大聲說幹

優質好茶溫暖你砰跳慾望的心 滿足你的一切慾望與遐想!

外約地點:(台中/台北/高雄/彰化/南投/新竹/台南

不刷卡 不轉賬 不買點數 現金交易 不強制消費

想喝優質茶:【鐘可馨】是你獨家選擇喲!

 

 

 

 

親愛的各位大大們:

   鐘可馨外送茶+LINE:zkx9   WeChatyx107619

 各種輕熟女處女人妻教師正妹喔~

 都在鐘可馨外送茶莊等你捏!

  營業時間;

  1100-0300

  週一至周日我們在鐘可馨茶莊等你

   趕快加入鐘可馨外送茶來約會吧!

KING.
KING. 2019/09/01

唔好亂嚟呀!一陣俾人話係黑社會恐怖襲擊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