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新戰法滿廣志︰強軍路上追夢人

2018/03/29 10:34:39 網誌分類: 軍事
29 Mar

探索新戰法

與實戰對秒,滿廣志明白,戰場上唯有第一。演練演習,他總把部隊推進實戰的狼煙中加鋼淬火。朱日和的6月當午,當軍長從越野車上下來的時候,迎接他的是滿廣志和身後一群曬得黑乎乎的兵。滿廣志行了一個軍禮︰“請首長放心,今年我們一定要打個翻身仗。”軍長笑了笑,徑直向作戰會議室走去。滿廣志知道,這一笑飽含著對信息化部隊形成新質作戰能力的迫切期許。他明白,2012年的那場演習雖然取得了成功,但是部隊戰斗力水平仍沒有達到最完美的展示。尤其是在年底集團軍黨委會上,軍長對演習給出了“過程很圓滿、過程很艱辛”的評價,這種不點名的批評讓滿廣志芒刺在背、如坐針氈。

經過一年的摔打錘煉,作為軍區參加“礪劍—2013”活動的唯一代表隊,滿廣志認定,為部隊戰斗力“正名”的機會到了。跟隨軍長的腳步,作戰會議室里,滿廣志拿起教鞭,在沙盤上向軍長和參謀長匯報自己精心準備的“快速精準作戰”構想。“這個方案無法全部展示出信息化部隊的優勢,如果側面突然遭遇敵情,你怎麼打?你如何實現發現即摧毀?”參謀長一連串的發問讓滿廣志有些措手不及,參謀長接著說︰“我們的新坦克能夠實現360度全方位射擊,如果你的部隊能夠把這個性能發揮出來,就能解決這個問題。我看我們可以搞一個隨遇破擊的戰法,隨時遭遇敵情,隨時摧毀目標。”話音剛落,軍長拍案定下︰“好,就這麼辦!我們以前是被動游擊,現在要主動游擊。”

“野戰指揮信息網能不能夠穩定運行?”

“敵我態勢圖能不能實時更新?”

……

“您放心,我敢打保票。”滿廣志胸脯拍得很響。

“那我再問你,你的部隊戰術素養怎麼樣,大角度側打行不行?”

滿廣志張大的嘴,停住了閉合,最後一“胸脯”沒敢怕下。眼看正式演練迫在眉睫,全軍部隊同在一片地域訓練,能夠用于實彈側射的場地不多,場地協調十分困難。午夜,紅軍團指揮所里研究討論還在繼續,討論、爭論、爭吵。零時電話響起,軍長、政委對這次演習的深切關注使滿廣志這一團級指揮員的電話“有幸”成為首長的“午夜熱線”。而滿廣志最終用斬釘截鐵的軍令狀堵絕了自己的後路︰“精細籌劃,周密組織,出了問題,我來扛著。”為此,滿廣志帶領機關和分隊進行詳盡的風險評估,排除不可預知的自然因素,訓練的“死穴”集中在前方坦克沖擊帶起的煙塵容易影響後方駕駛員視線,在射擊中容易造成撞車和超越刮蹭,甚至誤擊。他們針對這個問題,制定了針對性措施。沒想到這個問題真的被他“算”準了。

實彈射擊訓練最後一天,滿廣志坐鎮指揮所。坦克二連連長楊光指揮射擊待發,受沖擊過程中揚起的沙塵影響,第三輛坦克駕駛員視線受阻,眼看就要與前車橫向的炮管子發生踫撞。孟宏偉一邊喊停,一邊跺腳,滿廣志一把抓過電台︰3號車停下!此時,前車炮長的手已經按在電擊發按鈕上,幸虧車長劉哲發現情況不妙,立即臨時指揮炮長關閉電擊發裝置,調轉炮塔躲避撞擊,可還是晚了一步,炮口“ ”地一聲刮在了後車炮塔上,劉哲還沒回過味來,撞擊的後坐力將藥筒從炮膛中震出。

那天中午,熱騰騰的飯菜已經熱了好幾遍,可從團長到營長再到連長,誰也沒有胃口。午後的陽光異常毒辣,全營官兵的心卻如墜冰窖。“出了險情,就要長記性!訓不在危中施,兵不在險中練,部隊就打不了勝仗。”滿廣志吩咐部隊輪流就餐,訓練一刻也不能停。經過反復研究和試驗,他們總結出“額頭緊貼潛望鏡,平穩滑車要記清,全車協同反復磨,火炮校正下苦功”的側向射擊要領,將發現目標到火炮出膛的時間縮短到9秒,側向射擊命中率提升到70%以上。下午,滿廣志提高了訓練難度,由排規模實射升級到連規模實射。在接下來的3天訓練中,滿廣志更是直擊訓練“死穴”,帶領部隊完成後退射擊、急轉彎射擊、向後射擊等課目的實彈射擊訓練。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祝福HK
祝福HK 2019/06/25

很高興見到屋主這樣開明,明白事理。想請教一下,如果已經被你預測到的話,是否已經香港命中注定有一劫,不能改變呢?香港人做善事做得多,希望有好報吧。

愚公
愚公 2019/06/25

調查中的七成多人也不可能是全港市民,只是本次調查中的數据樣本中有70%左右的人反对,況且同様的问卷調查在事態不断演变中毎每有所轉変,我希望你能明白民意,不,应該是輿論,往往随時间轉動,変化極大!!

至於你説到的判刑,那本是法官或陪審員或控辯双方律師的責任,以彰顯法律的無私和公義,但近期在多宗重大社会事件客觀上的的確確总比市民感到正義被委屈了,公平被坑埋,長此下去,司法的金漆招牌只会漸漸褪色,自毀長城而已!你説悲不悲哀!

k98m
k98m 2019/06/24

愚公:多謝指正。講話8成可能講多D,據調查,有7成多反送中。至於判多少?佔中有辦睇,主犯差不多判半年至一年,當然不能同2016暴動主犯被半6年相比。

愚公
愚公 2019/06/22

我不知壇主如何得到香港八成多市民支持反修例(我不会説是反送中,因為根本对象不止是中國,还有台湾及其他未有協議的地方),容許告訴我这數据從可得知嗎??还有,如暴力衡擊也被法官判得偏頗而減輕了原本应有的判罰,我可以説这不是法治,係人治,蒙眼女神不以对象是誰,只管從天秤上问罪,天秤不平行也不会用另一只手去扶一把,这就是法律的真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