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命運以因果律為依據,自然趨吉避凶

2018/05/03 10:39:28 網誌分類: 念佛修行
03 May

改造命運以因果律為依據,自然趨吉避凶


 發布:仁澤
  改造命運以因果律為依據,方法是:認識一條苦因就改一條,認識一條樂因就修一條,由此自然趨吉避凶。反之,不見自己過,或者知而不改,都不可能改變命運,因為:因上意樂、行為不轉變,果上絕無命運可轉。

  以前的種種好象昨日死,今後的種種猶如今日生,這是義理再生之身。

  “義理”就是真理、就是法。“義理再生之身”,是和真理相應而再造的生命,也就是慧命。

  有些人不認識真理和生命的關系,不了知新生命要通過法來塑造的。他們認為:義理只是書本上的道理,和自己的生命沒有關系。

  其實大有關系。就流轉生死來觀察:從根源上看,凡夫人正是因為不了知因果和空性的真理,才受無明的支配,造作罪業、耽著生死、自私自利,結果變成惡趣之身、輪回之身和小乘之身。這些具有痛苦和缺憾的生命狀態都是因為沒有和真理相應而造成的。反之,明白了真理,身、口、意的行為與真理相應,由此出現的新相續,就是再造的新生命。

  分別言之,與因果的至理相應,內心趨入十善業道,努力斷惡行善,這是義理再生的下士之身;認識四聖谛,發心出離生死,趣入解脫道,勤修戒定慧,這種新相續是義理再生的中士之身;緣眾生苦興大悲憫,發起為利有情願成佛的菩提心,由此趣入智慧方便雙運的大乘道,這種新相續是義理再生的上士之身。

  所以,對聖法有了勝解,安住於勝解的生命,才是義理再生之身,也就是法身慧命。如果對聖法沒有勝解,充其量只是一種染污之身。

  夫血肉之身,尚然有數;義理之身,豈不能格天。

  血肉之身尚且有它的定數,意思是這個有漏身由業和煩惱而來,受前業的支配,有它決定的命運安排。而義理之身是安住於勝解如理修行的身,更是修一分正因,召一分善果,步步有切實的感應,怎麼不能格天呢?

  與業果的義理相應,能轉惡趣為善趣,顯現人天的吉祥;與四谛的義理相應,能轉生死為涅槃,顯現寂滅的安樂;與大乘義理相應,能讓客塵消歸法界,現前無住大涅槃的境界。所以,與真理相應,能閉惡趣、出生死,轉染成淨,轉識成智。到達究竟時,滅一切障礙,轉依為純一真如,則是徹底的格天。

  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太甲是商朝的皇帝,早年胡作非為,後來在大臣伊尹的教導之下,改過自新,這是他後來對伊尹所說的感激之語。

  “天作孽,猶可違”:就是過去造的惡業,現在能忏悔改過,還是能轉變。“自作孽,不可活”:就是明白道理還去造惡,那就不可救度。

  為什麼說“天作孽,猶可違”呢?如果業不去轉變,果報自然是不會變的,命運確實也改變不了。但業果畢竟只是以因緣造成的有為法,只要在成熟果報之前,積聚相違的因素,就可以讓業報轉變、減弱,甚至徹底遮止果報現前。如果已經成熟而感受果報,只要隨緣順受、不造新惡,並努力行善積德,也能讓果報提前受完,苦盡甘來。

  譬如說,過去造了殺生的罪業,現在疾病纏身,短命多病。自己能猛利追悔,發誓以後縱遇命難也不殺生,同時依靠三寶的加持,修持忏悔法門,發願生生世世愛護眾生,並且也大量放生,放生就是在幫助眾生減少當下被開膛剖肚的痛苦,延長它們的壽命。這樣種善因絕對能極快上的使重業轉輕、輕業消盡。

  過去殺生,在識田裡種下了殺業種子,現在能截斷殺業的相續,好比種子沒有水滋潤就不會成熟一樣,殺業不會增長,再依靠三寶的加持力量,並大量放生就可以對治殺業。

  如果殺業已經成熟在自己身上,一方面隨緣消業,觀想代一切眾生受苦,另一方面努力忏悔、修善,殺業也終究會消盡的。

  但是如果不改過自新,還繼續殺生,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比如,中毒之後,不去排毒還繼續服毒,那縱然藥師佛到來,也無法救護。

  詩雲:永言配命,自求多福。

  “永”是永遠,“配”是符合,“命”是講天心,也就是因果律。

  這一句是說,一個人的行為永遠要符合因果律。平常自己看念頭,是善,就讓它圓滿,是惡,就馬上遮止,這叫“永言配命”。只要還有分別心,任何行為都會對自己造成利益和損害,是善會帶來安樂,是惡會現前痛苦,小到起一念,都是在種禍福的因。所以,我們應當行為謹慎,每天防護自心,身不作惡行、口不說惡語、心不起惡念,就是自求遠禍;身口意處處行善,利益他人,這樣攝集福德,是自求多福。

  孔先生算汝不登科第,不生子者;汝今擴充德性,力行善事,多積陰德,此自己所作之福也,安得而不受享乎?

  孔先生當時算你無功名,命裡無子,只是根據你的宿業預測的結果。你現在擴充德性,努力行善,多積陰德,這是自己作的福德,怎麼會不受用呢?決定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德性就是善心,逐漸把善心加深拓廣,使賢善的意樂日益清淨廣大,就是擴充德性。“陰德”,“陰”是行善不顯露、不求人知的意思。

  易為君子謀,趨吉避凶;若言天命有常,吉何可趨,凶何可避?開章第一義,便說:積善之家,必有余慶。汝信得及否?

  《易經》為君子謀劃,目的是讓人“趨吉避凶”。如果命運是常法,那就無法改變,無吉祥成了永遠無吉祥,趨吉也是枉然;有凶禍成了永遠有凶禍,想避也無可避。事實卻非如此,所以《易經》開章第一義就說:“積善之家,必有余慶。”對此你信得過嗎?

  這個趨吉避凶的道理,我們按照因果規律來解釋:

  如果不加對治,惡業絲毫不會空耗,當然要在自己身上成熟果報,但是以四力忏悔積聚對治,災禍也就消於無形之中。另一方面,不積善也無法召來吉祥,以三殊勝修善,必能迅速趨向吉祥,不但現世的吉祥,連後世的吉祥、解脫成佛的吉祥,也都可以趨向。

  積善是因,余慶是果。“余慶”,是指在後代身上顯現的吉慶。祖宗積德深厚,家族必然興盛。

  經過這一番教化,深信可以造命。由於相信,就有日後的實行。總之,反復思惟業果,信心就會生起,有信心就有欲,有欲就有精進,從意樂到行為到結果,有這樣一條緣起規律。種善因,得善果。

  此文若有錯謬,我皆忏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願共修善法,得大自在!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已關注

最新回應

k98m
k98m 2019/11/13

大概11月是高潮巴。

水滴石穿@混亂常態下的新生活起步

石兄,還要那麼久麼?這幾天不是最高潮?還會更糟糕?

k98m
k98m 2019/11/04

測中11月3日星期天,示威有血傷傷人案出現。

11月3號,昨晚有網民號召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其後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進入商場,拘捕多人,包括一名《立場》記者。警察撤離太古城後,太古城中心外馬路突然有一名穿灰色上衫的中年男子懷疑持利刀施襲,一名女子掩頭倒地,另一名黑衣男子背部流血,疑被利刀襲擊。 當時在場調停的太古城西區議員、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問他為何打人,當事人回應「不是我打人,我打狗」,之後灰衫男子衝上前咬住趙的左耳,部分耳朵遭咬至脫落地面,並留有大量血跡。事發後趙一直清醒,並用手蓋住受傷部位,直至救護員前來治理。他其後被送往東區醫院。疑兇其後被現場示威者「私了」圍毆報復,同樣送院。

子杰同志被私了

子杰同志身為GAY佬,爆左一個南亞佬的菊花但無俾錢,呢個南亞佬唔份氣就叫埋D南亞同鄉一齊KO子杰同志,一班南亞佬一路KO一路鬧「爆菊花唔俾錢,爆你個頭!」,於是子杰同志就咁樣被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