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婦女解放”運動的開始

2018/03/14 10:35:10 網誌分類: 看歷史,知與亡。
14 Mar

九“婦女解放”運動的開始
  宋代在精英階層和勞動人民之間曾出現過新的勢力,即商人階層。這種趨勢極有可能導致中國近代資本主義和大學的興起。可惜,這一切可能被蒙古軍的彎刀斬斷了。

生活方式的改變導致社會結構的變革。在統治精英和廣大勞動人民中間出現了新的勢力,即商人階層。商人們在改變著社會面貌,它消弱了中國原有的社會基礎,不斷將人們引向新的意識形態,士大夫和他們之間的利益聯繫日益密切。這種情形和歐洲當時的情形十分相似,歐洲正是在商業流動的氣氛中誕生了市民階層商人階層並孕育了大學的建立,而同時期的北宋也出現了這種趨勢。這種趨勢極有可能導致近代資本主義的產生和大學的興起,只可惜由於蒙古的入侵,這種局面和趨勢被迫中止。

  如果把宋朝時期發生的這種生活方式和社會結構放在更大的背景中來看,這種現象的產生絕非偶然。它反應了宋代時期人們在精神上的某種自由和獨立,也反映了文官政府的某種開明和開放。它不僅反映在生活中也反映在政治領域。

中國的“婦女解放”運動實際上從宋朝就開始了。

和中國封建社會其它王朝相比,宋朝政治生活中有兩個現象具有相當明顯的時代特徵:一個是“女性獨立”,另一個是禪讓成風。

  先看一下女性獨立。我所指的所謂“女性獨立”,實際上就是女性地位的提高。

  在河南鞏縣的洛水邊座落著幾十座宋代皇陵。和其它朝代不同的是,在北宋的皇陵中,皇后是不與皇帝合葬的。這反映了北宋后妃政治地位的提高,也是皇后的政治地位因為封建禮法的承認而在陵寢制度上的反映。鞏縣共有二十一個后陵,建制和帝陵相同,僅僅是規模略遜而已。不僅如此,從真宗時期的劉皇后開始,死後的諡號一改以往皇后的諡號只有兩個字的慣,增加到四個字,這在封建時代應該算是大的突破。

  在政治生活中,宋朝皇后、皇太后參政議政的現像極為普遍。象宋真宗時代的劉皇后臨朝聽政達十一年之久。在她之後的曹太后、高太后都有聽政之舉。南宋時期的吳皇后經歷高、孝、光、寧四朝,在後位長達55年,是歷史上後位最長的皇后之一,她雖然不垂簾聽政,卻每每幫助朝廷度過危機,深受後世史家的好評。在她之後有光宗時的李後、寧宗時期的楊太后、理宗時期的賈妃南宋末期的謝太后,都有乾政之舉。“太后參政議政”成為宋王朝獨具特色的政治設計。之所以說它“獨特”,是因為宋朝太后雖然參政議政但卻很少越位。終宋朝各個時期,除極少數的朝代外,大部分時間裡並沒有發展成外戚專權,也沒有出現宦官執政的局面,而是很好的保持了皇帝、太后、權臣三角權力體系。太后是依靠自己女性的身份而非依靠家族的身份而在政壇上發揮作用,這不能不說是女性獨立或地位提高的標誌。

  不僅皇室中,女性作用突出,在皇室之外也能見到這樣的案例。北宋時的“楊門女將”,兩宋交替之際擊鼓抗金的梁紅玉,在宋王朝的各個角落都有女性閃耀的光輝。

  還有一個例證似乎也能證明上述觀點。據說宋徽宗寵幸妓院名妓李師師,幾度想把她納入皇宮,卻幾度被李師師拒絕,無奈皇帝只能屈尊到妓院尋歡。這種現像在其它朝代可能永遠不會發生。但在宋代,荒唐中透露著開明和平等。

歷史上所謂的“禪讓”,大多出於被迫。只有在宋代,“禪讓”才可能出自本意。

宋代的另一個政治現象便是“禪讓成風”。

  中國社會自夏以後便極少“禪位”,有限的禪讓也有過幾次,如漢禪魏、魏禪晉、後周禪宋,但大多是被逼禪讓。主動禪讓的也有:如唐朝時,高祖禪讓太宗、睿宗禪讓玄宗、玄宗禪讓肅宗等,但大多還是迫不得已。真正算得上心甘情願禪讓的只有唐睿宗禪讓給唐玄宗、清乾隆帝禪讓給嘉慶帝。但這種案例實在太少。而在宋代三百多年的歷史上,禪讓卻有四次,其中除光宗禪讓給寧宗是被迫外,徽宗禪讓給欽宗,高宗禪讓給孝宗、孝宗禪讓給光宗則是自願的。如此高的禪讓比例為封建朝代所罕見。由此我們不能不為宋朝的權力製衡機制和文官制度設計而擊掌;也不能不為這種開放的胸襟所感動,至少禪讓比之於專制要強許多。從中我們也不難發現宋代經濟、文化發達和和人們精神較自由的根源之所在!

  觀宋朝三百多年的歷史,雖然官僚機構龐大無比,但人們的生活卻較為平等和自由;雖然國家積貧積弱,但人民的幸福指數卻相對比較高,這也是宋朝被現代人們欣賞的原因之一。

作者:席宏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愚公
愚公 2019/06/25

調查中的七成多人也不可能是全港市民,只是本次調查中的數据樣本中有70%左右的人反对,況且同様的问卷調查在事態不断演变中毎每有所轉変,我希望你能明白民意,不,应該是輿論,往往随時间轉動,変化極大!!

至於你説到的判刑,那本是法官或陪審員或控辯双方律師的責任,以彰顯法律的無私和公義,但近期在多宗重大社会事件客觀上的的確確总比市民感到正義被委屈了,公平被坑埋,長此下去,司法的金漆招牌只会漸漸褪色,自毀長城而已!你説悲不悲哀!

k98m
k98m 2019/06/24

愚公:多謝指正。講話8成可能講多D,據調查,有7成多反送中。至於判多少?佔中有辦睇,主犯差不多判半年至一年,當然不能同2016暴動主犯被半6年相比。

愚公
愚公 2019/06/22

我不知壇主如何得到香港八成多市民支持反修例(我不会説是反送中,因為根本对象不止是中國,还有台湾及其他未有協議的地方),容許告訴我这數据從可得知嗎??还有,如暴力衡擊也被法官判得偏頗而減輕了原本应有的判罰,我可以説这不是法治,係人治,蒙眼女神不以对象是誰,只管從天秤上问罪,天秤不平行也不会用另一只手去扶一把,这就是法律的真義!!

愚公
愚公 2019/06/22

冒生命危險去進諫???和平示威要冒險???完全扯不上关系,你冇衝擊何來要放傕淚彈和塑膠子彈,这一向是國際標準,不要話在香港行不了,暴力示威者記住,如此下去這不会是唯一一次,亦不会最後一次政府的管治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