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失

2018/03/14 10:39:52 網誌分類: 軍事
14 Mar

將失

作者: 孫臏

將失:一曰,失所以往來,可敗也。 二曰,收亂民而還用之,止北卒而還鬥之,無資而有資,可敗也。 三曰,是非爭,謀事辨訟,可敗也。 四曰,令不行,眾不壹,可敗也。 五曰,下不服,眾不為用,可敗也。 六曰,民苦其師,可敗也。 七曰,師老,可敗也。 八曰,師懷,可敗也。 九曰,兵遁,可敗也。 十曰,兵□不□,可敗也。 十一曰,軍數驚,可敗也。 十二曰,兵道足陷,眾苦,可敗也。 十三曰,軍事險固,眾勞,可敗也。 十四[ 曰],□□□備,可敗也。 十五曰,日暮路遠,眾有至氣,可敗也。 十六曰,..可敗也。 十七[ 曰] ,..眾恐,可敗也。 十八曰,令數變,眾偷,可敗也。 十九曰,軍淮,眾不能其將吏,可敗也。 廿曰,多幸,眾怠,可敗也。 廿一曰,多疑,眾疑,可敗也。 廿二曰,惡聞其過,可敗也。 廿三曰,與不能,可敗也。 廿四曰,暴露傷志,可敗也。 廿五曰,期戰心分,可敗也。 廿六曰,恃人之傷氣,可敗也。 廿七曰,事傷人,恃伏詐,可敗也。 廿八曰,軍輿無□,[ 可敗也。 廿九曰,] □下卒,眾之心惡,可敗也。 卅曰,不能以成陣,出於夾道,可敗也。 卅一曰,兵之前行後行之兵,不參齊於陣前,可敗也。 卅二曰,戰而憂前者後虛,憂後者前虛,憂左者右虛,憂右者左虛,戰而有憂,可敗也。

譯文

作者:佚名

統兵的將領可能出現的過失有以下各種:第1 種是軍隊調動失當,可能導致失敗。 第2 種是收容散亂的百姓,不加訓練就用去作戰,或是收集剛打敗仗退下來的士兵,馬上又讓他們去打仗,或是沒有供給保障仍然一意孤行,這些都可能導致失敗。 第3 種是愛爭論是非,作計劃時爭論不休,可能導致失敗。 第4 種是命令不能執行,士兵不能一致行動,可能導致失敗。 第5 種是部下不服從、士兵不聽指揮,不肯效命,可能導致失敗。 第6 種是他的軍隊使百姓遭受痛苦,可能導致失敗。 第7 種是軍隊疲憊,可能導致失敗。 第8 種是軍隊思鄉想家,可能導致失敗。 第9 種是士兵逃跑,可能導致失敗。 第10 種是士兵..可能導致失敗。 第11 種是軍隊多次受驚嚇,可能導致失敗。 第12 種是行軍的道路難以行走,使士兵常常陷腳,士兵困苦不堪,可能導致失敗。 第13 種是修築險要堅固的軍事設施,使士兵過度疲勞,可能導致失敗。 第14 種是..可能導致失敗。 第15 種是天快黑了,行軍路程還很遠,士兵極其氣憤,可能導致失販。 第16 種..可能導致失敗。 第17 種是..士兵恐懼,可能導致失敗。 第18 種是軍令屢屢改變,士兵偷安應付,可能導致失敗。 第19 種是軍隊軍心渙散,士兵不信任他們的將領和長官,可能導致失敗。 第20 種是統兵將領多數存在僥倖心理,士兵懈怠懶惰,可能導致失敗。 第21 種是將領和士兵都多疑,猶豫不決,可能導致失敗。 第22 種是將領厭惡聽別人指出其過錯,可能導致失敗。 第23 種是任用的下級官吏無能,可能導致失敗。 第24 種是長期露宿,挫傷士氣,可能導致失敗。 第25 種是將領臨戰分心,可能導致失敗。 第26 種是只想憑藉敵軍士氣低落,可能導致失敗。 第27 種是單純依靠埋伏和施行欺騙去打敗敵軍,可能導致失敗。 第28 種是..可能導致失敗。 第29 種是..士兵產生厭噁心理,可能導致失敗。 第30 種是不能用合適的陣勢通過狹谷通道,可能導致失敗。 第31 種是軍隊先出發和後出發的士兵,不能在陣前會齊集結,可能導致失敗。 第32 種是作戰時由於擔心前鋒致使後衛空虛,或者由於擔心後衛致使前鋒空虛,或者由於擔心左翼致使右翼空虛,又或是由於擔心右翼致使左翼空虛,作戰時總是有種種擔心,可能導致失敗。

解析

作者:佚名

這篇文章集中論述統兵將領的指揮才乾和指揮素養,和前篇共同之處在於也是從反面論述。 孫臏在文中把臨敵指揮不當可能造成的錯誤一一列出,令人驚嘆的是他竟列出了32種之多,可見他蒐集了大量資料並加以細心研究。 他列舉的這32 種錯誤都是實戰之中發生過的,也是一般將領易犯的。 下面我們看幾個戰例,便可更深刻地領悟孫臏的論述了。 東晉末年,安帝復位不久,廣州刺史盧循和始興相徐道覆二人便趁劉裕統兵北伐南燕、朝廷空虛之際,起兵反叛,二人分別攻下長沙、南康、廬陵、豫州諸郡,沿長江東下,聲勢很大。 江荊都督何無忌從尋陽領兵拒敵,又身受重傷而死。 朝廷驚恐,安帝只好下詔召剛滅了南燕的劉裕回京抗敵,劉裕回京,立即整備戰船,準備出兵迎敵。 這時,豫州都督劉毅不服氣劉裕,便要出兵南征。 他的堂弟劉藩送信給他,說是賊軍剛剛得勝,其鋒銳不可擋,建議與他在江上會合,等待時機破敵。 誰知劉毅連信都沒有看完,便瞪著眼睛,很生氣地看著劉藩說:“前次舉義平定叛逆時,只不過是因為劉裕發起,我才暫時推重他,你便以為我真不如劉裕嗎?”說著,把書信扔到地上,立即集合二萬水軍,從姑熟出發。 劉毅的水軍急忙行駛到桑落洲,便和盧循、徐道覆所率領的賊兵遭遇。 賊兵順流而下,猛力前衝,船頭又高又銳利,一下子便突入劉毅船隊之中。 劉毅的船隻又小又不堅固,與敵船一撞即破損,紛紛往兩旁躲避,劉毅的船隊頓時亂了。 盧、徐二人帶領賊船,東沖西撞,很快便把劉毅的船隻都撞沉了。 劉毅支持不住,只好帶領幾百軍兵棄船登岸,狼狽而逃。 盧循、徐道覆接連打敗何無忌,劉毅兩名都督,聲威更是大振,叛軍兵力已達十幾萬之多,船隻車輛連綿百里,其樓船高達20 丈,在長江中橫行無敵。 但盧循很畏懼劉裕,聽說劉裕已領兵回到京都建業城,就驚慌起來,有了退回尋陽,掉頭去攻打江陵的意思,而徐道覆卻主張乘勝進攻都城。 二人一連商議好幾天,才決定繼續東下。 其實,當時劉裕剛剛北代趕回,軍兵人數不多,又十分疲憊,而京城的軍兵也僅僅幾千人。 盧循如果早聽徐道覆的主張,乘勝東下,那東晉都城就很難保住了。 虧得有了數日緩衝,劉裕得以募集民兵,修整石頭城,同時又有一些勤王軍兵到達,實力有所增強。 但賊軍兵勢仍是遠遠超出東晉守衛都城兵力,一些文官武將便力主晉帝過江躲避,只有劉裕堅決反對走避。 不久,盧循到達淮口,京城戒嚴,瑯琊王司馬德文督守宮城,劉裕親自領兵屯駐石頭城,又讓諮義參軍劉粹,帶領他的第三個兒子劉義隆去守衛京口。 劉裕的兒子劉義隆當時僅四歲,當然不會什麼守衛,劉裕讓劉粹帶他去守京口,只不過表示決心,以激勵士氣而已,部署停當,劉裕召集諸將說:“賊兵如果由新亭直接進兵,那便不好抵禦,只好暫時迴避了,以後的勝負也難以預料;如果賊兵退回西岸停泊,那便說明賊兵的鋒銳已減,就容易對付了。”以後劉裕常常登上城頭向西瞭望。 起初還看不見敵軍踪影,只見長江煙波浩渺,山水一色。 隨後便聽見鼓聲,遠處有敵船出沒。 駛向新亭。 劉裕不由得看看左右隨從,臉上露出憂慮神色。 隨後見敵船又回到西岸蔡洲停泊,劉裕才轉憂為喜說:“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賊兵雖然聲勢很大,卻不能有什麼作為了!”賊兵為什麼到了新亭又回去了呢? 原來,按徐道覆的主張,是由新亭進兵,燒了船隻直接進攻,這正是劉裕最擔心的戰法。 然而,盧循卻十分多疑,優柔寡斷,想要找出保證萬無一失的策略,因而在江中徘徊,先到東岸,又回泊西岸。 徐道覆見盧循如此,只好嘆息說:“我最後還是被您耽誤了!這次舉事一定不會成功了!假如是我獨自舉事,那奪取建康簡直易如反掌哩!”徐道覆無奈,只好依從盧循,駛回西岸。 劉裕得到喘息之機,便加緊修整防禦工事,再說盧循、徐道覆回泊蔡洲後,等了幾天,不見劉裕動靜,盧循才明白自己的決策有誤,開始後悔。 盧循派出十幾艘戰艦去攻石頭城外的防禦柵欄,劉裕並不出戰,只命軍兵用神臂弓連射,這神臂弓確實厲害,一張弓可以連射幾支箭,而且勁道強急,盧循只好退回。 盧循進攻不成,又派兵到南岸埋伏,同時派出一些老弱軍兵乘船東下,揚言要進攻白石。 白石在新亭左側,也是江邊的一處要塞,劉裕還真怕他弄假成真,不敢不採取防禦措施。 正好劉毅打敗仗後逃回,到京城請罪,安帝把他降為後將軍,仍叫他到軍營效力。 劉裕也不計較,讓他一同去白石,截擊賊兵船隻。 留下參軍沈林子、徐赤特等將扼守查浦,吩咐他們不許輕舉妄動。 劉裕走後,賊兵從南岸偷偷進兵,攻入了查浦、放火焚燒張侯僑。 徐赤特違反劉裕的命令出戰,中了賊兵埋伏,隻身單船逃往淮北去了。 只有沈林子單獨據守柵寨,奮力守衛,隨後得到劉鍾、朱齡石等將領兵救援,賊兵退走。 劉裕得報,飛騎趕回,徐赤特也逃回石頭城,劉裕斥責他違令,下令將其斬首示眾。 劉裕脫下甲胄,從容坐下和軍士一起吃飯,然後出鎮南塘,命參軍諸葛叔度和朱齡石等將率領精兵去追擊敵軍。 朱齡石的部下軍兵大多是鮮卑壯士,身材高大,手握長槍,追著刺殺敵兵。 那些賊兵大多拿的是刀,槍長刀短,武器上也吃虧,便抵擋不住,紛紛逃命。 盧循不敢再戰,便率領殘兵,一路搶掠,退回尋陽去了。 沿途各郡都堅壁清野,嚴密防守,盧循什麼收穫也沒撈著。 盧循、徐道覆後來雖又重整軍兵向西去攻打江陵,但也沒能得逞。 而劉裕戰勝盧循後便督造大船,派兵從海上直搗盧循老巢,他自己又率領水軍在大雷江面,把賊兵逼到西岸,一陣火攻,燒得賊兵潰不成軍。 盧循幾經敗陣,逃回番禺老巢,可那裡早被劉裕派出的軍兵佔領。 盧循想奪回番禺,未能得逞,最終送了命。 這一場反叛和平叛的爭鬥,從正反面為孫臏的《將失》一文提供了很好的例證。 劉裕善於準確分析敵情,部署得當,所以連連獲勝,不必多言,單說劉毅和盧循的失敗,正是犯了孫臏所說的指揮錯誤。 劉毅盲目自大,不服氣劉裕,又不了解敵情,便盲目出戰,結果裝備上吃了大虧,又無恰當戰術,只憑僥倖,哪能不敗! 而盧循所犯錯誤就更多更重了,他沒有指揮才能,又不肯聽徐道覆的正確意見,多疑不決,最後中了劉裕火攻之計,招致慘敗。 一次吃了敗仗,盧循便信心全失,匆忙退走,因而一敗到底,以送命告終。 唐高宗時,吐蕃本來和唐朝友好相處,但後來吐蕃王贊普弄贊病故,新繼位的讚普弄讚的孫子年幼,由國相祿東贊攝政。 這個祿東贊很有才能,使吐蕃很快強大起來,便開始外侵,一連攻占西域18 州,並繼續入侵。 唐廷派出右衛大將軍薛仁貴為行軍大總管,左衛員外大將軍阿史那道真和左衛將軍郭待封為副總管,領兵去討伐吐蕃。 行軍到達大非川時,薛仁貴對郭待封說:“此去烏海,路途遙遠而且難行,又有瘴氣,我軍如果深入,實在是一條死路。然而,我等既然奉命前來,又怎能貪生怕死呢?不過,我們還是應該死中求生。當今之計:快速進軍便可建功圖存,緩慢進軍就必敗無疑。這大非川山嶺地勢還比較平坦,可以建立兩個柵寨,儲存輜重,留下一萬軍兵守衛,我自己率領輕騎前往烏海,抄近路急行軍,攻他一個出其不意,定可打敗敵軍!”郭待封自願留守,薛仁貴又再次叮囑他:“我如果到了烏海,自會派騎兵來運輜重,那時請您保護輜重一同到烏海;否則,請您務必不要隨便出動!”郭待封滿口答應,薛仁貴這才率兵先行,讓阿史那道真隨後跟進,加速突進。 到達河口,遇到數万吐蕃兵據住險要扼守。 薛仁貴一馬當先沖鋒在前,憑著一桿大戟,殺入敵軍營壘,那真是所向披靡。 唐軍大隊緊跟薛仁貴擁上,殺傷許多敵軍,奪得許多物資和一萬多頭牛羊。 唐軍大隊乘勝西進,直指烏海,同時派出隨從將領帶領一千騎兵到大非川去接運輜重。 哪知留守大非川的郭待封,早已把若干輜重送給敵人了。 事情是這樣的:那郭待封曾任鄯城鎮守,當時的名位與薛仁貴相同,而現時卻在薛仁貴之下任副職,他認為是一種恥辱,所以不願受薛仁貴節制,竟然在薛仁貴領兵出發後,擅自帶領軍兵運著輜重緩緩跟進。 行到半路,被20 萬吐蕃大軍攻擊,郭待封無處可避,只好接戰,被吐蕃兵殺得大敗,他自己慌忙逃跑,把數百車輜重全部丟失,薛仁貴哪裡知道郭待封如此荒唐,還在烏海城下眼巴巴地等著郭待封運送輜重到來。 阿史那道真領兵到了,仍是不見郭待封到來。 隨後,去接運輜重的騎兵回報,郭待紂已經把輜重丟失了。 薛仁貴大驚說道:“這輜重丟失,我們還怎能久留呢?只好飛速撤軍了!”當即下令退軍,從近道趕回大非川。 郭待封也逃回大非川駐紮。 兩軍剛剛會合,吐蕃大軍40 萬已隨後追來。 薛仁貴正要布陣接戰,又是那個郭待封,已經帶著部下搶先逃命去了。 郭待封的這支軍兵一逃,引起唐軍全軍混亂,全軍失去了鬥志。 而吐蕃軍又是一支久經訓練的勁旅,所以,任憑薛仁貴一人有通天本領,只靠一桿大戟,也敵不住40 萬吐蕃勁旅。 唐軍失去鬥志,便逃的逃,死的死,潰不成軍了。 薛仁貴見大勢己去,忙和阿史那道真殺開一條血路,邊戰邊退。 直至太陽落山,吐蕃兵才停止追擊。 薛仁貴收拾殘兵,剩下的己僅有十分之一二了。 薛仁貴除了哀嘆,已無計可施。 薛仁貴是唐朝名將,一桿方天畫戟,打遍東西,橫掃敵軍,真是所向無敵,而這一次證討吐蕃卻吃了大敗仗。 分析這次戰例,薛仁貴指揮部署並無失誤,他的神勇仍然如故,儘管地形、路途不利,他仍領兵打到了烏海,勝利有望。 壞就壞在副總管身上,那郭待封只知爭名奪利,竟然置薛仁貴的一再叮囑於不顧,擅自行動,導致輜重丟失,薛仁貴被迫退軍。 而在敵軍追來之時,郭待封又不服從命令,不聽指揮,帶頭逃跑,瓦解了唐軍鬥志,導致全軍失敗。 這一戰例的教訓,正是孫臏在《將失》一文中指出的導致失敗的諸多錯誤中的幾種,儘管責任在一位副將身上。 從以上兩個戰例,可以更深刻地領會孫臏的告誡是正確的忠告,值得統兵將領引以為戒。 而從事其他工作的人們,特別是領導人物,亦應仔細體會孫臏的論述,在自己的工作中,避免類似的錯誤,將會大有裨益。 例如:“收容散亂的百姓,不加訓練就用去作戰。”這一項在工農業生產和商業、服務業等行業中就有類似現象,不經培訓就上崗,生產質量自然就沒有保障,企業就不能搞好。 至於高科技行業,沒有相應技術人員,更休想搞好。 而我們有不少企業,恰恰就是不大重視這方面的工作,不培訓或者培訓只是走過場,就靠這樣的人員去生產頂崗,結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又如:“沒有保障仍然一意孤行。”這在我國幾十年的建設中,也不鮮見。 許多企業憑長官意誌或盲目模仿,不經科學論證便上馬,結果是原料沒有保證,技術不過關,沒有銷路等等,只有以失敗告終,給國家和人民造成千萬、億萬損失。 再如:“作計劃時爭論不休”,“命令不能執行”,“不能行動一致”等等。 在現實生活中,許多問題往往在“研究”之中被長期拖延,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一拖數月,數年乃至不了了之的事不在少數。 還有,不聽指揮,不執行決議、政令、命令以致法律、法規,貪污、受賄,公款吃喝,文過飾非,虛報浮誇等現象,凡此種種,都可能導致他們的事業受損乃至失敗。 敝人在此,只舉了孫臏論述的幾項,對照當今的一些弊端提請諸君思考,想來會起到一些警戒作用的。

參考資料:

1、佚名.語文備課大師網.http://www.xiexingcun.com/Classic/sbbf028.htm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k98m...

謝謝老師

k98m
k98m 2019/03/19
@劉先生...

請你等待。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劉先生...

老師想請問下呢我嚟緊十年嘅運勢

多謝老師

劉先生
劉先生 2019/03/19

1981年辛酉年 正月十八日早上九至十時,男

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