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九奪

2018/03/12 11:54:56 網誌分類: 軍事
12 Mar

五度九奪

作者: 孫臏

..矣。 救者至,又重敗之。 故兵之大數,五十里不相救也。 況近□□□□□數百里,此程兵之極也。 故兵曰:積弗如,勿與持久。 眾弗如,勿與接和。 □[ 弗如,勿與□□。 □弗如,勿] 與□長。 習弗如,毋當其所長。 五度既明,兵乃橫行。 故兵..趨敵數。 一曰取糧。 二曰取水。 三曰取津。 四曰取途。 五曰取險。 六曰取易。 七曰[ 取□。 八曰取□。 九] 曰取其所讀貴。 凡九奪,所以趨敵也。

譯文

作者:佚名

..救兵到達,又再度打敗敵軍。 所以,用兵的一項重要原則是,相距50 裡就不能相互救援了。 ..有幾百里的距離,這樣的距離已超過行軍救援的極限了。 因此兵法說,當儲備不如敵軍時,不要和敵軍打持久戰。 兵力不如敵軍時,不要和敵軍周旋。 ..不如敵軍時,不要與敵軍..。 ..不如敵軍時,不要與敵軍..士兵訓練不如敵軍時,不要用這樣的士兵去與敵軍的長處抗爭。 統軍將領如能懂得衡量這五項,並能恰當地把握分寸,那他帶的軍隊就可以縱橫馳騁了。 所以兵法說:..各種逼迫敵軍的辦法。 第一是奪取敵軍糧草。 第二是奪取敵軍水源,第三是奪取敵軍必經的渡口。 第四是奪取敵軍必經的道路。 第五是奪佔敵軍必經的險要關隘。 第六是奪取平坦開闊地帶。 第七是..第八是..第九是奪取敵軍最珍視的東西。 以上九項奪取,都可以逼迫敵軍。

解析

作者:佚名

這篇文章論述的是臨敵指揮決策問題,“五度”是說明在五種情況下易遭失敗,不宜和敵軍對陣接戰。 這五種情況包括己方的軍兵之間相距過遠,不能互相支援;己方儲備不足,不宜和敵軍打持久戰;己方的士兵訓練不足,不足與訓練有素的敵軍相抗爭等等。 這些情況都是明顯的敵強我弱、實力懸殊的情況,如果貿然接戰,那當然很容易遭敗,自是應該避免。 而“九奪”則是說明可置敵軍於死地的戰術措施,諸如奪糧、奪水源、奪路、奪險關等等,都是奪取敵軍賴以生存的東西或進退機動的通道,抓住敵軍的要害,從而把敵軍置之死地。 這“九奪”確是許多統兵將領行之有效的戰術,雖不能說一用就靈,萬無一失,總是成功率較高的辦法。 《南征北戰》是我國男女老少都熟知的一部優秀影片,這裡面就既有占山,又有佔水。 陳毅指揮的華東野戰部隊,機動靈活地把敵軍主力七十四師一步步引入盂良崮,在那裡擺下了殲滅敵軍的戰場,同時又把另一股敵軍李仙洲所部引開,讓這兩股敵軍不能互相支援。 分隔任務完成之後,就在孟良崮展開了殲滅七十四師的第一戰役。 有這樣一個鏡頭,給人很深印象:雙方的先頭部隊都在搶占孟良崮主峰制高點,分別在兩面攀登。 很明顯,誰先登上山峰,誰就佔據主動。 結果,我軍終於先登上山頂,在山上候個正著,一下子把登山的敵軍先頭部隊打得死的死、滾的滾,從而佔據了主動,後來便牢牢地控制住主峰,任憑敵軍炮轟、飛機炸,一次次猛撲,總是寸步不讓,為主力及時趕到,聚殲敵軍贏得了時間。 在敵軍七十四師被殲過程中,敵軍師長張靈甫一再要求李仙洲所部第七軍增援,蔣介石也下令李仙洲去增援,但李仙洲已被我軍引開,難於及時趕到,又被我軍阻擊,炸壩放大沙河水,使敵軍無法通過,終於一舉全殲七十四師,並回師展開第二戰役,全殲李仙洲所部敵軍。 這一光輝戰例,既有孫臏所說的“不能相互教授”(不過,這不是敵軍自己的安排,而是我軍牽著敵軍鼻子走造成的),又有“奪險要關隘”,搶占主峰,控制整個戰場,還有“奪取敵軍必經的渡口”,炸壩放水,使增援敵軍無法通過。 《南征北戰》證明,孫腹所說的戰法原理,在現代戰爭中也是適用的。 在古代戰爭中,這樣的戰例也是很多的。 李世民征討劉黑闥時,前進到洺水南岸,李藝也帶領數万人馬前來會合。 劉黑闥留下範願守洺州,自己帶精兵去迎戰李藝,當夜在沙河邊宿營。 李世民命令程名振領兵,夜裡運送大鼓60 面,到城西二里的河堤上,一齊擂響,頓時鼓聲大震,響徹遠近,連洺州城中都搖動起來。 守城的範願嚇壞了,派人飛馬去報告劉黑闥,劉黑闥慌忙返回,派他的弟弟劉廣善和行台張君立領一萬兵去出戰。 在徐何與李藝一場大戰,結果大敗而逃。 洺水人李玄感獻城降唐,李世民派王君廓進城,與李玄感一同守城。 劉黑闥回兵,見城已失,而城又在水上,攻擊不便,就從東面和北面修了兩條甬道,以便出兵攻城。 節世民領兵去支援,三次都被劉黑闥打退。 李世民召集眾將商議,李世勣主張讓王君廓撤出,而羅士信自願前去守城。 李世民雖有顧慮,最後還是同意了。 羅士信接應王君廓撤出後,自己進入城中。 劉黑闥加緊圍攻,羅士信八晝夜衣不解甲,目不交睫,督軍守城,力保城池不失。 後來,下了一場大雪,全城一片白,十分刺眼,令人頭暈目眩,劉黑闥乘機攻入。 羅士信雖拼命力戰,終因寡不敵眾,英勇犧牲。 李世民十分悲痛。 劉黑闥奪回洺州城後,又進兵向唐軍挑戰。 李世民和李藝合兵一處,堅守不出。 隨後,唐軍探聽到劉黑闥的將領高雅賢在營中擺酒與眾人痛飲,李世民便派李世勣領兵偷襲。 李世勣殺入敵營時,高雅賢已酩酊大醉,勉強乘馬接戰,被李世勣部將潘毛刺落馬下,頃刻斃命。 李世民又派程名振截斷敵軍糧道,鑿沉敵軍糧船,燒掉敵軍糧車。 劉黑闥仍不肯退,雙方又對峙了60多天。 李世民料定劉黑闥糧盡,必定會來尋求決戰,便派人秘密到洺水上游堵水,囑咐道:“等我軍和賊兵決戰時,再放下水來,千萬別出差錯!”劉黑闥果然渡過洺水前來進攻。 李世民親自統領精銳騎兵,攻破敵軍前鋒,直搗敵軍後隊,與劉黑闥相遇。 劉黑闥督兵死戰,從中午打到黃昏,劉黑闥的軍兵漸漸支持不住了。 劉黑闥部將王小胡建議早早退走,二人便自己逃了,其軍兵尚不知道,還在堅持苦戰。 冷不防,洺水上游放下的大水沖來,一下子把劉黑闥的軍兵沖走了好幾千。 剩下的來不及逃跑,也被唐軍殺死。 劉黑闥手下只剩二百兵馬,倉惶逃向突厥去了。 這一仗,李世民用了疑兵計震懾敵膽,又用“奪糧”計,迫使敵軍決戰,再用大水消滅敵軍過半,從而最終戰勝強敵。 這一仗也說明孫臏所說的“九奪”確是致勝之道。 五代之時也有一個戰例。 朱溫篡唐稱帝后,新繼位的晉王李存勗多次與朱溫的梁軍交戰。 後來,在晉軍援趙時,朱溫派出幾員大將率領10 萬大軍進逼鎮州,直達柏鄉。 趙王十分驚慌,急忙向晉王求援。 李存勗親自領兵援救,在趙州與部下大將周德威會合後,便進兵野河,在離柏鄉五里處,與梁軍對壘。 起初梁軍堅守不出,後來周德威領兵罵戰,終於激出梁軍。 雙方一場戰鬥,未分勝負,但梁軍的裝備和士氣,卻令晉軍產生了一些畏懼心理。 有鑑於此,周德威獻計說:“賊軍兵勢十分強大,我軍應該先按兵不動,待敵軍疲憊時,方可進攻。”李存勗尚有疑慮,認為應該速戰速決,周德威又進一步分析說: “鎮定兵只能守城,不善野戰,我軍雖能野戰馳騁,但須得有廣闊的地區才便於展開。現在這樣緊逼寨門,無從發揮我軍優勢,而且現在敵眾我寡,我軍實力也不足。如被敵軍摸清我軍虛實,我軍就危險了。”李存勗還在猶豫,退回帳中躺下了,沒有回答。 周德威出來後又對張承業說:“大王因意外的勝利而產生了驕傲情緒,現今不自量力,只知速戰速決。我們現在離敵軍這麼近,只有一水相隔,敵軍如果造橋進逼,我軍恐怕會立時大敗羅!不如退後屯駐高邑,據守城池,同時誘使敵軍離開營地,敵軍出動,我軍就退回,敵軍一退,我軍又出動,讓敵軍疲勞。另外派出輕裝騎兵去搶奪敵軍糧餉。這樣做,不出一月,定可打敗敵軍!”張承業點頭說好,又進帳去勸李存勗。 李存勗這時也已想明白了,一下從床上跳起,召周德威進帳,下令退回高邑。 過後探子回報,梁軍果然在編筏,準備造俘僑以便進兵,李存勗更佩服周德威,加以獎勵。 晉軍退回高邑後,雙方暫時沒有交戰,轉眼過了殘冬。 到第二年正月,晉軍便不斷派出游動騎兵,截擊梁軍放牧的軍兵和馬匹,俘虜了不少,梁軍便閉門不出。 周德威又讓遊騎去圍著梁營四周吶喊叫罵,梁軍懷疑有埋伏,更不敢動,只是困守營中,餵養戰馬,由於草料不足,餓死不少戰馬。 周德威見梁軍仍不出戰,便親自帶領兩員戰將,統領三千精銳騎兵,直抵梁軍寨門前叫罵,眾軍士把梁將以及梁朝皇帝朱溫一通辱罵,揭出他們的種種醜史,直罵了一兩個時辰,梁將終於忍耐不住,開門出戰。 周德威與他戰了幾個回合即後退,邊戰邊走,把梁軍引到野河旁。 那裡有一座浮橋,晉軍將領李存璋帶兵守衛,讓周德威等人過去後,便攔住梁軍,不讓通過。 但是,梁軍實在太多,前赴後繼,爭著前來奪橋。 晉王李存勗見形勢危急,派出二百長槍兵增援,殺了半天,未分勝負。 李存勗又想出去決戰,便對周德威說:“現在兩軍不相上下,我軍興亡就在此一舉了。我願去打頭陣,你們隨後跟進,定要殺敗敵軍,才能洩我心頭之恨!”說完便要出動,周德威攔住馬頭力諫:“梁兵太多,我軍只能智取,不能力勝。他們離開營地有數里之遙,雖然帶著乾糧,也沒時間拿出來吃,戰到傍晚,敵軍一定又飢又渴。那時再戰,敵軍疲憊,必定產生退卻的心理,我方再派出精銳騎兵衝殺過去,一定能大獲全勝。現在還必須靜待才成!”李存勗這才沒有出動,兩軍仍是僵持著。 到夕陽西下之時,梁軍終於支持不住,慢慢地向後退去。 這時,周德威站到高處大聲喊道:“敵兵逃跑了!”說著,指揮精騎猛衝過去,晉軍喊聲如雷,如猛虎下山,巨浪席捲,勢不可擋。 梁軍本已沒有鬥志,便只顧逃命,潰不成軍了! 晉軍又適時高喊:“梁人也是我們的百姓,只要放下武器,一律免死!”梁兵聽了便紛紛放下武器。 但晉軍深恨梁軍,仍殺了不少梁兵。 晉軍一鼓作氣追到柏鄉,梁軍營內已經空無一人,遺棄的輜重、糧食、兵器不計其數。 這一仗,晉軍殺敵兩萬餘名,繳獲馬三千匹,鎧甲兵杖七萬件,還活捉梁軍大小將領近三百人。 晉梁決戰,晉軍大獲全勝,全靠周德威計謀巧妙,既用誘敵計給了敵軍一個下馬威,又採用堅守之法,消耗敵人,用截糧斷草的辦法,令敵軍損失許多戰馬,最後用了曹劌的辦法,耗敵一天,讓敵軍疲憊不堪,最後戰而勝之。 這當中還有一條,就是孫臏說的“奪取開闊平坦的地帶”,用退後的辦法得到了大片開闊平坦之地,便於騎兵衝殺。 頂住敵軍的關鍵是堅守浮橋,這是佔據了水上的險要之道。 周德威的指揮正是符合了孫臏所說的用兵之道,因而大獲全勝。 “奪糧”是一條妙計,許多兵家都是用奪糧之策,把敵人置之死地。 但是,也有別的妙用。 那是在司馬昭篡位之心日益暴露,殺了魏朝皇帝曹髦、私自換上曹矣時,姜維帶領15 萬軍兵、數千輛車杖,殺奔祁山而來。 當時鎮守祁山的鄧艾召集諸將商議對策,參軍王瓘說:“我有一計,不能當眾說出,現已寫在這裡,請將軍決定。”鄧艾看後笑著說:“這條計策雖妙,只怕瞞不過姜維。”王瓘說:“ 我願舍出性命去辦!”鄧艾說:“您這樣堅決,定能成功!”便撥給他五千兵去執行計劃。 蜀軍正在前進,王瓘迎上蜀軍前哨說,“我是魏國來投降的軍隊,請向主帥報告!”哨兵報告姜維,姜維下令攔住敵軍,只讓其主將進見。 王瓘到姜維面前拜倒在地,說道:“我是王經的侄兒王瓘,前不久司馬昭擅自殺了皇帝,我叔父全家也被殺害,我恨之入骨。現在幸得將軍興師問罪,我特地帶領本部五千軍兵前來投降。情願聽從調遣,剿除奸黨,以報我叔父之仇!”姜維大喜說:“你既然誠心來投降,我怎能不誠心待你呢?我軍中最讓人擔心的,沒有超過糧食的了。我軍有糧車數千輛,現在停在川口,你去把糧車運到祁山來吧。我現在就去奪取祁山敵寨。”王瓘一聽,心中大喜,當即領命。 姜維又說:“你去運糧,不必用五千人,領三千人去就行了,留下的兩千人給我領路,去打祁山魏軍營寨。”王瓘怕引起姜維懷疑,便領三千人走了。 姜維命傅僉把剩下的兩千名魏兵領去,隨時聽候調用。 忽然夏侯霸來到,著急地對姜維說:“都督怎麼輕易相信王瓘的話?我曾經在魏朝幹事,雖然不知詳情,但從未聽說王瓘是王經的侄兒。其中必定有詐,請將軍詳察。”姜維大笑說:“我已經知道王瓘是用詐了。所以我把他的軍兵分開,將計就計行事。”夏侯霸說:“您怎麼知道的?”姜維說:“司馬昭是個奸雄,比曹操毫不遜色。他既然殺了王經,滅了他的三族,又怎麼肯讓他的親侄兒活下來並且在外領兵呢?足見王瓘是使用詐降計。你的看法,跟我一致。我已有佈置,等著看吧!”果然不到10 天,埋伏的哨兵便捉住了王瓘派去向魏營送信的人,送到姜維寨中。 姜維審問了情節,並蒐出了書信。 王瓘在書信中約定:8 月20 日從小路運糧回大寨,請鄧艾派兵在壇山谷中接應。 姜維把送書人殺了,又把日期改為8 月15 日,約鄧艾親自帶領大隊來接應。 改好書信,派人扮成魏軍去送信,同時命人把現有的數百輛糧車上的糧食卸下,裝上乾柴、茅草等引火物品,用青布罩上。 命傅僉帶領投降的兩千魏軍,打著運糧旗號,押運這些糧車。 姜維自己和夏侯霸各領軍兵去谷中埋伏。 又令廖化、張翼等將領兵去取祁山。 鄧艾收到王瓘的“書信”,高興極了,急忙寫了回信,讓來人帶回。 8月15 那天,鄧艾帶領五万精兵直奔壇山谷中,讓人在遠處登高觀望,果然看見無數糧車,接連不斷從山谷中行進。 鄧艾又勒馬觀望,看見果然是自己的魏兵。 鄧艾的隨從說:“天已黑了,應該趕快接應王瓘出谷口。”鄧艾說:“前面山勢險惡,假如有伏兵,很難退回,只能在這裡等候。”正說話間,忽然有兩人騎馬跑來報告:“因為王將軍運糧超過界限,背後有軍馬追來了,請快快接應!”鄧艾大驚,急忙催動人馬前進。 當時正是初更時分,月明如晝。 鄧艾聽見山後吶喊,以為王瓘在山後廝殺,便急馳過去救應。 忽然樹林後衝出一隊人馬,為首的是蜀將傅僉,大聲說道:“鄧艾匹夫,你已中了我們主將的計,為什麼不早早下馬受死!”鄧艾大吃一驚,勒馬便往回逃。 這時,糧車上的火全著了,火光便是信號。 兩邊的蜀軍盡數衝出,殺得魏軍七零八落,只聽四面八方都在喊:“捉住鄧艾的,賞千金,封萬戶侯!”嚇得鄧艾丟盔棄甲,扔下坐騎,混在步兵之中,翻山越嶺逃走。 姜維、夏侯霸沒有捉住鄧艾,有些遺憾,便回去對付王瓘。 這一仗姜維以糧食作誘餌,將計就計,引來鄧艾大軍,把五萬魏軍殺得落花流水,雖未捉住鄧艾,也算一次大勝了。 他這一計與他老師諸葛亮以木牛流馬運糧,引司馬懿入上方谷,一把大火差點要了司馬懿父子的命相比,部署雖然尚有差距。 但也可以說有異曲同工之妙。 奪敵軍的糧、水、路等,或者以糧、水等為誘餌引敵上鉤,方法不同,本質一樣,都是抓住敵軍的要害而把敵軍置之死地。 可見孫臏說的“五度”與“九奪”都是臨敵指揮的重大問題,只要能在用乓之時因時因地制宜巧妙運用,便能收到奇效。

參考資料:

1、佚名.語文備課大師網.http://www.xiexingcun.com/Classic/sbbf030.htm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25
@k98m...

多謝老師

路人甲
路人甲 2019/03/25

{#icons_cat1}

k98m
k98m 2019/03/22
@劉先生...

你八字身旺用食神,喜水木忌火土金。父母性格暴燥小時時時遭父親莫名打骂。父母感情也不好,有可能離婚或者有可能同母異父命。你16~25嵗有一段不開心的經歷。可能是你因為兄弟或母親的事情令你不開心。

26~35也是常换工作,婚姻也不好。今年運程欠佳。未來流年。在2020年起未來十年運程相當不錯。宜把握。56~58有十年差運,小心破財。往後就一帆风順。晚年好景。

k98m
k98m 2019/03/19
@劉先生...

請你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