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語雪:野生信徒白書

2018/05/21 23:29:06 網誌分類: 生活
21 May

同一個宗教信仰,養出上百種信徒。有一種教徒,我想,可以稱為野生信徒。野生信徒所指的,大概就像是小夏這樣的人吧。

小時候,小夏在九龍城某教會學校信主。那時,教會學校招學生參加團契,辦佈道會,一不小心小夏就「認識咗神」,「舉咗手決志信主」,一直信主到現在。其間,教會預備了天羅地網式各年齡層的團契讓小夏參加,確保像小夏那樣的小羊一定有團契可以返,保證不會迷失。

教會是成功的。真的,到現在為止小夏仍是主的羊。

我記得,上了中學的小夏,開始自己思考很多事情。一天,我躺在某大球場的草地上,看着天空,問了自己一個問題:「為甚麼我信主了?」天空浮雲不慌不忙地飄過,仿似告訴我,我有無限時間可以慢慢地去把問題想清楚。然而,我很着急,規定自己在黃昏離開草地前給自己一個答案。

那天,答案很快就有了:「我信主與信主無關,卻與教會有關。教會已成為了我社會生活的重要一環,不管主是真不是,我已離不開教會了!」我也不明白為何那時的我有如此智慧,可以獲得這種答案。也許藍天白雲真的把我心中雜念淘盡了,才讓我得出如此真相。

不知不覺,教會在我的人生中取代了神。當然,這種覺悟,我沒有跟教會的誰人分享過。生活總得要過,對人最緊要的,還是他自己的社會生活。總不能讓周圍的人擔心我信主信得好還是不好。

上周,一位留德華裔fb友留言:「我在德國教會學校長大,但我變成了無神論,我想這是德國教育的失敗。」又有朋友的朋友留言:「我在中國強調唯物論的學校長大,但我信主了,我想這是中國教育的失敗。」這兩個帖子,明顯是一對對聯吧!

宗教,在世間對很多人來說,比起是對真理和上帝的追尋,它更大程度是社會歸屬。教會構成了我們的社會生活。據說,德國人一出生就是基督徒,他信不信主與他的教徒身份無關。同樣,好些國家的人一出生就是伊斯蘭教徒,教徒身份自動成為人們的社會身份,並不是一種自決選擇。

小夏在教會待了多年,出來工作之後,借友人轉教會和自己搬家的契機,我轉會了,崇拜聚會轉至沙田。轉會不算是背教,在華人基督教圈子,是堂堂正正地離開一個教會的理據。不過,畢竟小夏在原教會長大,感情深刻,轉會手續,小夏故意跳過了脫離舊教會的步驟。至今,小夏仍是兩家教會的會友。

小夏在沙田教會待了十多年,主日學教過,迎新隊做過,孩子都在這兒做了嬰孩奉獻禮,又在這兒上兒童主日學直至中學。教會呼籲信徒響應做社福項目兒童導師,小夏也做了兩年。牧師教我們祈禱不要變得富有,小夏都照做了!

然而,2014傘運期間,適逢老牧師退休,教會改朝換代,崇拜講壇吹起恐共旋風,領詩和主席常常感慨中共打壓,後來講壇上更有神學講師公開宣稱自己恐共。也許,一般會友很受落。但小夏…接受不了。這個期間,小夏在中國內地一所歷史悠久的大學獲得了第三個學位。六年北上求學,親身經歷了大陸友人的善待,教會恐共的氣氛,讓我無法留下。剛好,孩子們功課多起來,家人厭倦了每周日長時間往返沙田。由那時起,小夏一家開始了自己的家庭禮拜,自己祈禱,自己領詩,自己讀經,漸漸變成了野生信徒。

野生信徒,祈禱比較自在,祈禱不是向教會交代,可以更直接面對上主。讀經,不是向牧師和導師交代。聖經教誨與故事,可以自己詮釋,並不受限於既有的神學解釋。大人跟孩子直接討論聖經,體會到自己教育孩子的實感,而非假手於人。有時,團契年青導師資歷不深,給孩子們灌輸了甚麼觀念,不要說我們自己不能知道,相信老牧師們也不知道。

孩子生日那天,相約了以前的主日學同學外出,同學S與孩子摯誠分享自己的故事,同學T卻心情欠佳。孩子解釋說:「T想我返教會真理班,我沒答應他!」

小夏自己的經歷,跟孩子也一樣。自從成為了野生信徒之後,生活自在慣了,工作上卻有了新發展,須與教會人士同工。教會人士無論公禱和閒聊,都有自己的格式和規範,不易習慣。更糟糕的是,小夏在野生的日子已習慣了跟朋友辯論,朋友間甚麼意見都可以直來直往,不傷和氣。教會人士千叮萬囑吩咐我事事要照顧他人感受,又要凡事喜喜樂樂,不得憂愁。

天啊,這叫人怎麼處理工作矛盾?

教會圈養了好多信徒,信徒們臉皮都變得特別薄,並不像我們這等野生的,甚麼都隨便直來直往,朋友間自由自在地鬥過痛快,然後大家都是條漢子互敬互重。

回到聖經,耶穌說他來是叫人動刀兵,大衛是在逃亡中躲了半生仇敵,約拿是逃避兵役的先知,上主給以色列人的懲罰總是見血的。這許多聖經充滿了爭鬥的故事,在教會那個和平的小羊圈裏,是不是都給Censor到不見蹤影去了?

*2018.5.21刊於線報http://linepost.hk/index.php/blogger/1167-yn180521b08,寄名夏語雪。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萬大有商量
萬大有商量 2019/06/20

年青真是好 充滿活力

彭彭
彭彭 2019/06/19
@我係你舊生...

感謝同學... 等候下一個風和日麗的自由寫作時代來臨吧(完全不知何時)... 現在是寸步難行...

我係你舊生
我係你舊生 2019/06/19

各人皆有不同的觀點,雖然我不支持修訂條例,但也不反對博主所言有其合理的觀點。我一直都有留意博主的文章,喜歡博主的文章風格及客觀的評論。希望博主有心情的話會繼續寫下去。

彭彭
彭彭 2019/06/19
@當我想屌你老母時會寫下一個哎字。...

哎字真是辛苦哂你了~日日追住個無名之輩苦思用咩奇怪筆名來追帖~